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三十三章 老祖宗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江北然一直仰着头,施弘方笑道:“此乃灵幻塔,乃老祖宗心念所生,你望到明天也是望不到头的。”

    ‘心念所生?’

    江北然虽然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但听起来的确很厉害的样子。

    施弘方也没有要好好解释的意思,领着江北然就往塔里走。

    在跟着施弘方跨进灵幻塔的瞬间,江北然就突然有些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念所生,因为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他心里油然而生。

    ‘这是……自我结界?’

    虽然并不完全一样,但进入这灵幻塔时的感觉的确和进入自我结界时有点相似。

    ‘有点意思……’

    江北然差不多有些猜到这心念所生的灵幻塔时什么意思了,只是还不确定。

    顺着楼梯大概爬了几十层,系统提示突然跳了出来。

    ‘嗯?’

    记住m.42zw.

    看到选项的瞬间,江北然就明白这施弘方,或者是那位老祖宗在偷偷测试他,如果继续若无其事的爬下去,恐怕就会让他们看出些什么了。

    于是江北然选择了三,长吁一口气说道:“施前辈,晚辈实在爬不动了,这塔……呼……呼……究竟有多高?”

    看着江北然突然蹲下,施弘方有点懵,这才哪到哪?族内随便来个小孩都能爬到这里啊,这小子就不行了?

    正如江北然猜的,这座灵幻塔有着测试修炼天赋的能力,爬的越高就证明天赋越高,曾经甚至出现过能够一直往上爬的,就如同这塔没有尽头一样,证明着他的天赋也没有尽头。

    一般族内的年轻弟子爬塔时即使感觉到身体快散架,也会拼着内脏破碎的风险继续往上爬,为的就是在老祖宗面前表现的好一点。

    这江北然倒好,爬个几十层就趴下了,这压根就是废灵根中的废灵根,也就比不能修炼的普通人稍微强上一些。

    ‘不该啊……’

    ‘按理说这年轻人让老祖宗都另眼相看,怎么可能会如此不堪。’

    但眼看着江北然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施弘方也只好叹口气,掏出一颗黑色的珠子挥动了一下。

    江北然只觉得眼前景色一变,那仿佛爬不完的阶梯瞬间转换成了一座大厅。

    盯着江北然看了好一会儿,施弘方才张开嘴吐出两个字。

    “怪才。”

    而在施弘方内心奇怪时,江北然也在分析着这次选项的意义。

    总结来说,就是还是得低调。

    闷声发大财没问题,但前提还是得闷声,要是他显露出了极强的修炼天赋,估计各种各样的顶级强者都会在天道的意志下来找他麻烦。

    ‘不过当个幕后boss也不错。’

    打生打死的事情交给手下去做,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就好,既不用冒险,又能得到大量好处。

    等到江北然的气息逐渐变的均匀,施弘方一把拉起他说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多谢前辈关心。”江北然摇头道。

    “那就走吧。”

    跟着施弘方来到一扇巨大的青铜门前,施弘方伸出手掌按在了上面。

    片刻后,只听“轰隆隆”的一阵巨响,青铜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一片新天地。

    ‘好一个别有洞天!’

    青铜门打开的瞬间,里面呈现出了一番极美的景色,琉璃泉、杏花苑、八仙台、五塔峪在云雾缭绕下显得仙气逼人。

    清澈的泉水边几只体态优美的仙鹤正在戏水,更为这景色增添了几分灵气。

    再往远处看去,向阳之所万丛花,又有那千年槐,万载松,山桃果,野芍药,旱芙蓉,每一种都是世间绝品,也不知是环境还是真实。

    若是真实,江北然只想说两个字。

    馋了!

