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九十四章 盗墓“笔记”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江北然知道为何慎天华之前说话时遮遮掩掩,不肯具体说出怎么被抢的。

    原来是他一直把盗墓贼这行当做“隐藏职业”,还遮着掩着的。

    不过盗墓这种事情,古往今来都是很能发财的行当,想着闷声发大财也实属正常。

    惊愕过后,江北然的心思也开始活泛起来,这赚钱的行当他当然也爱,而且他也对这个大陆的历史有着浓厚的兴趣。

    “寻龙摸金……呵呵。”江北然笑了一声,“以前听一位朋友说过这个行当,倒是没想到慎大师竟是这一行的高手。”

    “高手不敢当,若真是高手,也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慎天华有些自嘲的说道。

    “有利益就会有争斗,慎大师入此一本万利的行当,还能做到倾柯卫足,自然当得上高手二字。”

    慎天华一听,不禁陷入了沉思。

    因为他知道大师这话表面上是在夸他,但实际意思是,这么大风险的行当,你一个什么背景都没的散修就敢去和他们争,真的是不自量力。

    但慎天华又何尝不知这一点。

    多年前他之所以退出昇阳宗,就是因为“分赃不均”。

    首发

    原本说好的是他盗墓,昇阳宗负责护他周全,得来的宝物大家五五开。

    但随着他盗得的宝物越来越好,昇阳宗就开始越来越不规矩,总是在“分赃”时打压他,最后慎天华是迫于无奈才离开了昇阳宗,成了一名盗墓贼中的独狼。

    如今听到江北然这句话,慎天华突然苦从心中来。

    如果可以靠大哥,又有谁愿意做独狼呢?

    ‘啧,看来被伤的挺深啊。’

    江北然说这句话的本意是点醒慎天华,干这行背后每个能顶事的真不行。

    除非世界上只剩你一个盗墓贼,不然这么大收益,两伙人一旦碰着,那必然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但现在看来慎天华真的是被那个昇阳宗搞怕了,宁愿冒着风险一个人赌运拼命,也不愿意找一个有可能会坑他的组织。

    那么既然慎天华不主动开口,就只能江北然自己主动点了。

    “将盗……这寻龙摸金之法与我详细说说,我便助你夺回古籍残本。”

    慎天华摊牌时自然就已经想好江大师会问他讨要这寻龙摸金之法,所以听到大师提出交易时,便立即答应道:“成交。”

    说完便从乾坤戒中掏出一本册子递向江北然:“大师,这本関南絮语中记录了一系列找寻古籍的秘法,只是在我们这一行里,有句话叫三年寻龙,十年点穴,寻墓一事绝非一蹴而就,还请大师多些耐心。”

    接过慎天华递来的《関南絮语》,江北然将它先放到一边道:“寻龙摸金不是易事,慎大师孤身一人怕是没法顾全吧?”

    慎天华听完哈哈大笑起来,“大师果然是行内人,门清儿啊,我手下的确有几个各方面的能人,负责找墓,开穴这些活。”

    听着更多熟悉的词汇,江北然觉得基本只差一句“吃我一记洛阳铲”了。

    当然,玄幻世界自然有玄幻世界的牌面,玄龙大陆上那些古墓的危险程度比什么粽子,水猴子的可危险许多。

    各种上古防御阵法,具有智慧的傀儡力士,以及各种让人防不胜防的地级机关术。

    听到慎天华说出曾经还有玄尊级强者横死在一些古墓中时,江北然好奇道:“这古墓危险如斯,你们又如何做到全身而退?”

