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六十三章 童年经典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六十三章童年经典‘嗯……跟我想象中不太一样啊。’

    站在一座府邸的大厅中,江北然看着身边的各位施家大人物在心中感慨道。

    他本以为施家会召出什么上古神兽或者洪荒巨兽什么来载着所有人去金鼎岛,毕竟牌面嘛,大家族肯定更讲究。

    然而现实并没有这么花里胡哨,所有人都进到了施家现任族长施阳曦的飞府之中,朝着金鼎岛飞去。

    看着左右两旁都是施家的嫡系大人物,江北然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

    这次施家差不多是顶层全员出动,甚至连族圣施鸿云都来了,这让江北然有点意料之中,又觉情理之中。

    毕竟这么多强者攻略了那金鼎岛三十多年都没攻略成功,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点膈应的,借着这机会肯定会想再去看看,说不定就会有新发现。

    “江北然何在?”

    就在江北然想着去哪个角落待一会儿时,二楼一个中年男子突然大喊一声。

    ‘干啥呀……这么兴师动众的。’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慢慢朝自己这边汇聚过来,江北然仰起头朝着二楼拱手回答道:“北然在此,不知施族长找我何事?”

    一秒记住.42zw.

    没错,此刻站在二楼走廊上的正是施家家主施阳曦。

    境界已至玄尊六阶,是所有人公认最有机会成为施家下一个玄圣的头部人物。

    江北然和他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就真的只是见了见,话都没说三句。

    “上来,族圣要见你。”

    ‘就不能低调一点嘛……’

    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的江北然应了声“是”,在所有人注视的目光中上到了二楼。

    “跟我来吧。”

    要说在施家待了这么久,让江北然感觉最有强者气质的就是这位施家族长。

    永远都是一张扑克脸,见到谁都不会有任何表情变化,说话干净利索,不拖泥带水。

    属于江北然不太喜欢打交道的那一款。

    当然,和那种整天笑嘻嘻的老阴比比起来,江北然还是情愿和这种扑克脸相处。

    看着江北然被带走,施弘方笑着对旁边一个男子说道:“哎,你是不是很希望老祖宗可以好好收拾他一顿。”

    “没有。”男子简单利落的回答道。

    “你觉得我会信你?昨天要不是我拉着你,你怕是直接冲到他屋子里去了吧?早跟你说了,别去看,别去看,你又不能接触兰儿,这不徒增烦恼嘛,而且……”

    看着施焱越发凌厉的眼神,施弘方摆手道:“好好好,我不说,我不说了,但你真得注意些,谷良人交待过……”

    “要不是谷先生交待过,昨天我根本不会给你拦住我的机会。”

    耸耸肩,施弘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聊起了这次碧霄会的事情。

    另一边,江北然已经被施阳曦带到了三楼的一扇大门前。

    伸出双手将大门推开,施阳曦径直走了进去,江北然则是楞了一下,因为他发现门后竟然又是那仿佛仙境一般的地方。

    ‘这心念所生……果然是随时随地都存在吗。’

    江北然当初进入那灵幻塔时就意识到这心念所生就如同自我境界,但自我结界可是没法移动的,布在哪里就一直在哪里,而这心念所生就比较厉害了,完全就是移动的自我结界。

    这一刻江北然突然想起,那时在木灵脉观赏这场“顶上战争”的时候,的确发现好几个玄圣打着打着就突然不见了,过一阵又会出来。

    如今想来,应该就是跑到对方心念所生的地盘里去了。

    ‘玄圣打架,果然是花里胡哨啊。’

    跟上施阳曦的脚步,江北然现在也知道该怎么找那位族圣了,用耳朵就行。

    寻着那莺莺燕燕的笑声,江北然跟着施阳曦来到了一处湖畔边上。

    眼前的景象和江北然想象中的差不多,但又更具冲击力一些。

    只见施鸿云背对着一种妙龄少女在数数,而妙龄少女们则是蹑手蹑脚的在往前走。

    ‘不会吧……’

    江北然这个念头刚升起,就听施鸿云突然回头喊道:“木头人!”

    一时间,所有妙龄少女都连忙止住身形,一动不动,只有一个人因为没站稳,所以往前倒了一步。

    “哈哈哈,美人儿,你输了。”施鸿云大笑着朝那没站稳的少女喊道。

    那少女脸一红,便脱下了一件身上的外衣。

    ‘你他娘的是真会玩啊……’

    江北然见过脱衣麻将,脱衣扑克,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把这种童年经典游戏都修改到如此色气的。

    另外让江北然有些想不通的就是,这老头就这么玩,不用修炼的吗?

    还是说他是以“色”入道,所以表面上看着他在瞎玩,其实是在修炼?

    ‘那也太秀了吧……’

    朝着施鸿云行了一礼,施阳曦拱手道:“拜见老祖宗,我把江北然带来了。”

    施鸿云听完点点头,转身朝着那些妙龄少女招了招手,就看到那些一动不动的少女们欢呼着奔向施鸿云。

    在少女的簇拥下,施鸿云朝着施阳曦点点头,然后看向江北然说道:“听小五说你最近在玲珑坊闯出了不小的名头,还是很有本事的嘛。”

    ‘???’

    看着跳出来的两条选项,江北然简直一头雾水,这完全就是嫌命长的聊天方式啊,要不要这么暴躁?

    但吐槽归吐槽,江北然还是果断选择了二回答道:“并不是晚辈有本事,只是玲珑坊的玄艺师水平太次罢了。”

    此言一出,旁边的施阳曦果然朝他看了过来,虽然脸上依然毫无表情,但江北然能感受到他的威压。

    “哈哈哈哈。”施鸿云听完却是一阵大笑,“你小子老跟我说你怕死,我看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怕。”

    “晚辈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敢欺瞒前辈。”江北然拱手回答道。

    施鸿云听完又是一阵大笑,抱起一个少女亲了一口指着江北然问道:“你说那小子是不是不怕死?”

