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四十八章 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号人物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四十八章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号人物比起金玉满堂的恒雅斋来,太乙馆就显的玄学许多,仅从摆设来看,就能知道这间场馆的主人是一位精通风水之人。

    风水又名堪舆,两个字中前者代表天道,后者代表地道。

    所以简单来说风水讲究的就是人如何与天地和谐相处。

    所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当然,主角不算。

    五行是日常生活中最容易接触到的天地之力,所以堪舆学边疆金木水火土移到了响应的地理区域之中。

    例如客厅属金,卧室属土,厨房属火,茅厕属水,书房属木等等。

    之所以说一来到二楼就能明白这里的主人精通风水,就是因为这个厅堂视野开阔,采光充足,装饰华丽,摆设相对其他地方都要堂皇许多。

    而客厅属金,金性绚丽夺目,所以布局上非常贴合。

    不仅如此,这客厅中诸多细节也是非常完美,例如水能泄金之气,所以客厅中没有任何与水相关之物,更无阴湿窄小之角。

    当江北然打量着二楼的客厅时,陆阳羽口中也是念念有词。

    “踏步三罡,背水,旺火,生金运……嗯,果然是懂行之人。”

    首发

    坐上主人位,陆阳羽摘下斗笠笑道:“各位随便坐,随便坐。”

    江北然这回没有要藏拙的意思,直接坐在了客厅的旺阵之眼,与陆阳羽的主人位交相辉映。

    刚坐下,江北然就发现陆阳羽面朝自己睁开了他那双紧闭着的眼睛。

    ‘灰色……’

    没错,陆阳羽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没有眼珠,也没有眼白,有的只是深邃无比的灰色。

    朝着江北然露出一抹微笑,陆阳羽开口道:“小友果然好本事,难怪能让高馆长亲自带你来见我。”

    陆阳羽说完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变回了那张有些和蔼的大叔脸。

    虽然有些好奇陆阳羽刚才睁开“眼”看自己的那一下是为什么,但江北然并没问出口,而是笑着回应道:“这次之所以拜托高馆长带我前来拜访,是因为有些阵法上的事情想要向您讨教一二。”

    “讨教不敢当,阁下既然能让高馆长和施府主亲自引荐,那必然是有着过人的本事,说不定最后是我要向你讨教呢。”

    “陆馆主客气了。”

    又寒暄一阵后,高兰雯见江大师已经和陆阳羽初步熟悉,便起身说对江北然道:“既然这里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我就先告退了。”

    听着高兰雯说话的语气和内容,陆阳羽不禁眉头一挑。

    这高兰雯可是玲珑坊里出了名的傲,此刻竟然对这个年轻人如此低声下气?

    ‘嘶……得想办法让这小子教教我。’

    见高兰雯变的如此识趣,江北然也是满意的点点头,点头说了句“好,去吧。”

    见高兰雯离开,施弘方倒是很想跟上去,只是他还有“陪同”江北然这个责任在肩上,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江北然见状说道:“前辈,若是你有要事的话就先去办,晚辈应该会在这待上一段时间。”

    施弘方听完犹豫片刻,想着这江北然都已经算是老祖宗的座上宾了,在玲珑坊自由行动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就算老祖宗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怪罪于他。

    抱着这样的想法,施弘方便朝着江北然点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谈事了,你要走时来告知我一声就是。”

    “是,前辈慢走。”

    点点头,施弘方又跟陆阳羽道了声别,然后才下楼去了。

    等到施弘方离开,陆阳羽突然面朝江北然笑道:“厉害,厉害,我在这玲珑坊待了三十年,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号人物,连我都不得不说声佩服啊。”

    “陆馆主何出此言?”

