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六十四章 到达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六十四章到达大厅中,正咀嚼着枣泥酥的施凤兰看向同样也在吃的施嘉慕问道:“么么儿,你说老祖宗找小北然去干什么呀?”

    “老祖宗的事,我哪会知道。”

    “猜猜看嘛。”

    “大概是问问大叔这次碧霄会的计划吧。”施嘉慕说着突然叹了口气。

    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让她十分难受的事情,让她至今没缓过来。

    就如大叔所说的那般,一切都变了。

    以前她无论是出去执行任务,还是找地方突破,总会有兄长会是小伙伴来给她送行。

    然而这一次,没有人来送她,那些原本对她关怀备至的兄长们一个都没来。

    施嘉慕知道他们是在为自己没有将他们选入队伍而感到生气,但她也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有这种被孤立的感觉,让她很不好受。

    “唉……”

    首发

    将手中的枣泥酥放回盒子中,施嘉慕望向楼上江北然消失的地方。

    ‘如果问大叔的话,应该能得到答案吧。’

    在施嘉慕眼里,江北然表面和善,但骨子里其实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除了对小姨妈稍有不同外,对其他人其实差不多都是一个态度。

    这样的人,应该早已习惯了孤独这件事。

    或者说他也没觉得孤独,只是更喜欢一个人待着罢了。

    “哎!小北然出来了!”一直望着三楼的施凤兰突然喊了一声,然后挥舞着双手喊道:“小北然~小北然~我们在这呢。”

    “嘶~”

    不远处,施焱头上猛地暴起好几根青筋,紧握双拳才控制住自己没朝江北然看去。

    一旁的施弘方见状连忙说道:“好了,好了,你别在这自己跟自己较劲了,跟我去二楼喝一杯。”

    但施弘方却是一动没动,沉声道:“我就在这待着。”

    “唉~”施弘方摊了摊手,也只好任由他去。

    来到一楼,施阳曦突然回头看向江北然说道:“巍奕为你顶下了不少压力,若是你这次碧霄会能夺魁,你该去谢谢他。”

    听到巍奕两字时江北然有些没反应过来,但很快便明白施阳曦说的是圣贤。

    “晚辈明白。”江北然拱手道。

    他这次选出了一次如此奇葩的阵容,又拒绝了这么多嫡系小辈,如果不是施巍奕给他站台的话,他恐怕没法这么称心如意。

    ‘唉……明明最不想的就是欠那个老阴比人情啊。’

    “好好表现。”施阳曦说完便径直离开了。

    等施阳曦一离开,江北然就感觉到不少目光朝自己集中了过来。

    其中有好奇的也有不满的。

    不满的估计是那些自家孩子没入队的,好奇的自然是那些只听闻过他名字,但还没见过他的。

    在各种目光的注视中,江北然坦然的走回了施凤兰旁边。

    “小北然,老祖宗找你干什么呀?”施凤兰好奇的看着江北然问道。

    “一些小事罢了。”

    施凤兰刚要再说话,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朝她走了过来。

    “芮芮姐姐~”施凤兰立即高兴的迎了上去。

    “我的好妹妹哟~”高兴的应了一声,施芮静抱住了跑过来的施凤兰。

    跟施芮静抱完,施凤兰又扭头看向施英发说道:“姐夫好。”

    “好久不见。”施英发微笑道。

    “爹,娘。”这时施嘉慕也走过来喊道。

    见自己女儿似乎不是很高兴,施芮静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无声的安慰着她。

    因为这种情况时他们夫妻俩之前就已经预见到的。

    但他们并不打算阻止,因为他们也觉得自己的女儿该“长大”了。

    该明白这个家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这么温馨,甚至……有点残酷。

    见自己妻子已经在安慰女儿,施英发迈着步子来到江北然面前打招呼道:“你好,我是施嘉慕的父亲,这段时间我女儿受你照顾了。”

    江北然听完拱手道:“前辈客气了,我并没有做什么。”

