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七十九章 被打乱的阵法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七十九章被打乱的阵法‘还真是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啊……’

    在破解了一下午后,江北然终于分析出了一些苗头。

    以这五块神秘圆盘的位置和这片山谷的地形来分析,此阵隐藏之深,让江北然都不得不叹服。

    正所谓,九地之下可以伏藏,常以直符加时干,地者静而利藏。

    如果江北然分析没错,那么在这岛上就算是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也极有可能是阵法的一部分。

    从乾坤戒中抽出一张巨大的宣纸摊在地上,江北然开始了挥毫泼墨。

    半柱香后,画成,画的正是这金鼎岛内的山川地形图。

    只是画上并没有开阔大气的山岳景色,也没有雄伟的山脉绵延万里。

    有的只是简约的型条和一些只有江北然自己能看懂的标记。

    只听“刺啦”一声,江北然突然将将宣纸的一角撕下。

    ‘果然如此……’江北然看着画纸微微一笑。

    记住m.42zw.

    接着便是一声又一声的撕纸声不断传出。

    将一大张宣纸撕成了整整九九八十一块,江北然将他们打乱铺到了地上。

    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玩拼图,而是江北然发现隐藏在这山岳中的阵法根本没有按照常规方法来布置。

    原因很简单,既然江北然找到了这片山脉中的五行节点,那就代表着这个大阵并没有脱离基本规则,而在没有脱离基本规则的情况下,江北然却完全看不出它的阵法脉络。

    那这就很不玄学了。

    所以江北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这个布阵者将布在这座岛上的阵法完全打乱了,也就是他没有按照基本规则的顺序来布阵,却依然能让大阵发挥效果。

    这又是江北然闻所未闻的一种布阵手法,但事实证明他似乎并没有猜错。

    在将地图撕碎重新排列后,江北然已经得到了一丝明悟。

    将五块代表着五行节点位置的纸片按照遁甲之势排好,江北然开始口中念念有词。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者隐也,隐即遁也,符者直符也……”

    念词的同时,江北然一边伸手将一块块零碎的地图碎片以五行节点为基础往上拼。

    等到五行节点周围的一圈都被拼上后,江北然又拿起了一张较大的纸片。

    “夫甲为天干之首,坐禄于地支寅宫。”

    江北然念完后将这张纸按在了东方。

    接着江北然又拿起了一张较小的纸片。

    “庚者阳金之精,西方太白之象。”

    语毕,将纸按在了西方。

    ……

    最后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江北然终于完全重构了这张山川地形图。

    “爽!”

    看着重新构成的地图,江北然只感觉一阵透心凉,心飞扬,甭提多舒服了。

    研究了这座金鼎岛这么久,今天终于有所收获,这让他怎能不爽?

    ‘八阳释艮阵。’

    江北然终于认出了这座将此处山岳护在其中的大阵,只是这八阳释艮阵虽然的确是顶级防御大阵,可也不至于能硬到连玄圣都破不开。

    ‘看来应该不止是八阳释艮阵这么简单……’

    又仔细研究了一遍地图,江北然摩挲着下巴想到:“若是我破了这八阳释艮阵……不知外面还是金鼎岛吗?”

    就在江北然有些跃跃欲试时,系统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乖乖!’

    看到直接跳了个天级下品的选项出来,江北然顿时有点懵。

    同时也明白了一点。

    山谷外大概率已经不是金鼎岛,而是什么极其危险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破了这阵法后极有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危险。

    只是比起后来者,江北然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这第二个选项,江北然同样也有些诧异。

    既然出现了特殊属性点,那就是系统把这件事认定为他主动想搞事了。

    但江北然觉得自己很冤枉,他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而已,这有错吗!?

    默默的选择了二,江北然想着出去之后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施鸿云,或者说是怎么将这件事情告诉施鸿云才能为自己争取来最大的利益。

    片刻后,江北然晃了晃脑袋,这会儿还不是想这事的时候,既然已经发现了这片山川的秘密,那么寻找其余神秘圆盘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继续将施凤兰叫过来代班,江北然离开营地找到了小七和居子民。

    “王大哥”

    见到江北然到来,正在休息的二人立即起身行礼道。

    “跟我来。”江北然说完朝着洞外走去。

    两人也没有多问,立即快步跟上。

    一路来到一片荒地,江北然看向居子民问道:“有发现吗?”

    居子民四处寻望一阵,很快便指着一个乱石堆说道:“在那。”

    小七听到后没有直接看过去,而是先看了眼王大哥。

    因为他刚才连第五块神秘碎片带来的冲击都接受不了,第六块的冲击明显更加不行。

    “看吧。”江北然淡然的说道。

    仅仅两个字,却让小七安全感倍增,转身朝着居子民所指的方向看去。

    ————————————————————————————————————

    ‘还真是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啊……’

    在破解了一下午后,江北然终于分析出了一些苗头。

    以这五块神秘圆盘的位置和这片山谷的地形来分析,此阵隐藏之深,让江北然都不得不叹服。

    正所谓,九地之下可以伏藏,常以直符加时干,地者静而利藏。

    如果江北然分析没错,那么在这岛上就算是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子,也极有可能是阵法的一部分。

