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八十五章 九品阵法师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八十五章九品阵法师天空渐渐亮起,碧霄会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不过与往不同的是,这次送一众玄王离岛后,很多玄尊,甚至包括玄圣都留在了金鼎岛。

    原因无他。

    太耻辱了!

    连石灵都研究出了可以让玄皇进入金鼎岛的办法,他们却什么进展都没有。

    还有什么比这更打脸的事?

    施鸿云也留了下来,身边还站着江北然和一位穿着锦鹤氅的中年男子。

    “竟然是这般布下的八阳释艮阵……有意思,果然有意思。”中年男子看着江北然摊开的山岳“拼图”,眼神中满是兴致勃勃。

    这个中年人是施鸿云找来的一位朋友,也是玄龙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九品阵法师,司徒志。

    无论是哪门玄艺,到了九品境界后不说能与玄圣平起平坐吧,但最起码玄圣表面上还是会给足面子,毕竟九品玄艺师已是大陆顶尖,大多都能做出化腐朽为神奇之事。

    这位司徒志并没有成为哪个宗门的客卿,而是自己找打了一处清净之地潜心研究。

    记住m.42zw.

    平日里他很少出世,但这次听施鸿云说金鼎岛的阵法有所发现,这才以最快的速度动身前来。

    身为顶级阵法师,司徒志当然来过金鼎岛。

    但仅仅是观察了一个月后,他便发现护住金鼎岛的大阵远超他的想象,甚至让他产生了和江北然之前也有过的疑惑。

    ‘真的是阵法在护着这个金鼎岛吗?’

    看着司徒志斗两眼发光的样子,江北然则是在想着该怎么应付了事。

    如今金鼎岛俨然已经是他和小七的后花园,江北然自然不希望有人真的破解了金鼎岛大阵,不然他们吃啥?

    所以在听闻施鸿云找来了一名九品阵法师后江北然就想好了怎么给他画一个怎么吃都吃不到的饼。

    什么样的谎话最可怕。

    当然是九分真,一分假的。

    江北然没有在发现八阳释艮阵这件事上做出任何隐瞒,而是将自己的发现统统告诉了这位九品阵法师。

    目的有二。

    一来江北然看出施鸿云将司徒志找来是想要拉拢他,所以自己肯定得帮着拉拢,最起码表面上得做到位,得让人家又“宾至如归”的感觉。

    二来这八阳释艮阵是金鼎岛内部的阵法,和外面没有丝毫关系,这一点江北然已经确定过了。

    至于护住金鼎岛外部的阵法是什么,江北然连研究都懒得去研究,反正他已经能走后门了,还费这个精力干啥?

    ……

    “古之论,遁者隐也,乃幽隐之道,甲者仪也,谓之六甲六仪,有在直符,天之鬼神也,若以此论,江小友刚才那番认知恐有不妥。”

    朝着司徒志拱拱手,江北然回道:“机闻常隐于六戊之下,盖取用天机,通神明之德,故而才有晚辈刚才六隐之首为静的说法。”

    司徒志听完沉思片刻,笑道:“小友果然卓见,当浮一大白!”

    说完便将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讨论了整整一下午,江北然和司徒志早已从讨论金鼎岛发展到了论道。

    司徒志是江北然第一个认识的九品阵法师,自然是要从他身上多获取一些信息,了解一下九品这个级别究竟有着何等的能力。

    而司徒志也对江北然这个年轻到有些过分的阵法大师充满了兴趣,丝毫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小辈,话语间充满了对等。

    这种对话气氛自然是很好,两人也都是收获满满。

    江北然终于对九品这个等级有了比较清晰的概念,比起玲珑坊中还未达到八品的陆阳羽来说,司徒志跟他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

    至于强在哪,首先一点就是司徒志在阵法上毫无偏科迹象,无论是监测型阵法也好,防御型阵法也罢,只要是阵法,他就能说出自己的理解,而且理解的角度非常精彩,让江北然都颇有收获。

    第二就是司徒志拥有着自己独特的阵法观点,他认为阵法并不是只能借天地之力,人乃万物之灵,其实身体内能挖掘的东西还有很多,若是将人体彻底摸透,其实也是布阵的好“工具”。

    ‘人体炼成?你是炼金术师啊喂!?’

