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五百零六章 解阵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古墓中很有可能会有各种上古高阶阵法,厉伏城的四象之体可以在阵法未触发前就感知到,带上。’

    ‘居子民也许能看到什么常人无法看见的东西,带上。’

    ‘古墓中见到鬼的概率肯定很高,墨夏这新晋的鬼修应该能帮上忙,当然,能带上唐婧冉这个老鬼修是最好的,可惜她不是我的手下啊,等过去了再说吧。’

    ‘古墓如果错综复杂,也许会需要分头行动,另一支小队的队长……让清欢来指挥吧。’

    反正江北然也不急着马上就去古墓,等顾清欢解决掉申家再去也不迟。

    ‘最后把霍文康带上吧,虽然只是玄宗,但也是他手下的战力天花板了,这次去古墓让他历练历练也不错。’

    罗列完清单,江北然发现自己手下潜力股是真多,也许等到他们全部成长起来那天……

    ‘就算我躺着也能征服整个玄龙大陆?’

    怀揣着美好的梦想,飞府缓缓落到了乾天宗上。

    和闫光庆成了盟友后,江北然来这时也就不用麻烦的层层通报了,加上来之前江北然已经送了拜帖。

    所以江北然直接便上到盘棱峰,跟回自己家一样进了中堂。

    一秒记住.42zw.

    “江公子。”

    进到中堂,江北然见到的却是施施然向着他行礼的闫关月。

    “见过闫小姐。”江北然朝着闫关月拱拱手。

    打过招呼,闫关月抬起头说道:“爹爹正在塔中研究阵法,让我来带江公子过去。”

    “那就劳烦闫小姐了。”

    “江公子客气了,这边请。”

    跟上闫关月的脚步,穿过那对称的后院以及长廊,江北然来到了影月塔门口。

    “那我就送到这里了,江公子请进吧。”

    “多谢。”朝着闫关月拱拱手,江北然走进了影月塔中。

    一进入影月塔,江北然就发现整个大厅中都充斥着不和谐的感觉,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

    “北然,快过来坐。”

    没有任何客套和问候,坐在大厅中央的闫光庆直接朝着江北然一顿招手。

    江北然知道闫光庆肯定是撞着难题了,而能把闫光庆难住的阵法,他当然也是很感兴趣。

    坐到闫关月身前,低头看向阵法推演盘,江北然发现闫光庆正在研究的是“九鼎阵”,这是一个标准的高阶攻击型阵法,入阵者身心都会受到巨大冲击。

    ‘难怪进来时感觉这么奇怪,隔这搞魔改呢。’

    如果是正常的就九鼎阵,江北然感觉到的应该是精神恍惚,浑身疼痛,但闫光庆明显改变了九鼎阵的阵式,所以阵法的效果也变的奇怪了起来。

    “闫宗主果然厉害,连这种级别的阵法都能改进。”

    闫光庆却是摆摆手,“恭维的话就免了,快来帮我看看,你觉得这三殇的节点该布在何处?”

    江北然认真的打量了片刻,上手在推演盘上转动了一下七曜,说道:“闫宗主这是要让九鼎阵变成幻阵?”

    闫光庆听完哈哈大笑,“还得是你啊,竟一眼就看出我想干什么。”

    “这可不太容易,九鼎阵属阳遁,本就与丙奇不和,若要转变成幻阵,那排局可就全乱了。”

    “乱才有意思啊。”闫光庆说完推动推演盘道,“你看,若是将戊、己、庚、辛的排局调整成这样,九鼎阵可就全变了,你就算让当世最厉害的阵法师来破,也绝破不开。”

    江北然看完不禁啧啧称奇,正如闫光庆所说,若是打乱了排局,这九鼎阵就彻底成了个死结,除非用暴力,不然别想解开。

    “确实有意思。”

    “怎么样,有意思吧,就是总差了一步,这阵没法成型啊。”

    闫光庆说话时明显有些恼火,估计没少在这九鼎阵上花精力。

    “这得从三奇开始改起,工程量不是一般的大。”

