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七十一章 为何他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茶过三巡。

    江北然本以为施弘方火急火燎来找自己是有什么大事。

    结果江北然发现自己还是高估这位了,他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原因就一个,那就是高兰雯这段时间看上去心情一直欠佳。

    女神犯愁了,作为舔……追求者,他能不着急吗!

    和其他人他也聊不了这事,所以一听到北然回来了,就立即赶了过来。

    诉说完的施弘方喝了一口茶,看向江北然说道;“既然回来了,明天你就随我一同去趟玲珑坊吧,正好新来了一批上好的宝材,我带你一起去看看。”

    听着施弘方充满假公济私的话语,江北然自然是立即回答道:“那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好,喝茶喝茶。”

    一直喝到夜里,施弘方才终于满足的离去,江北然则是端着茶具走到水池旁洗刷了起来。

    “我来帮忙。”

    一秒记住.42zw.

    施凤兰见状立即跑过来拿起茶杯帮着一起洗了起来。

    “主人家,还是让我来洗吧。”这时夏铃铛走过来说道。

    抬头看了眼夏铃铛,江北然开口道:“自从来到施家开始,你好像就异常紧张啊,是哪里不习惯还是哪里不舒服?”

    夏铃铛本来还以为自己掩饰的挺好,但没想到还是被主人家看了出来。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一下了飞府,就感觉身上一直在起鸡皮疙瘩。”

    ‘这是……炸毛了?’

    起鸡皮疙瘩的原理和动物炸毛其实是一回事,只是人类身上没这么多毛可以炸,就成了起鸡皮疙瘩。

    而炸毛的原因通常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我保护。

    ‘所以铃铛是在本能的害怕着什么?’

    一时间,江北然觉得也许这次能在施家找到夏铃铛为何如此特殊的理由了。

    本着顺其自然的原则,江北然没有继续问下去,在洗完茶具后就陪着施凤兰去玩模拟修仙了。

    毕竟今日天色已晚,去拜访谁都不太好,还是等到明天再说。

    翌日清晨,江北然刚起床,还没做早膳呢,就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停在了大门外,不用问,肯定是施弘方到了。

    ‘是真急啊……’

    在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打开门走了出去。

    两只一见到江北然,立马咧开嘴一个劲点头向江北然示好,尽最大努力表示着自己的欢喜,生怕这位煞星又拿它们开涮。

    这时施弘方推开车门说道:“北然,快上车吧,早膳我都给你准备妥当了。”

    面对这种盛情难却的情况,江北然也只好拱拱手,上了车。

    毕竟玲珑坊这种重地,也不可能带着夏铃铛这样一个外人去,至于施凤兰,昨天玩了个通宵,这会儿还睡着呢。

    坐着车来到玲珑坊,江北然还未下车,就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玉!!!!!”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魂牵梦绕,没谈过一段死去活来的感情,绝对发不出这样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江北然坐在车上远远的就看到柳薇宁狂奔而来。

    施弘方听到不禁笑道:“你走后,这丫头可是想死你了,人都瘦了一圈。”

    “她想的是我戒指中这块玉才是。”江北然笑着回答道。

    “哈哈哈,都一样,都一样。”

    随着车缓缓停下,江北然对直接扒上车门的柳薇宁说道:‘退后。’

    虽然想惨了鸿鹄玉,但对于大师的命令,柳薇宁还是听的,所以立即往后退了两步。

    将门打开,看着真瘦了不少的柳薇宁,江北然也是不禁摇摇头,从乾坤戒中拿出鸿鹄玉递给了她。

    “玉!”柳薇宁兴奋的大喊一声,小心翼翼的将鸿鹄玉接了过去。

    用脸猛蹭几下鸿鹄玉,柳薇宁一脸满足的喊道:“多谢大师。”

    看着柳薇宁这如痴如醉的样子,在联想到煞气被鸿鹄玉镇住的林榆雁。

    ‘怕不是这丫头身体里也有什么妖邪作祟。’