    摇摇头,施英发回道:“我能看出嘉儿最近成长了许多,相信这与你脱不开关系,作为父亲,我应当向你表示感谢。”

    “那是她自己聪明,和我并没有太大关系。”

    见江北然打算谦虚到底,施英发也就不继续往下说这个话题。

    “这次去金鼎岛上嘉儿就全权拜托你了,我不求夺魁,只求她平安归来,相信凭北然你的本事,应该不难做到。”

    ”

    直接选择了二,江北然后退一步道:“我不是,我没有,就我这点本事,最多也就自保而已。”

    施英发听完一愣,觉着一般人这时候应该都会回答“尽力而为”吧,怎么他连客套一下都不会,这让他原本准备好的词儿都没法往下说了。

    感觉到爹爹愣住,正在享受娘亲抚摸的施嘉慕突然回头道:“爹,你就别为难大叔了,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已经被打乱节奏的施英发也只好摇头放弃,同时有些明白女儿为何要说这位人杰没有强者气场。

    的确是一点也没有啊。

    不过施英发却让仍然没有任何轻视江北然的意思,不然老祖宗也不会将他带回来,还给予了他大量特权。

    ‘果然是个怪人。’

    就在几人聊天间,江北然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波动了一下,明白应该是到地方了。

    果然,下一刻施阳曦便在二楼喊道:“出发!”

    随着施阳曦中气十足的一声号令,江北然只觉眼前一黑一亮便出现在了海面上,眼前正是那座他刚刚才见过的金鼎岛,同时还看到了远比他想象中更多的强者汇聚于此。

    “好大的排场……”

    江北然精神力稍微一扫,便发现了这鬼地方的恐怖。

    ——————————————————————————————————————

    大厅中,正咀嚼着枣泥酥的施凤兰看向同样也在吃的施嘉慕问道:“么么儿,你说老祖宗找小北然去干什么呀?”

    “老祖宗的事,我哪会知道。”

    “猜猜看嘛。”

    “大概是问问大叔这次碧霄会的计划吧。”施嘉慕说着突然叹了口气。

    今天早上发生了一件让她十分难受的事情,让她至今没缓过来。

    就如大叔所说的那般,一切都变了。

    以前她无论是出去执行任务,还是找地方突破,总会有兄长会是小伙伴来给她送行。

    然而这一次,没有人来送她,那些原本对她关怀备至的兄长们一个都没来。

    施嘉慕知道他们是在为自己没有将他们选入队伍而感到生气,但她也想不出什么两全其美的办法。

    这是她记事以来第一次有这种被孤立的感觉,让她很不好受。

    “唉……”

    将手中的枣泥酥放回盒子中,施嘉慕望向楼上江北然消失的地方。

    ‘如果问大叔的话,应该能得到答案吧。’

    在施嘉慕眼里,江北然表面和善,但骨子里其实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性格,除了对小姨妈稍有不同外,对其他人其实差不多都是一个态度。

    这样的人,应该早已习惯了孤独这件事。

    或者说他也没觉得孤独,只是更喜欢一个人待着罢了。

    “哎!小北然出来了!”一直望着三楼的施凤兰突然喊了一声,然后挥舞着双手喊道:“小北然~小北然~我们在这呢。”

    “嘶~”

    不远处,施焱头上猛地暴起好几根青筋,紧握双拳才控制住自己没朝江北然看去。

    一旁的施弘方见状连忙说道:“好了,好了,你别在这自己跟自己较劲了,跟我去二楼喝一杯。”

    但施弘方却是一动没动,沉声道:“我就在这待着。”

    “唉~”施弘方摊了摊手,也只好任由他去。

    来到一楼,施阳曦突然回头看向江北然说道:“巍奕为你顶下了不少压力,若是你这次碧霄会能夺魁,你该去谢谢他。”

