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六十二章 她还得谢谢咱呢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六十二章她还得谢谢咱呢自从知道了金鼎岛上会因为地图切换而导致“特产”不同,江北然就开始了新一轮的人员选拔。

    之前选出来的那批是玲珑坊最精英的“打工人”。

    但没精英到如此极致的其实还有不少,再筛选一下,招过来一样能用。

    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江北然的碧霄会阵容也是越来越齐全,越来越庞大。

    内城,空天府。

    “大小姐。”

    “大小姐。”

    在侍女们恭敬的称呼声中,施嘉慕一路走了进去。

    “娘!”施嘉慕喊了一声,扑向了坐在床边的一位端庄女子。

    抱住扑过来的施嘉慕,施芮静摸着她的头发说道:“你还知道来看看你娘啊。”

    将头埋进施芮静的怀里蹭了两下,施嘉慕闷着头撒娇道:“娘~”

    首发

    笑着摇了摇头,施芮静揉着自己女儿柔顺的黑发问道:“最近比起娘来,你可跟你小姨亲近多了。”

    “才没有~”施嘉慕抬起头看向娘亲笑道:“我最近可是在为了碧霄会忙前忙后,去小姨那纯属公务。”

    “是吗?”施芮静微微一笑,“那准备的怎么样了?”

    “准备的很好!这次夺魁的肯定是我们施家!”

    “说得好!”这时一个中年男子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嘉儿啊,爹可就等着你给我挣脸了。”

    见到爹爹来了,施嘉慕连忙站起来喊道:“爹。”

    “嗯。”点点头,施英发坐到了身后的梳背椅上,接过侍女递来的茶杯,施英发打开杯盖轻掠了两下茶杯,突然抬头看向施嘉慕问道:“与那江北然处的如何了?”

    “就那样吧……他是个怪人。”施嘉慕回答道。

    “怎么个怪法?”施英发饶有兴趣的问道。

    “他明明很有本事,却一点也不像一个有本事的人。”

    施英发听完笑了两声,“那你觉得怎么样才像个有本事的人呢?”

    “让人不自觉地感到敬畏,就像爹这样。”

    “哦?哈哈哈哈。”施英发笑了两声,“往往那些看起来没本事的人,关键时刻却比那些平日里一副很有本事的人靠谱许多,既然你已经跟他熟络了起来,那平日里就多学,多看,我相信你会受益匪浅的。”

    施嘉慕听完忍不住说道:“爹~你明明都没见过那大叔,就对他评价这么高啊?”

    “就凭他是老祖宗请来的这点,就足以让我对他另眼相看了。”施英发说完喝了口热茶,“哦对了,碧霄会的人选你决定了没?你六伯今天正好提起这事,你那永元哥可是摩拳擦掌,就等着你去找他呢。”

    “这个……”

    见施嘉慕移开视线,施英发问道:“怎么,已经选齐了?”

    “嗯……算是吧。”施嘉慕点头道。

    “什么叫算是吧,你这孩子今天说话怎么总是含糊不清的。”

    见爹爹有些不高兴,施嘉慕连忙解释道:“就是候选名单已经有了,只差最后一轮筛选。”

    “名单里没你永远哥?”

    “嗯,没有。”

    “哦?”施英发有些惊讶,“你永远哥上次可是越级击败了烛龙堡的一名玄皇,算得上是你们这一辈中的佼佼者,竟然也入不了你的眼吗?那爹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你选了哪些人了,名单你可带着?”

    “带是带了……”

    看着女儿犹犹豫豫的样子,施英发直接伸手道:“拿来。”

    “是……”施嘉慕答应一声,将候选名册交给了爹爹。

    施英发接过后立即翻开看了起来,表情也是变的有些精彩。

    半晌后,施英发合上了名册,“你大伯同意了?”

