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九十五章 烤串儿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九十五章烤串儿道服,斗笠,禅杖。

    太乙馆一楼大厅,陆阳羽以一种违和感很强的混搭形象出现在了江北然面前。

    “你这打扮是……?”江北然打量了一遍陆阳羽问道。

    “壮胆。”陆阳羽说完挥动了一下禅杖,“走,出发。”

    看着陆阳羽道服后面的八卦阵,江北然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同时也好奇起了那位鬼修的住所究竟有多恐怖才会把陆阳羽吓成这样。

    坐上陆阳羽提前准备好的飞梭,两人一起朝着施府外飞去。

    在离开施府的那一刻,江北然突然想起除了金鼎岛那次之外,这还是他来到施府后第一次出门,也算是“宅”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然而刚感慨完,江北然眼前就跳出了三个系统选项。

    记住m.42zw.

    看到这熟悉的选项内容,江北然稍微松懈下来一点的警惕心瞬间拉满。

    而之所以会有所松懈,主要还是因为这段时间在施家待的有些安逸了,只要他不主动去玄坊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基本就不会跳出什么选项。

    一来是因为他不去人多的地方,二来是施鸿云罩着他,所以在施家想要动他还是挺难的。

    但这一跑出来,潼国可不是施家说了算,真要莫名其妙惹到了什么大宗门人物,施鸿云不说直接装作不认识他吧,也不可能牺牲家族利益来救她。

    所以该低调还是得低调。

    确定了行动方针,江北然叫住陆阳羽说道:“把要去的地方告诉我,我走前头。”

    “啊?”陆阳羽有些莫名,“你还怕我带错路不成?放心吧,错不了。”

    “不,只是我感应对附近有危险,所以还是让我来带路吧。”

    “危险?”陆阳羽朝着四周望去,却是什么也没见着,“是你多心……”

    “听我的。”

    看着江北然认真的样子,陆阳羽越只好妥协,将要去的地方画在了地图上告诉江北然。

    确定位置后,江北然选择了三,朝着南边飞去。

    “哎,反了,反了!”

    看着江北然的背影,陆阳羽大声喊道,他还真没想到这位无所不知的大师竟然还会犯迷路这种病。

    “没反,跟着我飞就对了。”

    看到江北然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陆阳羽摇摇头,小声感慨道。

    “这位江大师还真是……赶个路都这么与众不同。”

    ……

    四个时辰后,眼看着就要日暮西山,陆阳羽上前对江北然说道:“北然啊,若是再这么绕下去,我们怕是明天也到不了。”

    陆阳羽原本是想着晌午就能到达的,可谁知道江北然这前进路线完全不按章程来,饶圈子也就算了,还左绕一圈,右绕一圈的,实在让他一头雾水。

    江北然望了望天空,看向陆阳羽说道:“麻烦陆馆主通知一下那位鬼修,我们今日去不了了。”

    “啊?”

    这回答让陆阳羽有些猝不及防,这咋还不去了呢?

    “北然……那位鬼修平日里很少见人,约见她一次很是不易,若是失约的话,恐怕……”

    “无妨,若是见不到,那便见不到了,至于这份人情,我只能用其他方式来补偿馆主你了。”

    “嗨,自己人,说什么补偿不补偿的,只是……”陆阳羽想了想,还是没去问江北然究竟想干嘛,毕竟他知道问了也不会得到答案。

    “行吧,那我现在就写信通知她一声。”

    “麻烦馆主了。”说完便落到地面上开始扎营。

    江北然之所以说要明天才能去找那位大师,原因自然是系统提示次数已经快达到上限了,而在这种危机四伏的郊外,没有系统提示的话对江北然来说那简直就是寸步难行。

    “去吧。”

    将一只蜡嘴鸟放飞到空中,陆阳羽走回了已经在生火的江北然旁边坐下。

    “好兴致啊,在这荒郊野外的安营架火,迎着风,闻着青草香,妙哉,妙哉,要是这时候再能来上一口热酒,那便是人间极乐咯。”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架起铁锅将一壶酒放了进去。

    “这壶换骨醪,相信能让府主满意。”

    “哈哈哈,好名字!听起来就烈的很!也是北然兄弟你亲手酿的?”

