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四十九章 选拔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不该对师兄抱有这种奇怪的期待……’

    暗自叹息一句,方秋瑶将一个雪浪石瓶从乾坤戒中拿出来递向江北然道:“师兄,这次真的非常感谢您出手相助,我代表我们全家向您表示感谢。”

    “不必行此大礼,毕竟我也不是白帮你的。”江北然说完将瓶子接了过来。

    见师兄拿起雪浪石瓶晃了晃,方秋瑶开口解释道:“师兄,这大乘秘水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宝物,虽然祖宗规定一代只能用一滴,但用到我们这一辈,也就只剩下这点了。”

    “一滴?”江北然有些好奇的看了方秋瑶一眼,“怎么用的?”

    “兑水用,一滴大乘秘水可以让一池子的水都具有一点它的特性,然后再用这种水去浇灌药田时就会出现品质非常高的药材。”

    “……”

    江北然听完一阵沉默,也不知道该说他们家是节约还是浪费。

    不过作为一个小家族,能在奇珍谱上排行四十五的宝物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这就像是一个中年人无意间获得了一台超算电脑,但结果用它来玩扫雷一样。

    甚至玩的时候还感慨了一句。

    记住m.42zw.

    “超算就是超算,玩起来完全不卡。”

    什么叫暴殄天物?这就是暴殄天物。

    按照珍奇谱所记载,大乘秘水的作用是可以让具有灵气之物“死而复生”。

    比如一件法宝在战斗时被人彻底损毁,这种情况下修是基本不可能修好了,但如果用大乘秘水的话,就可以让法宝自己重新活过来。

    另外还有各种枯萎的灵药、碎裂的宝玉、碎裂的宝衣等等,只要具有灵性,就都能用大乘秘水来让它复活。

    所以像方家这样稀释大乘秘水的灵力来浇灌药田这种做法,江北然虽然觉得是很浪费,但也许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最适合的用法了。

    估计他们祖上也是运气爆表,无意间得到了一些大乘秘水,又不敢拿出去卖,不然肯定分分钟被杀人夺宝。

    所以最后才出此下策,让大乘秘水产生对他来说最高的价值。

    不过经过这件事,大乘秘水虽然被他取走,但肯定给方家带去了远超之前用来灌溉药田的价值。

    毕竟只要那荀家还不傻,在被自家宗主点名批评时肯定会给出大量赔偿,不然他们连自己心里那一关都过不了。

    将大乘秘水收入乾坤戒,江北然转头看到柳子衿和虞家三姐妹都已经站在亭子外往里偷瞄了。

    “过来。”江北然朝着她们四人招手道。

    “是!”四人立即答应一声,走过来和方秋瑶站成了一排。

    “这是你们一起谱的曲?”

    柳子衿和虞家三姐妹听完连连摇头,然后同时指向方秋瑶说道:“整首曲子都是秋瑶谱的。”

    方秋瑶听完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说道:“谱的不好……还请师兄多包涵。”

    “谦虚就不必了。”摆摆手,江北然走到旁边坐下,“我想听听你们分别演奏一遍刚才那首曲子,就从方秋瑶你开始吧。”

    五人听完纷纷眨巴起了眼睛,但很快就都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看来师兄是真的很喜欢这次的合奏!’

    欣喜之下,柳子衿立即拉着虞家三姐妹她们站到了一旁,把“舞台”留给方秋瑶一个人。

    “呼……”

    深吸一口气,方秋瑶将挂在腰间的唢呐取了下来,看着师兄问道:“我可以开始了吗?”

