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十四章 麻了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江北然本以为布阵者会以棋布局,还以棋为“锁”,定然会是一位手谈的高手,不说设下珍珑棋局这样的绝世棋局,也得是场如同和阿尔法狗对战一般的旷世对决。

    结果……

    就这?

    就这!?

    就……这!!?

    江北然仅仅花了一炷香的时间就杀的这个阵法片甲不留,不,应该说是屁滚尿流。

    当江北然认真开始解局时,这阵法根本就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唉。’

    心中叹了口气,江北然发现自己错了,他本以为这棋局是一把无比牢固的锁,结果只是个绳结,还特么是个活结。

    当然,这也只是对于江北然来说,毕竟以他现在的围棋水平,一州,甚至一国有名的国手来和他对弈,八成也是要被打出心理阴影的。

    首发

    所以吐槽归吐槽,江北然其实还是非常欣赏这个“上锁”的模式。

    等他学会这招以棋为锁,那一定能让破阵者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在江北然思考着这些时,通道已经彻底打开,一条幽暗的长廊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回头看向厉伏城,江北然发现他仍处于昏迷状态,虽然江北然有恢复精神的灵丹,但在这种精神力极度透支的情况下,江北然觉得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比较好,没必要用灵丹强行让他支棱起来。

    做出这个决定后,江北然也就没了直接破开另外两个大阵的打算,招招手,带着大部队进入了幽暗的长廊中。

    “子民。”这时江北然喊了一声。

    “弟子在。”居子民立刻出列。

    “你走我旁边来,一路详细描述出你所见之景。”

    “是!”

    刚刚在大厅中检查三面墙时居子民没有看出任何一点多出来的东西,所以江北然才自行破阵。

    如今进入了新的地方,江北然需要他时时刻刻将眼前看到的一切报告出来,以免漏掉什么重要之物。

    在长廊的尽头,有着一扇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青铜门,在听完居子民描述,发现他的视角中也没什么特殊之物后伸出手按在了门上。

    “吱呀~”

    在推开青铜门的那一刻,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入了他耳中,立即就给人一种十分古老且陈旧的感觉。

    等到整扇青铜门都被推开,江北然的表情不禁一愣。

    虽然大厅内一片漆黑,但凭江北然的目力,还是能看清这里是一间铸造室。

    各种铸造法宝的工具一应俱全。

    ‘这墓的装修风格果然是与众不同啊……’

    江北然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自己墓里建铸造室的。

    ‘莫非他身前是什么很厉害的炼器师?’

    但一想到刚才那个棋局,江北然就觉得这墓主不太靠谱,有可能就真的只是兴趣释然而已。

    等到众人举着火把跟进这件墓室,将这里照的一片通亮后,江北然颇感兴趣的朝着中间那个铁砧走去,打算先验一验它的成色,看看是不是什么稀有的法宝。

    ‘嗯?’

    就在江北然走到铁砧前打算测一测它时,又一本古籍出现在了铁砧的旁边,不过论厚度,和外面那本阵法书完全没法比。

    ‘又一本攻略?’

    这是江北然脑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不然也解释不了为什么这地方会放着一本古籍。

    将古籍拿起,江北然好奇的翻开了第一页。

    扉页上,就写着这么两个大字,字迹非常霸道,光是看都能感觉到执笔者的那份杀伐之气。

    接着又翻开第二页,江北然发现这赫然是一本锻造书。

    ‘所以这刹绝……是武器的名字?’

    ‘这也太贴心了吧……’

    江北然由衷的感慨道,这位墓主不仅建造了一间锻造屋,甚至连锻造书都一并配套好了,突出一个一条龙服务。

    ‘这算是通过那扇门的奖励?’

    想来想去,江北然也只能想到这个理由,谁能破解外面的阵法,就能得到其中相对应的奖励。

    江北然一边想一边继续翻动书页,但翻着翻着,他就愣住了。

    ‘不会吧……’

    心中惊叹一句,江北然亲不自禁的加快了翻页速度。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江北然越翻越心惊,甚至感觉人都有点麻了。

    他之所以反应会这么大,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本锻造书的描述中,锻造这把武器的主要材料分别是和。

    可谓是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将江北然所有收集来的材料全部用到了。

    另外在锻造书的后面还写了如果实在找不齐这些材料,也可以用其他材料来代替,但打造出来的品质自然会差上许多。

    这也就对应了选项中每少一样材料,危险度就会提高一节。

    说明只有打造出完美的来,才能让他轻松度过三年后的那场危机。

    ‘绝……’

    江北然在收集这五件宝材后其实无时无刻都在考虑它们的作用,但万万没想到谜底就这么被揭开了,揭开的如此突如其来,揭开的如此猝不及防!

    深呼吸一口,江北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始认真研读起这本锻造书里的内容。

    等到再次翻完一遍,江北然已经了然于胸。

    既然他已经收齐了材料,这里又准备好了一切用来打造这把的工具,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锻他妈的!’

    按照锻造书中上所写,江北然先将所有的工具和材料整齐摆好,最后看向了放在锻造台上的一个玄纹壶。

    这是锻造书中最后一步需要用到的东西,名为。

    光是一个帝字就让江北然觉得它很不简单了,但取名嘛,吹大一点也很正常,所以江北然这会儿十分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宝贝。

    ——————————————————————————————————————

    江北然本以为布阵者会以棋布局,还以棋为“锁”,定然会是一位手谈的高手,不说设下珍珑棋局这样的绝世棋局,也得是场如同和阿尔法狗对战一般的旷世对决。

    结果……

    就这?

    就这!?

    就……这!!?

