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八十七章 斩日琉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八十七章斩日琉结束了一天的拜访,江北然一边思考着该怎么溜,一边回到了自家小屋前。

    一推开门,江北然就看到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北然啊,这茶还得是你泡出来的才好喝,快来快来,我惦念你这一口可是惦念好久了。”

    茶桌前,施弘方朝着江北然一顿招手。

    关上门,江北然朝着施弘方拱拱手道:“前辈,来之前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若知道您要来,我今儿个就不出去了。”

    要说来施家这段时间江北然和哪位施家嫡系混的最熟,那施弘方肯定是首屈一指。

    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北然跟他称得上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且这个“师”是江北然。

    为了追求高兰雯,施弘方在向江北然询问该怎么才能拿捏她的时候,态度绝对可以用“谦卑”两个字来形容。

    突出一个为了爱情。

    再加上他主管的事玲珑坊,而江北然现在显然已经成为了玲珑坊的一张隐藏王牌,已经为玲珑坊带来的好处都不胜枚举,就更别说未来还会带来更多。

    记住m.42zw.

    对于这样一位在生活和工作上都能给到巨大帮助的存在,施弘方的态度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

    来到茶桌前,江北然接过茶具开始泡茶。

    舒服的躺在摇椅上,施弘方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笑道:“柳薇宁的事情已经摆平了,正如你所料的那样,柳家不仅没有要将圣琉心魄玉讨回来的意思,还专门派人去感谢林家小子救了他们女儿。”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这个结果正是他意料之中的。

    之前他用圣琉心魄玉来当这个幌子,就是想着“白嫖”,当然,这个“白嫖”还是建立在柳薇宁家人够聪明的前提上。

    金鼎岛一役结束后,小七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一辈玄王中的领军人物。

    正儿八经的前途不可限量,但凡是个眼睛没瞎的家族或宗门,就会想着赶紧在他还是潜力股的时候多投资一点。

    圣琉心魄玉很贵重是没错,但用来投资小七这么一个优质到极点的潜力股也绝对不亏。

    所以江北然一开始就想着柳薇宁家人知道事情原委后,大概率不会做出去问小七将圣琉心魄玉讨回来,或者让施家来承担这次损失的蠢事情。

    当然,江北然也想过柳薇宁家人不买他这个账的情况,但就算那样问题也不大,施家绝对非常乐意补偿柳薇宁家的损失,因为这样一来小七就从欠柳家人情,变成欠他们施家人情了。

    这笔账江北然相信施家有的是人会算。

    综上所述,江北然在将这圣琉心魄玉当幌子交给小七时,就想过这块圣琉心魄玉肯定就会成为小七的东西,而小七的东西……

    不就是他的东西?

    最后事实证明,柳薇宁的家人不仅不傻,还很聪明,用一手登门感谢来告诉小七。

    这块玉是我们家的,你以后每次用的时候都要记着我们的好。

    晃动着茶壶,江北然笑着回应道:“那位韩盟主的确有这个投资价值,柳家人的反应不能猜。”

    “确实如此。”施弘方点点头,“那个韩大成只要不是,日后定然会成为祁国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这点毋庸置疑,哎,你在岛上肯定和那个韩大成有过接触吧,觉得他怎么样?”

    “侠肝义胆,正如前辈所说,只要不死,日后定会是个风云人物。”

    “嗯……”施弘方点点头,说道:“虽然不是我们潼国人,但这种少年英才总得争取一下,北然啊,我看这件事就交给你如何?”

    江北然刚要开口,施弘方就继续道:“你可别说你跟他一点交际都没有,宁宁手上那块圣琉心魄玉不过是原石而已,发挥不了太大作用,肯定是你炼完之后再送给那个韩大成的吧,那个韩大成口中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舍你其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北然只能放下茶壶拱手道:“前辈英明。”

    “那就这么说定了,也不需要你非要把那个韩大成拉拢到我们施家来,但最起码得让那韩大成有心向着我们施家,这没问题吧?”