    “嗯,开始吧。”江北然点头道。

    等到那极具穿透力的声音响起,江北然便开始认真的感受,不过他感受的并不是唢呐的技巧,而是刚才能让他都感觉到心潮澎湃的。

    然而等到一曲吹完,江北然虽然觉得方秋瑶吹的是很不错,但也就仅此而已了,这一次他别说心潮澎湃,甚至可以说是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吃席。

    这着实让江北然有些意外,毕竟刚才那场合奏中,唢呐时妥妥的主角,而且也是它响起后铃铛才开始情不自禁的。

    但这一次,站在他旁边的夏铃铛虽然也露出了喜悦的神色,但和刚才脸颊潮红比起来实在差远了。

    “不错。”朝着方秋瑶点点头,江北然又看向另外四人道:“下一个。”

    “二姐……我有些紧张。”抱着瑶琴的虞归淼看向虞归沝说道。

    “我……我也有点。”

    明明不是什么考校,但虞归沝却觉得在师兄面前演奏这件事十分重要,重要到她腿肚子都有点打颤。

    “大姐……你呢。”虞归沝看向虞归水道。

    “咕嘟……”虞归水直接咽了一大口口水,“嗯……紧张,我甚至已经有点忘记曲子该怎么拉了……”

    看着紧张无比的三人,柳子衿抱起她的红花梨琵琶道:“那我先去吧,你们再好好准备准备。”

    “谢谢子衿姐。”三姐妹同时喊道。

    “客气什么。”柳子衿说完抱着琵琶来到了江北然面前坐下。

    抬起头,柳子衿刚要询问可不可以开始,就对上了师兄审视的视线。

    “嘶……”

    柳子衿倒抽一口凉气,按上琵琶的手指也有些颤抖了起来。

    ‘师兄……在用好严厉的目光看着我,这目光……好炙热。’

    看着柳子衿迟迟不作反应,江北然便直接开口道:“开始你的弹奏。”

    “是……”

    听到师兄声音后回过神来的柳子衿长舒一口气。

    ‘冷静……我要冷静。’

    接着便开始拨弄起了琴弦。

    刚开始还好,但在意识到师兄一直紧紧盯着自己时,柳子衿的手又是止不住的颤抖了起来,导致好几个音都弹错了。

    “停下。”发现柳子衿越弹越乱的江北然喊道。

    柳子衿听完立即松开了按在弦上的手,接着还不等她开口,江北然就先蹙眉道:“怎么回事,刚才你弹的可没这么烂。”

    “嘶!!!”

    ‘这么烂……这么烂……这么烂……’

    这三个字一遍又一遍的回荡在柳子衿心间,让她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用“烂”这个字来形容她的琴声,平日里就算她不小心弹错一个音,别人也只会当做没听见,甚至还用恭维的话语说她错的好。

    就算是她的老师也只会柔声安慰她,让她多练几遍。

    可就在今天……竟然有人用“烂”这个字来形容她的琵琶。

    再搭配上师兄那嫌弃的表情,柳子衿感觉自己几乎快要抱不住琵琶。

    ‘明明被师兄批评应该是一件伤心的事……可为什么……为什么我心跳的这么快呢。’

    而远处的虞家三姐妹则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原来子衿姐比我们还紧张。”

    “是啊,可她还是为了我们……”

    “呜呜呜,子衿姐为我们牺牲的真是太多了。”

    一阵感动后,虞归水拿起了自己的花梨弯脖二胡坚定道:“我去把子衿姐换下来。”

    然而她刚靠过去,就见子衿姐伸手拦住她道:“没……没关系,我可以的。”

    看着子衿姐微微颤抖的身躯,虞归水感动到无以复加,于是她仍旧迈着坚定地步伐来到了柳子衿面前道:“子衿姐,先让我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柳子衿这会儿哪里舍得离去,便继续摆手道:“我……我真的没关系。”

    但江北然听着柳子衿越发急促的喘息,还是摆手道:“你先下去再准备准备,让虞归水先来吧。”

    ‘又被师兄嫌弃了……’

    这熟悉的感觉让柳子衿简直欲罢不能。

    她好想再弹错一曲,让师兄的批评来的更猛烈一些,可是她又知道师兄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于是她只好强撑着站起身,对虞归水说道:“对不起,我没有……”

    “不!”虞归水用力的摇摇头,“子衿姐你已经很厉害了,我们都很感激你。”

    ——————————————————————————————————————

    ‘就不该对师兄抱有这种奇怪的期待……’