    “其一是能让那高兰雯心悦诚服,说明你在炼玉一法上超越了她,光这一点便能称你一声奇才,二者既然她会带你来找我,说明你在阵法学上也有着很高的造诣,不然不会直接来找我商量,这三嘛……”

    陆阳羽停顿片刻才继续说道:“玲珑坊乃是施家重地,外人从不允许踏足半步,我之前从未见过你,说明你刚来不久,若是施府主一直陪着你,那我还能把你当成哪个大家族的贵公子,但现在施府主竟放心离去,我可就有点摸不清你的身份了,不如你给老哥透个底?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陆馆主说笑了,晚辈不过一介布衣而已,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晚辈机缘巧合得来的,算不上什么本事。”

    “行,既然你喜欢藏着,那咱们就这样接着往下聊,你找我有什么事?”

    “谈谈奇门八卦,交流些阵法心得。”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好!”陆阳羽说完拍了两下手喊道:“幽儿。”

    “来了~”

    随着一道软糯的应答声,一个侍女打扮的少女走了上来。

    “去准备些酒菜来,多准备些。”

    “是。”幽儿行了一礼,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等幽儿离开,陆阳羽起身说道:“不知江大师想从哪里开始聊?”

    江北然思考片刻,回答道:“便从阵法连洁聊起如何?”

    陆阳羽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高人,果然是高人,这阵法连洁乃是阵法中的无上法门,就连我那半仙师父都只是初窥门径,你要是想找我聊这个,那怕是找错了对象。”

    ‘这阵阵相扣竟如此高端?’

    江北然能接触到的高端阵法师压根就没有,平日里那些阵法大师也是将自家绝学藏的严严实实,根本不往外透露。

    所以江北然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某些术法究竟有多高端。

    而现在从陆阳羽的反应看来,最起码这阵法连洁之术应该是顶级阵法技艺,非常非常顶的那种。

    ‘难怪阵法点不够用了……原来是碰到了天花板。’

    不过这样一来,江北然又对制造出施凤兰那飞府的高人来了兴趣,拥有顶级的布阵手法,又精通乾坤、机关,炼器之术,简直就是当世全才。

    ‘还是说……这飞府并非一人之力所造?’

    ——————————————————————————————————————

    比起金玉满堂的恒雅斋来,太乙馆就显的玄学许多,仅从摆设来看,就能知道这间场馆的主人是一位精通风水之人。

    风水又名堪舆,两个字中前者代表天道,后者代表地道。

    所以简单来说风水讲究的就是人如何与天地和谐相处。

    所谓顺天者昌,逆天者亡,当然,主角不算。

    五行是日常生活中最容易接触到的天地之力,所以堪舆学边疆金木水火土移到了响应的地理区域之中。

    例如客厅属金,卧室属土,厨房属火,茅厕属水,书房属木等等。

    之所以说一来到二楼就能明白这里的主人精通风水,就是因为这个厅堂视野开阔,采光充足,装饰华丽,摆设相对其他地方都要堂皇许多。

    而客厅属金,金性绚丽夺目,所以布局上非常贴合。

    不仅如此,这客厅中诸多细节也是非常完美,例如水能泄金之气,所以客厅中没有任何与水相关之物,更无阴湿窄小之角。

    当江北然打量着二楼的客厅时,陆阳羽口中也是念念有词。

    “踏步三罡,背水,旺火,生金运……嗯,果然是懂行之人。”

    坐上主人位,陆阳羽摘下斗笠笑道:“各位随便坐,随便坐。”

    江北然这回没有要藏拙的意思,直接坐在了客厅的旺阵之眼,与陆阳羽的主人位交相辉映。

    刚坐下,江北然就发现陆阳羽面朝自己睁开了他那双紧闭着的眼睛。

    ‘灰色……’

    没错,陆阳羽睁开双眼的那一刻,没有眼珠,也没有眼白,有的只是深邃无比的灰色。

    朝着江北然露出一抹微笑,陆阳羽开口道:“小友果然好本事,难怪能让高馆长亲自带你来见我。”

    陆阳羽说完又重新闭上了眼睛,变回了那张有些和蔼的大叔脸。

    虽然有些好奇陆阳羽刚才睁开“眼”看自己的那一下是为什么,但江北然并没问出口,而是笑着回应道:“这次之所以拜托高馆长带我前来拜访,是因为有些阵法上的事情想要向您讨教一二。”