    “老祖宗在林中等你,随我来。”

    收起心中惊叹,江北然跟上了施弘方的脚步。

    还未走进那遮天蔽日的丛林中,江北然便闻得白鸟声,鹦鹉哨,杜鹃啼,喜鹊穿枝,一派大自然的馈赠之美。

    ‘决定了,以后我的自我结界也要按这个标准来打造。’

    在江北然记录着林中的种种细节时,突然听到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

    “宗主,我在这呢~”

    “宗主,来,吃颗樱桃。”

    “哎呀~宗主,您怎么又摸人家那里呀。”

    ……

    抽动两下嘴角,江北然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这声音不对劲啊……

    而施弘方听到这声音时却像是找到了方向一般带着江北然径直走了过去。

    随着嬉笑声越来越大,江北然终于在一处小溪旁见到了那位在木灵脉帮助过他的施家玄圣。

    就是……画风不太对劲。

    只见那玄圣身边莺莺燕燕,少说几十个妙龄少女正陪着他捉迷藏,那位玄圣的眼睛上甚至还蒙着块布。

    ‘你他娘的都是玄圣了,蒙块布还能影响你抓到人!?’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仪式感了吧……’

    在来之前,江北然想象过种种两人见面时的情景,但这幅光景绝对不在其内。

    万万没想到,玄圣里面竟然还有老色批。

    “老祖宗,我将人带来了。”施弘方上前拱手道。

    听到施弘方的话,施鸿云扯下半块遮眼布,露出一只眼睛打量了一眼江北然道:“小子,出来混,欠了人情连登门道谢都不懂吗?还要本君亲自来请你?”

    看着这位老祖宗左拥右抱的样子,江北然强忍住吐槽的冲动,拱手行礼道:“前辈教训的是,是晚辈错了。”

    “嗯,不错,倒是没乱找些借口来搪塞本君,让本君猜猜,你之所以没上门道谢,是怕与我施家攀上关系会有麻烦?”

    “晚辈不敢。”

    “不敢?本君看你很敢嘛,承了本君的情,还不寻思来报答的,你也算是第一个了,就这么喜欢待在你那个鸟不拉屎的晟国?”

    ‘怎么这里的人都喜欢这个讲话的调调?’

    有些莫名的吐槽了一句,江北然选择了二回答道:“那可太喜欢了。”

    ——————————————————————————————————

    看着江北然一直仰着头,施弘方笑道:“此乃灵幻塔,乃老祖宗心念所生,你望到明天也是望不到头的。”

    ‘心念所生?’

    江北然虽然不明白这是个什么意思,但听起来的确很厉害的样子。

    施弘方也没有要好好解释的意思,领着江北然就往塔里走。

    在跟着施弘方跨进灵幻塔的瞬间,江北然就突然有些明白了什么叫做心念所生,因为一种熟悉的感觉从他心里油然而生。

    ‘这是……自我结界?’

    虽然并不完全一样,但进入这灵幻塔时的感觉的确和进入自我结界时有点相似。

    ‘有点意思……’

    江北然差不多有些猜到这心念所生的灵幻塔时什么意思了,只是还不确定。

    顺着楼梯大概爬了几十层,系统提示突然跳了出来。

    ‘嗯?’

    看到选项的瞬间,江北然就明白这施弘方,或者是那位老祖宗在偷偷测试他,如果继续若无其事的爬下去,恐怕就会让他们看出些什么了。

    于是江北然选择了三,长吁一口气说道:“施前辈,晚辈实在爬不动了,这塔……呼……呼……究竟有多高?”

    看着江北然突然蹲下,施弘方有点懵,这才哪到哪?族内随便来个小孩都能爬到这里啊,这小子就不行了?

