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内鬼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墨色的弄晕挤压着天空,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看着云中时不时闪过的一道白光,镇民们脚步匆匆,都想赶在暴雨来临前赶回家去。

    而在行色匆匆的行人中,一名长须老者正优哉游哉的在走在大街上。

    不紧不慢的来到一座客栈前,老者望了眼招牌后跨步走了进去。

    在小二的引领下,老者很快来到了一间天字号包间。

    等小二关上门退出去,早已坐在里面的一位中年人立即起身朝着老者行礼道:“拜见林宗主。”

    取下身上的披风,林仁武皱眉道:“有何事不在谷内说,非要跑这客栈里来。”

    掏出一张符咒点燃,尹修良回答道:“回禀林教主,属下已在此处设下阵法,接下来我们说的一切都不会传出去。”

    “你究竟要说什么?搞的这么神秘。”林仁武坐到方桌前问道。

    “属下之所以邀教主您来这见面,是担心被您教内的有心人看见。”

    “有心人?”林仁武表情越发古怪,“何意?”

    朝着林仁武行了一礼,林仁武回答道:“那属下就直说了,前两日您让我去调查无极斋与真元宗为何会突然联手,在调查的过程中,属下发现……嘶……”

    一秒记住.42zw.

    看着尹修良欲言又止的样子,林仁武喝道:“你倒是说啊!磨磨唧唧干嘛呢!”

    “属下怀疑宗内有内鬼。”

    “继续说。”林仁武表情阴沉的说道。

    宗内有内鬼这种事情实属正常,哪个宗里还会没混进几个别宗的探子?

    但尹修良既然单独将此事提出来,就说明这内鬼绝不是那种普通小弟子。

    “回禀林宗主,您还记得严奇吗?”

    “记得,你偷偷教的那个弟子是吧。”

    “没错,前几年您让属下安插一些人手去无极斋时,我便派他去了,如今他在无极斋中担任阵师,位置虽不高,但知道的事情却不少,因为我让他偷偷改造了一下他们的护山大阵,所以他可以听到很多人听不到的东西。”

    “你这弟子倒是挺有能耐。”

    护山大阵乃是每一个大宗都十分重视的阵法,能在这上面悄悄动手脚,绝对是相当有本事的。

    “多谢教主夸奖。”谢过林仁武,尹修良继续道:“这次我去询问他时,他说偶然间偷听到了一段对话,原本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现在有些明白了。”

    “什么话?”林仁武追问道。

    “一段探听该如何破解属下天感人仪阵,以及布下幽煌阵的对话,另外对话的最后是……这次你回教时得多帮忙周旋一下,别让你那教主火气上头,直接打上门来了,那样事情就麻烦许多。”

    “他娘的!”

    林仁武听完一拍桌子!敢直接打上无极斋的教主梁国能有几个?不就只有他林仁武!?

    “还听到什么了!?”

    “他说就听着这些,其他就没了。”

    “一个个的!胆都肥了啊!敢在我这吃里扒外!”捏碎一个酒杯,林仁武看向尹修良问道:“你觉得这个内鬼是谁!?”

    “这……属下也不清楚。”

    “我没让你回答我!是让你猜,猜总会吧!?”

    “这……”尹修良十分为难的擦了擦额头,接着低声回答道:“您教里能做到与您周旋的人应该不多,教主您可以从这几人里想想。”

    听完这话的瞬间,林仁武脑中就闪过了晏文光的身影,前两日不就是他死死拦住了自己,不然他早就打上无极斋了。

    ‘不可能,不可能。’

    林仁武晃了晃头,教中跟他最久的就是晏文光,他也对他极为信任,他绝不会做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来。

    ‘但是万一呢……’

    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晏文光做的很多事情就让他觉得有些不对劲。

    比如前些日子自己想派他去浊由郡那边管理新的分教,他就万般推辞,怎么都不肯去,说是想要待在自己身边帮忙出谋划策。

    那时候林仁武是觉得晏文光忠心耿耿,但现在想来晏文光在这件事之前,无论自己下达什么命令他都是唯命是从,只有这件事上反应特别激烈。

    ‘不对劲。’

    ‘他如此不想离开我身边,难道是想……’

    感觉自己的想法越发不对劲时,林仁武猛地站起来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别再提了!”

