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二十七章 打狗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四百二十七章打狗促成施家和乾天宗合作这件事对于江北然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因为施家对他有需求,有需求就代表着他有价值,而且是相当高的价值。

    别的不说,就那位九品阵法师司徒志,整个施家除了他还有谁能接待?

    所以在他极具价值的情况下,促成一次合作实在算不上难。

    见江北然回答的如此果断,闫光庆对他的评价顿时又高了许多,也彻底相信了施家客卿这个位置必然是江北然凭本事坐上的。

    “痛快!”闫光庆猛地一拍扶手,起身道:“那便这么说定了,老夫在此等着你的好消息。”

    “那就请闫宗主静候佳音吧。”说完江北然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朝着闫光拱手道:“哦对,晚辈还有一件小事想要请闫宗主帮个忙。”

    此时的闫光庆心情大好,直接甩手道:“尽管说。”

    “说之前晚辈想先问个问题,那荀家可是为您办事的?”

    “没错,怎么,你和他们有过节?”

    “不不不。”江北然摇摇头,“只是晚辈有一师妹,姓方,名秋瑶,这孩子在修炼一事上专心的紧,实在是无心男女之事,只是那荀家二公子也是个痴情儿,三番五次的……”

    一秒记住.42zw.

    “行了。”听到这,闫光庆直接点了点头,“你的意思老夫明白了,放心就是。”

    虽然那荀家就只是个帮忙跑腿的附属家族,但就算再小,人家也是乾天宗养的狗。

    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所以江北然也只是很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荀家有条发情期的小狗需要管管了,打一顿意思意思就行了。

    见闫光庆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江北然也就点到为止,朝着闫光庆拱手道。

    “那就麻烦闫宗主了。”

    “区区小事而已,谈不上麻烦,北然可还有其他事?”

    “没有了,多谢闫宗主如此关照晚辈,晚辈感激不尽。”

    “客气客气,那老夫现在就安排人助你去寻那惊天焱。”说完闫光庆拍了两下手。

    “啪!”“啪!”两声过后,门外一名弟子打扮的少年走进来朝着闫光庆行礼道:“宗主。”

    “带这位贵宾去洛安堂休息,好生招待。”

    “是!”

    应了一声后,少年走到江北然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到:“尊客这边请。”

    点点头,江北然朝闫光庆拱手道:“多谢闫宗主款待。”

    “嗯,你先去休息会儿,老夫安排的人很快就会去寻你。”

    “好,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江北然说完跟着那少年朝着外面走去。

    就在厉伏城看着王大哥缓缓离去时,耳边突然响起了王大哥的传音入密。

    “等会儿你师父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必替我隐瞒。”

    厉伏城听完愣了愣,刚想问些什么,就看到师兄已经离开了中堂。

    “伏城啊。”

    听到师父唤自己名字,厉伏城连忙朝着师父行礼道:“是,师父。”

    “你对你这位大哥……了解多少?”

    在今天之前,闫光庆虽然觉得江北然这小娃娃挺有意思,但也就仅限于有意思,毕竟在这玄龙大陆上,一个修炼废材,又没什么特别的天赋,要不是分不清林婆卜卦卜到的究竟是谁,他恐怕连这点有意思都不会给。

    但当他看到自己徒儿送来的信上写着江北然想来面见他时,他一下就将晟国吞并梁国这件事和他联系了起来。

    明明他根本看不起无法修炼的人,却还是这么想了。

    如今事实证明他的直觉依旧像往常那般准确。

    这个江北然的确不简单,非常非常的不简单。

    要说晟国突然吞并梁国这件事和他无关,闫光庆是怎么也不会信的。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江北然竟然会是施家的客卿,这属实颠覆了他的许多看法。

    同时也开始真正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他曾经只是觉得有些意思的小娃娃。

    见王大哥刚走,师父就问起自己王大哥的事,厉伏城不禁感慨道。

    ‘王大哥果然是神机妙算啊……’

    感慨完,厉伏城朝着师父拱手回答道:“回禀师父,江大哥的确有着许多过人之处。”

    “哦?”闫光庆坐直身体,很是感兴趣的问道:“说来听听。”

    “例如徒儿的布阵之术,便是江大哥帮我启蒙的。”

    “他很会布阵?”

