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四十一章 不要再变帅了啊!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此雕出来的龙溪玉竟有镇灵之效……远比用软玉之法做出来的龙溪玉要强上许多,实乃不可多得巧妙技艺,他究竟是从哪学来的……’

    仔细研究着手中的龙溪玉,高兰雯不停在心中惊叹着它的精致。

    对于从未见过的华丽技艺,高兰雯虽然很想去请教……不对,询问江北然,但她心底那份高傲拒绝了这样的想法。

    看着高兰雯表情越发纠结,坐在旁边的施弘方感觉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起身来到江北然身边,施弘方用小声,却足以传到高兰雯耳中的音调说道:“北然啊,老祖宗果然没看错你,不仅能布出让他老人家都赞叹的阵法,甚至现在还能展现出连高馆长都不曾见过的技艺,好本事,果然好本事。”

    “前辈谬赞了,我也只是会些鲜为人知的技法罢了。”

    “在我这你就别谦虚了,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前辈有事直接吩咐就是,何谈交易二字。”

    “呵。”施弘方用鼻子哼出了一个音,“别,我还不知道你?不给点好处你怕是不肯出全力啊。”

    “那前辈真是错看我了。”

    “不必多言。”阻止了江北然接下去的话语,施弘方凑到江北然耳边问道:“你想要地藏真晶是吧?”

    一秒记住.42zw.

    ‘这都被你知道了?’

    不过江北然之前刚做出过施家人应该没有监视他的猜测,而且可能性也非常高,至于施弘方是怎么知道他需要地藏真晶的……

    ‘大概是从施凤兰从家里偷过这它猜到的吧。’

    看了一遍三个选项,江北然直接选下三后回答道:“前辈真是料事如神,晚辈的确非常需要地藏真晶。”

    ‘嗯?’

    施弘方属实有些没想到江北然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本以为他就算不装傻充愣,多少也会藏着掖着一点。

    施弘方原本想着江北然若是再藏,便给他出些难题,让他知道一下想在施家得到宝贝,就得先跟他搞好关系。

    而想要搞好关系,真诚二字当然是最重要的。

    但没想到江北然这次不仅没有藏着掖着,甚至连推脱一下的意思都没,直接就表达出了自己想要的强烈愿望。

    ‘这便是他说的该退之时便退,该进之时便进吗,果然有些门道……’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江北然向他示好的信号。

    满意的点点头,施弘方说道:“好,既然你想要,那我便以此为筹码,与你做这交易。”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施弘方想要干嘛,但江北然还是装作不知的询问道:“不知前辈需要我帮什么忙?”

    “去好好与高馆长说说这双钩碾法。”

    ‘好家伙……’

    虽然江北然早就猜到施弘方想干嘛,但一想到这人真要用一块奇珍谱上的至宝来泡妞,还是想感慨一句。

    ‘你们大家族的人泡妞还真是下血本啊!’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朝着施弘方拱手道:“这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实在不值一块地藏真晶,晚辈实不敢受。”

    “我说你受得,你便受得,再说交易又不是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还有别的事要你做。”

    “既如此……晚辈明白了。”

    “好,那快去吧。”

    施弘方说话的音量的确控制的很好,高兰雯的确十分清晰的听到了两人对话,一字不差。

    所以当江北然朝她走来时,高兰雯立马装出一副认真看玉,没有听到两人对话的样子。

    “高馆长。”江北然走到高兰雯面前拱手道。

    “何事?”高兰雯缓缓抬起头问道。

    “您似乎对这双钩碾法十分感兴趣,不如……”

    “谁说我对你这技法感兴趣了?”不等江北然说完,高兰雯就不屑的回了一句,“你这技艺初见时的确颇为出彩,但仔细想来,其实与镰立之法差别不大,不过是表现手法不同而已。”

    高兰雯回答完颇有些自得意满的意思,虽然她的确没有研究出江北然这手法的精髓究竟在哪,但她堂堂八品炼玉师,怎么能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请教。

    若是传了出去,她这面子岂不是全丢了。

    另一边高兰雯话音刚落,江北然眼前便跳出了三个选项。

    舒服的选择了二,江北然回答道:“既然高馆长没有兴趣,那晚辈便告退了。”

    ‘淦!不要再变帅了啊!’

    江北然深刻感觉到系统不对劲,最近他有稍微统计过一下,比起其他新出现的新基础点来说,比如气运,魅力的出现次数实在太高了。

    其他那些新基础点,比如气运出现的次数都远低于原本的四大属性点,远不如魅力。

    他现在的魅力点已经达到了足足二十八点,而其他几个新的基础点中,最高的专注也不过十七点而已尤其是气运才只有八点而已!

    ‘不对劲……’

    ‘系统,别再让我给我加魅力了啊!能不能加点别的?比如气运,或者气运这种的啊!’

    在心里抱怨完一句,江北然转身朝着施弘方走去。

    ‘嗯……?他怎么就这么走了??’

    高兰雯很莫名,她原本的计划是,自己先用有个与双钩碾法有些相似,但其实并不相同的雕玉之法来刺激一下江北然,让他来与自己争论,然后在争论中将双钩碾法的细节都套出来。

    但却没想到江北然压根就没有要跟她争论的意思,竟然直接就转身走了!

    ‘这叫她如何是好!?’

