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八章 烫手山芋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陆凝香新的一轮描述中,江北然有些不知道该委婉一点说她天真,还是直接一点说她就是傻。

    在陆凝香的口中,那个奶妈从小看着她长大,给予了她最多的关怀。

    但这些都不重要。

    她竟然相信一个奶妈可以想出办法将她送出宫,即使她强调了两次她的奶妈在宫中人脉一直很广。

    但问题在于现在这个宫中,哪里还是曾经那个宫中?

    公主,时代变了啊。

    当年你还是宫中高高在上的公主呢,现在只是个被软禁的阶下囚而已,能比吗?

    但不管江北然怎么吐槽,之前的陆凝香对这一切都是深信不疑的,她相信是奶妈拼了性命将她送出了宫外,直到那天江北然告诉她她身上的那个香囊有问题。

    可以说陆凝香直到现在都不愿意相信是这个香囊导致一直有人能找到她,可事实却的确是当香囊被取走后,她的行踪就再也没这么容易被发现了。

    而她不愿意相信的理由,自然是因为这个香囊是奶妈临走时送给她的,说是庙里求来的,能保她平安。

    在聊这些时,陆凝香的情绪一直很低落,因为连这个世界上她最信任的人都骗了她,那她以后又该去相信谁呢……

    一秒记住.42zw.

    “所以你的奶妈也知道你知道你父皇的宝库在哪?”

    陆凝香听完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是的,所以当那个香囊被先生你拿走时我才知道为什么只有我才能逃出宫中,他们只是想让我帮他们去找我父皇宝库的位置而已。”

    江北然听完却是摇摇头:“你也把你那些叔叔婶婶看的太低了。”

    陆凝香听完眨了眨眼,有些不解的问道:“难道……不是吗?”

    往又烧开了的锅里扔了点草药,江北然重新盖上锅盖后说道:“你觉得你的嘴能有多严?”

    听明白先生话语里意思的陆凝香握拳道:“虽然宗门完全变了……但他们还不至于严刑拷打我。”

    “现在他们的确有可能腾不出手来,但等到一切尘埃落定后,你觉得他们还会对你这么温柔吗?而且想要从你嘴里套出话来,远不止严刑拷打这一种方法可以用。”

    “那……那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把我放出来的?”

    “原因可以有很多,首先你那位父皇只是失踪对吧?”

    陆凝香听完表情一下又黯淡了许多,“虽说是失踪,但我觉得父皇如果活着,一定不会不管我们的。”

    陆凝香的言下之意很简单,虽然她口中说着父皇是失踪,但心里已经认定他肯定已经出事了。

    “唉。”江北然一拍脑门,“我说你就不能想你父皇点好?”

    听完这句,陆凝香下意识的还想再反驳两句,但很快就惊讶的抬起头道:“先生您觉得我父皇还没死?”

    “要是你的父皇真死了,你觉得你们一家还能那么安稳的被软禁在皇宫里?”

    “这……”陆凝香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但紧接着她又说道:“但自从我胞弟登基之后,宗门里不少人都表现出了欲除之而后快的……”

    不等陆凝香说完,江北然就打断他道:“那你弟弟现在还坐在皇位上吗?”

    “嗯。”

    “那不就对了,你都说了他们也只敢想想,并没有真的动手,那你觉得他们不敢动手的原因是什么呢?”

    陆凝香听完顿时双眼放光:“因为他们还不确定父皇究竟有没有死!”

    “嗯,总算还没笨死。”

    “我……”被说笨的陆凝香想要反驳,但一想到自己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就又把头低了下去,不过一想到父皇可能还没死,她的心情一下就好转了很多。

    这时江北然将锅盖掀开,舀了一碗有些泛黑的药汤递向陆凝香道:“把这碗药喝了,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是很差。”

    江北然之所以想帮陆凝香,除了觉得这是系统的选择外,还有就是因为这位公主的确有着一颗十分善良的心。

    她的身体情况糟糕成现在这样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熬成的,她估计在这山间躲躲藏藏的已经过了一周,但就在这样的绝境之中,她还是熬到实在熬不下去了才向自己求助。

    这就如同上次她深夜悄悄离开一样,如果可以的话,这位公主是真的不想把他卷入这很有可能会粉身碎骨的麻烦之中。

    “谢谢。”接过先生递来的药汤,陆凝香先是稍微抿了一口,接着眉头就瞬间挤到了一起。

    她从小就最怕喝药,每次都是奶妈带着十几个宫女轮番上阵一起哄,但此刻回想起那些原本温馨的场景,陆凝香却是一点笑意都没。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猛地就将一碗药汤全部喝下了肚。

    药还是那么的苦,但和她这段时间的经历比起来,就完全算不上什么了。

    “多谢先生。”陆凝香将碗递回给先生说道。

    拿过碗,江北然接着刚才那个问题说道:“他们之所以放你出来,目的应该有几个,靠你找到你父皇的宝库算一个,但对他们来说这应该是可有可无的一个目的,他们真正想要看看你们家究竟有没有为这样的情况做过什么后手准备。”

    “后手……准备?”陆凝香有些疑惑的问道。

    “正如你所说,你父皇在位十六年,为自己万一出事那天做些后手准备再正常不过,所以你那些叔叔伯伯应该就是想从你身上先看看这样的后手准备存不存在。”

    “但现在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不存在什么后手准备了。”

    “确实没有……”陆凝香摇了摇头。

    “那再来就是拿你来把你那位父皇钓出来了,你们宗门那些人很有可能认为你的父皇还躲在暗处,所以想试试能不能用你这个饵把他钓出来。”

    “但事实证明,这一条路他们也没走通。另外还有很多其他可能性,只是随着你的香囊被我动过手脚后,他们都没法实现了。”

    “先生……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陆凝香虽然知道了自己能够逃出来的原因,但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她现在需要的事一个办法,一个能够保全她所有家人的办法。

    怎么办?

