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二十八章 难搞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砰!”“砰!”

    殷江红和季青临一起被央央“吐”在了地上,然后看向江北然说道:“喂,我又帮了你一个忙,这已经是第三次了,记得还我。”

    江北然并没有去计较为什么是第三次,毕竟什么时候还,怎么还,甚至还不还都是他来决定的。

    “咳……咳!噗!”

    摔倒地上的季青临先是重咳了两声,然后猛地吐出了一口黑血。

    “咳!咳!”

    又咳了两声后,季青临终于是恢复了一点意识。

    “是……你小……尊者!?”刚准备进入战斗状态的季青临愣住了,看了看那只九尾狐,又看了看江北然,开始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那两个锤不烂,打不死的蛊修,他们师徒俩可以说是用尽了浑身解数,期间也重创过那两个蛊修几次。

    但无奈那两个蛊修可以不停的修复身体,但他们师徒俩的玄气却是越打越少。

    最后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两人都想让对方先跑,却是一起露出了破绽,被那两个蛊修打成了重伤。

    一秒记住.42zw.

    虽然季青临拼命的想要保持清醒,但严重的外伤加上体内毒素一起爆发,让他根本毫无抵抗力的就昏了过去。

    但在晕过去前,他记得自己好像是摔在了某种毛茸茸的皮毛上,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那只九尾狐了。

    ‘可这九尾狐……为什么会救我?’

    季青临很莫名,以他的认知来说,异兽看到他这种重伤的人类时,不补上一爪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就他?

    但看着江北然似乎一直在和那只九尾狐对话的样子,季青临又不得不冒出一个想法。

    “这九尾狐……是他派来救我的!?”

    虽然他觉得这个想法很离谱,但的的确确就在他眼前发生了。

    震惊过后,季青临想起什么似的扑到还处于晕眩中的殷江红身边喊道:“老头,喂,醒醒啊老头,你不会这点伤就撑不住了吧?”

    季青临清晰记得在他昏迷之前殷江红替他扛了一击,所以才会伤重到至今未醒。

    “你在晃他两下,他就真撑不住了。”

    听到江北然的话,季青临连忙放手,看向他到道:“对对对,我现在就去找人来治他。”

    季青临说着正要飞上半空,但一运玄气,就感觉到体内一阵翻江倒海,强烈的晕眩感也随之而来。

    “你的情况没比你师父好多少,赶紧躺着吧。”

    季青临听完顿时惊喜的望向江北道:“你会医!?”

    “保住你们的命问题不大。”

    “好好好。”季青临连连点头,一屁股坐在地上道:“你先给他老头医吧,我还撑得住。”

    看着江北然蹲下身脱掉了老头身上的长袍,然后拿出一排金针开始往他身上插后,季青临才笑道:“尊者果然厉害啊,以前我多有冒犯,还请你多多包涵。”

    见江北然没回应自己,季青临也不在意,长出一口气,看向周围时发现孟思佩竟也在这。

    “你也是被尊者救下的?”

    “嗯。”孟思佩点点头,“要不是尊者来了,恐怕我凶多吉少。”

    季青临听完又看向了那只九尾狐以及站在它身边的异兽穷奇。

    ‘传闻这穷奇只在六国出没,想不到竟然会在这出现,我们这位尊者不愧是施家的客卿,果然不仅仅只是嘴皮子功夫厉害而已,的确有真本事啊。’

    想到施家,季青临脑中有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两只异兽都是施家送给他防身的。

    不过想想这九尾狐能从那两个蛊修手里救下他们,修为极有可能在八阶以上,他还从没听过哪个御兽师可以驯服这种级别的异兽。

    ‘但人家毕竟是玄圣世家,有这样的本事也说不定。’

    “关宗主和万宗主没出来吗?”为殷江红施完针后,江北然看向季青临问道。

    “关十安在这鬼瘴气刚来时就受了重伤,这会儿正养着呢,至于万老头,看家呢,大本营里总得有个镇场子不是。”

