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四十章 双钩碾法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馆长,这次的灵石展可有劳你多费心思了,我爹很重视这次的交流会,到时候应该会请不少名流来,您看您还缺些……高馆长,高馆长?”

    顺着高兰雯的目光,施弘方发现她正死死盯着江北然。

    “高馆长。”施弘方伸出手在高兰雯眼前晃了一下喊道。

    高兰雯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问道:“何事?”

    “我说……”施弘方想了想还是先不说了,“高馆长还在生那江北然的气?”

    “他?他还不够资格让我生气。”高兰雯不屑的说道。

    “好,那高馆长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他计较了,以后你们要合作的事情可还不少呢。”

    “他?合作?”高兰雯楞了一下,“我和他能有什么好合作的。”

    “老祖宗想让他在这玲珑坊多表现表现,而这玲珑坊还不是高馆主您说了算?所以以后他免不了要来麻烦你。”

    “在我们这表现表现?”高兰雯秀眉紧蹙。

    那江北然看起来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子,能在这大师云集的玲珑坊表现什么?表现他的渺小吗?

    一秒记住.42zw.

    正思考间,高兰雯一直锁定在江北然身上的余光突然发现他正一块护身玉在摇头。

    猛地站起身,高兰雯朝着江北然喊道:“喂,你在摇什么头!难道是在看不起我恒雅斋的玉石吗!”

    然而江北然并没有理她,依旧自顾自的在看玉石。

    被无视的高兰雯火气更盛,直接冲到江北然背后拉住他肩膀说道:“我在问你话,你听不到吗!”

    江北然瞥了她一眼,回答道:“首先,我不叫喂,第二,为什么你叫我,我就要理你?”

    “你……你……你!!!”

    一辈子顺风顺水的高兰雯有点气懵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怼回去。

    没有理会一张俏脸憋到通红的高兰雯,江北然顺手又拿起一块天道玉看了起来,片刻后,摇摇头又放了下去。

    将那块被江北然放下去的天道玉拿起,高兰雯直视江北然问道:“来!你说说看,这块天道玉有何问题?”

    “没有问题啊。”江北然随口回答道。

    “那你为何摇头?”

    “习惯罢了。”

    “呵,我看你就是看我恒雅斋的玉石不满,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楚,休想走出这扇门。”

    看着胡搅蛮缠的高兰雯,江北然也是觉得这女人的脑子多少沾点,也不只是是被捧惯了还是舔惯了,真是一点违背她的话都不能说。

    ‘惯的!’

    “高馆长若是不想让我出去,那多给我留一份吃食就行。”

    “谁……谁不想你离去了!你这人怎么如此厚脸皮?”

    眼看着两人又吵了起来,施弘方连忙跑过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何必为了这种小事生气。”说完他看向江北然道:“北然,既然馆长问你为何摇头,你就告诉她原因便是。”

    ‘啧,这么快就要表现了吗。’

    看到系统跳出这两个选项,江北然就知道自己必须得扔出点“干货”来了,不然恐怕会有些难以收场。

    选择了二,江北然拿起刚才那块护身玉说道:“如果晚辈没有认错,这块可是龙溪玉?”

    “对,就是龙溪玉没错。”高兰雯点头道。

    “龙溪玉属青玉,有使人精力旺盛,驱邪避恶之效,用来做护身玉是很好,只是让我来做的话,我会用双钩碾法来雕,这样雕出来的玉能释放出更多安神之力。”

    “双钩碾法?”高兰雯秀美又是一蹙,“你在乱说些什么?你既知龙溪玉属青玉,便应该知道青玉刚硬,需用软玉法先将其变软,然后再用錾陀切割成型,你那什么双钩碾法我从未听过,不会是什么乡间野术吧?”