    江北然仅仅花了一炷香的时间就杀的这个阵法片甲不留,不,应该说是屁滚尿流。

    当江北然认真开始解局时,这阵法根本就没有一点还手之力。

    ‘唉。’

    心中叹了口气,江北然发现自己错了,他本以为这棋局是一把无比牢固的锁,结果只是个绳结,还特么是个活结。

    当然,这也只是对于江北然来说,毕竟以他现在的围棋水平,一州,甚至一国有名的国手来和他对弈,八成也是要被打出心理阴影的。

    所以吐槽归吐槽,江北然其实还是非常欣赏这个“上锁”的模式。

    等他学会这招以棋为锁,那一定能让破阵者知道什么叫做绝望。

    在江北然思考着这些时,通道已经彻底打开,一条幽暗的长廊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回头看向厉伏城,江北然发现他仍处于昏迷状态,虽然江北然有恢复精神的灵丹,但在这种精神力极度透支的情况下,江北然觉得还是让他好好休息一会儿比较好,没必要用灵丹强行让他支棱起来。

    做出这个决定后,江北然也就没了直接破开另外两个大阵的打算,招招手,带着大部队进入了幽暗的长廊中。

    “子民。”这时江北然喊了一声。

    “弟子在。”居子民立刻出列。

    “你走我旁边来,一路详细描述出你所见之景。”

    “是!”

    刚刚在大厅中检查三面墙时居子民没有看出任何一点多出来的东西,所以江北然才自行破阵。

    如今进入了新的地方,江北然需要他时时刻刻将眼前看到的一切报告出来,以免漏掉什么重要之物。

    在长廊的尽头,有着一扇看起来十分沉重的青铜门,在听完居子民描述,发现他的视角中也没什么特殊之物后伸出手按在了门上。

    “吱呀~”

    在推开青铜门的那一刻,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传入了他耳中,立即就给人一种十分古老且陈旧的感觉。

    等到整扇青铜门都被推开,江北然的表情不禁一愣。

    虽然大厅内一片漆黑,但凭江北然的目力,还是能看清这里是一间铸造室。

    各种铸造法宝的工具一应俱全。

    ‘这墓的装修风格果然是与众不同啊……’

    江北然还是第一次听说有人在自己墓里建铸造室的。

    ‘莫非他身前是什么很厉害的炼器师?’

    但一想到刚才那个棋局,江北然就觉得这墓主不太靠谱,有可能就真的只是兴趣释然而已。

    等到众人举着火把跟进这件墓室,将这里照的一片通亮后,江北然颇感兴趣的朝着中间那个铁砧走去,打算先验一验它的成色,看看是不是什么稀有的法宝。

    ‘嗯?’

    就在江北然走到铁砧前打算测一测它时,又一本古籍出现在了铁砧的旁边,不过论厚度,和外面那本阵法书完全没法比。

    ‘又一本攻略?’

    这是江北然脑中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

    不然也解释不了为什么这地方会放着一本古籍。

    将古籍拿起,江北然好奇的翻开了第一页。

    扉页上,就写着这么两个大字,字迹非常霸道,光是看都能感觉到执笔者的那份杀伐之气。

    接着又翻开第二页,江北然发现这赫然是一本锻造书。

    ‘所以这刹绝……是武器的名字?’

    ‘这也太贴心了吧……’

    江北然由衷的感慨道,这位墓主不仅建造了一间锻造屋,甚至连锻造书都一并配套好了,突出一个一条龙服务。

    ‘这算是通过那扇门的奖励?’

    想来想去,江北然也只能想到这个理由,谁能破解外面的阵法,就能得到其中相对应的奖励。

    江北然一边想一边继续翻动书页,但翻着翻着,他就愣住了。

    ‘不会吧……’

    心中惊叹一句,江北然亲不自禁的加快了翻页速度。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吧!?’

    江北然越翻越心惊,甚至感觉人都有点麻了。

    他之所以反应会这么大,原因很简单,因为在这本锻造书的描述中,锻造这把武器的主要材料分别是和。

    可谓是不多不少,正正好好,将江北然所有收集来的材料全部用到了。

    另外在锻造书的后面还写了如果实在找不齐这些材料,也可以用其他材料来代替,但打造出来的品质自然会差上许多。

    这也就对应了选项中每少一样材料,危险度就会提高一节。

    说明只有打造出完美的来,才能让他轻松度过三年后的那场危机。

    ‘绝……’

    江北然在收集这五件宝材后其实无时无刻都在考虑它们的作用,但万万没想到谜底就这么被揭开了,揭开的如此突如其来,揭开的如此猝不及防!

    深呼吸一口,江北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开始认真研读起这本锻造书里的内容。

    等到再次翻完一遍,江北然已经了然于胸。

    既然他已经收齐了材料,这里又准备好了一切用来打造这把的工具,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锻他妈的!’

    按照锻造书中上所写,江北然先将所有的工具和材料整齐摆好,最后看向了放在锻造台上的一个玄纹壶。

    这是锻造书中最后一步需要用到的东西,名为。

    光是一个帝字就让江北然觉得它很不简单了,但取名嘛,吹大一点也很正常,所以江北然这会儿十分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宝贝。

    等到再次翻完一遍,江北然已经了然于胸。

    既然他已经收齐了材料,这里又准备好了一切用来打造这把的工具,那就没什么好犹豫的了。

    ‘锻他妈的!’

    按照锻造书中上所写,江北然先将所有的工具和材料整齐摆好,最后看向了放在锻造台上的一个玄纹壶。

    这是锻造书中最后一步需要用到的东西,名为。

    光是一个帝字就让江北然觉得它很不简单了,但取名嘛,吹大一点也很正常,所以江北然这会儿十分好奇这究竟是个什么宝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