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零七章 内忧和外患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五百零七章内忧和外患回到晟国,江北然直接来到梁州找到了厉伏城。

    ‘嗯?多重大阵?’

    在走出飞府的那一刻,江北然就感觉到自己进入了两重大阵中,分别是侦查类的阳门阵和隐匿型的斫蒙阵。

    ‘这是有仇家了?’

    这两个阵肯定是厉伏城摆下的自不用说,只是不知道是用来防谁的。

    ‘还有就是……这小子怎么就学会多重大阵了?’

    之前来时江北然听到厉伏城精通九类阵法就已经够惊讶的了,这回倒好,连多重大阵都学会了。

    这属于布阵中的高阶技巧,也是天才与普通阵法的最大区别。

    想要靠苦练学会多重大阵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真正有才能的人才能悟到。

    当然,开挂也是可以的。

    就在江北然思考时,小院的门被一下推开,穿着一身月白锦袍的厉伏城快步走出来行礼道。

    首发

    “王大哥,您今日怎么来了?”

    “惹上仇家了?”江北然一边寻找着阵眼一边问道。

    “仇家?”厉伏城听完先是一愣,接着立马明白了王大哥的意思:‘没有,没有,我只是练习一下布阵而已。’

    点点头,江北然一边走向院中,一边继续问道:“何时学会的多重阵法?”

    “两个月前师父教的。”

    “两个月?”江北然不禁回头看了眼厉伏城。

    ‘还真他娘是个天才。’

    在院中又观察了一会儿后,江北然径直穿过小屋,来到了后院。

    一路跟着王大哥来到后院,见王大哥停在水井前,厉伏城不由敬佩万分的上前行礼道:“王大哥慧眼如炬,只消片刻就找到了阵眼所在,小……伏城万分佩服。”

    厉伏城本想自称小弟,但一想到王大哥并不喜欢自己认他为大哥,所以才及时改了口。

    “阵眼设置的还是太明显,容易被破阵,下次记得布局时不要这么死板,九耀并不是一定要按固定的顺序来摆。”

    厉伏城听完立即拜道:“多谢王大哥指点。”

    这时唐听双从屋里走出来对江北然说道:“王大哥来啦,您先坐,我这就去帮您煮点甜汤。”

    江北然听完摆手道:“不必了,我马上就走。”

    说完看向厉伏城道:“近日可有什么要事需办?”

    王大哥这么问,就算有天大的事那也得往后靠,所以厉伏城立即拱手道:“回王大哥的话,近日我清闲的很,每日就在家中练习布阵。”

    “那好,跟我走一趟,带你去个好地方。”

    厉伏城听完欣喜不已,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能和王大哥一起行动的机会了!

    “是!”

    “给你一天时间准备,明天这个时辰我再来接你。”

    说完江北然便直接坐上飞府离开了。

    厉伏城早已习惯了王大哥的雷厉风行,所以在王大哥“消失”后,便立即返身回屋去准备了。

    “少爷,真是太好了呢。”跟在厉伏城身后的唐听双开口道。

    和厉伏城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唐听双非常明白少爷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帮上王大哥的忙,以报答曾经那些快要数不清的恩情。

    “是啊,为了这一天,我也是准备很久了,双儿,去帮我把地下室的箱子拿上来。”

    “好嘞。”唐听双高兴的应了一声,朝着地下室走去了。

    ……

    拉上厉伏城后,江北然并没有直接离开晟国,而是拿出符纸给殷江红写了封信。

    半日后,江北然来到了皇城,刚进内院,便听到了季青临的大嗓门。

    “我说咱这位尊者牌面也太大了吧,拉着我们非要搞什么同盟,搞完自己又玩消失,这一回来就召集我们开会,这是真把我们当马仔了啊。”

    但季青临说完后却发现并没有人响应自己。

    殷江红老神在在,闭着眼毫无反应,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关十安则是在打坐修炼,心无旁骛。

    万安青则是和孟思佩在聊着什么,根本没往他这看。

    至于坐在末座的颜思渊,还是和往常一样,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一个局外人。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给他面子了?以前找你们都叫手下出来敷衍,今天倒好,都亲自到场了。”

    没错,正如季青临所说,今天晟国最有份量的几位首领悉数到场,甚至关十安是特地出关过来的。

    原因就是上次江北然上次“立威”时他们没在,这回想亲眼看看这个年轻人身上究竟有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见过各位前辈,晚辈来迟了些,还请原谅则个。”

    就在季青临憋着劲准备在说些什么时,江北然跨入了大殿,朝着众位首领拱手。

    主角一到场,霎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江北然集中了过来。

    有打量的、有高兴的、有惊喜的、有闪闪发光的,还有带着挑衅意味的。

    朝着极具挑衅意味的那道目光看去,江北然微笑开口道:“季教主似乎对我很不满?”

    季青临见江北然直接赤裸裸的对自己发难,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正要冲上去先用拳头和江北然交流一下,就被殷江红给一把拉住了。

    “你是要把你上次说过的话当放屁吗?”

    想到自己的确把江北然认作了老大,季青临悻悻的甩了下手,重新坐下道:“对,我就是对你不满,非常不满。”

    江北然依旧保持微笑,便缓步走到了主位坐下。

    “那就请季教主说说,为何对我不满。”

    季青临也不客气,直接回道:“我之所以认你当晟国的话事人,是因为你说你要让晟国蓬勃发展,但结果呢?我们在为了建设梁州和消除国内各大宗门矛盾时你在哪!?”

    “最近去的地方有些多,不知季教主具体问的是哪个时候?”

    “甭耍嘴皮子,你就说说,我们在到处忙的时候,你有为晟国出过一份力吗?”