    走进恒雅斋,江北然跟着施弘方来到了二楼,并见到了施弘方口中近日一直心情欠佳的高兰雯。

    要说美女伤心起来的确是别有韵味,也难怪当年西施捧个心都能被当做典故流传下来。

    此刻的高兰雯似乎在为什么事烦心,所以就连三个人走上来了都没发现,还坐在那蹙眉思考。

    这看的施弘方那叫一个心疼,但却又被这份别样的美吸引的神魂颠倒。

    蹭着玉的柳薇宁也没忘记正事,一路小跑到高兰雯旁边附身在她耳边小声道:“师父,大师来啦。”

    高兰雯听完先是一愣,接着立马惊讶的回过头,正看到和施弘方并排而立的江北然。

    “大师?你何时回来的?”高兰雯喊道。

    “是施府主叫我来的,他说你似乎在阵法上似乎有不少困惑之处。”

    高兰雯听完不禁看向施弘方道:“施府主有心了。”

    听着高兰雯感激的话语,施弘方瞬间在心里给江北然竖了一万次大拇指。

    这也太上道了!

    在心里美滋滋了一番后,施弘方拱手道:“高馆长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

    跟施弘方客气完,高兰雯拿起一本册子来到江北然面前道:“大师,我这有好几处问题想要请教。”

    江北然拿过册子翻了两页,皱眉道:“这些不都是我跟你讲过的?”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它们排列在一起的意思。”

    “好罢,那今日我就再与你说一次。”

    一旁施弘方看着江北然为人师表的样子,心里一边暗自赞叹他即使见到了高馆长这等角色也依然能保持严肃,一边想着就这态度,恐怕是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了。

    毕竟女人都是要哄,需要关心的嘛,整天凶神恶煞的,怎么可能讨女人欢心。

    在施弘方感慨时,有着一大堆问题想要问的高兰雯看着他说道:“施府主,我要学习阵法了,还请……”

    “放心,我明白。”

    答应一声,施弘方如同以前一样先告辞去了一楼,毕竟他在江北然的教导下,已经明白女孩子都不希望让别人看到她出丑的样子,尤其是喜欢的人。

    ‘高馆长果然是一点都不想让我看到她笨拙的样子,但我又怎么会介意呢,真是个可爱的傻姑娘。’

    ……

    施弘方离开后,高兰雯放下册子走到茶桌旁问江北然道:“你要喝些什么吗?”

    江北然听完摆手道:“不喝了,时间紧迫,我们抓紧开始吧。”

    看着江北然一副时间紧迫的样子,高兰雯不禁又在心里产生了那个熟悉的疑惑。

    ‘为何他总是和其他男人不一样呢?’

    —————————————————————————————————————

    茶过三巡。

    江北然本以为施弘方火急火燎来找自己是有什么大事。

    结果江北然发现自己还是高估这位了,他之所以这么着急的原因就一个,那就是高兰雯这段时间看上去心情一直欠佳。

    女神犯愁了,作为舔……追求者,他能不着急吗!

    和其他人他也聊不了这事,所以一听到北然回来了,就立即赶了过来。

    诉说完的施弘方喝了一口茶,看向江北然说道;“既然回来了,明天你就随我一同去趟玲珑坊吧,正好新来了一批上好的宝材,我带你一起去看看。”

    听着施弘方充满假公济私的话语,江北然自然是立即回答道:“那真是太好了。”

    “哈哈哈,好,喝茶喝茶。”

    一直喝到夜里,施弘方才终于满足的离去,江北然则是端着茶具走到水池旁洗刷了起来。

    “我来帮忙。”

    施凤兰见状立即跑过来拿起茶杯帮着一起洗了起来。

    “主人家,还是让我来洗吧。”这时夏铃铛走过来说道。

    抬头看了眼夏铃铛,江北然开口道:“自从来到施家开始,你好像就异常紧张啊,是哪里不习惯还是哪里不舒服?”

    夏铃铛本来还以为自己掩饰的挺好,但没想到还是被主人家看了出来。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只是一下了飞府,就感觉身上一直在起鸡皮疙瘩。”

    ‘这是……炸毛了?’

    起鸡皮疙瘩的原理和动物炸毛其实是一回事,只是人类身上没这么多毛可以炸,就成了起鸡皮疙瘩。

    而炸毛的原因通常只有一个,那就是自我保护。

    ‘所以铃铛是在本能的害怕着什么?’