    那少女听完有些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

    看着少女惊慌的样子,施鸿云又是一顿大笑,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蹂躏了两把道:“那本君换个问题,伊儿喜不喜欢本君这样揉你啊?”

    “喜欢……”少女立即低着头回答道。

    “哈哈哈。”一阵畅快的大笑后,施鸿云重新看向江北然道:“本君欣赏敢于放肆的人,但前提是他有本事才行……江北然!”

    听到施鸿云突然大声喊自己的名字,江北然拱手道:“晚辈在。”

    “既然你笑我玲珑坊无人!那就帮我玲珑坊培养些人才来,如何?”

    “自然没问题。”

    “好!够爽快,那本君也爽快一回,只要你这次在碧霄会夺魁,再帮我施家玲珑坊培养两个八品玄艺师,你欠我的人情就一笔勾销。”

    ‘艹……这些大人物真是一言不合就翻脸啊。’

    江北然刚才其实刚想夸一句系统永远滴神,原来贬低玲珑坊的目的在这,刚想一口答应,就发现系统又教他做人了。

    要是他真表现出急欲和施家撇清关系的态度,这位玄圣恐怕就会完全改变对他的态度了。

    ‘系统,永远滴神。’

    在心里感慨完,江北然选择了二拱手道:“前辈对我恩重如山,岂是这些小事就能回报完的。”

    施鸿云听完顿时爽快的大笑起来,怀里抱着两个少女一顿乱摸。

    边摸边看向施阳曦道:“大儿,你看着小子是不是死聪明,死聪明的,真是想要找个弄死他的由头都难啊。”

    ——————————————————————————————————————

    ‘这心念所生……果然是随时随地都存在吗。’

    江北然当初进入那灵幻塔时就意识到这心念所生就如同自我境界,但自我结界可是没法移动的,布在哪里就一直在哪里,而这心念所生就比较厉害了,完全就是移动的自我结界。

    这一刻江北然突然想起,那时在木灵脉观赏这场“顶上战争”的时候,的确发现好几个玄圣打着打着就突然不见了,过一阵又会出来。

    如今想来,应该就是跑到对方心念所生的地盘里去了。

    ‘玄圣打架,果然是花里胡哨啊。’

    跟上施阳曦的脚步,江北然现在也知道该怎么找那位族圣了,用耳朵就行。

    寻着那莺莺燕燕的笑声,江北然跟着施阳曦来到了一处湖畔边上。

    眼前的景象和江北然想象中的差不多,但又更具冲击力一些。

    只见施鸿云背对着一种妙龄少女在数数,而妙龄少女们则是蹑手蹑脚的在往前走。

    ‘不会吧……’

    江北然这个念头刚升起,就听施鸿云突然回头喊道:“木头人!”

    一时间,所有妙龄少女都连忙止住身形,一动不动,只有一个人因为没站稳,所以往前倒了一步。

    “哈哈哈,美人儿,你输了。”施鸿云大笑着朝那没站稳的少女喊道。

    那少女脸一红,便脱下了一件身上的外衣。

    ‘你他娘的是真会玩啊……’

    江北然见过脱衣麻将,脱衣扑克,还真是第一次见到把这种童年经典游戏都修改到如此色气的。

    另外让江北然有些想不通的就是,这老头就这么玩,不用修炼的吗?

    还是说他是以“色”入道,所以表面上看着他在瞎玩,其实是在修炼?

    ‘那也太秀了吧……’

    朝着施鸿云行了一礼,施阳曦拱手道:“拜见老祖宗,我把江北然带来了。”

    施鸿云听完点点头,转身朝着那些妙龄少女招了招手,就看到那些一动不动的少女们欢呼着奔向施鸿云。

    在少女的簇拥下,施鸿云朝着施阳曦点点头,然后看向江北然说道:“听小五说你最近在玲珑坊闯出了不小的名头,还是很有本事的嘛。”

    ‘???’

    看着跳出来的两条选项,江北然简直一头雾水,这完全就是嫌命长的聊天方式啊,要不要这么暴躁?

    但吐槽归吐槽,江北然还是果断选择了二回答道:“并不是晚辈有本事,只是玲珑坊的玄艺师水平太次罢了。”

    此言一出,旁边的施阳曦果然朝他看了过来,虽然脸上依然毫无表情,但江北然能感受到他的威压。

    “哈哈哈哈。”施鸿云听完却是一阵大笑,“你小子老跟我说你怕死,我看你是真的一点都不怕。”

    “晚辈只是实话实说罢了,不敢欺瞒前辈。”江北然拱手回答道。

    施鸿云听完又是一阵大笑,抱起一个少女亲了一口指着江北然问道:“你说那小子是不是不怕死?”

    那少女听完有些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种问题。

    看着少女惊慌的样子,施鸿云又是一顿大笑,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蹂躏了两把道:“那本君换个问题,伊儿喜不喜欢本君这样揉你啊?”

    “喜欢……”少女立即低着头回答道。

    “哈哈哈。”一阵畅快的大笑后,施鸿云重新看向江北然道:“本君欣赏敢于放肆的人,但前提

    少女惊慌的样子,施鸿云又是一顿大笑,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蹂躏了两把道:“那本君换个问题,伊儿喜不喜欢本君这样揉你啊?”

    “喜欢……”少女立即低着头回答道。

    “哈哈哈。”一阵畅快的大笑后,施鸿云重新看向江北然道:“本君欣赏敢于放肆的人,但前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