    “江大哥的布阵法究竟有多厉害,其实徒儿也不是很清楚,但绝对不低。”

    “有意思,好,在跟为师说说别的……”

    ……

    在这对师徒一问一答间,江北然已经来到了罗安堂休息。

    捧来一壶茶和一盘茶点,那少年朝着江北然行礼道:“请您在这稍事休息,若有事要吩咐,晃动您手边的铃铛就行,在下先告退了。”

    江北然听完点头道:“多谢。”

    等少年离去后,夏铃铛立即从江北然身后走出,拿起茶壶将茶杯倒满。

    “主人家请用茶。”

    “嗯。”点点头,江北然接过茶喝了一口,思考着闫光庆会派个什么样的得力助手来帮他。

    “铃铛,你练会儿功吧。”江北然放下茶杯说道。

    夏铃铛听完楞了一下,但还是立即应声道:“是,主人家。”

    江北然让夏铃铛练功到也不算是心血来潮,一来是这盘棱峰灵气真的很浓郁,肯定是极为适合练功的。

    二来是江北然想试试夏铃铛的奇遇会不会就在这。

    比如她一练功,就引来什么乾天宗老祖说她其实是个修炼奇才,只是哪哪被堵住了而已,然后“咔咔”一顿点血,瞬间就把夏铃铛从一个中庸之才变成天纵奇才。

    剧情扯不扯的不重要,江北然现在就想让夏铃铛赶紧有点事做做,不然这么一直跟着他也不是回事啊。

    随着夏铃铛盘腿坐下,江北然也随手拿出一本阵法书看了起来。

    ——————————————————————————————————————

    促成施家和乾天宗合作这件事对于江北然来说并不算什么难事。

    因为施家对他有需求,有需求就代表着他有价值,而且是相当高的价值。

    别的不说,就那位九品阵法师司徒志,整个施家除了他还有谁能接待?

    所以在他极具价值的情况下,促成一次合作实在算不上难。

    见江北然回答的如此果断,闫光庆对他的评价顿时又高了许多,也彻底相信了施家客卿这个位置必然是江北然凭本事坐上的。

    “痛快!”闫光庆猛地一拍扶手,起身道:“那便这么说定了,老夫在此等着你的好消息。”

    “那就请闫宗主静候佳音吧。”说完江北然仿佛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朝着闫光拱手道:“哦对,晚辈还有一件小事想要请闫宗主帮个忙。”

    此时的闫光庆心情大好,直接甩手道:“尽管说。”

    “说之前晚辈想先问个问题,那荀家可是为您办事的?”

    “没错,怎么,你和他们有过节?”

    “不不不。”江北然摇摇头,“只是晚辈有一师妹,姓方,名秋瑶,这孩子在修炼一事上专心的紧,实在是无心男女之事,只是那荀家二公子也是个痴情儿,三番五次的……”

    “行了。”听到这,闫光庆直接点了点头,“你的意思老夫明白了,放心就是。”

    虽然那荀家就只是个帮忙跑腿的附属家族,但就算再小,人家也是乾天宗养的狗。

    正所谓打狗还得看主人,所以江北然也只是很委婉的表达了一下荀家有条发情期的小狗需要管管了,打一顿意思意思就行了。

    见闫光庆已经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江北然也就点到为止,朝着闫光庆拱手道。

    “那就麻烦闫宗主了。”

    “区区小事而已,谈不上麻烦,北然可还有其他事?”

    “没有了,多谢闫宗主如此关照晚辈,晚辈感激不尽。”

    “客气客气,那老夫现在就安排人助你去寻那惊天焱。”说完闫光庆拍了两下手。

    “啪!”“啪!”两声过后,门外一名弟子打扮的少年走进来朝着闫光庆行礼道:“宗主。”

    “带这位贵宾去洛安堂休息,好生招待。”

    “是!”

