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二十九章 出发前的准备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既然让师兄发现了,江北然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又一次拿出装着龙涎丹和昊元丹的瓶子推到师兄面前。

    “既然师兄已经发现,那我也就不遮掩了,之所以让她们来麻烦师兄,其实就是想借她们的手将此药送给你。”

    “唉……你啊。”陆帛归摇了摇头,“师兄知道你现在出息了,但你终究只有练气五阶,应该多为自己考虑考虑才是,师兄用不着如此贵重的东西。”

    “实不相瞒,师兄,这些药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算很贵重。”

    “哦?”陆帛归有些惊讶的打量了江北然一眼,“当皇帝好处这么多吗?哦不对,我听说现在好像是那殷魔头的女儿坐上了皇位,发生什么了?”

    为了说服师兄相信自己很“富”,江北然思索片刻回答道:“师兄您知道我的,我从来都不喜欢做抛头露脸的事情,这皇位也是万般无奈之下被那魔头推上去的,如今在那位置上周旋了这么久,我总算是找到办法退了下来。”

    “那殷魔头舍得放你?”

    “嗨……”江北然叹口气,“明面上我是退下来了,但要做的事可比在皇位上还多,不过与此相对的,那位教主也挺大方,给了我诸多好处,这些灵药便是这么来的。”

    “原来如此……”陆帛归点点头,“那说明你做的不错啊。”

    “勉勉强强吧。”

    “哈哈哈,好,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两瓶灵药我就收下。”将两瓶丹药放入乾坤戒,陆帛归又抬头看向江北然道:“说起来,那五个水镜堂的小师妹还真听你话啊,跟师兄说说,你最喜欢她们当中的哪一个?”

    一秒记住.42zw.

    “只是熟人罢了,师兄你应该知道,我做过她们铁印。”

    看着江北然没有任何波动的表情,陆帛归不禁摩挲起了下巴。

    “你这还真是完全不考虑男女之事。”

    “保命要紧。”

    “哈哈哈哈。”

    听着江北然的回答,陆帛归突然一阵大笑。

    “倒是像你的风格,行吧,那既然你没有这方面意思,那师兄也就不多说了。”

    从和江北然接触开始,陆帛归就发现这孩子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而且常常不按章程办事,做出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选择来。

    陆帛归一直觉得这是因为他那身世导致的,从小没有父母,养父养母又待他不好,下定决定刚逃出来就被人拐到了黑煤窑。

    虽然陆帛归没亲眼瞧见,但也知道江北然在这黑煤窑里肯定没少受哭。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经历,才磨砺出了他这样的性格吧。’

    喝了口茶,江北然起身道:“师兄,那这药你记着吃,先吃昊元丹打好身体基础,然后再服龙涎丹增幅力量。”

    “好,我知道了。”陆帛归点点头。

    “那我就先去了,这次我在宗里逗留不了太久,还有不少事情要办,下次回来再给师兄你带礼物,师兄保重。”

    江北然说完也不给陆帛归拒绝带礼物的机会,直接推门离去。

    离开飞羽堂,江北然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这次去施家应该准备些什么,虽然目前看来他们应该是好意相邀,但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准备的,毕竟施家的位置肯定也在中原六国的范围里,选项肯定又是要跳的飞起,多做些准备总没错。

    “师兄。”

    正思考间,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音入密,回头看去,只见林榆雁正蹲在远处的小山包上朝着他挥手。

    江北然刚奇怪林榆雁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就想起自己腰间还挂着那把白雾剑。

    作为一把开启灵智的武器,白雾剑愣是不能塞进乾坤剑,所以江北然也只好让它低调些,自己收敛起气息,要是散发出来一点,就立即把它封印到山里去。

    白雾剑也是很听话,就这么一直默默的挂在江北然腰间,旁人看来就只是一把很普通的铁剑罢了,突出一个平平无奇。

    不过作为这把剑的真正主人,林榆雁还是有办法感应到它的。

    “回去吧。”江北然拔出腰间的白雾剑说道。

    但白雾剑仍然装死,一动不动。

    只是江北然这次要去的不是梁国,而是施家,那种能出玄圣的家族里各种人才肯定都有,白雾剑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所以江北然这次没打算再宠着它,直接说道:“两个选择,要么回你主人那去,要么被我封印到结界里,选吧。”

