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二十九章 不对劲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边聊边走间,江北然跟随殷江红来到了炼丹房中。

    就是这里的炼丹工具实在不咋地,不过只是炼个解毒丹,也不需要什么太高端的工具,所以江北然直接将就用了。

    在给殷江红他们四人轮流检查后,江北然差不多已经摸清了这瘴气中的毒素,制作解药并不算难。

    点火,开炉,从乾坤戒中拿出药材放入炉鼎后江北然看向殷江红问道:“殷教主,您刚才说人类和外部势力联手才击退了蛊修,那这外部势力现在去了哪里?”

    “这个古籍中并没有记载,不过……”殷江红拖了个长音,“我觉得应该是人类方没讲信用,卸磨杀驴了。”

    正在控制炉火的江北然听完看了眼殷江红,“殷教主为何有此猜测?”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坛酒打开,殷江红拿出一个杯子问江北然道:“来一口?”

    “喝我的吧。”江北然掏出一坛十洲春色递向殷江红。

    “哈哈,就等你这句话呢。”接过酒坛,殷江红揭封后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然后又给江北然倒了一杯,倒酒的过程中,他悠悠的回答道:“我也是猜的,毕竟这外部势力既然帮了人类,那应该在古书中留下了不少笔墨才对,但我可没听说过我们有这么个盟友,你说呢?”

    接过殷江红递来的酒杯,“殷教主所言有理,既然那段历史记载的如此模糊,那定然是见不得光啊。”

    “哈哈哈,谁说不是呢。“殷江红喝了口酒,舒服的哈了口酒气道:“还是尊者的酒好喝啊。”

    首发

    咂咂嘴,殷江红继续道:“不过那本古籍上所记载的事是真是假也有待商榷,你就当听个乐就是。”

    江北然听完点点头,继续炼药,不过心里却是还在思考殷江红这个故事。

    这故事若是真的,那么上一次瘴气中的那些异族就有的解释了,这些异族被人类背叛后大为愤怒,索性跟逃出去的蛊修联手。

    毕竟他们现在的目标相同了,对于人类的怒火足以让他们忘记相互之间的过节,先把最恨的这个解决掉。

    至于过河拆桥这种事……人类可太干的出了。

    估计是之前给了那些异族优厚到离谱的条件,但事成之后就反悔了。

    这操作简直太人类。

    ‘到时候去施家再详细问问吧,有可能他们会有更详细或者其他的版本。’

    半日后,解毒丹新鲜出炉,江北然随手拿出一颗后抛向殷江红道:“服下去应该就没问题了。”

    殷江红伸手接住,直接往嘴里一扔,突然笑道:“你现在真就是一点不藏了?”

    “什么不藏了?”江北然问道。

    “若换做以前,发生这种情况时你是绝对不会主动现身的。”

    ‘唉,我特么倒是想藏,奈何六国那些玄圣不争气啊。’

    “这次事关整个玄龙大陆存亡,我师父也传令让我好好表现,迫不得已啊。”

    殷江红听完调侃的表情逐渐消失,“这次……真有这么严重?”

    “肯定比你想象的更严重。”

    殷江红听完正要再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到浑身一阵舒坦。

    “呼~”长吁一口气,殷江红高兴道:“你不藏了也好,我们晟国也算是有主心骨了。”

    见殷江红的面色重新红润起来,江北然便将剩余的解毒药装入了瓷瓶中。

    回到刚才关十安休息的房间,江北然发现孟思佩正在外面一个劲的打量暗冥穷奇,似乎在研究着些什么。

    “进来吃药了。”江北然路过孟思佩身边时说道。

    “哦,来了。”孟思佩点点头,跟着江北然进了屋。

    进屋后,江北然从瓷瓶中倒出三粒解毒丹分给了他们。

    三人吃下后不一会儿都和殷江红一样长舒一口气,面色逐渐红润。

    “多谢尊者。”季青临率先朝着江北然拱手,“欠您一条命,一定还您。”

    “季教主客气了,大家都是为了晟国。”