    “嗯,同意了。”

    “哈哈哈哈!”施英发听完哈哈大笑起来,“这江北然,果然是很有本事。”

    施嘉慕也不会傻到去问爹爹是怎么知道这名册是江北然选的,因为这实在太明显了。

    将名册递还给施嘉慕,施英发笑着说道:“不过你得做好心理准备,过几天你应该就要开始头疼了。”

    施嘉慕瞬间就明白了爹爹的意思,苦笑着回答道:“要不我还是在家里躲几天吧。”

    “那可不行,逃避是没用的,该你处理的问题还是得处理。”

    “我……好吧。”

    三日后,施嘉慕一脸狼狈的来到了万花谷,冲进江北然的小屋就喊。

    “大叔!快给我出个主意,我快被烦死了。”

    “……”

    静,房间里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就在施嘉慕打算再去别的地方找找时,就听到房间的后门“吱呀”一声开了。

    “么么儿来了啊,小北然说他要出去几天,早上就走了。”施凤兰走进来说道。

    “走了!?”施嘉慕猛地瞪大了眼睛,她正等着人“救命”呢,他竟然跑了。

    “怎么了,你找小北然有急事吗?”看着施嘉慕一副大受打击的样子,施凤兰奇怪的问道。

    “是的,急事,非常急。”

    施凤兰听完立马拍着胸脯说道:“有急事找我也是一样的嘛,说吧,我来帮你。”

    但施嘉慕在上下打量了一阵小姨妈后还是摇头道:“算了,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喂!”施凤兰大喊一声,“你是在小瞧我的能力吗。”

    “是的。”施嘉慕点头道。

    “你!你跟小北然学坏了啦!”施凤兰指着施嘉慕喊道。

    施嘉慕正要再调笑两句小姨妈,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玄气朝着自己这边飞了过来。

    ‘怎么就还甩不掉了呢……’

    心里喊上一句,施嘉慕打开门刚要跑,就看到一个穿着靓蓝色绸锦袍的男子从半空落到了她面前。

    “景焕哥……”

    看到来人,施嘉慕脆生生的喊了句。

    “你还知道我是你哥啊,见了我跟见了鬼似的,跑这么快。”施景焕不满道。

    “我……我有急事嘛。”

    “那正好,我也有急事找你,这离碧霄会只剩三日了,你可别告诉我你还没决定好要选谁去。”

    “选是选……哎!大伯!您怎么来了。”

    一听到圣贤来了,施景焕连忙朝着施嘉慕看去的方向行礼,但却发现根本就没人。

    “你这丫头!”

    再回头时,实景换发现施嘉慕又已经跑了。

    “你给我等等!”

    此刻已经跑出万花谷的施嘉慕只觉得心里苦,明明是大叔选的人,为什么倒霉的人却是她。

    正如之前爹爹所说的那样,到了临近碧霄会的时候,族里的各位兄弟姐妹都坐不住了,纷纷跑来找她要个说法。

    有旁敲侧击的,也有单刀直入的,问的问题也都一样。

    为啥不选他。

    施嘉慕也是真的很难,面对稍微生疏一点的兄妹她还能摆起队长的架子,表示这不是他该过问的。

    但那些和她一起从小长大的哥哥就不行了,直接这么说会被锤的。

    她这次来找江北然,就是想问他要点名额给她几个最摆不平的哥哥,却想不到他竟然跑了。

    ‘大叔!我恨你!’

    施嘉慕一边逃一边在心里喊道。

    另一边,江北然正在太乙馆里跟陆阳羽喝着酒。

    早上他刚起床眼前就跳出了三个选项,意思很简单,继续留在小屋里会有麻烦。

    江北然思考片刻就明白了理由,眼看着就快到碧霄会了,那些施家急于表现的小辈肯定会来要“位置”,到时候没要到,难免迁怒于他,谁知道会惹出什么样的麻烦来。

    所以江北然不假思索的就选择了三开溜,跑到了陆阳羽这里来。

    “叮。”

    两人碰了一下杯,仰起脖子将酒一口喝下。

    “哈~”陆阳羽舒服的哈出一口酒气,“北然啊,你这酒真是越喝越有味,看来我这后半生是少不了这一口咯。”

    如今陆阳羽虽然也学会了蒸馏,不过好酒并不是这么快就能酿出来的,而且就算酿出来的也没法和江北然的比,所以陆阳羽现在对江北然算是好话说尽,就为了骗两口酒喝。

    “哈~”

    又喝下一杯烈酒,陆阳羽看着江北然说道:“哦对了,老慎来信了,说那本古籍已经有了眉目,估计等你从金鼎岛回来应该就能开始下一步了。”

    “好。”

    听到江北然仍然一副不是很关心的样子,陆阳羽也越发搞不懂他对这本古籍究竟有没有兴趣。

    接下来的几天江北然就一直在玲珑坊待着,直到准备出发的前一天,他才回到了万花谷。

    “小北然!”