    江北然听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他回到梁州后就用精神力到处搜索,但最后也只找到这三个人在外面迎战蛊修,现在听到另外两个也没事,也就放心了。

    晟国家底本来就薄,要是再牺牲一两顶端战力,那可就真是亏大发了。

    半个时辰后,殷江红猛地惊醒,一下就站了起来。

    “没事了,老头,好好躺着休息吧。”

    听到季青临的声音,殷江红才稍微放松下来,再朝周围看去时,发现江北然竟在不远处为孟思佩治疗呢。

    ‘原来如此……’

    在看到江北然的瞬间,殷江红竟感觉莫名安心,毕竟整个晟国中,知道江北然最多底细的人就是他了,对于江北然能救下他们这件事的接受度也非常高,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人家上头有人。

    “呼……”长吁一口气,殷江红重新坐了下来,同时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起旁边的两只异兽。

    和季青临比起来,他晕的要更晚一些,是实打实看到九尾狐实力的,仅仅数个回合就将那两个蛊修给打成了重伤,就光这一点来说,它的修为就肯定在八阶以上,而且有可能是八阶中相当强悍的存在。

    至于另一边的穷奇,殷江红虽然没见识过它的修为,却听过它的鼎鼎大名,比起那九尾狐应该是只强不弱。

    ‘果然和我们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啊。’殷江红看向江北然在心里感慨道。

    ……

    “好了,制作解毒丹需要点时间,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检查完孟思佩的血液后,江北然起身对三人说道。

    感觉状态已经好多了的殷江红点点头,起身道:“正好,回去看看关老头,他伤的也不轻。”

    “行,走吧。”

    刚准备启程,江北然突然发现一只纸鸢飞到了身边。

    伸手接过展开后,江北然有些愣住。

    ‘竟然是施巍奕?’

    江北然之前离开时也将符纸留了一些施巍奕,让他方便联系自己,但没想到这个联系会在此时到来。

    将整封信读完后,江北然发现这竟然是征召令。

    信中施巍奕明确表示要江北然以客卿的身份回到施家共商大计。

    至于这大计是什么,用指甲盖想也知道就是这瘴气。

    ‘看来六国的各大宗门家族的蛊族攻势更猛啊,竟然把施家搞的要求援了。’

    默默的将信纸折好,江北然叹了口气。

    ‘看来这次难搞喽。’

    ——————————————————————————————————————

    “咳!咳!”

    又咳了两声后,季青临终于是恢复了一点意识。

    “是……你小……尊者!?”刚准备进入战斗状态的季青临愣住了,看了看那只九尾狐,又看了看江北然,开始回忆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面对那两个锤不烂,打不死的蛊修,他们师徒俩可以说是用尽了浑身解数,期间也重创过那两个蛊修几次。

    但无奈那两个蛊修可以不停的修复身体,但他们师徒俩的玄气却是越打越少。

    最后在山穷水尽的情况下,两人都想让对方先跑,却是一起露出了破绽,被那两个蛊修打成了重伤。

    虽然季青临拼命的想要保持清醒,但严重的外伤加上体内毒素一起爆发,让他根本毫无抵抗力的就昏了过去。

    但在晕过去前,他记得自己好像是摔在了某种毛茸茸的皮毛上,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那只九尾狐了。

    ‘可这九尾狐……为什么会救我?’

    季青临很莫名,以他的认知来说,异兽看到他这种重伤的人类时,不补上一爪子就不错了,怎么可能会就他?

    但看着江北然似乎一直在和那只九尾狐对话的样子,季青临又不得不冒出一个想法。

    “这九尾狐……是他派来救我的!?”

    虽然他觉得这个想法很离谱,但的的确确就在他眼前发生了。

    震惊过后,季青临想起什么似的扑到还处于晕眩中的殷江红身边喊道:“老头,喂,醒醒啊老头,你不会这点伤就撑不住了吧?”

