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三十二章恶煞缠体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三百三十二章恶煞缠体推开房门,江北然跟着施凤兰一起走了进去。

    和外面的富丽堂皇相比,这间房间显的有些朴素,当然,只是没外面这么花里胡哨而已,眼光毒辣的江北然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好几件宝贝。

    ‘玄级上品的困龙剑!?’

    ‘玄级中品的玄霖炉!?等等,他是在用玄级中品的药炉焚香!?这就是土豪的世界吗?’

    ‘那枕头……不会错的,是流光暖玉做的!淦!这玉我找好久了啊!’

    ……

    转瞬之间,江北然便认出了这间房里的种种异宝,最终所有惊叹都化为一句。

    ‘壕无人性……’

    一些在晟国有价无市的宝贝在这里被当成“家具”使用,你要说浪费吧,这些东西当做日常用品来用的确会生活品质。

    但真的奢侈了啊!

    当然,打量这些宝物只是顺带的,江北然从进到房间里,就一直看着坐在熔藤椅上的中年人。

    一秒记住.42zw.

    ‘玄尊。’

    虽然江北然已经想到了施凤兰的这位舅舅肯定很强,但没想到直接就是玄尊起步。

    这时坐在熔藤椅上的施弘方开口道:“兰儿,你先出去吧,舅舅有些话要单独跟他聊聊。”

    听到施弘方这句话,江北然和施凤兰同时一愣。

    楞完后施凤兰先说道:“舅舅~我不会打扰你们的,你就让我待在这嘛~”

    “乖,先出去。”施弘方微笑着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很软,但施凤兰却是不再撒娇,直接点头道:“好吧,那舅舅你不要太过欺负小北然哦。”

    施凤兰说完看了江北然一眼,然后做了个拍胸口的动作,意思是让他安心。

    “放心,我舅舅人很好的。”

    小声说完这句话,施凤兰便退了出去。

    随着木门被关上的声音,施弘方先是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后微笑着说道:“江北然……对吧?”

    “晚辈江北然见过施前辈。”

    “坐吧。”

    顺着施弘方手势的方向,江北然拱手称谢后坐到了椅子上。

    ‘好家伙,不愧是金阳木作的椅子,光是坐上来就感觉全身脉络都通了,又是坐在这上面修炼,速度少说翻上一番。’

    打量了一遍江北然,施弘方问道:“你和兰儿是什么关系?”

    “玩伴。”江北然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哦豁。”

    见江北然听到这个问题连楞都没楞一下,施弘方还是挺意外的。

    ‘心性果然是极好。’

    在心里夸上一句,施弘方又抿了口茶问道:“兰儿偷取的那些宝贝你当真没动过心?”

    ‘果然……’

    江北然一直都觉得施凤兰身边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不然自己初认识她时系统也不会处处提醒他不要暴露自己的实力。

    后来施凤兰总是能从家里偷出奇珍谱榜上有名的宝物来时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要不是一直有人或者什么办法一直暗中看护着施凤兰,怎么可能真让她把这些宝物带出来。

    就在江北然思考着这些时,三条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嗯?’

    看着选项三,江北然有些楞,意思他是整明白了,就这语气怎么怪怪的。

    唠嗑呢?

    这关系也没到那份上啊……

    虽然心中吐槽,但江北然还是果断的选择了三,笑道:“前辈瞧您这话说的,这种宝物放在面前哪有人能不心动的,我可太想要了。”

    ‘该死!我怎么又帅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施弘方听完显然一愣,有些不明白江北然怎么突然如此随意。

    ‘是我笑的不够威严了?’

    不过和那些总是在自己面前惴惴不安的小辈比起来,江北然这样的表现……

    他倒是不怎么讨厌,甚至觉得挺新鲜。

    “哈哈哈,北然快人快语,倒是丝毫不做作,那你既然心动,为何不要呢?”

    “胆子小,不敢拿。”

    “哈哈哈哈。”

    面对这么一个如此敢说实话,不虚头巴脑的小辈,施弘方笑的莫名开心。

    笑了好一会儿,施弘方才继续道:“好了,说正事,相信你应该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叫兰儿把你一起带来。”

    “是那位玄圣前辈找我?”

    “没错,就是老祖宗点名找你,说实话,我也很好奇是什么样的年轻人才能让老祖宗都产生兴趣,如今看到你……”施弘方又上下打量了一遍江北然:“倒是明白了几分。”

    没等江北然谦虚两句,施弘方继续道:“在带你去见老祖宗前,我有些话想先跟你说说。”

    说着施弘方换了个坐姿继续道:“你可知兰儿为何会去你们那个尿鸟不生蛋的小宗?”

    “晚辈不明。”江北然直接回答道。

    其实对于施凤兰为何会出现在归心宗,江北然心里多少还是有点数的,但这玩意儿实在太玄学,压根没法用来回答。

    露出一个回忆的神色,施弘方叹息道:“兰儿出生那日,空中有异象出现,伴随着一阵诡异妖冶的红色光芒,一颗天外之石从天而降。”

    “为此我妹妹特意找了谷良人来为她卜卦,那谷良人算完说我这侄女乃是恶煞缠体,将会引来诸多祸事,需他布一阵法,让凤儿待在里面,方可勉强化解。”

    听完这些,江北然对这恶煞缠体兴趣不大,因为他知道这多半就是天道安排的。

    ‘不过天道这局布的是真早啊……老子还没穿过来呢,就惦记上了?’