    “嗡……”

    白雾剑突然发出一声剑鸣,似乎十分不舍。

    “三……二……”

    “嗡。”

    又一声剑鸣,白雾剑“嗖”的一下飞回了林榆雁怀中。

    捧住飞回来的白雾剑,林榆雁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道:“霄儿,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白雾剑听完不禁抖动了一下,撒娇一般在林榆雁的身上蹭了两下。

    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林榆雁继续道:“回去再收拾你。”

    将白雾剑挂到腰间,林榆雁继续朝着江北然传音道;“师兄,我前些日听到一则奇闻,说是溧湖乡那边出了异象,您……”

    “晚点再说吧,这几日我有事要忙。”

    江北然说完便继续朝着山下走去。

    见师兄多奇闻没兴趣,林榆雁就知道师兄肯定又有事要出门了。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得跟上师兄才行。’

    低头看了眼腰间的白雾剑,想到上次的计划失败,林榆雁想着必须得想个更完善的才行了。

    下了山,江北然先回到了金瑶镇的自我结界中。

    “拜见师兄。”正在自我结界中修炼的顾清欢立即起身行礼道。

    ——————————————————————————————————

    既然让师兄发现了,江北然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又一次拿出装着龙涎丹和昊元丹的瓶子推到师兄面前。

    “既然师兄已经发现,那我也就不遮掩了,之所以让她们来麻烦师兄,其实就是想借她们的手将此药送给你。”

    “唉……你啊。”陆帛归摇了摇头,“师兄知道你现在出息了,但你终究只有练气五阶,应该多为自己考虑考虑才是,师兄用不着如此贵重的东西。”

    “实不相瞒,师兄,这些药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算很贵重。”

    “哦?”陆帛归有些惊讶的打量了江北然一眼,“当皇帝好处这么多吗?哦不对,我听说现在好像是那殷魔头的女儿坐上了皇位,发生什么了?”

    为了说服师兄相信自己很“富”,江北然思索片刻回答道:“师兄您知道我的,我从来

    既然让师兄发现了,江北然也就不再遮遮掩掩,又一次拿出装着龙涎丹和昊元丹的瓶子推到师兄面前。

    “既然师兄已经发现,那我也就不遮掩了,之所以让她们来麻烦师兄,其实就是想借她们的手将此药送给你。”

    “唉……你啊。”陆帛归摇了摇头,“师兄知道你现在出息了,但你终究只有练气五阶,应该多为自己考虑考虑才是,师兄用不着如此贵重的东西。”

    “实不相瞒,师兄,这些药对现在的我来说,并不算很贵重。”

    “哦?”陆帛归有些惊讶的打量了江北然一眼,“当皇帝好处这么多吗?哦不对,我听说现在好像是那殷魔头的女儿坐上了皇位,发生什么了?”

    为了说服师兄相信自己很“富”,江北然思索片刻回答道:“师兄您知道我的,我从来都不喜欢做抛头露脸的事情,这皇位也是万般无奈之下被那魔头推上去的,如今在那位置上周旋了这么久,我总算是找到办法退了下来。”

    “那殷魔头舍得放你?”

    “嗨……”江北然叹口气,“明面上我是退下来了,但要做的事可比在皇位上还多,不过与此相对的,那位教主也挺大方,给了我诸多好处,这些灵药便是这么来的。”

    “原来如此……”陆帛归点点头,“那说明你做的不错啊。”

    “勉勉强强吧。”

    “哈哈哈,好,那既然你都这么说了,这两瓶灵药我就收下。”将两瓶丹药放入乾坤戒,陆帛归又抬头看向江北然道:“说起来,那五个水镜堂的小师妹还真听你话啊,跟师兄说说,你最喜欢她们当中的哪一个?”