    “那不知季教主做了些什么呢?”

    “现在你是头,当然是你先说说你为晟国做了什么。”

    “行,正好,这次我召集各位来就是为了说说这事。”江北然说完看向季青临问道:“季教主认为我们晟国现在最大的麻烦是什么?”

    “自然是整顿各宗各教,让他们通力合作。”

    “小了。”

    “什么小了?”

    “格局小了。”摇摇头,江北然接着道:“比起内忧来,外患才是致命的。”

    ——————————————————————————————————————

    这属于布阵中的高阶技巧,也是天才与普通阵法的最大区别。

    想要靠苦练学会多重大阵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有真正有才能的人才能悟到。

    当然,开挂也是可以的。

    就在江北然思考时,小院的门被一下推开,穿着一身月白锦袍的厉伏城快步走出来行礼道。

    “王大哥,您今日怎么来了?”

    “惹上仇家了?”江北然一边寻找着阵眼一边问道。

    “仇家?”厉伏城听完先是一愣,接着立马明白了王大哥的意思:‘没有,没有,我只是练习一下布阵而已。’

    点点头,江北然一边走向院中,一边继续问道:“何时学会的多重阵法?”

    “两个月前师父教的。”

    “两个月?”江北然不禁回头看了眼厉伏城。

    ‘还真他娘是个天才。’

    在院中又观察了一会儿后,江北然径直穿过小屋,来到了后院。

    一路跟着王大哥来到后院,见王大哥停在水井前,厉伏城不由敬佩万分的上前行礼道:“王大哥慧眼如炬,只消片刻就找到了阵眼所在,小……伏城万分佩服。”

    厉伏城本想自称小弟,但一想到王大哥并不喜欢自己认他为大哥,所以才及时改了口。

    “阵眼设置的还是太明显,容易被破阵,下次记得布局时不要这么死板,九耀并不是一定要按固定的顺序来摆。”

    厉伏城听完立即拜道:“多谢王大哥指点。”

    这时唐听双从屋里走出来对江北然说道:“王大哥来啦,您先坐,我这就去帮您煮点甜汤。”

    江北然听完摆手道:“不必了,我马上就走。”

    说完看向厉伏城道:“近日可有什么要事需办?”

    王大哥这么问,就算有天大的事那也得往后靠,所以厉伏城立即拱手道:“回王大哥的话,近日我清闲的很,每日就在家中练习布阵。”

    “那好,跟我走一趟,带你去个好地方。”

    厉伏城听完欣喜不已,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能和王大哥一起行动的机会了!

    “是!”

    “给你一天时间准备,明天这个时辰我再来接你。”

    说完江北然便直接坐上飞府离开了。

    厉伏城早已习惯了王大哥的雷厉风行,所以在王大哥“消失”后,便立即返身回屋去准备了。

    “少爷,真是太好了呢。”跟在厉伏城身后的唐听双开口道。

    和厉伏城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唐听双非常明白少爷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帮上王大哥的忙,以报答曾经那些快要数不清的恩情。

    “是啊,为了这一天,我也是准备很久了,双儿,去帮我把地下室的箱子拿上来。”

    “好嘞。”唐听双高兴的应了一声,朝着地下室走去了。

    ……

    拉上厉伏城后,江北然并没有直接离开晟国,而是拿出符纸给殷江红写了封信。

    半日后,江北然来到了皇城,刚进内院,便听到了季青临的大嗓门。

    “我说咱这位尊者牌面也太大了吧,拉着我们非要搞什么同盟,搞完自己又玩消失,这一回来就召集我们开会,这是真把我们当马仔了啊。”

    但季青临说完后却发现并没有人响应自己。

    殷江红老神在在,闭着眼毫无反应,完全把他当成了空气。

    关十安则是在打坐修炼,心无旁骛。

    万安青则是和孟思佩在聊着什么,根本没往他这看。

    至于坐在末座的颜思渊,还是和往常一样,眼观鼻,鼻观心,仿佛一个局外人。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给他面子了?以前找你们都叫手下出来敷衍,今天倒好,都亲自到场了。”

    没错,正如季青临所说,今天晟国最有份量的几位首领悉数到场,甚至关十安是特地出关过来的。

    原因就是上次江北然上次“立威”时他们没在,这回想亲眼看看这个年轻人身上究竟有了什么翻天覆地的变化。

    “见过各位前辈,晚辈来迟了些,还请原谅则个。”

    就在季青临憋着劲准备在说些什么时,江北然跨入了大殿,朝着众位首领拱手。

    主角一到场,霎时间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朝着江北然集中了过来。

    有打量的、有高兴的、有惊喜的、有闪闪发光的,还有带着挑衅意味的。

    朝着极具挑衅意味的那道目光看去,江北然微笑开口道:“季教主似乎对我很不满?”

    季青临见江北然直接赤裸裸的对自己发难,脾气一下就上来了。

    正要冲上去先用拳头和江北然交流一下,就被殷江红给一把拉住了。

    “你是要把你上次说过的话当放屁吗?”

    想到自己的确把江北然认作了老大,季青临悻悻的甩了下手,重新坐下道:“对,我就是对你不满,非常不满。”

    江北然依旧保持微笑,便缓步走到了主位坐下。

    “那就请季教主说说,为何对我不满。”

    季青临也不客气,直接回道:“我之所以认你当晟国的话事人,是因为你说你要让晟国蓬勃发展,但结果呢?我们在为了建设梁州和消除国内各大宗门矛盾时你在哪!?”

    “最近去的地方有些多,不知季教主具体问的是哪个时候?”

    “甭耍嘴皮子,你就说说,我们在到处忙的时候,你有为晟国出过一份力吗?”

    “那不知季教主做了些什么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