    因为和江北然相处过一段时间,所以闫光庆已经习惯了江北然口中总是会蹦出些新鲜词汇。

    比如说着“工程量。”

    “要改的东西确实很多,但值啊!怎么样,留下来陪我一起研究?这阵法若是改成了,那可比困龙阵的威力还大。”

    “虽然我也很想留下来跟和闫宗主一起研究,只是眼前有件要事需办,实在脱不开身。”

    “啧,扫兴。”不满的看了江北然一眼,闫光庆手中铃铛一摇,被魔改过的九鼎阵便迅速散去。

    ‘这灵气布阵……真馋啊。’

    和闫光庆混熟之后,江北然找到机会问过这铃铛的来头。

    可闫光庆说的很神秘,只告诉江北然这是他手头上最得意的一件法宝,没有之一。

    闫光庆堂堂玄尊,又是一宗之主,能让他称之为最得意的……

    江北然觉得这铃铛很有可能是地级以上的法宝。

    这一下就让江北然更馋了,阵法相关的法宝本就稀缺,玄级的法宝都能惹得无数阵法师争夺,就更别提地级的了,那简直是稀世珍宝。

    不过这也让江北然觉得闫光庆像极了一个用全部身家去买手办的死宅。

    江北然一直怀疑他赚来的灵石全都去买了阵法相关的法宝,用来正面战斗的估计根本没多少。

    也难怪上次一听公主愿意将前任皇帝的宝库告诉他时,他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说起公主,不知道闫光庆是不是已经去过那宝库了啊。

    这时收起铃铛的闫光庆看着江北然开口道:“说吧,这次来找我什么事。”

    既然江北然连阵法都不愿意陪他研究,那肯定是有事找他帮忙,而且是办完就走的那种。

    江北然听完笑道:“好事,大好事。”

    “哦?快拿出来看看。”

    闫光庆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语气也有些期待,因为他很清楚江北然修为虽然不强,但眼光却是极高。

    能被他说做是大好事的,那肯定就差不了。

    再加上他特地来找自己,那这大好事肯定和阵法有关。

    下一秒,江北然拿出了那本古籍推到闫光庆面前道:“就是这个。”

    闫光庆没有客气,直接拿过古籍翻阅了起来,仅仅翻了两页,闫光庆就彻底陷了进去,脸上的表情也是不停的在变化。

    江北然知道他这一陷就要陷很久,便也拿出一本书翻看了起来。

    “好一个护国大阵!不,这比我所知道的护国大阵还要更精细,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

    半天过去后,闫光庆拍着大腿喊道,神情早已是兴奋无比。

    “闫宗主喜欢就好,晚辈得到此书后可是第一时间竟赶来寻您了。”

    “放心,这人情我记下了,亏不了你。不过你小子还真是有些手段,连这种记载了上古阵法的古籍都能找来。”

    闫光庆说话时异常感慨,毕竟他为了寻找这种古籍可是没少花力气,只可惜这种古籍绝大对数都只在六国内流传,用再多灵石也很难买到一册。

    “没用什么手段,只是赶巧了而已。”江北然说完将视线转向古籍问道;“闫宗主对书中所记载的阵法可感兴趣?”

    ‘那是自然,不过……’闫光庆先是看了江北然一眼,接着道:“这古籍你怕是也没法通读吧。”

    见闫光庆直接承认了自己没法通读,江北然也是很爽快道:“若不是如此,晚辈也不会这么急着来寻闫宗主啊。”

    听到江北然说的如此现实,闫光庆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起来。

    ————————————————————————————————————

    ‘古墓如果错综复杂,也许会需要分头行动,另一支小队的队长……让清欢来指挥吧。’

    反正江北然也不急着马上就去古墓,等顾清欢解决掉申家再去也不迟。

    ‘最后把霍文康带上吧,虽然只是玄宗,但也是他手下的战力天花板了,这次去古墓让他历练历练也不错。’

    罗列完清单,江北然发现自己手下潜力股是真多,也许等到他们全部成长起来那天……

    ‘就算我躺着也能征服整个玄龙大陆?’