    将这些情绪扔到一边,江北然真正感兴趣的是施弘方口中这位谷良人,能让玄圣家族特意请来,还对他说出的话毫无置疑,可见这位谷良人在算卦这一方面绝对是已经超凡入圣了。

    而江北然现在就很缺一位算卦方面的指引人。

    一来他这个特殊点不高,而且也不知道下一次什么时候才能获得,所以不像其他玄艺那样什么都能无师自通。

    在方面他自觉知道的还很少,但苦于找不到这方面的高人,所以只能自己琢磨。

    如今终于听到一位连玄圣都认可的神算子,那怎么也得去拜见一下啊。

    在江北然思考着该怎么才能找到这位谷良人时,施弘方还在叙述着施凤兰的身世。

    “听完那谷良人有解决之法,我妹妹先是松了口气,转而立即问道那要在这阵法里待到何时?谷良人的回答时短则二十年,长则永远……”

    ‘我妹妹自然是接受不了这样的结局,所以就追问为何短则二十年,谷良人告诉她天机不可泄露,二十年后他会再来帮兰儿再算一卦,到时才能准确的知道究竟有没有化解之法。’

    “虽然我妹妹恨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但为了兰儿能好好长大,她也只能遵从谷良人的话,那谷良人临走前还告诉我妹妹兰儿身上的恶煞太过厉害,所以一般人绝不能靠近半分,即使是我妹妹那样的玄宗,谷良人也给她规定了见面的次数和时辰。”

    “之后兰儿便一直住在,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被关在那个谷良人布下法阵的房间里,直到她二十岁生日那天。”

    听到这里,江北然心中莫名升起一种愧疚的情绪,虽然这是天道的锅,但施凤兰好像的确是因为他才被关了整整二十年。

    ——————————————————————————————————————

    推开房门,江北然跟着施凤兰一起走了进去。

    和外面的富丽堂皇相比,这间房间显的有些朴素,当然,只是没外面这么花里胡哨而已,眼光毒辣的江北然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好几件宝贝。

    ‘玄级上品的困龙剑!?’

    ‘玄级中品的玄霖炉!?等等,他是在用玄级中品的药炉焚香!?这就是土豪的世界吗?’

    ‘那枕头……不会错的,是流光暖玉做的!淦!这玉我找好久了啊!’

    ……

    转瞬之间,江北然便认出了这间房里的种种异宝,最终所有惊叹都化为一句。

    ‘壕无人性……’

    一些在晟国有价无市的宝贝在这里被当成“家具”使用,你要说浪费吧,这些东西当做日常用品来用的确会生活品质。

    但真的奢侈了啊!

    当然,打量这些宝物只是顺带的,江北然从进到房间里,就一直看着坐在熔藤椅上的中年人。

    ‘玄尊。’

    虽然江北然已经想到了施凤兰的这位舅舅肯定很强,但没想到直接就是玄尊起步。

    这时坐在熔藤椅上的施弘方开口道:“兰儿,你先出去吧,舅舅有些话要单独跟他聊聊。”

    听到施弘方这句话,江北然和施凤兰同时一愣。

    楞完后施凤兰先说道:“舅舅~我不会打扰你们的,你就让我待在这嘛~”

    “乖,先出去。”施弘方微笑着说道。

    这话虽然说的很软,但施凤兰却是不再撒娇,直接点头道:“好吧,那舅舅你不要太过欺负小北然哦。”

    施凤兰说完看了江北然一眼,然后做了个拍胸口的动作,意思是让他安心。

    “放心,我舅舅人很好的。”

    小声说完这句话,施凤兰便退了出去。

    随着木门被关上的声音,施弘方先是拿起手边的茶杯抿了一口,然后微笑着说道:“江北然……对吧?”

    “晚辈江北然见过施前辈。”

    “坐吧。”

    顺着施弘方手势的方向,江北然拱手称谢后坐到了椅子上。

    ‘好家伙,不愧是金阳木作的椅子,光是坐上来就感觉全身脉络都通了,又是坐在这上面修炼,速度少说翻上一番。’

    打量了一遍江北然,施弘方问道:“你和兰儿是什么关系?”

    “玩伴。”江北然面不改色的回答道。

    “哦豁。”

    见江北然听到这个问题连楞都没楞一下,施弘方还是挺意外的。

    ‘心性果然是极好。’

    在心里夸上一句,施弘方又抿了口茶问道:“兰儿偷取的那些宝贝你当真没动过心?”

    ‘果然……’

    江北然一直都觉得施凤兰身边一直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不然自己初认识她时系统也不会处处提醒他不要暴露自己的实力。

    后来施凤兰总是能从家里偷出奇珍谱榜上有名的宝物来时也侧面印证了这一点,要不是一直有人或者什么办法一直暗中看护着施凤兰,怎么可能真让她把这些宝物带出来。

    就在江北然思考着这些时,三条选项突然跳了出来。

    ‘嗯?’

    看着选项三,江北然有些楞,意思他是整明白了,就这语气怎么怪怪的。

    唠嗑呢?

    这关系也没到那份上啊……

    虽然心中吐槽,但江北然还是果断的选择了三,笑道:“前辈瞧您这话说的,这种宝物放在面前哪有人能不心动的,我可太想要了。”

    ‘该死!我怎么又帅了!?这还让不让人活了啊。’

    施弘方听完显然一愣,有些不明白江北然怎么突然如此随意。

    ‘是我笑的不够威严了?’

    不过和那些总是在自己面前惴惴不安的小辈比起来,江北然这样的表现……

    他倒是不怎么讨厌,甚至觉得挺新鲜。

    “哈哈哈,北然快人快语,倒是丝毫不做作,那你既然心动,为何不要呢?”

    “胆子小,不敢拿。”

    “哈哈哈哈。”

    面对这么一个如此敢说实话,不虚头巴脑的小辈,施弘方笑的莫名开心。

    笑了好一会儿,施弘方才继续道:“好了,说正事,相信你应该知道我这次为什么会叫兰儿把你一起带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