    听到巍奕两字时江北然有些没反应过来,但很快便明白施阳曦说的是圣贤。

    “晚辈明白。”江北然拱手道。

    他这次选出了一次如此奇葩的阵容,又拒绝了这么多嫡系小辈,如果不是施巍奕给他站台的话,他恐怕没法这么称心如意。

    ‘唉……明明最不想的就是欠那个老阴比人情啊。’

    “好好表现。”施阳曦说完便径直离开了。

    等施阳曦一离开,江北然就感觉到不少目光朝自己集中了过来。

    其中有好奇的也有不满的。

    不满的估计是那些自家孩子没入队的,好奇的自然是那些只听闻过他名字,但还没见过他的。

    在各种目光的注视中,江北然坦然的走回了施凤兰旁边。

    “小北然,老祖宗找你干什么呀?”施凤兰好奇的看着江北然问道。

    “一些小事罢了。”

    施凤兰刚要再说话,就看到一对中年夫妇朝她走了过来。

    “芮芮姐姐~”施凤兰立即高兴的迎了上去。

    “我的好妹妹哟~”高兴的应了一声,施芮静抱住了跑过来的施凤兰。

    跟施芮静抱完,施凤兰又扭头看向施英发说道:“姐夫好。”

    “好久不见。”施英发微笑道。

    “爹,娘。”这时施嘉慕也走过来喊道。

    见自己女儿似乎不是很高兴,施芮静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无声的安慰着她。

    因为这种情况时他们夫妻俩之前就已经预见到的。

    但他们并不打算阻止,因为他们也觉得自己的女儿该“长大”了。

    该明白这个家其实并没有她想象中这么温馨,甚至……有点残酷。

    见自己妻子已经在安慰女儿,施英发迈着步子来到江北然面前打招呼道:“你好,我是施嘉慕的父亲,这段时间我女儿受你照顾了。”

    江北然听完拱手道:“前辈客气了,我并没有做什么。”

    摇摇头,施英发回道:“我能看出嘉儿最近成长了许多,相信这与你脱不开关系,作为父亲,我应当向你表示感谢。”

    “那是她自己聪明,和我并没有太大关系。”

    见江北然打算谦虚到底,施英发也就不继续往下说这个话题。

    “这次去金鼎岛上嘉儿就全权拜托你了,我不求夺魁,只求她平安归来,相信凭北然你的本事,应该不难做到。”

    ”

    直接选择了二,江北然后退一步道:“我不是,我没有,就我这点本事,最多也就自保而已。”

    施英发听完一愣,觉着一般人这时候应该都会回答“尽力而为”吧,怎么他连客套一下都不会,这让他原本准备好的词儿都没法往下说了。

    感觉到爹爹愣住,正在享受娘亲抚摸的施嘉慕突然回头道:“爹,你就别为难大叔了,我自己会照顾好自己的。”

    已经被打乱节奏的施英发也只好摇头放弃,同时有些明白女儿为何要说这位人杰没有强者气场。

    的确是一点也没有啊。

    不过施英发却让仍然没有任何轻视江北然的意思,不然老祖宗也不会将他带回来,还给予了他大量特权。

    ‘果然是个怪人。’

    就在几人聊天间,江北然突然感觉到周围的空间波动了一下,明白应该是到地方了。

    果然,下一刻施阳曦便在二楼喊道:“出发!”

    随着施阳曦中气十足的一声号令,江北然只觉眼前一黑一亮便出现在了海面上,眼前正是那座他刚刚才见过的金鼎岛,同时还看到了远比他想象中更多的强者汇聚于此。

    “好大的排场……”

    江北然精神力稍微一扫,便发现了这鬼地方的恐怖。

    果然,下一刻施阳曦便在二楼喊道:“出发!”

    随着施阳曦中气十足的一声号令,江北然只觉眼前一黑一亮便出现在了海面上,眼前正是那座他刚刚才见过的金鼎岛,同时还看到了远比他想象中更多的强者汇聚于此。

    “好大的排场……”

    江北然精神力稍微一扫,便发现了这鬼地方的恐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