    暗自叹息一句,方秋瑶将一个雪浪石瓶从乾坤戒中拿出来递向江北然道:“师兄,这次真的非常感谢您出手相助,我代表我们全家向您表示感谢。”

    “不必行此大礼,毕竟我也不是白帮你的。”江北然说完将瓶子接了过来。

    见师兄拿起雪浪石瓶晃了晃,方秋瑶开口解释道:“师兄,这大乘秘水是我们家祖上传下来的宝物,虽然祖宗规定一代只能用一滴,但用到我们这一辈,也就只剩下这点了。”

    江北然听完一阵沉默,也不知道该说他们家是节约还是浪费。

    不过作为一个小家族,能在奇珍谱上排行四十五的宝物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这就像是一个中年人无意间获得了一台超算电脑,但结果用它来玩扫雷一样。

    甚至玩的时候还感慨了一句。

    “超算就是超算,玩起来完全不卡。”

    什么叫暴殄天物?这就是暴殄天物。

    按照珍奇谱所记载,大乘秘水的作用是可以让具有灵气之物“死而复生”。

    比如一件法宝在战斗时被人彻底损毁,这种情况下修是基本不可能修好了,但如果用大乘秘水的话,就可以让法宝自己重新活过来。

    另外还有各种枯萎的灵药、碎裂的宝玉、碎裂的宝衣等等,只要具有灵性,就都能用大乘秘水来让它复活。

    所以像方家这样稀释大乘秘水的灵力来浇灌药田这种做法,江北然虽然觉得是很浪费,但也许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最适合的用法了。

    估计他们祖上也是运气爆表,无意间得到了一些大乘秘水,又不敢拿出去卖,不然肯定分分钟被杀人夺宝。

    所以最后才出此下策,让大乘秘水产生对他来说最高的价值。

    不过经过这件事,大乘秘水虽然被他取走,但肯定给方家带去了远超之前用来灌溉药田的价值。

    毕竟只要那荀家还不傻,在被自家宗主点名批评时肯定会给出大量赔偿,不然他们连自己心里那一关都过不了。

    将大乘秘水收入乾坤戒,江北然转头看到柳子衿和虞家三姐妹都已经站在亭子外往里偷瞄了。

    “过来。”江北然朝着她们四人招手道。

    “是!”四人立即答应一声,走过来和方秋瑶站成了一排。

    “这是你们一起谱的曲?”物,虽然祖宗规定一代只能用一滴,但用到我们这一辈,也就只剩下这点了。”

    “一滴?”江北然有些好奇的看了方秋瑶一眼,“怎么用的?”

    “兑水用,一滴大乘秘水可以让一池子的水都具有一点它的特性,然后再用这种水去浇灌药田时就会出现品质非常高的药材。”

    “……”

    江北然听完一阵沉默,也不知道该说他们家是节约还是浪费。

    不过作为一个小家族,能在奇珍谱上排行四十五的宝物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有点大材小用了。

    这就像是一个中年人无意间获得了一台超算电脑,但结果用它来玩扫雷一样。

    甚至玩的时候还感慨了一句。

    “超算就是超算,玩起来完全不卡。”

    什么叫暴殄天物?这就是暴殄天物。

    按照珍奇谱所记载,大乘秘水的作用是可以让具有灵气之物“死而复生”。

    比如一件法宝在战斗时被人彻底损毁,这种情况下修是基本不可能修好了,但如果用大乘秘水的话,就可以让法宝自己重新活过来。

    另外还有各种枯萎的灵药、碎裂的宝玉、碎裂的宝衣等等,只要具有灵性,就都能用大乘秘水来让它复活。

    所以像方家这样稀释大乘秘水的灵力来浇灌药田这种做法,江北然虽然觉得是很浪费,但也许对他们来说,这已经是最适合的用法了。

    估计他们祖上也是运气爆表,无意间得到了一些大乘秘水,又不敢拿出去卖,不然肯定分分钟被杀人夺宝。

    所以最后才出此下策,让大乘秘水产生对他来说最高的价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