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六十五章 坚定信念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在曲阳泽结茧后的第十四天,茧终于出现了变化,它开始不定期的震动,并出现了一些小的裂纹。

    这些变化都代表着曲阳泽即将破茧而出。

    “小北然,小北然,它刚才又跳了一下!”围在蚕茧旁边观察的施凤兰大声喊道,表达着对未知事物的兴奋。

    不过江北然并没有理她,因为此刻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谱写着一段让人哀伤的乐谱。

    比起让目标熟睡来,用音乐来调动目标七情六欲是更高一阶的演奏。

    为此江北然需要更好的曲目,而比起现有的曲目来,江北然认为自己谱写出来的曲子要更胜一筹。

    泼墨挥毫间,又谱写一节工尺谱的江北然抬头发现夏铃铛正站在一旁,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汇报。

    “怎么了?”江北然问道。

    “主人家,朱大哥在门口想要拜访您。”

    ‘这花的时间可真够久的。’

    “你去告诉他,我正在忙,让他等着吧。”

    记住m.42zw.

    “是。”夏铃铛应了一声,退到了洞外。

    洞外朱商震一见到夏铃铛出来,立马行礼道:“劳烦了。”

    夏铃铛听完连忙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主人家正在忙,他让您再等会儿。”

    “多谢。”朱商震感激的拱手道。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黑袍前辈在他心中的形象越发高大。

    除了手下能够骑着暗冥穷奇到处跑之外,朱商震还发现黑袍前辈有着“魔音贯耳”的本事。

    在第一次听到那优美的琴声时,朱商震便在心中大加赞叹这琴声只应天上有,凡夫俗子绝不可能弹出如此绝美的曲调来。

    因此朱商震瞬间就认定这一定是黑袍前辈在弹奏。

    后来到第三天时,虽然前辈弹的仍是同一首曲子,但朱商震却还是听的摇头晃脑,只是晃着晃着……就睡着了。

    做完一个美梦醒来的朱商震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并再次感慨前辈的琴技之高超,简直如同仙人一般。

    可当后来连续几日他都在这美妙的琴声中睡着时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就算想在乐声中保持清醒也很难做到,稍微一不留神,再睁开眼时就已经是夜里了。

    之后连续数次都是这样,直到前两日他运起玄气强打精神,才终于勉强撑着没睡着,可当他下到一层时,却发现大厅里已经睡了一大片异兽。

    鼾声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从那一刻,朱商震就确定了。

    黑袍前辈还是一名实力极强的玄乐师。

    至此,朱商震已经完全被这位神秘的黑袍前辈给折服了。

    修为上,他能够将八及阶的凶手穷奇驯服成宠物。

    玄艺上,阵法、御兽和玄乐都有着极深的造诣,绝对是个中翘楚的那种。

    如此一位大人物,他以前竟从未曾听说过,实乃不该。

    ‘莫非是邻国的顶尖强者?’

    朱商震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毕竟他在曾国做了这么久的散修,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多多少少都了解过一些,不然自己撞上了铁板都不知道。

    就这样反复思考了几天几夜,朱商震更加坚定了自己拜入黑袍前辈门下的决心。

    这不仅仅是因为黑袍前辈那令人敬畏的强大,更是因为他很信命。

    他这一路走来,不管再危险的绝境他都能化险为夷,这让他一直认为老天爷十分眷顾他。

    这一次他又身陷险境,所以就顺势把救下他的黑袍前辈当做了上天的旨意,以后只要入了这位前辈的门下,他的修炼生涯一定能迎来新的高峰。

    坚定了这一想法后,朱商震要做的就是全力争取了,之前两次自己的表现都极其糟糕,可以说在黑袍老者那丢光了印象分,如果想挽回的话,他就必须用心到极点才行。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夜里,朱商震终于等到了那个久违的身影。

    “希望你这次不会再让我失望了。”

    听到黑袍前辈开口的第一句话,朱商震的心就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果然前两次前辈对我的印象都是极差啊……’

    叹了口口水,朱商震强作镇定回答道:“晚辈愚钝,还请前辈见谅。”

    “所以你这次找我打算说些什么。”

    “噗通”一声,朱商震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开口道:“晚辈朱商震,徽州东德郡青安县人士,父亲乃是本地父母官,母亲乃是一介布衣,晚辈三岁习武,五岁练气,八岁走上散修之路,一路上诸多机遇与坎坷才造就了现在的我。”

    朱商震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双手捧向黑袍前辈说道:“这里面有着我生平遇到的所有机缘以及认识的许多宗门好友,请前辈过目。”

    ‘哦?还学会自己写简历了,不错不错。’

    用欣慰的目光看了朱商震一眼,江北然接过册子翻开看了眼。

    这一翻,虽然只是略着看了几眼,江北然却已经能从这字里行间感受到这个散修的经历有多坎坷。

    但与之相伴的,也是多到让江北然都有些眼花缭乱的机遇。

    ‘他娘的……这气运绝对是主角级的啊,每逢绝境都能逢凶化吉,简直离谱。’

    但从朱商震的出生和家庭来看,他又不像是一个主角。

    太顺了,一辈子没有仇也没有恨的,哪里当的起“主角”这两个字。

    等江北然将册子合上,就看到朱商震又递上了数枚乾坤戒说道:“这是晚辈在各处神秘之地中搜集来的稀有宝物,还请前辈笑纳。”

    江北然也没客气,伸手就将乾坤戒指接了过来。

    在将神识注入乾坤戒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啊这个乾坤戒本事就很不简单,不仅储存空间巨大,而且内部竟然还蕴含着一定的灵气。

    这就代表着存在这个乾坤戒中物品竟然还能得到灵气的熏陶,简直高级的不要不要的。

    ‘好家伙……宝贝确实不少啊。’