    已经打开话匣子的慎天华也不再遮遮掩掩,直接回答道:“一般我们寻到的墓穴都不会有如此大的阵仗,寻到了地方,破了阵,里面的机关都能勉强应付。”

    “那你说刚才说的那种连玄尊级强者都有可能横死在里面的是哪种墓。”

    “这种墓当今世上一共也就被发现了两座,一座在曾国,被称为龙陵,一座在渭国,被称为沧溟,至今为止,这两座古墓也只是被探索了外围,很少有人敢去内城一探。”

    ‘这么猛……’

    虽说很少有人知晓盗墓这一行业,但各宗大佬是肯定明白的,所以这句很少有人敢去内城一探明显包括了那些玄圣。

    而连玄圣都不敢进内城,就说明这两座古墓的神秘程度很危险度都和金鼎岛还有玄机岛完全一致。

    ‘看来玄龙大陆的探索程度是真的低啊……’

    自从来到六国,耳读目染了诸多事情后,江北然越发感觉到玄龙大陆这张地图上还有许多地方是“全黑”的,完全没有探索过的那种。

    也是让人很头疼。

    毕竟没有什么比未知更令人心烦的了。

    拿起酒碗喝了一口,江北然思考片刻问道:“所以你这古籍产业是从什么样的古墓中盗出来的?当然,你只需要告诉我是什么样的古墓,不需要告诉我在哪里。”

    见江大师如此敞亮,慎天华也是很痛快的回答道:“布满大师所说,这个墓是刚发现的,知道的人还不多,目前我也只是探索了外围,暂时还没有往更深处去过。”

    “外围……意思是你找到的这个古墓也不小?”

    “是的,虽然和龙陵、沧溟这样的墓穴没法比,但我这次发现的墓也不小,但因为还不敢深入,所以具体多大我也说不清楚。”

    江北然听完五根手指有节奏的敲了一遍桌面,“那和你抢残本的那几个,是不是已经通知各自的宗门了。”

    “这倒是不会。”慎天华摇了摇头,“他们其实又何尝不想脱离宗门自己干,也是被逼无奈才只能待在他人的屋檐下,所以在没有把外层彻底搜刮干净之前,他们是不会把这消息告诉自己主子的。”

    “你不是说他们已经对你下杀手了吗?难道不是找宗门的人来对付你?”

    “不是……他们只是仗着有着宗门这个后盾,所以比较敢动手而已。”

    点点头,江北然又问道:“那他们背后的宗门难道不在他们身边安插眼线?”

    “有些有,有些没有,但就算被安插了眼线,他们也有自己处理的方法。”

    这时一直在旁听的陆阳羽开口道:“那你既然已经知道他们是谁,就没想过将他们瞒报的事情告诉他们宗门,让他们窝里斗去吗?”

    斜了陆阳羽一眼,慎天华说道:“谁做这种事谁就是坏了这一行的规矩,是大忌!”

    “人家都要你命了,你还管这种规矩?”

    “他们要我命不一定要得到,但要是让别人知道我坏了这规矩,那我以后就别想在这圈子里混下去了,这比要了我的命还很,另外就是一旦让他们背后的宗门知道了这古墓,我可就再也没机会去探了,不像现在,总算还有些机会。”

    江北然听完不禁摇了摇头,想说一句贵圈真乱。

    在互相各种不信任的情况下,还要完成各种合作,也不知道到底他们背后的宗门到底是靠山还是枷锁。

    后来一直聊到深夜,江北然算是对盗墓贼这个职业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

    所谓术业有专攻,当盗墓贼并不需要有很高的修为,最重要的是得掌握各种盗墓相关玄艺,只要技术够高,古墓里所有的机关傀儡其实都可以见招拆招,完全不需要暴力摧毁。

    另外就是比起探索古墓来,能寻找到古墓的本事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这些古墓可不是仅仅藏在地下这么简单,它们有些被能够完全隐去一切的上古大阵守护着,有些被造在了只有乾坤术才能打开的异空间,还有些必须用风水术查出脉络所在,才能够安全的让它重现人间,不然只要做错一步,古墓就会直接自爆。

    “寻龙的事就先聊到这吧。”江北然说完拿起桌上的《関南絮语》举了举,“我先回去好好研读一下,这几天你就先在陆馆主这边待着吧,晚些会有人来帮你解决古籍残本的问题。”

    “多谢大师。”慎天华起身拱手道。

    “先走了。”江北然说完刚要转身离去,就听到陆阳羽突然喊道。

    “哎,江兄弟慢走!”

    回过神看向陆阳羽,江北然问道:“陆馆主找我也有事?”

