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八十五章 中指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呼……”站在一扇梨花木门前,江北然深吸了一口气。

    约见施凤兰父亲的过程意外顺利,施弘方一去一回还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别看我,我也很意外他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痛快。”施弘方满脸诧异的说道。

    既然施弘方给不出答案,江北然也就没有继续往下问,默默的跟着施弘方来到施焱的住所。

    到地方后,施弘方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后就直接离开了,只留下江北然一人面对那位明显很女儿控的父亲。

    ‘既然系统不跳选项,那就问题不大。’

    心中说完,江北然抬起手敲了敲门。

    “进。”

    一个十分沧桑的声音从门后传了出来。

    江北然听到后伸手用力一推,门“吱呀”一声就打开了。

    首发

    在跨入房间的一瞬间,江北然就感受到了一股逼人的视线,只是这种视线他从来到施家后就感受到过很多次,所以多多少少也有些习惯了。

    抬眼朝着那视线的主人看去,眼前这个中年男子斜飞的剑眉霸气外露,一双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杀气十足。

    ‘嗯……是一张吃过小孩的脸。’

    这张脸江北然也不是第一次见,上次去金鼎岛时他其实就瞥见了这位总是将视线锁在自己身上的中年男子身上。

    心里吐槽完,江北然朝着施焱拱手道:“晚辈江北然,拜见施舫主。”

    “何事找我。”

    施焱的声音很奇特,只是听一句,就会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故事的人。

    ‘如果这位去当个主播或者声优的话,肯定能收获一批忠实粉丝。’

    见施焱直截了当,开门见山,江北然也就不绕弯子,直接回答道:“施舫主可知您的女儿拥有秘心陀罗体?”

    施焱听完眉头一簇,沉声道:“天生可与异兽亲和的秘心陀罗体?”

    “正是。”江北然点点头,

    “你确定吗。”

    “基本可以确定,只是因为担心这体质会为她带来不好的影响,所以并没有去找御兽师行会的人确认。”

    听到这,施焱的表情先是有些失落,紧接着便惆怅的说道:“说说你为什么来找我。”

    “相信施舫主应该清楚这个体质如果被太多人知道,肯定会引起诸多窥觊,可以说有很多现存的问题都可以用这个体质来解决。”

    “你说的不错。”施焱点点头。

    “所以晚辈觉得还是由您来决断应该是将施堂主的天赋利用起来,还是让她低调行事,不要惹人注目。”

    施焱想过能让这个江北然主动来找自己的问题肯定不小,但没想到居然大到这地步。

    施凤兰从小被关在她自己的房间内,出去后就一直在那归心宗。

    因为谷良人交代过的原因,施焱并不能贴身保护自己的女儿,所以对女儿的一切发展他知之甚少。如今连女儿拥有如此惊人天赋的消息,都要让一个外人来告诉自己。

    这就是他无比惆怅的原因。

    不过这份惆怅只持续了片刻,施焱便问道:“有问过她本人的意愿吗。”

    “施堂主心智尚幼,晚辈认为她自己不适合来做这个决定,故而才来寻找您下这个决断。”

    虽说将施凤兰拥有秘心陀罗体一事的传出去可能会给施凤兰带去麻烦,但同样可能会带去的还有机缘。

    这是一份非常强大的天赋,如果用好了,施凤兰绝对当得上前途无量四个字。

    而且有多少人会打她歪心思,就会有多少人想要用各种好处拉拢她。

    总之就是有利有弊,不然全是坏处的话,江北然也不用特地跑来找她父亲了。

    施焱听完又用那杀气十足的眼神紧紧盯着江北然,只是这一次江北然并没有在感觉道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

    突然间,施焱背过身去,仿佛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说道:“也许这个决断由你来下会更好。”

    江北然听完有点懵,他脑补过各种施焱会给他的答案,也想过自己该怎么向他提意见,可现在……

    沉默片刻,江北然发现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这就说明施焱这句话没有任何试探,说的真心实意。

    ‘他是真的觉得由我来替施堂主做这个决定更好。’

    江北然没有问为什么,因为能让一位父亲做出让别人来决定自己女儿命运的选择时,无论什么理由都是痛苦的。

    “好,那晚辈就斗胆替施舫主做下这个决定。”

    “嗯。”背着身的施焱点点头,“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

    “那你就去吧。”

    思索片刻后,江北然还是拱手道:“晚辈告辞。”

    但就在江北然走到大门前准备将它推开时,身后突然又想起了施焱的声音。

    “江北然。”

    有些意外的江北然转过身行礼道:“不知前辈还有何事需要吩咐?”

    “兰儿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比我见过她的任何时候都要开心,谢谢你。”

    不得不说,铁汉柔情真的是特别容易让人动容,看着这张“吃小孩”脸说出如此温情的话,江北然一时间竟有些鼻头发酸。

    不等江北然拱手说些什么,背身而立的施焱就挥手道:“什么也别说,去吧。”

    “是。”

    点点头,江北然推开门离开了。

    “砰!”

    就在江北然离开的那一刹那,施焱一拳就打碎了面前的墙壁。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事情都要降在我女儿的身上!”低声说完这这一句,施焱转身看向窗外吼道:“贼老天!有什么恶事你冲着我来!为何要盯着我女儿不放!”