    正如江北然猜的,这座灵幻塔有着测试修炼天赋的能力,爬的越高就证明天赋越高,曾经甚至出现过能够一直往上爬的,就如同这塔没有尽头一样,证明着他的天赋也没有尽头。

    一般族内的年轻弟子爬塔时即使感觉到身体快散架,也会拼着内脏破碎的风险继续往上爬,为的就是在老祖宗面前表现的好一点。

    这江北然倒好,爬个几十层就趴下了,这压根就是废灵根中的废灵根,也就比不能修炼的普通人稍微强上一些。

    ‘不该啊……’

    ‘按理说这年轻人让老祖宗都另眼相看,怎么可能会如此不堪。’

    但眼看着江北然的喘息声越来越急促,施弘方也只好叹口气,掏出一颗黑色的珠子挥动了一下。

    江北然只觉得眼前景色一变,那仿佛爬不完的阶梯瞬间转换成了一座大厅。

    盯着江北然看了好一会儿,施弘方才张开嘴吐出两个字。

    “怪才。”

    而在施弘方内心奇怪时,江北然也在分析着这次选项的意义。

    总结来说,就是还是得低调。

    闷声发大财没问题,但前提还是得闷声,要是他显露出了极强的修炼天赋,估计各种各样的顶级强者都会在天道的意志下来找他麻烦。

    ‘不过当个幕后boss也不错。’

    打生打死的事情交给手下去做,自己坐收渔翁之利就好,既不用冒险,又能得到大量好处。

    等到江北然的气息逐渐变的均匀,施弘方一把拉起他说道:“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多谢前辈关心。”江北然摇头道。

    “那就走吧。”

    跟着施弘方来到一扇巨大的青铜门前,施弘方伸出手掌按在了上面。

    片刻后,只听“轰隆隆”的一阵巨响,青铜门缓缓打开,露出了一片新天地。

    ‘好一个别有洞天!’

    青铜门打开的瞬间,里面呈现出了一番极美的景色,琉璃泉、杏花苑、八仙台、五塔峪在云雾缭绕下显得仙气逼人。

    清澈的泉水边几只体态优美的仙鹤正在戏水,更为这景色增添了几分灵气。

    再往远处看去,向阳之所万丛花,又有那千年槐,万载松,山桃果,野芍药,旱芙蓉,每一种都是世间绝品,也不知是环境还是真实。

    若是真实,江北然只想说两个字。

    馋了!

    “老祖宗在林中等你,随我来。”

    收起心中惊叹,江北然跟上了施弘方的脚步。

    还未走进那遮天蔽日的丛林中,江北然便闻得白鸟声,鹦鹉哨,杜鹃啼,喜鹊穿枝,一派大自然的馈赠之美。

    ‘决定了,以后我的自我结界也要按这个标准来打造。’

    在江北然记录着林中的种种细节时,突然听到一阵嬉笑打闹的声音。

    “宗主,我在这呢~”

    “宗主,来,吃颗樱桃。”

    “哎呀~宗主,您怎么又摸人家那里呀。”

    ……

    抽动两下嘴角,江北然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这声音不对劲啊……

    而施弘方听到这声音时却像是找到了方向一般带着江北然径直走了过去。

    随着嬉笑声越来越大,江北然终于在一处小溪旁见到了那位在木灵脉帮助过他的施家玄圣。

    就是……画风不太对劲。

    只见那玄圣身边莺莺燕燕,少说几十个妙龄少女正陪着他捉迷藏,那位玄圣的眼睛上甚至还蒙着块布。

    ‘你他娘的都是玄圣了,蒙块布还能影响你抓到人!?’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仪式感了吧……’

    在来之前,江北然想象过种种两人见面时的情景,但这幅光景绝对不在其内。

    万万没想到,玄圣里面竟然还有老色批。

    “老祖宗,我将人带来了。”施弘方上前拱手道。

    听到施弘方的话,施鸿云扯下半块遮眼布,露出一只眼睛打量了一眼江北然道:“小子,出来混,欠了人情连登门道谢都不懂吗?还要本君亲自来请你?”

    看着这位老祖宗左拥右抱的样子,江北然强忍住吐槽的冲动,拱手行礼道:“前辈教训的是,是晚辈错了。”

    “嗯,不错,倒是没乱找些借口来搪塞本君,让本君猜猜,你之所以没上门道谢,是怕与我施家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