    只是随意观测一下,江北然就发现这乾坤戒中的宝贝相当之多,甚至可以说多的有些离谱。

    甚至有不少都是珍奇谱上前百的存在,而且还是连号的。

    作为一个散修,能收集来如此多的宝物,就已经足以证明他那项天赋的强大了。

    ————————————————————————————————————

    不过江北然并没有理她,因为此刻他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谱写着一段让人哀伤的乐谱。

    比起让目标熟睡来,用音乐来调动目标七情六欲是更高一阶的演奏。

    为此江北然需要更好的曲目,而比起现有的曲目来,江北然认为自己谱写出来的曲子要更胜一筹。

    泼墨挥毫间,又谱写一节工尺谱的江北然抬头发现夏铃铛正站在一旁,似乎有什么事情想要汇报。

    “怎么了?”江北然问道。

    “主人家,朱大哥在门口想要拜访您。”

    ‘这花的时间可真够久的。’

    “你去告诉他,我正在忙,让他等着吧。”

    “是。”夏铃铛应了一声,退到了洞外。

    洞外朱商震一见到夏铃铛出来,立马行礼道:“劳烦了。”

    夏铃铛听完连忙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主人家正在忙,他让您再等会儿。”

    “多谢。”朱商震感激的拱手道。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黑袍前辈在他心中的形象越发高大。

    除了手下能够骑着暗冥穷奇到处跑之外,朱商震还发现黑袍前辈有着“魔音贯耳”的本事。

    在第一次听到那优美的琴声时,朱商震便在心中大加赞叹这琴声只应天上有,凡夫俗子绝不可能弹出如此绝美的曲调来。

    因此朱商震瞬间就认定这一定是黑袍前辈在弹奏。

    后来到第三天时,虽然前辈弹的仍是同一首曲子,但朱商震却还是听的摇头晃脑,只是晃着晃着……就睡着了。

    做完一个美梦醒来的朱商震并没有感觉到任何异样,并再次感慨前辈的琴技之高超,简直如同仙人一般。

    可当后来连续几日他都在这美妙的琴声中睡着时就开始觉得不对劲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就算想在乐声中保持清醒也很难做到,稍微一不留神,再睁开眼时就已经是夜里了。

    之后连续数次都是这样,直到前两日他运起玄气强打精神,才终于勉强撑着没睡着,可当他下到一层时,却发现大厅里已经睡了一大片异兽。

    鼾声那叫一个此起彼伏。

    从那一刻,朱商震就确定了。

    黑袍前辈还是一名实力极强的玄乐师。

    至此,朱商震已经完全被这位神秘的黑袍前辈给折服了。

    修为上,他能够将八及阶的凶手穷奇驯服成宠物。

    玄艺上,阵法、御兽和玄乐都有着极深的造诣,绝对是个中翘楚的那种。

    如此一位大人物,他以前竟从未曾听说过,实乃不该。

    ‘莫非是邻国的顶尖强者?’

    朱商震想来想去,也就只有这个可能,毕竟他在曾国做了这么久的散修,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多多少少都了解过一些,不然自己撞上了铁板都不知道。

    就这样反复思考了几天几夜,朱商震更加坚定了自己拜入黑袍前辈门下的决心。

    这不仅仅是因为黑袍前辈那令人敬畏的强大,更是因为他很信命。

    他这一路走来,不管再危险的绝境他都能化险为夷,这让他一直认为老天爷十分眷顾他。

    这一次他又身陷险境,所以就顺势把救下他的黑袍前辈当做了上天的旨意,以后只要入了这位前辈的门下,他的修炼生涯一定能迎来新的高峰。

    坚定了这一想法后,朱商震要做的就是全力争取了,之前两次自己的表现都极其糟糕,可以说在黑袍老者那丢光了印象分,如果想挽回的话,他就必须用心到极点才行。

    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到了夜里,朱商震终于等到了那个久违的身影。

    “希望你这次不会再让我失望了。”

    听到黑袍前辈开口的第一句话,朱商震的心就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果然前两次前辈对我的印象都是极差啊……’

    叹了口口水,朱商震强作镇定回答道:“晚辈愚钝,还请前辈见谅。”

    “所以你这次找我打算说些什么。”

    “噗通”一声,朱商震直接双膝跪在了地上开口道:“晚辈朱商震,徽州东德郡青安县人士,父亲乃是本地父母官,母亲乃是一介布衣,晚辈三岁习武,五岁练气,八岁走上散修之路,一路上诸多机遇与坎坷才造就了现在的我。”

    朱商震说完从怀中拿出一本册子双手捧向黑袍前辈说道:“这里面有着我生平遇到的所有机缘以及认识的许多宗门好友,请前辈过目。”

    ‘哦?还学会自己写简历了,不错不错。’

    用欣慰的目光看了朱商震一眼,江北然接过册子翻开看了眼。

    这一翻,虽然只是略着看了几眼,江北然却已经能从这字里行间感受到这个散修的经历有多坎坷。

    但与之相伴的,也是多到让江北然都有些眼花缭乱的机遇。

    ‘他娘的……这气运绝对是主角级的啊,每逢绝境都能逢凶化吉,简直离谱。’

    但从朱商震的出生和家庭来看,他又不像是一个主角。

    太顺了,一辈子没有仇也没有恨的,哪里当的起“主角”这两个字。

    等江北然将册子合上,就看到朱商震又递上了数枚乾坤戒说道:“这是晚辈在各处神秘之地中搜集来的稀有宝物,还请前辈笑纳。”

    江北然也没客气,伸手就将乾坤戒指接了过来。

    在将神识注入乾坤戒的那一瞬间,他就发现啊这个乾坤戒本事就很不简单,不仅储存空间巨大,而且内部竟然还蕴含着一定的灵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