    “对,您这话中听。”说完季青临看向殷江红:“还是师父您老人家眼光毒辣啊,难怪您说我不如尊者,确实不如,确实不如啊。”

    “哈哈哈。”这时床上的关十安突然大笑起来,看着江北然笑道:“我第一次见你时就知道你非池中物,果然一点都没错啊。”

    “你第一次见他时说的是可惜了,就是天赋资质太差,哎,这话我可一个字没改。”

    见关十安恢复了,殷江红也就不再嘴下留情,直接拆台。

    “那是因为当着你的面我不想夸!私底下我可是跟小……尊者畅谈了许多,尊者,你是说吧。”

    看着关十安一个劲的对自己眨眼,江北然笑了笑,点头道:“是,没有关宗主的栽培,北然也到不了今天这步。”

    “哈哈哈。”关十安听完再次畅快的大笑起来,对殷江红道:“听到没,听到没!”

    “你自己信吗?”殷江红摇了摇头,正想再多怼关十安几句,却突然脸色一变。

    “不对……”

    殷江红眉头紧蹙,内视了一番后道:“这毒……好像没清干净。”

    另外三人听完后俱是表情一紧,连忙也内视起来。

    “不会啊,这毒不是清的干干净净了吗?”关十安率先开口道。

    “我也是,身体里已经没残毒了。”孟思佩也跟着说道。

    最后是季青临跟着说道:“我也没事了啊。”

    不过虽然听到这三人都说没事,江北然还是觉得不对劲,毕竟殷江红并不是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的人,于是他伸出手道:“殷教主,把手臂给我。”

    殷江红点点头,撸起袖管将手臂伸到了江北然面前。

    ‘怎么会这样……’

    在搭上殷江红脉络的瞬间,江北然就发现殷江红体内的毒素果然没清干净。

    但根据这毒素的成分来说,他的解毒丹绝对不会错才是。

    就在江北然奇怪时。

    季青临也是眉头一蹙,开口道:“不对劲……好像我也有感觉了。”

    江北然听完立马伸手去搭季青临的脉搏,发现毒素果然还在。

    “不可能啊……刚才明明没了的。”季青临疑惑的说道。

    放开季青临的手,江北然又看向了另外两人,发现他们也做出了同样的表情。

    “二位也一样吗?”

    孟思佩点点头,回答道:“嗯,毒素……又出现了。”

    听到这,江北然明白了,并不是毒素没被消除,而是重新出现了。

    这么多时间来,顽固的毒素江北然见过不少,但像这种死而复生的还真是从未见过。

    如果说是那种没清干净,导致复发的江北然还能理解,但刚才的确是彻底清除了四人体内的毒素,毒素却依然重新出现了。

    ‘是因为……环境?’

    虽然此处已经布下了阵法阻挡瘴气,也有丹楼中和瘴气的毒性,但终究还是不能做到彻底清除瘴气。

    但这点瘴气的程度只要做好防护措施,就算是普通老百姓都能挺过去,就更别说着极为玄宗级的强者了。

    ‘诱因?’

    只要中过瘴气的毒,只要再吸入一点瘴气就会复发?

    想到这,江北然立即抬头对殷江红道:“殷教主,看来此毒比我想象中的要麻烦许多,我需要你配合我做几次试验,来弄清这毒素究竟是怎么回事。”

    殷江红刚要点头,季青临就先开口道:“我来吧,他那把老骨头经不起折腾,还是让我来,随便你怎么折腾都行。”

    “行什么行,这轮得到你出头吗。”殷江红一把将季青临拉到了一边,“好好坐着。”

    “嘿,你这不识好歹的老头!今天我还偏要去!”