    “当然,本就是我把你喊来的,前些日你不是说让我帮你引荐一下那个鬼修吗,我算是不负使命,帮你约见到了。”

    见陆阳羽这回如此效率,江北然立即拱手道:“那真是多谢陆馆主了。”

    “小事,小事,只是她这两日有事实在走不开,所以我帮你约到了后日,你看如何?”

    江北然原本就要为收小弟的事情多留几日,所以当即便答应道:“当然没问题。”

    “好!那后日晌午你便直接来我这,我带你去见见她。”

    “好,届时我一定准时来访,先告辞了。”江北然说完转身走下了楼梯。

    等到江北然走远,慎天华才一屁股坐回了椅子上,看着正准备给自己倒酒的陆阳羽问道:“你说我若是投奔这位江大师,靠不靠谱?”

    “这个你自己判断,不然晚些又把错归到我身上。”陆阳羽直接摇头道。

    “这不是你和那位江大师相处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才来问你嘛,放心,这次我肯定不怪你,你就给些建议吧,你也知道我现在过的多难。”

    听慎天华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陆阳羽这才思索片刻回答道:“我接触过的这么多人里,最看不透的就是这位江大师,但最靠谱的也是这位江大师,具体该怎么表达这种情感我也不知道怎么说,你还是自己看着办吧。”

    “你这评价都这么高了……我还能说什么。”

    慎天华说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回忆起曾经的那些不愉快,他真的很犹豫究竟要不要再找一座靠山。

    “别叹气了,你不可能一辈子都独善其身,尤其你是你这一行,风险这么高,身后每个保障你真打算靠运气闯到底吗?”

    “唉,我在考虑考虑吧。”慎天华说完走下了阶梯,留下一句“我去散散步”后离开了酒店。

    了解到一个新群体的江北然此刻心情很是愉悦,因为学新东西的快乐一直让他欲罢不能。

    此刻天色已是不早,江北然回到小屋后发现二女还在玩玄龙传说,瞥了眼施凤兰的手卡,江北然轻笑一声后径直朝着自己房间走去。

    “小北然!你别走嘛!今晚我们继续玩模拟修仙啊。”

    拿着四张手卡的施凤兰转身看着江北然问答。

    “不了,今晚我要早些睡。”说完便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听着“砰”的一声,施凤兰只好回过头继续看向一脸狡黠的施嘉慕。

    “我刚刚说话去了,这局算平手吧。”施凤兰提议道。

    “当然不行,哪有中途退场的,快抽卡,快抽卡。”

    “好~”施凤兰无奈的答应一声,然后先是看了眼江北然的禁闭的房门,随后才和施嘉慕继续玩了起来。

    隔天一早,江北然起床先把他和两个女孩的早午饭都解决了,吃饭时施嘉慕看着江北然问道:“大叔,你最忌有什么安排吗?”

    “回一趟晟国。”

    听到这个答案,施凤兰和施嘉慕的反应完全不同。

    前者是大松了一口气,终于是不用再为自己将小北然的话说出去而感到紧张了。

    后者则是有些惊愕。

    ——————————————————————————————

    “小北然!你别走嘛!今晚我们继续玩模拟修仙啊。”

    拿着四张手卡的施凤兰转身看着江北然问答。

    “不了,今晚我要早些睡。”说完便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听着“砰”的一声,施凤兰只好回过头继续看向一脸狡黠的施嘉慕。

    “我刚刚说话去了,这局算平手吧。”施凤兰提议道。

    “当然不行,哪有中途退场的,快抽卡,快抽卡。”

    “好~”施凤兰无奈的答应一声,然后先是看了眼江北然的禁闭的房门,随后才和施嘉慕继续玩了起来。

    隔天一早,江北然起床先把他和两个女孩的早午饭都解决了,吃饭时施嘉慕看着江北然问道:“大叔,你最忌有什么安排吗?”

    “回一趟晟国。”

    听到这个答案,施凤兰和施嘉慕的反应完全不同。

    前者是大松了一口气,终于是不用再为自己将小北然的话说出去而感到紧张了。

    后者则是有些惊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