    江北然自然不可能自己去帮她,毕竟他可不打算和整个饧国最强的宗门作对。

    而除了自己之外,江北然剩下的选项也就只有去找闫光庆了,不管强弱,他认识的饧国地头蛇就这么一个。

    ‘但这么个烫手山芋……闫光庆肯不肯接呢。’

    思考了片刻,江北然就决定不想了,反正他也没有其他选择,不如直接问了再说。

    于是他直接拿出符纸写了一张拜帖,折成纸鸢放飞了出去。

    拜帖里江北然并没有写提起陆凝香,毕竟这么大的事,还是当面聊比较好。

    过了没多久,就有一只纸鸢飞回了江北然手中,是闫宗主回寄给他的,上面字数不多,但态度确实极为热情,整张纸突出一个。

    这让江北然不禁回忆起了一个每周末都会无比期盼自己去他家里玩游戏的同学。

    毕竟一个人玩游戏怎么可能比两个人快乐呢。

    而现在的闫光庆就很像一个等待“玩伴”的网瘾少年,万分期待着江北然再去跟他好好一起好好研究一下阵法。

    将信纸收入乾坤戒,江北然先是从乾坤戒中拿了一些干粮和水放在篝火旁,然后对陆凝香说道:“这个山洞很安全,你就在这先待着吧,我出去一趟。”

    接着不等陆凝香提问,江北然便消失在了原地。

    “哎!”

    陆凝香起身想去抓,却是扑了个空。

    收回手,看着重新变的空荡荡,却又温暖许多的山洞,陆凝香重新坐回篝火前,闭眼祷告起来。

    另一边,回到飞府中的江北然朝着乾天宗的方向飞了过去。

    所谓计划赶不上变化,江北然原本是打算待在曾国好好调查一下古墟那个异兽大本营,顺便再去安排一下曲阳泽的,但刚要出发,就收到了陆凝香的求救信号。

    在了解到陆凝香的情况后江北然也知道事情不能再往下拖,便戴上了曲阳泽一起回到了饧国。

    另外不得不说,如果没有施凤兰的飞府在,他还真没办法如此来去自如。

    盏茶不到的时间,飞府已经停在了乾天宗的上空。

    接着在完成常规的通报之后,江北然带着夏铃铛顺利来到了宗主府所在的盘棱峰。

    ————————————————————————————————————

    “嗯。”

    “那不就对了,你都说了他们也只敢想想,并没有真的动手,那你觉得他们不敢动手的原因是什么呢?”

    陆凝香听完顿时双眼放光:“因为他们还不确定父皇究竟有没有死!”

    “嗯,总算还没笨死。”

    “我……”被说笨的陆凝香想要反驳,但一想到自己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没想明白,就又把头低了下去,不过一想到父皇可能还没死,她的心情一下就好转了很多。

    这时江北然将锅盖掀开,舀了一碗有些泛黑的药汤递向陆凝香道:“把这碗药喝了,你现在的身体情况还是很差。”

    江北然之所以想帮陆凝香,除了觉得这是系统的选择外,还有就是因为这位公主的确有着一颗十分善良的心。

    她的身体情况糟糕成现在这样绝对不是一天两天可以熬成的,她估计在这山间躲躲藏藏的已经过了一周,但就在这样的绝境之中,她还是熬到实在熬不下去了才向自己求助。

    这就如同上次她深夜悄悄离开一样,如果可以的话,这位公主是真的不想把他卷入这很有可能会粉身碎骨的麻烦之中。

    “谢谢。”接过先生递来的药汤,陆凝香先是稍微抿了一口,接着眉头就瞬间挤到了一起。

    她从小就最怕喝药,每次都是奶妈带着十几个宫女轮番上阵一起哄,但此刻回想起那些原本温馨的场景,陆凝香却是一点笑意都没。

    只见她深吸一口气,猛地就将一碗药汤全部喝下了肚。

    药还是那么的苦,但和她这段时间的经历比起来,就完全算不上什么了。

    “多谢先生。”陆凝香将碗递回给先生说道。

    拿过碗,江北然接着刚才那个问题说道:“他们之所以放你出来,目的应该有几个,靠你找到你父皇的宝库算一个,但对他们来说这应该是可有可无的一个目的,他们真正想要看看你们家究竟有没有为这样的情况做过什么后手准备。”

    “后手……准备?”陆凝香有些疑惑的问道。

    “正如你所说,你父皇在位十六年,为自己万一出事那天做些后手准备再正常不过,所以你那些叔叔伯伯应该就是想从你身上先看看这样的后手准备存不存在。”

    “但现在看你的样子,应该是不存在什么后手准备了。”

    “确实没有……”陆凝香摇了摇头。

    “那再来就是拿你来把你那位父皇钓出来了,你们宗门那些人很有可能认为你的父皇还躲在暗处,所以想试试能不能用你这个饵把他钓出来。”

    “但事实证明,这一条路他们也没走通。另外还有很多其他可能性,只是随着你的香囊被我动过手脚后,他们都没法实现了。”

    “先生……那我现在该怎么办?”

    陆凝香虽然知道了自己能够逃出来的原因,但这对她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她现在需要的事一个办法,一个能够保全她所有家人的办法。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