    听到高兰雯没听到过双钩碾法时,江北然也是挺惊讶的。

    毕竟这女人脑子虽然有点问题,但实力上肯定是实打实的八品炼玉师,不然也不至于被施家请来。

    而要成为一名八品炼玉师,无疑肯定是要精通各种炼玉之法的,没道理从未听说过双钩碾法。

    ‘莫非……’

    由于江北然大多数时候都是闭门造车,所有玄艺都是自学成才,且从未与人交流过,最多也就是找些相关的书籍翻阅两下。

    但晟国那边本就不是很注重玄艺,所以相关书籍并不多,江北然见过的好东西也很少。

    所以他一直认为技艺点提升时所出现的那些技法都只是晟国没有人会而已,只要去了中原,遇上那些真正的玄艺大师时就能见识到了。

    可现在他已经见到了中原最顶尖的炼玉师,却发现她竟然好像也没听说过自己从技艺点提升时自动领悟的技法。

    ‘画风又不一样了?’

    就如同力量,敏捷这类属性和这个世界画风完全不同一样,江北然的这些技法似乎也是独有的。

    ‘这下就有的说了呀。’

    江北然本来觉得自己“新版本”的技艺点还没点高,想要在这大师云集的玲珑坊里做出些与众不同之事还有些难,但现在看来他这些加点时所领悟的技艺完全够唬人了。

    ‘系统还是牛逼的呀。’

    如果说属性点是完全歪了画风,那技艺点就是歪了一半,这个世界各项玄艺的基础和技巧他也都会,只不过是多了一些他们不会的技巧。

    只不过是因为以前没和玄艺方面的大师交流过,所以导致自己现在才发现。

    见江北然愣住,高兰雯不禁更得意了:“哼,我就知道,肯定是什么登不得台面的粗糙技艺,告诉你,我这恒雅斋无论是玉还是工艺,都是潼国顶尖的,哪是你这样的无知小辈可以评头论足!”

    ————————————————————————————————————

    被无视的高兰雯火气更盛,直接冲到江北然背后拉住他肩膀说道:“我在问你话,你听不到吗!”

    江北然瞥了她一眼,回答道:“首先,我不叫喂,第二,为什么你叫我,我就要理你?”

    “你……你……你!!!”

    一辈子顺风顺水的高兰雯有点气懵了,一时间竟不知道该怎么怼回去。

    没有理会一张俏脸憋到通红的高兰雯,江北然顺手又拿起一块天道玉看了起来,片刻后,摇摇头又放了下去。

    将那块被江北然放下去的天道玉拿起,高兰雯直视江北然问道:“来!你说说看,这块天道玉有何问题?”

    “没有问题啊。”江北然随口回答道。

    “那你为何摇头?”

    “习惯罢了。”

    “呵,我看你就是看我恒雅斋的玉石不满,今天你要是说不清楚,休想走出这扇门。”

    看着胡搅蛮缠的高兰雯,江北然也是觉得这女人的脑子多少沾点,也不只是是被捧惯了还是舔惯了,真是一点违背她的话都不能说。

    ‘惯的!’

    “高馆长若是不想让我出去,那多给我留一份吃食就行。”

    “谁……谁不想你离去了!你这人怎么如此厚脸皮?”

    眼看着两人又吵了起来,施弘方连忙跑过来打圆场道:“好了,好了,何必为了这种小事生气。”说完他看向江北然道:“北然,既然馆长问你为何摇头,你就告诉她原因便是。”

    ‘啧,这么快就要表现了吗。’

    看到系统跳出这两个选项,江北然就知道自己必须得扔出点“干货”来了,不然恐怕会有些难以收场。

    选择了二,江北然拿起刚才那块护身玉说道:“如果晚辈没有认错,这块可是龙溪玉?”

