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四百十四章 巨头会议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这小子,又不声不响的消失这么久,这刚弄下这梁国,事情多的很呢,哪都少不了你啊。”

    江北然刚走进殿内,就见到殷江红径直朝他走了过来,嘴里唠唠叨叨的一堆埋怨。

    朝着殷江红拱拱手,江北然喊道:“那真是辛苦殷教主了。”

    “那可是太辛苦了,你……”殷江红说着突然看向了江北然身后的夏铃铛,他本以为是宫里的哪个小婢女,但仔细一看,宫里哪会有长这么磕碜的,一时间好奇问道:“这姑娘是谁?”

    “夏铃铛,我的贴身侍女。”说完江北然又向夏铃铛介绍道:“这位是殷教主,晟国的中流砥柱,快喊人。”

    夏铃铛一听,连忙朝着殷江红鞠躬道:“奴婢见过殷教主”

    “你的贴身……侍女?”一时间,殷江红满脸的疑惑。

    绕着夏铃铛打量了一圈,殷江红突然把江北然拉到一边轻声道:“难怪你小子大的小的,嫩的熟的都不要,原来好这一口?”

    江北然懒得在这种毫无意义的问题上解释,直接换了个话题问道:“现在梁州的情况怎么样了?都纳入晟国版图了吗?”

    见江北然不聊“口味”这件事,颇感无趣的殷江红站直身体道:“哪有这么容易,这梁州本就如同蛮荒之地,管理混乱,虽然带头的几个是被我们逮住了,当想要让其与宗门都乖乖听话也不是这么容易的事。”

    “以殷教主的手段,那些宵小之辈又岂能翻出浪花来?”

    记住m.42zw.

    “别。”殷江红直接一摆手,“你可别一来就给我戴高帽,我摆不平的事儿多着呢,你这回来的也是赶巧,我们正打算开个会,你就留下来一起参加吧。”

    “这就不必了吧,我现在有什么名分能和殷教主你参加同一场会议?”

    “哎!”殷江红一指江北然,“你要这么说的话,我可让瑶儿把皇位还给你了啊,说好的只是代替你执政一段时间,你这直接跑没影了不说,真就啥事都不打算管了?”

    ‘啥?’

    这时候会突然跳出一个系统选项江北然是没想到的,开不开这会竟然这么重要?

    疑惑之中,江北然选择了而,点头道:“既然殷教主如此说了,那在下就任凭您安排吧。”

    ‘嗯?’殷江红听完一愣。

    ‘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听话了?’

    要知道在他还是个归心宗的小弟子时,殷江红就觉得自己无法把握这小子,后来随着他跟自己摊了牌,说明白他上头有人后,殷江红就觉得自己更加没法把握他了。

    刚才他这话也就是说着逗个趣儿,想不到这小子还真答应了。

    ‘这小子这一阵儿一阵儿的情况还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摸不透啊。’

    拍了拍脑门,殷江红说道:“要是你每次都能从善如流,我们晟国定然会蒸蒸日上啊,走走走,我先带你去麒麟殿坐会儿,他们该到的差不多也都到了。”

    走在前往休息厅的路上,江北然问道:“这个皇宫殷教主时打算留下了?”

    “皇宫?什么皇宫,这里叫宗府。”说完殷江红自己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这不换个名字还能接着用嘛,拆啊建的太劳民伤财,你不是最见不得这个。”

    “若是殷教主真能这么想,那晟国的百姓就真的有福了。”

    聊天间,三人很快便来到了金碧辉煌的麒麟殿。

    推开门,殷江红走进去的瞬间数道目光朝着他看了过来。

    见到是殷江红后刚准备将视线收回,就看到他后面还跟着两个。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就都变了,有惊喜的,有平稳的,也有……完全怔住的。