    “只是熟人罢了,师兄你应该知道,我做过她们铁印。”

    看着江北然没有任何波动的表情,陆帛归不禁摩挲起了下巴。

    “你这还真是完全不考虑男女之事。”

    “保命要紧。”

    “哈哈哈哈。”

    听着江北然的回答,陆帛归突然一阵大笑。

    “倒是像你的风格,行吧,那既然你没有这方面意思,那师兄也就不多说了。”

    从和江北然接触开始,陆帛归就发现这孩子做什么事都是小心翼翼的,而且常常不按章程办事,做出些令人匪夷所思的选择来。

    陆帛归一直觉得这是因为他那身世导致的,从小没有父母,养父养母又待他不好,下定决定刚逃出来就被人拐到了黑煤窑。

    虽然陆帛归没亲眼瞧见,但也知道江北然在这黑煤窑里肯定没少受哭。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经历,才磨砺出了他这样的性格吧。’

    喝了口茶,江北然起身道:“师兄,那这药你记着吃,先吃昊元丹打好身体基础,然后再服龙涎丹增幅力量。”

    “好,我知道了。”陆帛归点点头。

    “那我就先去了,这次我在宗里逗留不了太久,还有不少事情要办,下次回来再给师兄你带礼物,师兄保重。”

    江北然说完也不给陆帛归拒绝带礼物的机会,直接推门离去。

    离开飞羽堂,江北然一边走一边思考着这次去施家应该准备些什么,虽然目前看来他们应该是好意相邀,但该做的准备还是要准备的,毕竟施家的位置肯定也在中原六国的范围里,选项肯定又是要跳的飞起,多做些准备总没错。

    “师兄。”

    正思考间,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音入密,回头看去,只见林榆雁正蹲在远处的小山包上朝着他挥手。

    江北然刚奇怪林榆雁怎么知道自己回来了,就想起自己腰间还挂着那把白雾剑。

    作为一把开启灵智的武器,白雾剑愣是不能塞进乾坤剑,所以江北然也只好让它低调些,自己收敛起气息,要是散发出来一点,就立即把它封印到山里去。

    白雾剑也是很听话,就这么一直默默的挂在江北然腰间,旁人看来就只是一把很普通的铁剑罢了,突出一个平平无奇。

    不过作为这把剑的真正主人,林榆雁还是有办法感应到它的。

    “回去吧。”江北然拔出腰间的白雾剑说道。

    但白雾剑仍然装死,一动不动。

    只是江北然这次要去的不是梁国,而是施家,那种能出玄圣的家族里各种人才肯定都有,白雾剑很有可能会被发现。

    所以江北然这次没打算再宠着它,直接说道:“两个选择,要么回你主人那去,要么被我封印到结界里,选吧。”

    “嗡……”

    白雾剑突然发出一声剑鸣,似乎十分不舍。

    “三……二……”

    “嗡。”

    又一声剑鸣,白雾剑“嗖”的一下飞回了林榆雁怀中。

    捧住飞回来的白雾剑,林榆雁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道:“霄儿,我想你想的好苦啊。”

    白雾剑听完不禁抖动了一下,撒娇一般在林榆雁的身上蹭了两下。

    保持着微笑的表情,林榆雁继续道:“回去再收拾你。”

    将白雾剑挂到腰间,林榆雁继续朝着江北然传音道;“师兄,我前些日听到一则奇闻,说是溧湖乡那边出了异象,您……”

    “晚点再说吧,这几日我有事要忙。”

    江北然说完便继续朝着山下走去。

    见师兄多奇闻没兴趣,林榆雁就知道师兄肯定又有事要出门了。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得跟上师兄才行。’

    低头看了眼腰间的白雾剑,想到上次的计划失败,林榆雁想着必须得想个更完善的才行了。

    下了山,江北然先回到了自我结界中。

    “拜见师兄。”正在自我结界中修炼的顾清欢立即起身行礼道。

    见师兄多奇闻没兴趣,林榆雁就知道师兄肯定又有事要出门了。

    ‘不行……这次说什么也得跟上师兄才行。’

    低头看了眼腰间的白雾剑,想到上次的计划失败,林榆雁想着必须得想个更完善的才行了。

    下了山,江北然先回到了自我结界中。

    “拜见师兄。”正在自我结界中修炼的顾清欢立即起身行礼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笔趣阁手机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