    “对,就是龙溪玉没错。”高兰雯点头道。

    “龙溪玉属青玉,有使人精力旺盛,驱邪避恶由于江北然大多数时候都是闭门造车,所有玄艺都是自学成才,且从未与人交流过,最多也就是找些相关的书籍翻阅两下。

    但晟国那边本就不是很注重玄艺,所以相关书籍并不多,江北然见过的好东西也很少。

    所以他一直认为技艺点提升时所出现的那些技法都只是晟国没有人会而已,只要去了中原,遇上那些真正的玄艺大师时就能见识到了。

    可现在他已经见到了中原最顶尖的炼玉师,却发现她竟然好像也没听说过自己从技艺点提升时自动领悟的技法。

    ‘画风又不一样了?’

    就如同力量,敏捷这类属性和这个世界画风完全不同一样,江北然的这些技法似乎也是独有的。

    ‘这下就有的说了呀。’

    江北然本来觉得自己“新版本”的技艺点还没点高,想要在这大师云集的玲珑坊里做出些与众不同之事还有些难,但现在看来他这些加点时所领悟的技艺完全够唬人了。

    ‘系统还是牛逼的呀。’

    如果说属性点是完全歪了画风,那技艺点就是歪了一半,这个世界各项玄艺的基础和技巧他也都会,只不过是多了一些他们不会的技巧。

    只不过是因为以前没和玄艺方面的大师交流过,所以导致自己现在才发现。

    见江北然愣住,高兰雯不禁更得意了:“哼,我就知道,肯定是什么登不得台面的粗糙技艺,告诉你,我这恒雅斋无论是玉还是工艺,都是潼国顶尖的,哪是你这样的无知小辈可以评头论足!”

    之效,用来做护身玉是很好,只是让我来做的话,我会用双钩碾法来雕,这样雕出来的玉能释放出更多安神之力。”

    “双钩碾法?”高兰雯秀美又是一蹙,“你在乱说些什么?你既知龙溪玉属青玉,便应该知道青玉刚硬,需用软玉法先将其变软,然后再用錾陀切割成型,你那什么双钩碾法我从未听过,不会是什么乡间野术吧?”

    听到高兰雯没听到过双钩碾法时,江北然也是挺惊讶的。

    毕竟这女人脑子虽然有点问题,但实力上肯定是实打实的八品炼玉师,不然也不至于被施家请来。

    而要成为一名八品炼玉师,无疑肯定是要精通各种炼玉之法的,没道理从未听说过双钩碾法。

    ‘莫非……’

    “高馆长,这次的灵石展可有劳你多费心思了,我爹很重视这次的交流会,到时候应该会请不少名流来,您看您还缺些……高馆长,高馆长?”

    顺着高兰雯的目光,施弘方发现她正死死盯着江北然。

    “高馆长。”施弘方伸出手在高兰雯眼前晃了一下喊道。

    高兰雯这才反应过来,扭过头问道:“何事?”

    “我说……”施弘方想了想还是先不说了,“高馆长还在生那江北然的气?”

    “他?他还不够资格让我生气。”高兰雯不屑的说道。

    “好,那高馆长就大人不记小人过,别和他计较了,以后你们要合作的事情可还不少呢。”

    “他?合作?”高兰雯楞了一下,“我和他能有什么好合作的。”

    “老祖宗想让他在这玲珑坊多表现表现,而这玲珑坊还不是高馆主您说了算?所以以后他免不了要来麻烦你。”

    “在我们这表现表现?”高兰雯秀眉紧蹙。

    那江北然看起来不过是个刚二十出头的小子,能在这大师云集的玲珑坊表现什么?表现他的渺小吗?

    正思考间,高兰雯一直锁定在江北然身上的余光突然发现他正一块护身玉在摇头。

    猛地站起身,高兰雯朝着江北然喊道:“喂,你在摇什么头!难道是在看不起我恒雅斋的玉石吗!”

    然而江北然并没有理她,依旧自顾自的在看玉石。

    被无视的高兰雯火气更盛,直接冲到江北然背后拉住他肩膀说道:“我在问你话,你听不到吗!”

    江北然瞥了她一眼,回答道:“首先,我不叫喂,第二,为什么你叫我,我就要理你?”

    “你……你……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