    “哦?北然回来了啊。”邰英纵笑吟吟的站起来朝着江北然答了声招呼。

    看到邰英纵在这,江北然就知道关十安肯定又在闭关,也不知道修为有没有更上一层楼。

    “见过邰左相。”江北然朝着邰英纵拱手道。

    向邰英纵打完招呼,江北然又看了看另外几道目光的主人。

    惊喜的已经打完招呼了,平稳的那个是霍鸿飞,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他一番,发现他竟然已经突破到了玄宗境。

    ‘好家伙……果然是赘婿模版的主角吗,这修为晋升速度也是够惊人的。’

    虽然江北然第一次见到霍鸿飞时就知道他已是玄皇巅峰,但想从玄皇巅峰突破到玄宗也绝非易事,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就直接晋升到了玄宗境,说明之前他应该是压制住了自己的修为才一直停留在玄皇巅峰。

    这霍鸿飞现在也就三十多而已,能在这岁数晋升玄宗,在晟国这一块绝对当得上天纵之才四个字了。

    同时既然他能坐在这个会议厅中,那也说明他大概率也已经不打算在藏下去了。

    不过也是,梁国都灭了,他还有啥好藏的。

    “哎,等等,这不就说明我有玄圣级的小弟了?惊喜来的如此突然?”

    虽然霍鸿飞也是个主角模版,但上次为了灭掉梁国,他朝着自己纳头就拜时系统可没跳出过任何选项。

    也就是说霍鸿飞现在就是他可以操控的棋子之一。

    而且还一下成为了他最强的一粒子。

    ‘美滴很,美滴很啊。’

    朝着霍鸿飞点点头,江北然又看向了那道完全怔住的目光。

    ‘哎呀,这傻妞也在这呢?’

    怔住的那道目光正是孟思佩,在看到江北然长相的那个瞬间她就完全懵了。

    ‘高人!?’

    不会错的,自从那次在地洞里被高人救了以后,孟思佩无时不刻不惦念着这位救命恩人,也时常会幻想自己再见到这位高人的场面。

    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了,她还是完全懵了。

    毕竟这实在太突然了!

    ‘不对……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呢?’

    见那人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回过头去,完全没有一点认识自己的意思,孟思佩顿时想着眼前这人是不是仅仅和那位高人长的像而已。

    ‘但这也实在太像了些……’

    江北然当然知道孟思佩认出了自己,毕竟自己那次在地洞内救她时自己没有做任何面部遮挡。

    但这也不能怪他,这孟思佩突然就从天而降,再加上系统也没跳啥选项,所以自己也就没注意。

    用余光又看了孟思佩一眼,看着她满脸纠结的样子,江北然估摸着她肯定在想自己只是和山洞里那位救了她的高人长得像而已。

    在江北然处理着各种信息时,殷江红则是环视了一圈说道:“呵,季教主这是还没来?好大的架子呀,是不是还得要本尊倒履相迎他才肯来?”

    殷江红话音刚落,就听到大门“砰”的一声被推开。

    “师父啊师父,咱这还真是孽缘,您这刚一挤兑我,就让我听着了,您说这尴尬不尴尬啊?”

    看了季青临一眼,殷江红笑道:“尴尬?本尊难道说错你了吗?”

    “您可真是老糊涂了,我来晚了还不是帮您办事去了。”季青临说完将一个乾坤戒抛向殷江红,“看看是不是您要找的东西。”

    殷江红伸手接住,用玄识探了一下乾坤戒后笑了。

    “呵,办事都是跟以前一样麻利。”

    “哎!您别岔开话题呀,现在您说您尴尬不尴尬?”

    “那不然如何,要为师在这给你道个歉?”

    “得得得,既然您都摆出师父的架子了,我可不想遭雷劈。”季青临说完突然朝江北然看了过去,“你怎么在这?师父他老人家领你来的?”

