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师兄气质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六十九章大师兄气质‘不对劲……不对劲啊……’

    来到金鼎岛已经第七天了,江北然在每天到处跑的情况下,仍然没有见到任何异族人。

    所谓事出无常必有妖。

    异族肯定不会是因为记错时间这种原因没有入岛,所以到底是什么让他们没有在第一时间进入金鼎岛就很值得思考了。

    不过又因为系统一直没跳选项,所以江北然也就是稍微奇怪一下,并没有太过担心。

    另外比起异族不出现这个问题来了,江北然现在更头疼的是他仍旧没在岛上找到任何和阵法有关的线索,连一点细节都没有。

    “莫非……真的不是阵法在守护着金鼎岛?”

    但江北然真的也就是在瞎猜而已,毕竟金鼎岛的存在对他来说实在太超纲了。

    他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金鼎岛内部,又何谈破解。

    ‘也许只有等我的新技艺点全部拉满才有可能破解这些异象了。’

    江北然之前在见到高兰雯时就领悟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第一代的技艺点就已经可以压制她这个八品炼玉师,之前他还疑惑“船新版本”的技艺点是要干嘛,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

    一秒记住.42zw.

    玄龙大陆之大,像金鼎岛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也许都需要更高阶的玄艺技巧才能破解。

    这让江北然感觉脑中跳出一行字。

    这种提示是他以前玩游戏最讨厌看到的,想不到现在能亲身体会了。

    不过江北然也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更仔细的搜索一番,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奇特之处。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北然再次慢悠悠的行走在了山谷之间。

    “轰!”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早已习惯了这一幕的江北然看都懒得看,继续往前走。

    但很快,爆炸声越来越近,同时好几道身影落在了他面前。

    “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就行。”

    江北然面前,一个身高近八尺的男子喊道。

    “哦?”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男子,江北然感觉颇有意思。

    因为这个人的长相,或者说气质,就特别让人想喊一声大师兄。

    一眼就能看出十分具有领袖气质。

    “师兄,我们不走!”

    “你们伤太重了,留着只会让我分心,快走!”

    “我们……”

    “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是快走吧,我们现在留着也只会给师兄添麻烦而已。”

    “可是……”

    “走!”那靛蓝色长袍男子再次喝道。

    “是!师兄保重!”

    一众师弟师妹朝着长袍男子深深行了一礼后立即远撤。

    正当江北然期待着这个具有大师兄气质的男子会展现出什么样的修为时,一件令他完全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靛蓝色长袍男子回过头看向他喊道:“那位小兄弟,这里危险,你还是快些离去,免得被牵连其中。”

    ‘他竟然看得见我!?’

    这是江北然万万没想到的,要知道他现在也穿着泯然,而且还是改进过的泯然,按理说这个岛上不可能有人能看到他才是。

    更让江北然惊奇的是这个人是那种十分自然的就看到了自己,甚至连玄识都没有用。

    ‘奇了……’

    在心中惊叹一句,江北然朝着那人拱手道:“多谢兄台提醒。”

    说完便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准备继续观察一下这位有趣的“大师兄”。

    毕竟这个人既然能看破他的泯然,就能看破其他人的,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也许会闹出意外来。

    等江北然隐藏好,就听那靛蓝色长袍男子朝着天空大喝一声:“无上宗居子民在此!下来一战!”

    顺着居子民的目光向上看去,只见半空中的七个身影分出四人朝着他飞来,另外三人则是追着刚才那些受伤师弟的方向追去。

    “哪里走!”

    居子民爆喝一声,朝着半空飞去,却被那四个冲他飞来的人死死拦住。

    不一会儿,刚才逃走的那些师弟师妹就又都逃了回来,口中喊着:“师兄救我!”

    那人刚喊完,江北然就看到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长枪破空而来,刺穿了其他的胸膛。

    “啊!”

    那被刺破胸膛的男修惨叫一声,跪到在了地上。

    下一秒,一个穿着紧身长衫的男子从空中落下,一脚踩在那被长枪捅中的人身上喊道:“跑!我让你跑!”

    被踩中的男子又是惨叫一声,痛苦的喊道:“宝物明明已经让给了你们,你们为何还要穷追不舍!”

    话音刚落,又有五道身影从空中落下,将三个受伤之人团团包围。

    “让给我们?那是你们输的!按照赌约,你们要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才对。”那人说着猛地将燃火长枪拔出,疼的地上那男修炼者又是一阵惨叫。

    “我们何时答应了你这种赌约!?”旁边一个受伤的女修炼者喊道。

    “我说你们答应了就是答应了,赶紧的!别到时候惹的爷爷火起,连你们的命一起留下!”说完又一脚踩在了地上那男修的伤口上。

    “住手!”

    这时居子民从空中落下,一脚踢向了那持枪之人。

    “来的好!”

    持枪之人没有任何后退的意思,直接一枪朝着居子民的脚心刺去。

    然而居子民腿功属实聊得将将那持枪之人连人带枪一起踢飞。

    “好!果然也就你有点意思。”

    持枪之人说完狂笑一声,一股如火焰般的玄气瞬间包裹住了他全身。

    ‘好浓郁的火灵气啊……先天火灵之体吗。’

    一看到那如实质般的火灵气,江北然就觉得他应该不是靠吸收地脉之力而改造了身体的后天火灵气,而是更高一档的先天火灵气。

    ‘不愧是顶尖宗门后辈大乱斗,真是什么天才都见得到。’

    ————————————————————————————————————

    鼎岛就很值得思考了。

    不过又因为系统一直没跳选项,所以江北然也就是稍微奇怪一下,并没有太过担心。

    另外比起异族不出现这个问题来了,江北然现在更头疼的是他仍旧没在岛上找到任何和阵法有关的线索,连一点细节都没有。

    “莫非……真的不是阵法在守护着金鼎岛?”