    从乾坤戒中抽出一张巨大的宣纸摊在地上,江北然开始了挥毫泼墨。

    半柱香后,画成,画的正是这金鼎岛内的山川地形图。

    只是画上并没有开阔大气的山岳景色,也没有雄伟的山脉绵延万里。

    有的只是简约的型条和一些只有江北然自己能看懂的标记。

    只听“刺啦”一声,江北然突然将将宣纸的一角撕下。

    ‘果然如此……’江北然看着画纸微微一笑。

    接着便是一声又一声的撕纸声不断传出。

    将一大张宣纸撕成了整整九九八十一块,江北然将他们打乱铺到了地上。

    之所以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玩拼图,而是江北然发现隐藏在这山岳中的阵法根本没有按照常规方法来布置。

    原因很简单,既然江北然找到了这片山脉中的五行节点,那就代表着这个大阵并没有脱离基本规则,而在没有脱离基本规则的情况下,江北然却完全看不出它的阵法脉络。

    那这就很不玄学了。

    所以江北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猜想,那就是这个布阵者将布在这座岛上的阵法完全打乱了,也就是他没有按照基本规则的顺序来布阵,却依然能让大阵发挥效果。

    这又是江北然闻所未闻的一种布阵手法,但事实证明他似乎并没有猜错。

    在将地图撕碎重新排列后,江北然已经得到了一丝明悟。

    将五块代表着五行节点位置的纸片按照遁甲之势排好,江北然开始口中念念有词。

    “爰有奇器,是生万象,八卦甲子,神机鬼藏,阴者隐也,隐即遁也,符者直符也……”

    念词的同时,江北然一边伸手将一块块零碎的地图碎片以五行节点为基础往上拼。

    等到五行节点周围的一圈都被拼上后,江北然又拿起了一张较大的纸片。

    “夫甲为天干之首,坐禄于地支寅宫。”

    江北然念完后将这张纸按在了东方。

    接着江北然又拿起了一张较小的纸片。

    “庚者阳金之精,西方太白之象。”

    语毕,将纸按在了西方。

    ……

    最后花了整整两个时辰,江北然终于完全重构了这张山川地形图。

    “爽!”

    看着重新构成的地图,江北然只感觉一阵透心凉,心飞扬,甭提多舒服了。

    研究了这座金鼎岛这么久,今天终于有所收获,这让他怎能不爽?

    ‘八阳释艮阵。’

    江北然终于认出了这座将此处山岳护在其中的大阵,只是这八阳释艮阵虽然的确是顶级防御大阵,可也不至于能硬到连玄圣都破不开。

    ‘看来应该不止是八阳释艮阵这么简单……’

    又仔细研究了一遍地图,江北然摩挲着下巴想到:“若是我破了这八阳释艮阵……不知外面还是金鼎岛吗?”

    就在江北然有些跃跃欲试时,系统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乖乖!’

    看到直接跳了个天级下品的选项出来,江北然顿时有点懵。

    同时也明白了一点。

    山谷外大概率已经不是金鼎岛,而是什么极其危险的地方,当然,也有可能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破了这阵法后极有可能会引起一系列的危险。

    只是比起后来者,江北然觉得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至于这第二个选项,江北然同样也有些诧异。

    既然出现了特殊属性点,那就是系统把这件事认定为他主动想搞事了。

    但江北然觉得自己很冤枉,他只是想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而已,这有错吗!?

    默默的选择了二,江北然想着出去之后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施鸿云,或者说是怎么将这件事情告诉施鸿云才能为自己争取来最大的利益。

    片刻后,江北然晃了晃脑袋,这会儿还不是想这事的时候,既然已经发现了这片山川的秘密,那么寻找其余神秘圆盘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继续将施凤兰叫过来代班,江北然离开营地找到了小七和居子民。

    “王大哥”

    见到江北然到来,正在休息的二人立即起身行礼道。

    “跟我来。”江北然说完朝着洞外走去。

    两人也没有多问,立即快步跟上。

    一路来到一片荒地,江北然看向居子民问道:“有发现吗?”

    居子民四处寻望一阵,很快便指着一个乱石堆说道:“在那。”

    小七听到后没有直接看过去,而是先看了眼王大哥。

    因为他刚才连第五块神秘碎片带来的冲击都接受不了,第六块的冲击明显更加不行。

    “看吧。”江北然淡然的说道。

    仅仅两个字,却让小七安全感倍增,转身朝着居子民所指的方向看去。

    默默的选择了二,江北然想着出去之后要怎么将这件事告诉施鸿云,或者说是怎么将这件事情告诉施鸿云才能为自己争取来最大的利益。

    片刻后,江北然晃了晃脑袋,这会儿还不是想这事的时候,既然已经发现了这片山川的秘密,那么寻找其余神秘圆盘应该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继续将施凤兰叫过来代班,江北然离开营地找到了小七和居子民。

    “王大哥”

    见到江北然到来,正在休息的二人立即起身行礼道。

    “跟我来。”江北然说完朝着洞外走去。

    两人也没有多问,立即快步跟上。

    一路来到一片荒地,江北然看向居子民问道:“有发现吗?”

    居子民四处寻望一阵,很快便指着一个乱石堆说道:“在那。”

    小七听到后没有直接看过去,而是先看了眼王大哥。

    因为他刚才连第五块神秘碎片带来的冲击都接受不了,第六块的冲击明显更加不行。

    “看吧。”江北然淡然的说道。

    仅仅两个字,却让小七安全感倍增,转身朝着居子民所指的方向看去。

    居子民四处寻望一阵,很快便指着一个乱石堆说道:“在那。”

    小七听到后没有直接看过去,而是先看了眼王大哥。

    因为他刚才连第五块神秘碎片带来的冲击都接受不了,第六块的冲击明显更加不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