    应了一声后,少年走到江北然面前做了个请的手势到:“尊客这边请。”

    点点头,江北然朝闫光庆拱手道:“多谢闫宗主款待。”

    “嗯,你先去休息会儿,老夫安排的人很快就会去寻你。”

    “好,那晚辈就先告辞了。”

    江北然说完跟着那少年朝着外面走去。

    就在厉伏城看着王大哥缓缓离去时,耳边突然响起了王大哥的传音入密。

    “等会儿你师父问你什么你就答什么,不必替我隐瞒。”

    厉伏城听完愣了愣,刚想问些什么,就看到师兄已经离开了中堂。

    “伏城啊。”

    听到师父唤自己名字,厉伏城连忙朝着师父行礼道:“是,师父。”

    “你对你这位大哥……了解多少?”

    在今天之前,闫光庆虽然觉得江北然这小娃娃挺有意思,但也就仅限于有意思,毕竟在这玄龙大陆上,一个修炼废材,又没什么特别的天赋,要不是分不清林婆卜卦卜到的究竟是谁,他恐怕连这点有意思都不会给。

    但当他看到自己徒儿送来的信上写着江北然想来面见他时,他一下就将晟国吞并梁国这件事和他联系了起来。

    明明他根本看不起无法修炼的人,却还是这么想了。

    如今事实证明他的直觉依旧像往常那般准确。

    这个江北然的确不简单,非常非常的不简单。

    要说晟国突然吞并梁国这件事和他无关,闫光庆是怎么也不会信的。

    但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江北然竟然会是施家的客卿,这属实颠覆了他的许多看法。

    同时也开始真正想要多了解一下这个他曾经只是觉得有些意思的小娃娃。

    见王大哥刚走,师父就问起自己王大哥的事,厉伏城不禁感慨道。

    ‘王大哥果然是神机妙算啊……’

    感慨完,厉伏城朝着师父拱手回答道:“回禀师父,江大哥的确有着许多过人之处。”

    “哦?”闫光庆坐直身体,很是感兴趣的问道:“说来听听。”

    “例如徒儿的布阵之术,便是江大哥帮我启蒙的。”

    “他很会布阵?”

    “江大哥的布阵法究竟有多厉害,其实徒儿也不是很清楚,但绝对不低。”

    “有意思,好,在跟为师说说别的……”

    ……

    在这对师徒一问一答间,江北然已经来到了罗安堂休息。

    捧来一壶茶和一盘茶点,那少年朝着江北然行礼道:“请您在这稍事休息,若有事要吩咐,晃动您手边的铃铛就行,在下先告退了。”

    江北然听完点头道:“多谢。”

    等少年离去后,夏铃铛立即从江北然身后走出,拿起茶壶将茶杯倒满。

    “主人家请用茶。”

    “嗯。”点点头,江北然接过茶喝了一口,思考着闫光庆会派个什么样的得力助手来帮他。

    “铃铛,你练会儿功吧。”江北然放下茶杯说道。

    夏铃铛听完楞了一下,但还是立即应声道:“是,主人家。”

    江北然让夏铃铛练功到也不算是心血来潮,一来是这盘棱峰灵气真的很浓郁,肯定是极为适合练功的。

    二来是江北然想试试夏铃铛的奇遇会不会就在这。

    比如她一练功,就引来什么乾天宗老祖说她其实是个修炼奇才,只是哪哪被堵住了而已,然后“咔咔”一顿点血,瞬间就把夏铃铛从一个中庸之才变成天纵奇才。

    剧情扯不扯的不重要,江北然现在就想让夏铃铛赶紧有点事做做,不然这么一直跟着他也不是回事啊。

    随着夏铃铛盘腿坐下,江北然也随手拿出一本阵法书看了起来。

    剧情扯不扯的不重要,江北然现在就想让夏铃铛赶紧有点事做做,不然这么一直跟着他也不是回事啊。

    随着夏铃铛盘腿坐下,江北然也随手拿出一本阵法书看了起来。啊。

    随着夏铃铛盘腿坐下,江北然也随手拿出一本阵法书看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