    听到司徒志这个论调时江北然第一反应就是在心里吐个槽,但转而就觉得司徒志说的很有道理。

    人体的设计本就很精妙,修炼者的身体就更加厉害,而且是越强的修炼者身体结构越精细复杂,若是真能研究明白,阵法在众多玄艺中的重要性恐怕又能再上一层楼。

    而司徒志之所以会跟江北然说这么多,自然是因为江北然给了他很多启发。

    毕竟若要论全面,江北然阵法方面的知识库肯定是丝毫不输司徒志的,甚至还能从犄角旮旯里找出点司徒志都不曾听闻过的理论。

    再者江北然是多而精,在多重大阵上他已经自成一派,说出来的观点让司徒志都觉得大开眼界,很有意思。

    “先生在九宫论上的造诣让晚辈叹服,晚辈敬您一杯。”江北然拿起酒杯朝着司徒志行了一礼,然后一饮而尽。

    一下午聊下来,江北然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理论方面,他足以和九品阵法师五五开,但实际布阵时他估计会落下不少。

    毕竟超大型阵法、微缩阵法、连结阵法这些高端操作他都有所缺,但司徒志既然能成为九品,那就说明在这些高端技巧上肯定差不了。

    ‘娘的……想不到我也有当嘴强王者的一天。’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后面重复的内容为防盗内容,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

    之后会改回正文,刷新即可观看,防盗部分可以当做今天还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天空渐渐亮起,碧霄会也终于落下了帷幕。

    不过与往不同的是,这次送一众玄王离岛后,很多玄尊,甚至包括玄圣都留在了金鼎岛。

    原因无他。

    太耻辱了!

    连石灵都研究出了可以让玄皇进入金鼎岛的办法,他们却什么进展都没有。

    还有什么比这更打脸的事?

    施鸿云也留了下来,身边还站着江北然和一位穿着锦鹤氅的中年男子。

    “竟然是这般布下的八阳释艮阵……有意思,果然有意思。”中年男子看着江北然摊开的山岳“拼图”,眼神中满是兴致勃勃。

    这个中年人是施鸿云找来的一位朋友,也是玄龙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九品阵法师,司徒志。

    无论是哪门玄艺,到了九品境界后不说能与玄圣平起平坐吧,但最起码玄圣表面上还是会给足面子,毕竟九品玄艺师已是大陆顶尖,大多都能做出化腐朽为神奇之事。

    这位司徒志并没有成为哪个宗门的客卿,而是自己找打了一处清净之地潜心研究。

    平日里他很少出世,但这次听施鸿云说金鼎岛的阵法有所发现,这才以最快的速度动身前来。

    身为顶级阵法师,司徒志当然来过金鼎岛。

    但仅仅是观察了一个月后,他便发现护住金鼎岛的大阵远超他的想象,甚至让他产生了和江北然之前也有过的疑惑。

    ‘真的是阵法在护着这个金鼎岛吗?’

    看着司徒志斗两眼发光的样子,江北然则是在想着该怎么应付了事。

    如今金鼎岛俨然已经是他和小七的后花园,江北然自然不希望有人真的破解了金鼎岛大阵,不然他们吃啥?

    所以在听闻施鸿云找来了一名九品阵法师后江北然就想好了怎么给他画一个怎么吃都吃不到的饼。

    什么样的谎话最可怕。

    当然是九分真,一分假的。

    江北然没有在发现八阳释艮阵这件事上做出任何隐瞒,而是将自己的发现统统告诉了这位九品阵法师。

    目的有二。

    一来江北然看出施鸿云将司徒志找来是想要拉拢他,所以自己肯定得帮着拉拢,最起码表面上得做到位,得让人家又“宾至如归”的感觉。

    二来这八阳释艮阵是金鼎岛内部的阵法,和外面没有丝毫关系,这一点江北然已经确定过了。

    至于护住金鼎岛外部的阵法是什么,江北然连研究都懒得去研究,反正他已经能走后门了,还费这个精力干啥?