    “是。”尹修良拱手道。

    “还有什么别的消息没。”

    “属下已经查到了一些无极斋和真元宗联手的原因,只是还没彻底查清楚,希望林宗主能再给我一些时间。”

    “去吧,去吧。”林仁武摆手道。

    “属下告辞。”

    等到尹修良离去,林仁武朝着地上啐了一口,虽然因为几大势力之间一直厮杀,所以教内从来都不太平,时不时抓到几个奸细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可晏文光绝对是他最信任的属下之一,如果连他都……

    ‘唉……’

    林仁武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在梁国,遭到至亲背叛都是经常发生的事情,而被最信任的属下背叛而导致死无葬身之地的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该死!文光啊,你可千万别做对不起老子的事情。’

    稍微冷静了一会儿,林仁武推开房门离开了客栈,而就在他刚才所在的房间下方,孟思佩正吃着零嘴打发时间。

    “哗啦啦……”

    孟思佩从竹筒中倒出了一把炒花生握在手中,然后一颗颗的往嘴里丢。

    ‘他在想我,他没想我,他在想我……’

    等吃到最后一颗花生时,“他没想我”四个字被孟思佩咽回口中,然后用玄气将花生震成了两半,这才高兴地继续数道。

    “他没想我,他在想我,嘻嘻。”

    心满意足的将半颗花生吃下,孟思佩又不禁回忆起那日月牙谷中耳边响起的声音。

    “别怕,思佩,我带你走。”

    这句话已经在她脑内反反复复了好几天,只要一闲下来就会听到。

    想到那位前辈在一群玄宗的包围中轻松救走她,孟思佩就越发难以想象这位前辈究竟是何等强大的高人。

    但就和之前一样,孟思佩并没有想出什么结果来,这位前辈实在太过神秘,她根本就是无从想起。

    ‘不过让我待在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她之所以会住到这客栈里来,是因为厉伏城带了个叫做霍鸿飞的人来。

    一番对话后,虽然他们这不能说,那不能说的,但孟思佩也明白了这是前辈的计划,而这份计划需要自己配合。

    既然是前辈之命,孟思佩自然立即答应下来。

    而那霍鸿飞第一件要她做的事情就是待在这客栈中,不管发生任何情况都不要出来,也不要散发出任何玄气。

    而她这一待,就直接待了两天,也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前辈约我在此!?’

    产生了这种期待的孟思佩突然坐立不安了起来,时而照照铜镜,时而拉拉裙摆,一直到傍晚才终于消停了一些。

    不过冷静下来后孟思佩这个念头依旧没有消去,毕竟虽然可能性很小,但是……

    ‘万一呢?’

    在这样的期待中,时间很快又过去了四天,这日清晨,房门被敲响,孟思佩很明显感觉到这敲门声和小二的不同。

    心跳突然加速的孟思佩颤声道:“请……进。”

    推开门,厉伏城走进屋内行礼道:“孟宗主。”

    然而刚打完招呼,厉伏城就发现孟思佩正用一种极度失望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把厉伏城看的一阵莫名。

    ‘我做错什么了吗……?’

    不过很快孟思佩就调整好了心态,换了个表情看向厉伏城问道:“有事吗?”

    厉伏城听完功守道:“这几日辛苦孟宗主了,前辈刚才下达了新指令,您可以在申时离开客栈。”

    “一到申时便走吗?”孟思佩确认般问道。

    “没错,前辈是这样说的。”

    “好,我知道了。”

    “那我先告辞了,辛苦孟宗主。”

    厉伏城说完关上了门,然后突出了一口气。

    虽然厉伏城前几日就已经知道了孟思佩的身份,但一想到澜州四方宗的副宗主被王大哥当手下一般使唤,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打消这些想法,厉伏城匆匆下了楼,他还有别的任务在身呢。

    申时,孟思佩准时推开门走了出来,路过的两名客人看到时不禁一愣,不敢相信世间竟然还有如此绝美的女子,简直就是美的不可方物。

    ‘咕嘟……’

    咽了口口水,在看到孟思佩走过来后两人连忙让到了一边,只是一双眼睛还是舍不得看向其他地方。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