    见到突然推开房门走进来的江北然,正在屋里无聊发呆的施凤兰站起来喊道。

    “你这两天去哪了呀!”

    “秘密。”江北然说完走进了屋子里。

    跟着江北然来到茶室,施凤兰边走边说:“这两天么么儿来找你好几回了,看上去很着急的样子。”

    明白原因的江北然完全可以想象她这几天有多焦头烂额,不过他并没有要帮是施嘉慕扛责任的意思,毕竟……

    她才是队长。

    烧上一壶水,江北然看向施凤兰问道:“她今儿个没来吗?”

    “嗯,知道你不在家后就不来了,真是个无情的小丫头,枉我对她这么好!”

    施凤兰话音刚落,房门外便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进来。”江北然开口道。

    “砰”的一声,门被推开,施嘉慕冲进来刚要说话,目光就被坐在那喝茶的江北然吸引了过去。

    “大叔!!!”

    施嘉慕大喊一声,“你这几天到哪去了!”

    “散散步。”江北然淡然回答道。

    “散步!?”施嘉慕气势汹汹冲到江北然面前,刚要开口,就被江北然一个眼神吓的倒退了三步。

    喘了两口粗气,施嘉慕委屈的喊道:“三天!你知道这三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吗!”

    抬头看了眼施嘉慕,江北然说道:“需要我摸摸你的头,然后说一句辛苦了吗?”

    施嘉慕一愣,回答道:“这……这倒是不需要。”

    “那就别撒娇了,这次你们家的长辈既然会让你担任队长这一职,就说明对你的期望很高,想要培养你。等你有了权力之后,你的玩伴,你的兄弟姐妹,你的生活都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还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很神奇,虽然只是短短一句话,但施嘉慕心里对大叔的抱怨一下都消失了。

    ‘原来……他离开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我独自面对这一切吗。’

    再想想这几天遇到的事情,正如大叔所说,以前的小伙伴也好,几位原本很照顾她的哥哥也好,他们都变了,或者说是他们之间的关系变了。

    变的不再这么纯粹。

    “大叔,这……就是长大吗?”施嘉慕看向江北然问道。

    “嗯,恭喜你已经是个大人了。”江北然点点头。

    深吸一口气,施嘉慕仿佛突然长大了许多似的,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

    因为她已经明白大叔这么做完全就是为她好。

    满意的点点头,江北然说道:“好了,去好好准备吧,明天见。”

    “嗯,明天见,大叔。”

    朝着江北然挥挥手,施嘉慕朝着门外走去。

    等施嘉慕走远,一直在旁听的施凤兰突然问道:“小北然,到底怎么样才能变成大人啊?”

    “你现在不就是了吗?”

    “才不是!”施凤兰说着就叹了口气,“家里人都把我当孩子,什么事都不让我知道,刚才听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有些羡慕么么儿。”

    说完施凤兰一把抓住江北然的手臂祈求道:“小北然,你也帮我变成大人好不好?”

    “不帮。”

    听着小北然干脆利落的回答,施凤兰“哼”了一声道:“小气!你明明都帮么么儿变成大人了,干嘛不能也帮帮我!”

    施凤兰话音刚落,就只听“砰”的一声,木门被一阵狂风吹了开来。

    同时一股极强的气势直奔江北然而来。

    ‘干啥呀这是……’

    看着满桌被掀翻的茶具,江北然满头黑线。

    都在这待一个月了,江北然早就意识到那股一直盯着他的视线肯就来自于施凤兰她爹。

    ‘老不正经……自己思想龌龊,干嘛把气撒在我身上。’

    施凤兰则是跑到门口往外望了望,然后才关上门问江北然道:“这是哪来的妖风?”

    “谁知道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