    “嗯。”点点头,江北然又从乾坤戒里拿出了一些肉和竹签。

    看着江北然将肉一块块串在竹签上,陆阳羽好奇道:“这是要作何?”

    “做点烤串儿吃。”

    “烤……串儿?这也是一种吃食吗?”

    “嗯。”江北然点点头,又从乾坤戒里拿了些蔬菜。

    又好奇的看了会儿江北然将那些蘑菇串在竹签上后,好奇心逐渐消失的陆阳羽重新将目光汇聚到了锅里的那壶换骨醪上。

    没一会儿,江北然将换骨醪从热锅中拿出,又取出了两个小杯。

    “我来倒,我来倒。”

    馋虫早已被勾出来的陆阳羽殷勤接过酒杯和酒壶,先给江北然倒了一杯,然后才给自己满上。

    “辛苦北然兄弟准备吃食,我先敬你一杯。”

    “陆馆主客气了。”江北然拿起另一个酒杯举到了陆阳羽面前。

    接着在一声清脆的碰撞声后,陆阳羽仰头直接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哈!人间极乐!果然是人间极乐!”

    这一口下去,让陆阳羽彻底明白自己以前喝的真的就都是些马尿,跟这换骨醪比起来什么都不是。

    狂笑中,陆阳羽又给自己斟满了一杯,一边摇头晃脑的说着“人间极乐”,一边又喝了一杯。

    这时已经放好烤架的江北然将五串上好的牛肉放了上去,听着烤架上“滋滋”作响的声音,江北然也是感觉到自己正在快速的分泌唾液。

    “好酒啊!北然,来!我再敬你一杯。”

    就这样一杯又一杯的,一壶换骨醪很快便被两人喝完,当然,大部分都入了陆阳羽的肚子。

    看着江北然又从乾坤戒中拿出一个一模一样的酒壶,陆阳羽顿时喜上眉梢。

    “还是北然知道疼人,知道我馋的紧。”

    将酒壶放进锅中,江北然拿起一串刚考好的牛肉递给了陆阳羽。

    “尝尝。”

    陆阳羽虽然没吃过这种烤串儿,但刚才江北然撒辣粉时爆发出来的那股香味早就把他另一条馋虫给勾出来了。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陆阳羽说完接过牛肉串咬了一口。

    “嚯!”陆阳羽用惊讶的眼神瞪了牛肉串一眼,仿佛难以相信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美味。

    一口气将剩下的吃完,陆阳羽咀嚼着牛肉说道:“北然,这世间究竟有什么是你不会的?”

    “那可太多了。”从锅中拿起烫了一会儿的换骨醪,江北然给陆阳羽倒上了一杯道:“这样喝别有一番风味。”

    陆阳羽听完眼睛直接直了,连碰杯的理由都没找,直接自顾自的一杯闷下了肚。

    “果然是别有一番风味!极乐,极乐啊!”

    就这样,两人把酒言欢到天色彻底黑下来,看了眼人已经有些摇晃的陆阳羽,吃着烤串的江北然突然问道;“陆馆主来施家多少年了?”

    虽然江北然和陆阳羽已经熟识许久,但两人其实对互相都知之甚少,仅仅是因为脾气相投才处到了现在。

    这次趁着醉意,江北然打算再加深一下与陆阳羽的情谊,因为他思来想去,若是要在玲珑房中安插个眼的话,陆阳羽肯定是目前的最佳人选。

    若是成功的话,以后自己在施家就又多了个助力。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后,陆阳羽思考片刻回答道:“八年了,那时是我师父将我送到这来的,他告诉我树大好乘凉,若是我能在施家安稳脚跟,以后在潼国行走起来底气也足上许多。”

    ‘那陆馆主现在看来是相当硬气了。’

    “还成吧,硬气是没多硬气,就是通过施家这渠道认识了不少大师和朋友,也算不亏。”

    “那陆馆主是打算一直待在施家,还是想过要另谋出路?”