    怀揣着美好的梦想,飞府落到了缓缓的落到了乾天宗。

    和闫光庆成了盟友后,江北然来这时也就不用麻烦的层层通报了,加上来之前江北然已经送了拜帖。

    所以江北然直接便上到盘棱峰,跟回自己家一样进了中堂。

    “江公子。”

    进到中堂,江北然见到的却是施施然向着他行礼的闫关月。

    “见过闫小姐。”江北然朝着闫关月拱拱手。

    打过招呼,闫关月抬起头说道:“爹爹正在塔中研究阵法,让我来带江公子过去。”

    “那就劳烦闫小姐了。”

    “江公子客气了,这边请。”

    跟上闫关月的脚步,穿过那对称的后院以及长廊,江北然来到了影月塔门口。

    “那我就送到这里了,江公子请进吧。”

    “多谢。”朝着闫关月拱拱手,江北然走进了影月塔中。

    一进入影月塔,江北然就发现整个大厅中都充斥着不和谐的感觉,让人感觉很是不舒服。

    “北然,快过来坐。”

    没有任何客套和问候,坐在大厅中央的闫光庆直接朝着江北然一顿招手。

    江北然知道闫光庆肯定是撞着难题了,而能把闫光庆难住的阵法,他当然也是很感兴趣。

    坐到闫关月身前,低头看向阵法推演盘,江北然发现闫光庆正在研究的是“九鼎阵”,这是一个标准的高阶攻击型阵法,入阵者身心都会受到巨大冲击。

    ‘难怪进来时感觉这么奇怪,隔这搞魔改呢。’

    如果是正常的就九鼎阵,江北然感觉到的应该是精神恍惚,浑身疼痛,但闫光庆明显改变了九鼎阵的阵式,所以阵法的效果也变的奇怪了起来。

    “闫宗主果然厉害,连这种级别的阵法都能改进。”

    闫光庆却是摆摆手,“恭维的话就免了,快来帮我看看,你觉得这三殇的节点该布在何处?”

    江北然认真的打量了片刻,上手在推演盘上转动了一下七曜,说道:“闫宗主这是要让九鼎阵变成幻阵?”

    闫光庆听完哈哈大笑,“还得是你啊,竟一眼就看出我想干什么。”

    “这可不太容易,九鼎阵属阳遁,本就与丙奇不和,若要转变成幻阵,那排局可就全乱了。”

    “乱才有意思啊。”闫光庆说完推动推演盘道,“你看,若是将戊、己、庚、辛的排局调整成这样,九鼎阵可就全变了,你就算让当世最厉害的阵法师来破,也绝破不开。”

    江北然看完不禁啧啧称奇,正如闫光庆所说,若是打乱了排局,这九鼎阵就彻底成了个死结,除非用暴力,不然别想解开。

    “确实有意思。”

    “怎么样,有意思吧,就是总差了一步,这阵没法成型啊。”

    江北然知道闫光庆肯定是撞着难题了,而能把闫光庆难住的阵法,他当然也是很感兴趣。

    坐到闫关月身前,低头看向阵法推演盘,江北然发现闫光庆正在研究的是“九鼎阵”,这是一个标准的高阶攻击型阵法,入阵者身心都会受到巨大冲击。

    ‘难怪进来时感觉这么奇怪,隔这搞魔改呢。’

    如果是正常的就九鼎阵,江北然感觉到的应该是精神恍惚,浑身疼痛,但闫光庆明显改变了九鼎阵的阵式,所以阵法的效果也变的奇怪了起来。

    “闫宗主果然厉害,连这种级别的阵法都能改进。”

    闫光庆却是摆摆手,“恭维的话就免了,快来帮我看看,你觉得这三殇的节点该布在何处?”

    江北然认真的打量了片刻,上手在推演盘上转动了一下七曜,说道:“闫宗主这是要让九鼎阵变成幻阵?”

    闫光庆听完哈哈大笑,“还得是你啊,竟一眼就看出我想干什么。”

    江北然认真的打量了片刻,上手在推演盘上转动了一下七曜,说道:“闫宗主这是要让九鼎阵变成幻阵?”

    闫光庆听完哈哈大笑,“还得是你啊,竟一眼就看出我想干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