    施焱此刻心中万分懊恼,他何尝不想像其他父亲一样替自己的女儿挡风遮雨,可是他根本就不能接近自己的女儿,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他虽然很欣慰自己女儿和那江北然在一起时很开心,但他更愿意看到的是女儿和自己在一起时露出那样的笑容。

    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施焱还是做出了让江北然去替自己女儿未来做出决断的计划。

    因为他观察江北然已久,就从他在施家的种种表现看来,他明面上虽然已经表现出了各种违背常识的厉害之处,可施焱仍旧觉得这还不是他的全力。

    而且是远远不止!

    施焱很少有这样完全看不透一个人的时候,但这江北然实在太神秘了。

    也难怪谷良人会算出让女儿去晟国就能摆出恶煞缠体的命运,目的其实就是找到这江北然。

    于是在信任江北然能力的前提下,施焱做出了这个决定。

    因为就现阶段来说,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更明白自己的女儿就将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同时也相信这个年轻人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可当施焱从窗口看到走出去时的江北然时,心里还是又一股无名火窜起!

    ‘可恶的臭小子!’

    街道上,刚走出施焱府的江北然突然心里“咯噔”一下,那种熟悉的如芒在背感又来了。

    ‘这老头子……明明是自己做的决定,干嘛还瞪我?你以为我乐意替你背这个锅啊?’

    想到这,江北然抬头对施焱竖了一记中指,然后缓步离开了。

    看到江北然对自己比的手势,站在窗前的施焱楞了一下。

    ‘‘中指?何意?’

    思来想去,施焱想到了一点。

    五指之中,中指最长。

    ‘这小子对我竖中指……是在表达他很强,请放心的意思吗?还是说别的……?’

    仅仅思考了片刻,施焱就将这个问题从脑袋里甩了出去,并调整好了自己的心境,重新恢复了那个可以吓哭小孩的表情。

    征求完施焱建议的江北然回到了飞府上。

    看向举着画飞奔过来迎接自己的施凤兰,江北然心中的决定以下。

    或者说在施焱说将决定权交给自己的时候,江北然就已经做好了决定。

    低调,必须低调。

    这本就是江北然的一贯秉持,能低调就绝不高调,就算施凤兰哪天想高调了,那也必须是她修为大涨时候,不然就凭她现在玄王境的修为,很可能会被一种大人物生吞活剥。

    点评一番施凤兰的最新大作,江北然开口说道:“要不要跟我一起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施凤兰听完先是有些不可置信,但很快就欢呼着喊道:“要!当然要!”

    “那里非常危险,远超你认知的危险。”

    “没关系!只要小北然你在,任何危险都伤害不到我的,对吗?”

    话说到这份上,江北然还能说啥呢,点点头,说道:“休息一晚,我们明天出发。”

    ——————————————————————————————————————

    在……

    沉默片刻,江北然发现系统没有跳出任何选项,这就说明施焱这句话没有任何试探,说的真心实意。

    ‘他是真的觉得由我来替施堂主做这个决定更好。’

    江北然没有问为什么,因为能让一位父亲做出让别人来决定自己女儿命运的选择时,无论什么理由都是痛苦的。

    “好,那晚辈就斗胆替施舫主做下这个决定。”

    “嗯。”背着身的施焱点点头,“还有别的事吗。”

    “没有了。”

    “那你就去吧。”

    思索片刻后,江北然还是拱手道:“晚辈告辞。”

    但就在江北然走到大门前准备将它推开时,身后突然又想起了施焱的声音。

    “江北然。”

    有些意外的江北然转过身行礼道:“不知前辈还有何事需要吩咐?”

    “兰儿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很开心,比我见过她的任何时候都要开心,谢谢你。”

    不得不说,铁汉柔情真的是特别容易让人动容,看着这张“吃小孩”脸说出如此温情的话,江北然一时间竟有些鼻头发酸。

    不等江北然拱手说些什么,背身而立的施焱就挥手道:“什么也别说,去吧。”

    “是。”

    点点头,江北然推开门离开了。

    “砰!”

    就在江北然离开的那一刹那,施焱一拳就打碎了面前的墙壁。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事情都要降在我女儿的身上!”低声说完这这一句,施焱转身看向窗外吼道:“贼老天!有什么恶事你冲着我来!为何要盯着我女儿不放!”

    施焱此刻心中万分懊恼,他何尝不想像其他父亲一样替自己的女儿挡风遮雨,可是他根本就不能接近自己的女儿,从小到大一直如此。

    他虽然很欣慰自己女儿和那江北然在一起时很开心,但他更愿意看到的是女儿和自己在一起时露出那样的笑容。

    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施焱还是做出了让江北然去替自己女儿未来做出决断的计划。

    因为他观察江北然已久,就从他在施家的种种表现看来,他明面上虽然已经表现出了各种违背常识的厉害之处,可施焱仍旧觉得这还不是他的全力。

    而且是远远不止!

    施焱很少有这样完全看不透一个人的时候,但这江北然实在太神秘了。

    也难怪谷良人会算出让女儿去晟国就能摆出恶煞缠体的命运,目的其实就是找到这江北然。

    于是在信任江北然能力的前提下,施焱做出了这个决定。

    因为就现阶段来说,这个年轻人比自己更明白自己的女儿就将想要什么样的生活。

    同时也相信这个年轻人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女儿。

    可当施焱从窗口看到走出去时的江北然时,心里还是又一股无名火窜起!

    ‘可恶的臭小子!’

    街道上,刚走出施焱府的江北然突然心里“咯噔”一下,那种熟悉的如芒在背感又来了。

    ‘这老头子……明明是自己做的决定,干嘛还瞪我?你以为我乐意替你背这个锅啊?’

    想到这,江北然抬头对施焱竖了一记中指,然后缓步离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