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十六章 臣服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四百十六章臣服在系统跳出选项的那一刻,江北然就知道它肯定是要自己跟这些人摊一部分牌,并顺势揽下大权。

    至于为什么系统要他这么做,江北然也很快就想通了。

    如今晟国吃下梁国,等于已经露出了自己的獠牙,这势必会引起尚饧两国的注意。

    以前晟梁两个小国安安静静在角落里“吃垃圾”时,那尚饧两国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要一下踩死这两国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情,没必要冒着被溅一身血或者被人从背后捅刀的风险去灭掉它们。

    可现在晟国一举吃掉梁国,就说明它有了争霸之心,继续放任成长的话,谁知道它下一个要吞并的目标是不是自己。

    而将敌人掐死在摇篮中永远是最省心的办法。

    所以江北然认为系统之所以会跳出这个提示,很有可能是因为尚饧两国已经在考虑要不要灭掉晟国这件事了。

    如果他再不及时站出来的话,晟国必然危矣。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种可能性,还有可能是如果江北然不站出来统一指挥的话,有可能这些首领中的某一个会放飞自我,惹到了什么不该惹的人或势力。

    不管怎么说,他必须站出来主持大局这一点是不会错的。

    并且到目前为止,他成为话事人的过程都还算顺利,在他将施家客卿的身份拍出来之后,整个议事厅就再次陷入了沉寂。

    一秒记住.42zw.

    唯一认出贤牌令的季青临虽然不知道如何辨别这腰牌的真伪,但他知道江北然绝没有胆子冒充施家客卿。

    要知道见牌如见人,冒充六国顶尖家族的人员在外面耀武扬威?几条命啊,敢这么玩啊。

    再者说,以他从师父口中的听来的那个江北然形象。

    那真是突出一个低调为主,保命为上。

    稍微带点风险的事情他都绝对不干。

    这样一个人突然跳出来要当晟国的话事人已经够让他惊讶的了,还要冒充施家客卿来当这个话事人?

    疯也不是这么疯的啊,路子实在太野了。

    ‘可他突然这么跳出来算什么意思呢……’季青临看看腰牌,又看看江北然,‘莫非……他在为他的下一个目标布局了?’

    季青临现在已经非常明白他们能这么轻松拿下梁国的原因就是这个江北然。

    那就说明他不仅有野心,而且还极有能力,如今实现了攻略梁国这个目标后,很有可能已经在谋划下一个地盘了。

    ‘得,本来就看不透这小子,现在是更加看不透了。’

    一通分析后,季青临发现自己压根不可能靠手头这点信息分析出江北然究竟想干嘛,索性往椅背上一靠,等着看后续还会怎么发展。

    殷江红则陷入了比季青临还要深的纠结之中。

    虽然他比在场所有人都更早知道江北然上头有人,也早就知道他远不是表面上看着这么简单。

    可这会儿他突然拍出一个六国顶级家族的客卿身份还是把他给拍懵了。

    毕竟六国对于他来说都算得上是一个十分遥远的存在,这会儿突然就被拉到眼前了,属实有点跨度太大。

    ‘到底什么样的高人,才能教出这样的妖孽来?’

    看着眼前面对六位玄宗,却泰然自若的江北然。

    殷江红不禁想起江北然第一次跟他摊牌时所说过的一句话。

    “让晟国成为玄龙大陆最强的国家!”

    他说过这是某位大能给他的试炼,而试炼的能容似乎是要让他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征服整个大陆。

    ‘但他又是怎么在没有修为的情况下成为玄圣家族客卿的呢?’

    殷江红虽没怎么接触过那些顶级家族,却知道想要成为那些顶级家族客卿的难度有多高。

    若不是天纵之才,又展现出了极强的潜力,是怎么也不可能成为施家客卿的。

    ‘难道他真的仅靠着智慧就让施家给了他客卿这个身份?’

    深吸一口气,殷江红沉声道:“本尊也投一票给江北然。”

    江北然听完不禁微微一笑,朝着殷江红拱手道:“多谢殷教主的支持。”

    “你会继续壮大晟国对吗?”殷江红正视江北然问道。

    “当然。”

    “既如此,以后你的决定,我都会鼎力相助。”

    殷江红说完重新坐回椅子上闭上了双眼。

    他之所以会做出这个决定自然不是一时冲动,因为从江北然成为皇帝那一天,自己与他谈论国家制度与发展时,殷江红就知道他和自己是一路人。

    而殷江红并没有忘记他的初心,他想要变强,想要登顶晟国,为的就是推翻这腐朽而又野蛮的国度,让普通人也能像人一样活着。

    这正是他创立魔教的初衷。

    而从江北然在庐临郡颁布的新政来看,整个郡的确在朝着他理想的方向发展,若是真有一天整个晟国,甚至整个玄龙大陆的平民都能像庐临郡的百姓一样安居乐业。

    那君临大陆的这个“君”不是他又有何妨?

    更何况殷江红对自己有多少能力非常清楚,曾经他连一个晟国都无法治理完善,又何谈什么整个大陆。

    但江北然不同,他有野心,更有能力。

    最起码从他现在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殷江红觉得他远比自己更有可能实现他们共同的那个理想。

    所以他决心试一试,眼前这个年轻人也许真的能替他实现这个他曾经觉得天方夜谭的梦想。

    在殷江红投出自己的那一票时。

    另外三个在沉思之人都投去了惊讶的眼神。

    季青临更是直接说道:“师父,我苦口婆心劝了您几十年,让您支持我的理念,让您支持我打造一个全新的晟国,您却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现在您竟然帮着一个外人!?”