    见师徒俩争的厉害,江北然开口制止道:“只是几次普通的试验,谁来都行,殷教主,就请您跟我走一趟吧。”

    “来了。”殷江红一脚踹开季青临,跟上江北然走了出去。

    “这老头……”踉跄了一下的季青临瞪了殷江红一眼,最终还是坐下了。

    重新回到炼丹房,江北然坐到桌前对殷江红说道:“殷教主,你先坐一会儿,我要先写一封信。”

    殷江红点点头,盘腿坐了下来,内视起了体内的毒素。

    江北然这封信自然是写给施巍奕的,原本他是想着解完殷江红他们的毒就出发去潼国,但现在看来要耽搁不少时间,最起码他现在对这会“死而复生”的毒素还毫无头绪。

    洋洋洒洒的写了数十行字,检查了一遍没问题后江北然将符纸折成纸鸢放飞了出去。

    收起文房四宝,江北然看向殷江红问道:“殷教主,毒素情况如何了?”

    “还算稳定。”殷江红回答道。

    ‘稳定……’

    这个回答不仅没有让江北然放下心来,反而越发觉得这毒素很是麻烦。

    所谓会咬人的狗不叫,这毒素越安稳,江北然越觉得它真正爆发起来时越麻烦。

    思考片刻,江北然决定先从彻底隔离殷江红开始试验,试试在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瘴气的空间中帮殷江红解完蛊毒后他还会不会再复发。

    布下三重隔绝阵,再用烈心草粉末将里面的一丝残余蛊毒中和后,江北然再次拿出那枚解药递向了殷江红。

    殷江红接过一口吞后,江北然立即调动精神力彻底透析了殷江红的身体,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的那种。

    很快,殷江红就长吁了一口气,那种浑身舒畅的感觉又回来了。

    但两人的心却是都吊着,等待着结果。

    就这么等了一盏茶的时间,殷江红体内毒素依旧没有任何复苏的迹象,这已经比刚才要强上许多。

    接着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了,殷江红体内情况依旧良好。

    但就在殷江红想要夸江北然这么快就能想到主意时,却猛地发现毒素……又出现了。

    ‘草……这玩意儿简直跟绝症一样啊。’

    见证了毒素复发全过程的江北然瞪大了眼睛,这些毒素并不是凭空出现,而是殷江红体内原本的细胞转变而来。

    简直和癌变如出一辙。

    这一下,江北然不敢再拿殷江红做试验了,这毒解一次就等于伤害殷江红一次,而且是后果无法预计的那种伤害。

    见毒素又重新生成,殷江红开口道:“没事,这次毒素复苏已经比刚才慢了许多,证明你的方法还是有用的。”

    江北然却是完全不这么认为,如果说没做试验前他还没怎么把这瘴毒当一回事,那么当试验结束后,他才是真正意识到了这瘴毒的可怕。

    一旦中毒,它们就会潜伏在人体内的各个器官中,并伪装成健康细胞的的样子,一旦时机到了,就会露出它原本的狰狞面目。

    可以说是防不胜防。

    一时间,江北然也有些束手无策了。

    “殷教主,我有一件是需要你帮忙。”

    思考良久后,江北然抬头看向殷江红说道。

    “没问题,你尽管开口就是。”

    “帮我找百个中了瘴毒的弟子来。”

    “百个?”殷江红听完顿了一下,“你要用他们做试验?”

    “没错。”江北然并没有隐瞒。

    殷江红一听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所以这试验还是有不小的风险?”

    “风险不大,但不能在同一个人身上做太多次。”

    点点头,殷江红明白了江北然的意思,“行,我帮你去找。”

    殷江红前脚刚出门,后脚一只纸鸢就飞了进来。

    伸手接住纸鸢,江北然打开后细读了起来。

    ‘得……两边都在为这事烦呢。’

    在江北然刚才写个施巍奕的信中,清楚写下了他为何不能及时赶过去的原因,就是要在晟国帮几个重要的朋友解瘴毒。

    而在施巍奕的回信中,直接就表示他们这边也是因为饱受瘴气的烦恼,在所有药师都束手无策的情况下,他们才想到了他这位玲珑坊的“架海擎天”。

    施巍奕是非常清楚江北然炼丹术有多高超的,而炼丹术高超的人,医术通常也不会差。

    所以才立即写信召集他过来。

    片刻后,殷江红走了回来,对江北然道:“尊者,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人马上给你带来。”

    但江北然却是冲着他摇了摇头。

    “不必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