    “好,我争取试试。”

    “这就对了嘛。”施弘方起身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哎呀,北然啊,现在我是越来越把你当自家人了,以后若是缺了什么,尽管跟本府说,我肯定想办法帮你弄来。”

    江北然听完思索片刻,问道:“不知前辈可否听说过斩日琉?”

    系统所提示的“三年之约”中,目前唯有斩日琉江北然还没找到任何线索。

    这会儿见施弘方说的如此信誓旦旦,江北然也就尝试着问了一下。

    “斩日琉……”施弘方低头沉思了片刻,“你还真把我问倒了,我倒是从未听过此物,作何用的?”

    施弘方的回答算是在江北然的意料之中,毕竟这斩日琉江北然自己也是寻求已久。

    除了公信力度最高的珍奇谱外,其他类似的书籍江北然也翻阅过不少,但都没有找到斩日琉这三个字。

    倒上一杯茶,江北然将茶杯递向施弘方道:“晚辈亦不知,这是我下山时师父要我找的,只是我翻遍珍奇谱,也没有找到它的踪迹。”

    “珍奇谱?光盯着那个你当然找不到。”

    听出施弘方语气中的不屑,江北然不禁好奇道:“还请前辈赐教。”

    见到难得有江北然不懂的事物,施弘方也是来了兴致,解释道:“那珍奇谱上记载的不过是很少一部分现世的天材地宝,而且都是经过我们允许他们才能将那些宝材记录上去,这么说,你应该就懂了吧?”

    ——————————————————————————————————————

    结束了一天的拜访,江北然一边思考着该怎么溜,一边回到了自家小屋前。

    一推开门,江北然就看到家里来了位“不速之客”。

    “北然啊,这茶还得是你泡出来的才好喝,快来快来,我惦念你这一口可是惦念好久了。”

    茶桌前,施弘方朝着江北然一顿招手。

    关上门,江北然朝着施弘方拱拱手道:“前辈,来之前怎么也不打声招呼,若知道您要来,我今儿个就不出去了。”

    要说来施家这段时间江北然和哪位施家嫡系混的最熟,那施弘方肯定是首屈一指。

    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北然跟他称得上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且这个“师”是江北然。

    为了追求高兰雯,施弘方在向江北然询问该怎么才能拿捏她的时候,态度绝对可以用“谦卑”两个字来形容。

    突出一个为了爱情。

    再加上他主管的事玲珑坊,而江北然现在显然已经成为了玲珑坊的一张隐藏王牌,已经为玲珑坊带来的好处都不胜枚举,就更别说未来还会带来更多。

    对于这样一位在生活和工作上都能给到巨大帮助的存在,施弘方的态度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

    来到茶桌前,江北然接过茶具开始泡茶。

    舒服的躺在摇椅上,施弘方十指交叉放在腿上笑道:“柳薇宁的事情已经摆平了,正如你所料的那样,柳家不仅没有要将圣琉心魄玉讨回来的意思,还专门派人去感谢林家小子救了他们女儿。”

    江北然听完微微一笑,这个结果正是他意料之中的。

    之前他用圣琉心魄玉来当这个幌子,就是想着“白嫖”,当然,这个“白嫖”还是建立在柳薇宁家人够聪明的前提上。

    金鼎岛一役结束后,小七俨然已经成为了这一辈玄王中的领军人物。

    正儿八经的前途不可限量,但凡是个眼睛没瞎的家族或宗门,就会想着赶紧在他还是潜力股的时候多投资一点。

    圣琉心魄玉很贵重是没错,但用来投资小七这么一个优质到极点的潜力股也绝对不亏。

    所以江北然一开始就想着柳薇宁家人知道事情原委后,大概率不会做出去问小七将圣琉心魄玉讨回来,或者让施家来承担这次损失的蠢事情。

    当然,江北然也想过柳薇宁家人不买他这个账的情况,但就算那样问题也不大,施家绝对非常乐意补偿柳薇宁家的损失,因为这样一来小七就从欠柳家人情,变成欠他们施家人情了。

    这笔账江北然相信施家有的是人会算。

    综上所述,江北然在将这圣琉心魄玉当幌子交给小七时,就想过这块圣琉心魄玉肯定就会成为小七的东西,而小七的东西……

    不就是他的东西?