    殷江红听罢睁开双眼,看着季青临说道:“为师在你身上看不到你能成功的希望。”

    “砰!”季青临拍着桌子猛地站了起来,“为何!”然后指向江北然道:“难道他就可以!?”

    “最起码为师认为他比你更有可能改变这个世道。”

    “好!”季青临突然爆喝一声,凝视着江北然说道:“我!澜州雷鹰教教主季青临!投你一票!不为别的,我就想看看我师父认同的人,究竟比我强在哪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季青临这突如其来的一票让江北然有些没想到,他本以为他唯一需要废点力说服的就是季青临,却不曾想他竟然就这样服了。

    ‘这对师徒的关系……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看到连季青临都选择了高人做晟国的话事人,孟思佩有些慌了。

    他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这位高人的全名叫什么,只是从殷教主高中知道他的名字是“北然。”

    ‘北然……好好听的名字哦,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孟思佩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只是代替万宗主来参加会议,如此重大之事,我必须回去与他商量之后才能给出答复。”

    孟思佩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两条选项。

    ‘嗯……从选项来看,要是这孟思佩不能现场做出决定的话,恐怕还会节外生枝啊。’

    选择了二,江北然瞪了她一眼道:“你是三岁小孩吗?”

    这话让在座所有人都楞了一下,连刚才置完气的季青临也有些懵。

    这口气两人明显是认识的,而且在两人之中,江北然明显是那个上位者。

    这一下季青临不禁自嘲,他本以为自己以后定然会改变整个晟国,并带着它走到更远的地方。

    结果自己地盘内有着这么一号狠人都不知道。

    ‘可笑,可笑啊……’

    而霍鸿飞则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在上次覆灭梁国的行动中,这位孟宗主可以说有着很大功劳,甚至说她是首功都完全没问题。

    从一开始他就知道那场月牙谷的“闹剧”是江大哥安排的,不然一个玄皇怎么可能做出此等蠢事。

    所以现在江北然用这种语气去训孟思佩他丝毫不会感到意外。

    因为孟思佩很明显就是江大哥的手下。

    孟思佩作为当事人,被训时只觉得浑身一颤,随即心里便是一阵委屈。

    “我……”

    不等孟思佩继续往下说,江北然直接打断她道:“你觉得万宗主为何让你作为他的代表前来这里?”

    ————————————————————————————————————

    而殷江红并没有忘记他的初心,他想要变强,想要登顶晟国,为的就是推翻这腐朽而又野蛮的国度,让普通人也能像人一样活着。

    这正是他创立魔教的初衷。

    而从江北然在庐临郡颁布的新政来看,整个郡的确在朝着他理想的方向发展,若是真有一天整个晟国,甚至整个玄龙大陆的平民都能像庐临郡的百姓一样安居乐业。

    那君临大陆的这个“君”不是他又有何妨?

    更何况殷江红对自己有多少能力非常清楚,曾经他连一个晟国都无法治理完善,又何谈什么整个大陆。

    但江北然不同,他有野心,更有能力。

    最起码从他现在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殷江红觉得他远比自己更有可能实现他们共同的那个理想。

    所以他决心试一试,眼前这个年轻人也许真的能替他实现这个他曾经觉得天方夜谭的梦想。

    在殷江红投出自己的那一票时。

    另外三个在沉思之人都投去了惊讶的眼神。

    季青临更是直接说道:“师父,我苦口婆心劝了您几十年,让您支持我的理念,让您支持我打造一个全新的晟国,您却从来都是不屑一顾,现在您竟然帮着一个外人!?”

    殷江红听罢睁开双眼,看着季青临说道:“为师在你身上看不到你能成功的希望。”

    “砰!”季青临拍着桌子猛地站了起来,“为何!”然后指向江北然道:“难道他就可以!?”

    “最起码为师认为他比你更有可能改变这个世道。”

    “好!”季青临突然爆喝一声,凝视着江北然说道:“我!澜州雷鹰教教主季青临!投你一票!不为别的,我就想看看我师父认同的人,究竟比我强在哪里!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季青临这突如其来的一票让江北然有些没想到,他本以为他唯一需要废点力说服的就是季青临,却不曾想他竟然就这样服了。

    ‘这对师徒的关系……还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看到连季青临都选择了高人做晟国的话事人,孟思佩有些慌了。

    他到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这位高人的全名叫什么,只是从殷教主高中知道他的名字是“北然。”

    ‘北然……好好听的名字哦,不对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孟思佩摇了摇头,开口道:“我只是代替万宗主来参加会议,如此重大之事,我必须回去与他商量之后才能给出答复。”

    孟思佩话音刚落,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两条选项。

    ‘嗯……从选项来看,要是这孟思佩不能现场做出决定的话,恐怕还会节外生枝啊。’

    选择了二,江北然瞪了她一眼道:“你是三岁小孩吗?”

    这话让在座所有人都楞了一下,连刚才置完气的季青临也有些懵。

    这口气两人明显是认识的,而且在两人之中,江北然明显是那个上位者。

    这一下季青临不禁自嘲,他本以为自己以后定然会改变整个晟国,并带着它走到更远的地方。

    结果自己地盘内有着这么一号狠人都不知道。

    ‘可笑,可笑啊……’

    而霍鸿飞则是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