    但江北然真的也就是在瞎猜而已,毕竟金鼎岛的存在对他来说实在太超纲了。

    他现在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在金鼎岛内部,又何谈破解。

    ‘也许只有等我的新技艺点全部拉满才有可能破解这些异象了。’

    江北然之前在见到高兰雯时就领悟到了一件事,那就是第一代的技艺点就已经可以压制她这个八品炼玉师,之前他还疑惑“船新版本”的技艺点是要干嘛,现在算是有些明白了……

    玄龙大陆之大,像金鼎岛这样的地方还有很多,也许都需要更高阶的玄艺技巧才能破解。

    这让江北然感觉脑中跳出一行字。

    这种提示是他以前玩游戏最讨厌看到的,想不到现在能亲身体会了。

    不过江北然也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再更仔细的搜索一番,说不定能发现什么奇特之处。

    抱着这样的想法,江北然再次慢悠悠的行走在了山谷之间。

    “轰!”

    这时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早已习惯了这一幕的江北然看都懒得看,继续往前走。

    但很快,爆炸声越来越近,同时好几道身影落在了他面前。

    “你们先走,我拖住他们就行。”

    江北然面前,一个身高近八尺的男子喊道。

    “哦?”

    看着眼前这个穿着靛蓝色的长袍,领口袖口都镶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男子,江北然感觉颇有意思。

    因为这个人的长相,或者说气质,就特别让人想喊一声大师兄。

    一眼就能看出十分具有领袖气质。

    “师兄,我们不走!”

    “你们伤太重了,留着只会让我分心,快走!”

    “我们……”

    “既然师兄都这么说了,我们还是快走吧,我们现在留着也只会给师兄添麻烦而已。”

    “可是……”

    “走!”那靛蓝色长袍男子再次喝道。

    “是!师兄保重!”

    一众师弟师妹朝着长袍男子深深行了一礼后立即远撤。

    正当江北然期待着这个具有大师兄气质的男子会展现出什么样的修为时,一件令他完全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那靛蓝色长袍男子回过头看向他喊道:“那位小兄弟,这里危险,你还是快些离去,免得被牵连其中。”

    ‘他竟然看得见我!?’

    这是江北然万万没想到的,要知道他现在也穿着泯然,而且还是改进过的泯然,按理说这个岛上不可能有人能看到他才是。

    更让江北然惊奇的是这个人是那种十分自然的就看到了自己,甚至连玄识都没有用。

    ‘奇了……’

    在心中惊叹一句,江北然朝着那人拱手道:“多谢兄台提醒。”

    说完便找了一处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准备继续观察一下这位有趣的“大师兄”。

    毕竟这个人既然能看破他的泯然,就能看破其他人的,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也许会闹出意外来。

    等江北然隐藏好,就听那靛蓝色长袍男子朝着天空大喝一声:“无上宗居子民在此!下来一战!”

    顺着居子民的目光向上看去,只见半空中的七个身影分出四人朝着他飞来,另外三人则是追着刚才那些受伤师弟的方向追去。

    “哪里走!”

    居子民爆喝一声,朝着半空飞去,却被那四个冲他飞来的人死死拦住。

    不一会儿,刚才逃走的那些师弟师妹就又都逃了回来,口中喊着:“师兄救我!”

    那人刚喊完,江北然就看到一把燃烧着火焰的长枪破空而来,刺穿了其他的胸膛。

    “啊!”

    那被刺破胸膛的男修惨叫一声,跪到在了地上。

    下一秒,一个穿着紧身长衫的男子从空中落下,一脚踩在那被长枪捅中的人身上喊道:“跑!我让你跑!”

    被踩中的男子又是惨叫一声,痛苦的喊道:“宝物明明已经让给了你们,你们为何还要穷追不舍!”

    话音刚落,又有五道身影从空中落下,将三个受伤之人团团包围。

    “让给我们?那是你们输的!按照赌约,你们要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才对。”那人说着猛地将燃火长枪拔出,疼的地上那男修炼者又是一阵惨叫。

    “我们何时答应了你这种赌约!?”旁边一个受伤的女修炼者喊道。

    “我说你们答应了就是答应了,赶紧的!别到时候惹的爷爷火起,连你们的命一起留下!”说完又一脚踩在了地上那男修的伤口上。

    “住手!”

    这时居子民从空中落下,一脚踢向了那持枪之人。

    “来的好!”

    持枪之人没有任何后退的意思,直接一枪朝着居子民的脚心刺去。

    然而居子民腿功属实聊得将将那持枪之人连人带枪一起踢飞。

    “好!果然也就你有点意思。”

    持枪之人说完狂笑一声,一股如火焰般的玄气瞬间包裹住了他全身。

    ‘好浓郁的火灵气啊……先天火灵之体吗。’

    一看到那如实质般的火灵气,江北然就觉得他应该不是靠吸收地脉之力而改造了身体的后天火灵气,而是更高一档的先天火灵气。

    ‘不愧是顶尖宗门后辈大乱斗,真是什么天才都见得到。’

    持枪之人说完狂笑一声,一股如火焰般的玄气瞬间包裹住了他全身。

    ‘好浓郁的火灵气啊……先天火灵之体吗。’

    一看到那如实质般的火灵气,江北然就觉得他应该不是靠吸收地脉之力而改造了身体的后天火灵气,而是更高一档的先天火灵气。

    ‘不愧是顶尖宗门后辈大乱斗,真是什么天才都见得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