    “嗯?”听出江北然话里有话,陆阳羽抬头看向他道:“莫非北然兄弟要介绍我什么好去处?”

    “没有。”江北然说着举了举酒杯,“闲聊嘛,陆馆主若是觉得不放心我,可以不说。”

    “那倒不会,在施家我交心的朋友并不多,你北然绝对算一个,没啥好不放心的,只是未来这出路我还真是没怎么想过。”

    “如今我满脑子都是该如何通过八品的阵法考试,等成了八品阵法师,再说以后的事情也不迟。”

    “哦?陆馆主现在有几分把握。”

    “五成吧,这八品阵法师属实难当,前年我就是铩羽而归过,根本拿他们出的题没有任何办法。”

    江北然听完默默点了点头,只要陆阳羽有梦想就好,毕竟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梦想导师。

    ‘虽然老了点,但收下八品阵法师当小弟这种事情还是挺带感的。’

    将最后的一点烤串儿吃完,江北然向陆阳羽道了声晚安后便回去睡了。

    隔天一早,两人再次坐上飞梭朝着陆阳羽画出的坐标点飞去。

    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啥特殊日子,江北然今天在仅仅遇到了三个系统提示的情况下就来到了陆阳羽所说的山谷。

    “就是这里吗?”江北然站在谷外看向陆阳羽问道。

    陆阳羽这会儿是彻底弄不明白了,昨天明明还绕来绕去的,今天却直奔目的地,一时间给他整的有些不会了。

    ————————————————————————————————————

    就这样,两人把酒言欢到天色彻底黑下来,看了眼人已经有些摇晃的陆阳羽,吃着烤串的江北然突然问道;“陆馆主来施家多少年了?”

    虽然江北然和陆阳羽已经熟识许久,但两人其实对互相都知之甚少,仅仅是因为脾气相投才处到了现在。

    这次趁着醉意,江北然打算再加深一下与陆阳羽的情谊,因为他思来想去,若是要在玲珑房中安插个眼的话,陆阳羽肯定是目前的最佳人选。

    若是成功的话,以后自己在施家就又多了个助力。

    听到江北然的问题后,陆阳羽思考片刻回答道:“八年了,那时是我师父将我送到这来的,他告诉我树大好乘凉,若是我能在施家安稳脚跟,以后在潼国行走起来底气也足上许多。”

    ‘那陆馆主现在看来是相当硬气了。’

    “还成吧,硬气是没多硬气,就是通过施家这渠道认识了不少大师和朋友,也算不亏。”

    “那陆馆主是打算一直待在施家,还是想过要另谋出路?”

    “嗯?”听出江北然话里有话,陆阳羽抬头看向他道:“莫非北然兄弟要介绍我什么好去处?”

    “没有。”江北然说着举了举酒杯,“闲聊嘛,陆馆主若是觉得不放心我,可以不说。”

    “那倒不会,在施家我交心的朋友并不多,你北然绝对算一个,没啥好不放心的,只是未来这出路我还真是没怎么想过。”

    “如今我满脑子都是该如何通过八品的阵法考试,等成了八品阵法师,再说以后的事情也不迟。”

    “哦?陆馆主现在有几分把握。”

    “五成吧,这八品阵法师属实难当,前年我就是铩羽而归过,根本拿他们出的题没有任何办法。”

    江北然听完默默点了点头,只要陆阳羽有梦想就好,毕竟他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梦想导师。

    ‘虽然老了点,但收下八品阵法师当小弟这种事情还是挺带感的。’

    将最后的一点烤串儿吃完,江北然向陆阳羽道了声晚安后便回去睡了。

    隔天一早,两人再次坐上飞梭朝着陆阳羽画出的坐标点飞去。

    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啥特殊日子,江北然今天在仅仅遇到了三个系统提示的情况下就来到了陆阳羽所说的山谷。

    “就是这里吗?”江北然站在谷外看向陆阳羽问道。

    陆阳羽这会儿是彻底弄不明白了,昨天明明还绕来绕去的,今天却直奔目的地,一时间给陆阳羽有些整的不会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