    “正是。”江北然点点头,朝着季青临拱了拱手,“见过季教主。”

    ——————————————————————————————————————

    要知道在他还是个归心宗的小弟子时,殷江红就觉得自己无法把握这小子,后来随着他跟自己摊了牌,说明白他上头有人后,殷江红就觉得自己更加没法把握他了。

    刚才他这话也就是说着逗个趣儿,想不到这小子还真答应了。

    ‘这小子这一阵儿一阵儿的情况还真是越来越严重了,摸不透啊。’

    拍了拍脑门,殷江红说道:“要是你每次都能从善如流,我们晟国定然会蒸蒸日上啊,走走走,我先带你去麒麟殿坐会儿,他们该到的差不多也都到了。”

    走在前往休息厅的路上,江北然问道:“这个皇宫殷教主时打算留下了?”

    “皇宫?什么皇宫,这里叫宗府。”说完殷江红自己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这不换个名字还能接着用嘛,拆啊建的太劳民伤财,你不是最见不得这个。”

    “若是殷教主真能这么想,那晟国的百姓就真的有福了。”

    聊天间,三人很快便来到了金碧辉煌的麒麟殿。

    推开门,殷江红走进去的瞬间数道目光朝着他看了过来。

    见到是殷江红后刚准备将视线收回,就看到他后面还跟着两个。

    这一下所有人的目光就都变了,有惊喜的,有平稳的,也有……完全怔住的。

    “哦?北然回来了啊。”邰英纵笑吟吟的站起来朝着江北然答了声招呼。

    看到邰英纵在这,江北然就知道关十安肯定又在闭关,也不知道修为有没有更上一层楼。

    “见过邰左相。”江北然朝着邰英纵拱手道。

    向邰英纵打完招呼,江北然又看了看另外几道目光的主人。

    惊喜的已经打完招呼了,平稳的那个是霍鸿飞,江北然用精神力检视了他一番,发现他竟然已经突破到了玄宗境。

    ‘好家伙……果然是赘婿模版的主角吗,这修为晋升速度也是够惊人的。’

    虽然江北然第一次见到霍鸿飞时就知道他已是玄皇巅峰,但想从玄皇巅峰突破到玄宗也绝非易事,这才几个月的时间,他就直接晋升到了玄宗境,说明之前他应该是压制住了自己的修为才一直停留在玄皇巅峰。

    这霍鸿飞现在也就三十多而已,能在这岁数晋升玄宗,在晟国这一块绝对当得上天纵之才四个字了。

    同时既然他能坐在这个会议厅中,那也说明他大概率也已经不打算在藏下去了。

    不过也是,梁国都灭了,他还有啥好藏的。

    “哎,等等,这不就说明我有玄圣级的小弟了?惊喜来的如此突然?”

    虽然霍鸿飞也是个主角模版,但上次为了灭掉梁国,他朝着自己纳头就拜时系统可没跳出过任何选项。

    也就是说霍鸿飞现在就是他可以操控的棋子之一。

    而且还一下成为了他最强的一粒子。

    ‘美滴很,美滴很啊。’

    朝着霍鸿飞点点头,江北然又看向了那道完全怔住的目光。

    ‘哎呀,这傻妞也在这呢?’

    怔住的那道目光正是孟思佩,在看到江北然长相的那个瞬间她就完全懵了。

    ‘高人!?’

    不会错的,自从那次在地洞里被高人救了以后,孟思佩无时不刻不惦念着这位救命恩人,也市场会幻想自己再见到这位高人的场面。

    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了,她还是完全懵了。

    毕竟这实在太突然了!

    ‘不对……也许只是长得像而已呢?’

    见那人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便回过头去,完全没有一点认识自己的意思,孟思佩顿时想着眼前这人是不是仅仅和那位高人长的像而已。

    ‘但这也实在太像了些……’

    江北然当然知道孟思佩认出了自己,毕竟自己那次在地洞内救她时自己没有做任何面部遮挡。

    但这也不能怪他,这孟思佩突然就从天而降,再加上系统也没跳啥选项,所以自己也就没注意。

    用余光又看了孟思佩一眼,看着她满脸纠结的样子,江北然估摸着她肯定在想自己只是和山洞里那位救了她的高人长得像而已。

    在江北然处理着各种信息时,殷江红则是环视了一圈说道:“呵,季教主这是还没来?好大的架子呀,是不是还得要本尊倒履相迎他才肯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