    强忍住把江北然喊回来的冲动,高兰雯想着毕竟这是施弘方交给他的任务,他不完成是肯定没法回去交差的,等会儿他肯定还是得乖乖回来。

    “呼……”长吁一口气,高兰雯又重新拿了块玉在手中把玩,只是一双眼睛时不时的会朝江北然那边看一眼。

    “你怎么回来了?”

    看着江北然退了回来,施弘方有些奇怪的问道。

    高兰雯和江北然之间的对话施弘方自然是听了个完整,却完全不明白江北然为什么会就这样走回来。

    ‘不想要地藏真晶了吗?’

    “前辈莫急,高馆长等会儿还会叫我回去的。”江北然拱手道。

    “你有几成把握?”

    “十成。”

    ————————————————————————————————————

    ‘如此雕出来的龙溪玉竟有镇灵之效……远比用软玉之法做出来的龙溪玉要强上许多,实乃不可多得巧妙技艺,他究竟是从哪学来的……’

    仔细研究着手中的龙溪玉,高兰雯不停在心中惊叹着它的精致。

    对于从未见过的华丽技艺,高兰雯虽然很想去请教……不对,询问江北然,但她心底那份高傲拒绝了这样的想法。

    看着高兰雯表情越发纠结,坐在旁边的施弘方感觉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起身来到江北然身边,施弘方用小声,却足以传到高兰雯耳中的音调说道:“北然啊,老祖宗果然没看错你,不仅能布出让他老人家都赞叹的阵法,甚至现在还能展现出连高馆长都不曾见过的技艺,好本事,果然好本事。”

    “前辈谬赞了,我也只是会些鲜为人知的技法罢了。”

    “在我这你就别谦虚了,跟你做个交易如何?”

    “前辈有事直接吩咐就是,何谈交易二字。”

    “呵。”施弘方用鼻子哼出了一个音,“别,我还不知道你?不给点好处你怕是不肯出全力啊。”

    “那前辈真是错看我了。”

    “不必多言。”阻止了江北然接下去的话语,施弘方凑到江北然耳边问道:“你想要地藏真晶是吧?”

    ‘这都被你知道了?’

    不过江北然之前刚做出过施家人应该没有监视他的猜测,而且可能性也非常高,至于施弘方是怎么知道他需要地藏真晶的……

    ‘大概是从施凤兰从家里偷过这它猜到的吧。’

    看了一遍三个选项,江北然直接选下三后回答道:“前辈真是料事如神,晚辈的确非常需要地藏真晶。”

    ‘嗯?’

    施弘方属实有些没想到江北然竟然会答应的这么爽快,本以为他就算不装傻充愣,多少也会藏着掖着一点。

    施弘方原本想着江北然若是再藏,便给他出些难题,让他知道一下想在施家得到宝贝,就得先跟他搞好关系。

    而想要搞好关系,真诚二字当然是最重要的。

    但没想到江北然这次不仅没有藏着掖着,甚至连推脱一下的意思都没,直接就表达出了自己想要的强烈愿望。

    ‘这便是他说的该退之时便退,该进之时便进吗,果然有些门道……’

    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江北然向他示好的信号。

    满意的点点头,施弘方说道:“好,既然你想要,那我便以此为筹码,与你做这交易。”

    虽然心里已经明白施弘方想要干嘛,但江北然还是装作不知的询问道:“不知前辈需要我帮什么忙?”

    “去好好与高馆长说说这双钩碾法。”

    ‘好家伙……’

    虽然江北然早就猜到施弘方想干嘛,但一想到这人真要用一块奇珍谱上的至宝来泡妞,还是想感慨一句。

    ‘你们大家族的人泡妞还真是下血本啊!’

    在心里吐槽一句,江北然朝着施弘方拱手道:“这不过是小事一桩而已,实在不值一块地藏真晶,晚辈实不敢受。”

    “我说你受得,你便受得,再说交易又不是到此为止了,接下来还有别的事要你做。”

    “既如此……晚辈明白了。”

    “好,那快去吧。”

    施弘方说话的音量的确控制的很好,高兰雯的确十分清晰的听到了两人对话,一字不差。

    所以当江北然朝她走来时,高兰雯立马装出一副认真看玉,没有听到两人对话的样子。

    “高馆长。”江北然走到高兰雯面前拱手道。

    “何事?”高兰雯缓缓抬起头问道。

    “您似乎对这双钩碾法十分感兴趣,不如……”

    “谁说我对你这技法感兴趣了?”不等江北然说完,高兰雯就不屑的回了一句,“你这技艺初见时的确颇为出彩,但仔细想来,其实与镰立之法差别不大,不过是表现手法不同而已。”

    高兰雯回答完颇有些自得意满的意思,虽然她的确没有研究出江北然这手法的精髓究竟在哪,但她堂堂八品炼玉师,怎么能向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子请教。

    若是传了出去,她这面子岂不是全丢了。

    另一边高兰雯话音刚落,江北然眼前便跳出了三个选项。

    舒服的选择了二,江北然回答道:“既然高馆长没有兴趣,那晚辈便告退了。”

    ‘淦!不要再变帅了啊!’

    江北然深刻感觉到系统不对劲,最近他有稍微统计过一下,比起其他新出现的新基础点来说,比如气运,魅力的出现次数实在太高了。

    其他那些新基础点,比如气运出现的次数都远低于原本的四大属性点,远不如魅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