    最后事实证明,柳薇宁的家人不仅不傻,还很聪明,用一手登门感谢来告诉小七。

    这块玉是我们家的,你以后每次用的时候都要记着我们的好。

    晃动着茶壶,江北然笑着回应道:“那位韩盟主的确有这个投资价值,柳家人的反应不能猜。”

    “确实如此。”施弘方点点头,“那个韩大成只要不是,日后定然会成为祁国响当当的一号人物,这点毋庸置疑,哎,你在岛上肯定和那个韩大成有过接触吧,觉得他怎么样?”

    “侠肝义胆,正如前辈所说,只要不死,日后定会是个风云人物。”

    “嗯……”施弘方点点头,说道:“虽然不是我们潼国人,但这种少年英才总得争取一下,北然啊,我看这件事就交给你如何?”

    江北然刚要开口,施弘方就继续道:“你可别说你跟他一点交际都没有,宁宁手上那块圣琉心魄玉不过是原石而已,发挥不了太大作用,肯定是你炼完之后再送给那个韩大成的吧,那个韩大成口中不愿透露姓名的人舍你其谁?”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江北然只能放下茶壶拱手道:“前辈英明。”

    “那就这么说定了,也不需要你非要把那个韩大成拉拢到我们施家来,但最起码得让那韩大成有心向着我们施家,这没问题吧?”

    “好,我争取试试。”

    “这就对了嘛。”施弘方起身拍了拍江北然的肩膀,“哎呀,北然啊,现在我是越来越把你当自家人了,以后若是缺了什么,尽管跟本府说,我肯定想办法帮你弄来。”

    江北然听完思索片刻,问道:“不知前辈可否听说过斩日琉?”

    系统所提示的“三年之约”中,目前唯有斩日琉江北然还没找到任何线索。

    这会儿见施弘方说的如此信誓旦旦,江北然也就尝试着问了一下。

    “斩日琉……”施弘方低头沉思了片刻,“你还真把我问倒了,我倒是从未听过此物,作何用的?”

    施弘方的回答算是在江北然的意料之中,毕竟这斩日琉江北然自己也是寻求已久。

    除了公信力度最高的珍奇谱外,其他类似的书籍江北然也翻阅过不少,但都没有找到斩日琉这三个字。

    倒上一杯茶,江北然将茶杯递向施弘方道:“晚辈亦不知,这是我下山时师父要我找的,只是我翻遍珍奇谱,也没有找到它的踪迹。”

    “珍奇谱?光盯着那个你当然找不到。”

    听出施弘方语气中的不屑,江北然不禁好奇道:“还请前辈赐教。”

    见到难得有江北然不懂的事物,施弘方也是来了兴致,解释道:“那珍奇谱上记载的不过是很少一部分现世的天材地宝,而且都是经过我们允许他们才能将那些宝材记录上去,这么说,你应该就懂了吧?”

    除了公信力度最高的珍奇谱外,其他类似的书籍江北然也翻阅过不少,但都没有找到斩日琉这三个字。

    倒上一杯茶,江北然将茶杯递向施弘方道:“晚辈亦不知,这是我下山时师父要我找的,只是我翻遍珍奇谱,也没有找到它的踪迹。”

    “珍奇谱?光盯着那个你当然找不到。”

    听出施弘方语气中的不屑,江北然不禁好奇道:“还请前辈赐教。”

    见到难得有江北然不懂的事物,施弘方也是来了兴致,解释道:“那珍奇谱上记载的不过是很少一部分现世的天材地宝,而且都是经过我们允许他们才能将那些宝材记录上去,这么说,你应该就懂了吧?”

    听出施弘方语气中的不屑,江北然不禁好奇道:“还请前辈赐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