    ……

    “古之论,遁者隐也,乃幽隐之道,甲者仪也,谓之六甲六仪,有在直符,天之鬼神也,若以此论,江小友刚才那番认知恐有不妥。”

    朝着司徒志拱拱手,江北然回道:“机闻常隐于六戊之下,盖取用天机,通神明之德,故而才有晚辈刚才六隐之首为静的说法。”

    司徒志听完沉思片刻,笑道:“小友果然卓见,当浮一大白!”

    说完便将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讨论了整整一下午,江北然和司徒志早已从讨论金鼎岛发展到了论道。

    司徒志是江北然第一个认识的九品阵法师,自然是要从他身上多获取一些信息,了解一下九品这个级别究竟有着何等的能力。

    而司徒志也对江北然这个年轻到有些过分的阵法大师充满了兴趣,丝毫没有把他当做一个小辈,话语间充满了对等。

    这种对话气氛自然是很好,两人也都是收获满满。

    江北然终于对九品这个等级有了比较清晰的概念,比起玲珑坊中还未达到八品的陆阳羽来说,司徒志跟他可以说是一个天一个地。

    至于强在哪,首先一点就是司徒志在阵法上毫无偏科迹象,无论是监测型阵法也好,防御型阵法也罢,只要是阵法,他就能说出自己的理解,而且理解的角度非常精彩,让江北然都颇有收获。

    第二就是司徒志拥有着自己独特的阵法观点,他认为阵法并不是只能借天地之力,人乃万物之灵,其实身体内能挖掘的东西还有很多,若是将人体彻底摸透,其实也是布阵的好“工具”。

    ‘人体炼成?你是炼金术师啊喂!?’

    听到司徒志这个论调时江北然第一反应就是在心里吐个槽,但转而就觉得司徒志说的很有道理。

    人体的设计本就很精妙,修炼者的身体就更加厉害,而且是越强的修炼者身体结构越精细复杂,若是真能研究明白,阵法在众多玄艺中的重要性恐怕又能再上一层楼。

    而司徒志之所以会跟江北然说这么多,自然是因为江北然给了他很多启发。

    毕竟若要论全面,江北然阵法方面的知识库肯定是丝毫不输司徒志的,甚至还能从犄角旮旯里找出点司徒志都不曾听闻过的理论。

    再者江北然是多而精,在多重大阵上他已经自成一派,说出来的观点让司徒志都觉得大开眼界,很有意思。

    “先生在九宫论上的造诣让晚辈叹服,晚辈敬您一杯。”江北然拿起酒杯朝着司徒志行了一礼,然后一饮而尽。

    一下午聊下来,江北然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理论方面,他足以和九品阵法师五五开,但实际布阵时他估计会落下不少。

    毕竟超大型阵法、微缩阵法、连结阵法这些高端操作他都有所缺,但司徒志既然能成为九品,那就说明在这些高端技巧上肯定差不了。

    ‘娘的……想不到我也有当嘴强王者的一天。’

    再者江北然是多而精,在多重大阵上他已经自成一派,说出来的观点让司徒志都觉得大开眼界,很有意思。

    “先生在九宫论上的造诣让晚辈叹服,晚辈敬您一杯。”江北然拿起酒杯朝着司徒志行了一礼,然后一饮而尽。

    一下午聊下来,江北然确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在理论方面,他足以和九品阵法师五五开,但实际布阵时他估计会落下不少。

    毕竟超大型阵法、微缩阵法、连结阵法这些高端操作他都有所缺,但司徒志既然能成为九品,那就说明在这些高端技巧上肯定差不了。

    ‘娘的……想不到我也有当嘴强王者的一天。毕竟超大型阵法、微缩阵法、连结阵法这些高端操作他都有所缺,但司徒志既然能成为九品,那就说明在这些高端技巧上肯定差不了。

    ‘娘的……想不到我也有当嘴强王者的一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