    一时间,江北然觉得也许这次能在施家找到夏铃铛为何如此特殊的理由了。

    本着顺其自然的原则,江北然没有继续问下去,在洗完茶具后就陪着施凤兰去玩模拟修仙了。

    毕竟今日天色已晚,去拜访谁都不太好,还是等到明天再说。

    翌日清晨,江北然刚起床,还没做早膳呢,就看到那辆熟悉的车停在了大门外,不用问,肯定是施弘方到了。

    ‘是真急啊……’

    在心里感慨一句,江北然打开门走了出去。

    两只一见到江北然,立马咧开嘴一个劲点头向江北然示好,尽最大努力表示着自己的欢喜,生怕这位煞星又拿它们开涮。

    这时施弘方推开车门说道:“北然,快上车吧,早膳我都给你准备妥当了。”

    面对这种盛情难却的情况,江北然也只好拱拱手,上了车。

    毕竟玲珑坊这种重地,也不可能带着夏铃铛这样一个外人去,至于施凤兰,昨天玩了个通宵,这会儿还睡着呢。

    坐着车来到玲珑坊,江北然还未下车,就听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

    “玉!!!!!”

    这道声音是如此的魂牵梦绕,没谈过一段死去活来的感情,绝对发不出这样的声音。

    伴随着声音,江北然坐在车上远远的就看到柳薇宁狂奔而来。

    施弘方听到不禁笑道:“你走后,这丫头可是想死你了,人都瘦了一圈。”

    “她想的是我戒指中这块玉才是。”江北然笑着回答道。

    “哈哈哈,都一样,都一样。”

    随着车缓缓停下,江北然对直接扒上车门的柳薇宁说道:‘退后。’

    虽然想惨了鸿鹄玉,但对于大师的命令,柳薇宁还是听的,所以立即往后退了两步。

    将门打开,看着真瘦了不少的柳薇宁,江北然也是不禁摇摇头,从乾坤戒中拿出鸿鹄玉递给了她。

    “玉!”柳薇宁兴奋的大喊一声,小心翼翼的将鸿鹄玉接了过去。

    用脸猛蹭几下鸿鹄玉,柳薇宁一脸满足的喊道:“多谢大师。”

    看着柳薇宁这如痴如醉的样子,在联想到煞气被鸿鹄玉镇住的林榆雁。

    ‘怕不是这丫头身体里也有什么妖邪作祟。’

    走进恒雅斋,江北然跟着施弘方来到了二楼,并见到了施弘方口中近日一直心情欠佳的高兰雯。

    要说美女伤心起来的确是别有韵味,也难怪当年西施捧个心都能被当做典故流传下来。

    此刻的高兰雯似乎在为什么事烦心,所以就连三个人走上来了都没发现,还坐在那蹙眉思考。

    这看的施弘方那叫一个心疼,但却又被这份别样的美吸引的神魂颠倒。

    蹭着玉的柳薇宁也没忘记正事,一路小跑到高兰雯旁边附身在她耳边小声道:“师父,大师来啦。”

    高兰雯听完先是一愣,接着立马惊讶的回过头,正看到和施弘方并排而立的江北然。

    “大师?你何时回来的?”高兰雯喊道。

    “是施府主叫我来的,他说你似乎在阵法上似乎有不少困惑之处。”

    高兰雯听完不禁看向施弘方道:“施府主有心了。”

    听着高兰雯感激的话语,施弘方瞬间在心里给江北然竖了一万次大拇指。

    这也太上道了!

    在心里美滋滋了一番后,施弘方拱手道:“高馆长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

    跟施弘方客气完,高兰雯拿起一本册子来到江北然面前道:“大师,我这有好几处问题想要请教。”

    江北然拿过册子翻了两页,皱眉道:“这些不都是我跟你讲过的?”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它们排列在一起的意思。”

    “好罢,那今日我就再与你说一次。”

    一旁施弘方看着江北然为人师表的样子,心里一边暗自赞叹他即使见到了高馆长这等角色也依然能保持严肃,一边想着就这态度,恐怕是这辈子都娶不到媳妇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