    季青临清晰记得在他昏迷之前殷江红替他扛了一击,所以才会伤重到至今未醒。

    “你在晃他两下,他就真撑不住了。”

    听到江北然的话,季青临连忙放手,看向他到道:“对对对,我现在就去找人来治他。”

    季青临说着正要飞上半空,但一运玄气,就感觉到体内一阵翻江倒海,强烈的晕眩感也随之而来。

    “你的情况没比你师父好多少,赶紧躺着吧。”

    季青临听完顿时惊喜的望向江北道:“你会医!?”

    “保住你们的命问题不大。”

    “好好好。”季青临连连点头,一屁股坐在地上道:“你先给他老头医吧,我还撑得住。”

    看着江北然蹲下身脱掉了老头身上的长袍,然后拿出一排金针开始往他身上插后,季青临才笑道:“尊者果然厉害啊,以前我多有冒犯,还请你多多包涵。”

    见江北然没回应自己,季青临也不在意,长出一口气,看向周围时发现孟思佩竟也在这。

    “你也是被尊者救下的?”

    “嗯。”孟思佩点点头,“要不是尊者来了,恐怕我凶多吉少。”

    季青临听完又看向了那只九尾狐以及站在它身边的异兽穷奇。

    ‘传闻这穷奇只在六国出没,想不到竟然会在这出现,我们这位尊者不愧是施家的客卿,果然不仅仅只是嘴皮子功夫厉害而已,的确有真本事啊。’

    想到施家,季青临脑中有冒出一个想法,那就是这两只异兽都是施家送给他防身的。

    不过想想这九尾狐能从那两个蛊修手里救下他们,修为极有可能在八阶以上,他还从没听过哪个御兽师可以驯服这种级别的异兽。

    ‘但人家毕竟是玄圣世家,有这样的本事也说不定。’

    “关宗主和万宗主没出来吗?”为殷江红施完针后,江北然看向季青临问道。

    “关十安在这鬼瘴气刚来时就受了重伤,这会儿正养着呢,至于万老头,看家呢,大本营里总得有个镇场子不是。”

    江北然听完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他回到梁州后就用精神力到处搜索,但最后也只找到这三个人在外面迎战蛊修,现在听到另外两个也没事,也就放心了。

    晟国家底本来就薄,要是再牺牲一两顶端战力,那可就真是亏大发了。

    半个时辰后,殷江红猛地惊醒,一下就站了起来。

    “没事了,老头,好好躺着休息吧。”

    听到季青临的声音,殷江红才稍微放松下来,再朝周围看去时,发现江北然竟在不远处为孟思佩治疗呢。

    ‘原来如此……’

    在看到江北然的瞬间,殷江红竟感觉莫名安心,毕竟整个晟国中,知道江北然最多底细的人就是他了,对于江北然能救下他们这件事的接受度也非常高,甚至觉得理所当然。

    毕竟人家上头有人。

    “呼……”长吁一口气,殷江红重新坐了下来,同时用好奇的眼神打量起旁边的两只异兽。

    和季青临比起来,他晕的要更晚一些,是实打实看到九尾狐实力的,仅仅数个回合就将那两个蛊修给打成了重伤,就光这一点来说,它的修为就肯定在八阶以上,而且有可能是八阶中相当强悍的存在。

    至于另一边的穷奇,殷江红虽然没见识过它的修为,却听过它的鼎鼎大名,比起那九尾狐应该是只强不弱。

    ‘果然和我们已经不在一个世界了啊。’殷江红看向江北然在心里感慨道。

    ……

    “好了,制作解毒丹需要点时间,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检查完孟思佩的血液后,江北然起身对三人说道。

    感觉状态已经好多了的殷江红点点头,起身道:“正好,回去看看关老头,他伤的也不轻。”

    “行,走吧。”

    刚准备启程,江北然突然发现一只纸鸢飞到了身边。

    伸手接过展开后,江北然有些愣住。

    ‘竟然是施巍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