    “讨教不敢当,阁下既然能让高馆长和施府主亲自引荐,那必然是有着过人的本事,说不定最后是我要向你讨教呢。”

    “陆馆主客气了。”

    又寒暄一阵后,高兰雯见江大师已经和陆阳羽初步熟悉,便起身说对江北然道:“既然这里没有什么我能帮忙的,我就先告退了。”

    听着高兰雯说话的语气和内容,陆阳羽不禁眉头一挑。

    这高兰雯可是玲珑坊里出了名的傲,此刻竟然对这个年轻人如此低声下气?

    ‘嘶……得想办法让这小子教教我。’

    见高兰雯变的如此识趣,江北然也是满意的点点头,点头说了句“好,去吧。”

    见高兰雯离开,施弘方倒是很想跟上去,只是他还有“陪同”江北然这个责任在肩上,一时间有些进退两难。

    江北然见状说道:“前辈,若是你有要事的话就先去办,晚辈应该会在这待上一段时间。”

    施弘方听完犹豫片刻,想着这江北然都已经算是老祖宗的座上宾了,在玲珑坊自由行动应该不算什么大事,就算老祖宗知道了应该也不会怪罪于他。

    抱着这样的想法,施弘方便朝着江北然点头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谈事了,你要走时来告知我一声就是。”

    “是,前辈慢走。”

    点点头,施弘方又跟陆阳羽道了声别,然后才下楼去了。

    等到施弘方离开,陆阳羽突然面朝江北然笑道:“厉害,厉害,我在这玲珑坊待了三十年,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一个人物,连我都不得不说声佩服啊。”

    “陆馆主何出此言?”

    “其一是能让那高兰雯心悦诚服,说明你在炼玉一法上超越了她,光这一点便能称你一声奇才,二者既然她会带你来找我,说明你在阵法学上也有着很高的造诣,不然不会直接来找我商量,这三嘛……”

    陆阳羽停顿片刻才继续说道:“玲珑坊乃是施家重地,外人从不允许踏足半步,我之前从未见过你,说明你刚来不久,若是施府主一直陪着你,那我还能把你当成哪个大家族的贵公子,但现在施府主竟放心离去,我可就有点摸不清你的身份了,不如你给老哥透个底?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陆馆主说笑了,晚辈不过一介布衣而已,你刚刚说的那些都是晚辈机缘巧合得来的,算不上什么本事。”

    “行,既然你喜欢藏着,那咱们就这样接着往下聊,你找我有什么事?”

    “谈谈奇门八卦,交流些阵法心得。”

    “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好!”陆阳羽说完拍了两下手喊道:“幽儿。”

    “来了~”

    随着一道软糯的应答声,一个侍女打扮的少女走了上来。

    “去准备些酒菜来,多准备些。”

    “是。”幽儿行了一礼,转身朝着楼下走去。

    等幽儿离开,陆阳羽起身说道:“不知江大师想从哪里开始聊?”

    江北然思考片刻,回答道:“便从阵法连洁聊起如何?”

    陆阳羽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道:“哈哈哈,高人,果然是高人,这阵法连洁乃是阵法中的无上法门,就连我那半仙师父都只是初窥门径,你要是想找我聊这个,那怕是找错了对象。”

    ‘这阵阵相扣竟如此高端?’

    江北然能接触到的高端阵法师压根就没有,平日里那些阵法大师也是将自家绝学藏的严严实实,根本不往外透露。

    所以江北然没有任何渠道去了解某些术法究竟有多高端。

    而现在从陆阳羽的反应看来,最起码这阵法连洁之术应该是顶级阵法技艺,非常非常顶的那种。

    ‘难怪阵法点不够用了……原来是碰到了天花板。’

    不过这样一来,江北然又对制造出施凤兰那飞府的高人来了兴趣,拥有顶级的布阵手法,又精通乾坤、机关,炼器之术,简直就是当世全才。

    ‘还是说……这飞府并非一人之力所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