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零七章 女鬼买一送一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一百零七章女鬼买一送一“哦?”

    看到墨夏落在中腹的一子,江北然将手中刚拿出的白子放回了棋笥中,难得的认真思考了起来。

    ‘呼……呼……’

    看着师兄认真思考的样子,墨夏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双拳也早已握紧。

    “墨夏。”

    “在!”听到师兄的传唤,墨夏立即坐直身体回答道。

    “你这嵌手可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不错。”

    所谓嵌手,便是在在定式阶段故走劣着,看似笨拙,实含计谋,布下陷井,诱人上当的着法。

    江北然知道以前墨夏就经常想利用自己轻敌的心理来布置陷阱,但被自己说过一回。

    本以为他会放弃这种下法,却没想到他竟然用的更好了。

    听到这句夸奖,墨夏一时间竟不知高兴还是难过。

    首发

    高兴的自然是被师兄夸奖了,难过的则是既然师兄表扬了他的嵌手,那就说明已经看破他布下的局

    了。

    ‘不愧是师兄……真不知道他究竟能看多远。’

    “十三之十七,枷。”

    江北然“啪”的一声将子落在了目外上,把墨夏的子虚罩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使其无法继续长气或者逃出。

    “好厉害!”

    看着师兄下出这一步,墨夏情不自禁的喊道。

    “到你了。”江北然抬头说道。

    “是!”墨夏连忙低头看向棋盘。

    ‘虽然师兄这手枷的确精妙绝伦,但我也仍然存在一线生机。’思考间,墨夏摸出一枚黑子落了下去。

    “啪!”

    在又经过二十几回合的攻防后,被师兄步步紧逼的墨夏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但他很确定自己的阵型还没有乱,只要抗住这一轮攻势,他的机会就会出现!

    又艰难的撑过五轮后,墨夏等待的机会终于到来!

    ‘就是那!’

    看着棋盘上熠熠生辉的,墨夏几乎就如同快要溺亡之人抓住浮木一般将子落了上去。

    可将在墨夏准备将手收回来时,却发现师兄的嘴角突然缓缓勾起。

    ‘糟了!’

    直接被惊出一身冷汗的墨夏立即明白师兄为什么笑。

    因为刚刚那一步,正是师兄的嵌手。

    “我……我认输了。”

    墨夏握拳双拳低着头,努力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不流下来。

    一年多了,师兄还是强的这么无懈可击,自己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能完成的一手,在师兄却仿佛儿童戏耍一般,反手就用更高明的方式将自己推开了。

    ‘太强了……师兄为何能这么强。’”

    “下的很好,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看着浑身微微颤抖的墨夏,江北然倒了杯茶给他递过去。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茶香,墨夏用力抬起手接住了茶杯,并用颤音回道:“多……多谢师兄!”

    “多一些这种不甘会让你进步的更快,如何,要不要再来一盘?”

    “要!”墨夏坚定而有力的回答道,同时双手快速的收拾起棋盘来。

    ‘这份心性若是用在修炼上,这孩子恐怕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一直下到早上,墨夏才在万般不舍中离开了师兄的小屋,走的那叫一个一步三回头,发现师兄的确无意在陪他下一局时才只好开门离去。

    看着门被墨夏关上,江北然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还真是后生可畏’

    墨夏的棋艺上升速度的确非常快,就算没有老师,没有对手,他的实力依然在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快到甚至让江北然都感觉自己快压不住他了。

    又打了个哈欠,江北然发现这一晚的确太消耗精力了,毕竟脑力上的比拼很多时候都要比体力上的比拼更让人觉得累。

    吞了一颗口香丸,江北然直接躺在榻上开始呼呼大睡。

    “小丫头片子,你当真不怕我!?”

    “我们都是鬼,我干嘛要怕你。”

    “好,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不让,不让我就吃了你!”

    “反正我都已经死了,你还能让我再死一次不成,不让!就是不让!”

    “哈哈哈,小丫头,我看你是没死多久吧,谁跟你说死了就不能再死一次,若是我在这吃了你,你可就再也没有轮回转世的机会了,知道怕了的话就给我让开!”

    “不,我就不让,我不会让你伤害好叔叔的!”

    “你!”

    ……

    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吵架声,熟睡中的江北然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半空中正漂浮着一大一小两个鬼魂。

    那个大号的女鬼是非常经典的女鬼形象,白衣飘飘,黑发飘飘,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和两角一直撕裂到耳根的嘴巴。

    小号那个女鬼则是背对着江北然,看不清长什么样。

    这时女鬼发现江北然醒来,也不再管小号女鬼的阻拦,直接一个瞬身来到江北然面前,用猩红的双眼盯着江北然用仿佛赖在九幽的声音说道。

    “我好恨啊!”

    “恨啥?”江北然挠了挠睡乱的头发问道。

    “我……”

    女鬼愣住,她一生吓人无数,有把人直接吓晕过去过,也曾把人吓的屎尿齐流,其中最让她满意的一次是那人被吓到后没有逃也没晕过去,而是连连磕头,一个劲的讨饶。

    这是她最爱看的。

    而像江北然这样反问她的,她还是头一回见到。

    ‘难道是还没睡醒?’

    做出猜测的女鬼控制着双眼留下一行血泪,同时诡异的扭过四肢,以一种身体朝上,四肢撑地的可怕姿势盯着江北然再次喝道:“我要诅咒你!”

    江北然听完睡意顿时没了,坐起身说道:“哦?你还会诅咒呢,不错,有些本事,来来来,尽管我身上使,我还没背鬼诅咒过呢。”

    “你……”

    女鬼懵了,她纵横鬼界数十年,还从未见过如此不按套路出牌,换做平时,就算是那些修炼者也会被她吓出尿来,哪有过像眼前这位如此淡定的。

    “咒了吗?”

    在女鬼懵逼时,江北然提问道。

    发现对方似乎不是个正常人,女鬼也就不再吓他,直接发出一阵刺耳的叫声后扑向了江北然。

    “退回去。”

    就在女鬼快要钻入江北然身体时,突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精神力量袭来,直接震的她如幻影般的身体疯狂扭动起来,就好像马上要消失一般。

    “大王饶命,大王饶命啊!”

    感觉到自己就快魂飞魄散的女鬼连连告饶道。

    这时另一个小女鬼飞到江北然旁边问道:“好叔叔,你不怕鬼啊?”

    ‘嗯?这小鬼怎么眉清目秀的?’

    看着小女孩那精致的小脸,江北然问道:“为什么叔叔要怕鬼呀?”

    “大家都怕啊,这世界上哪有人不怕鬼的。”

    “那算你好运气好,今天就遇上了一个。”

    一人一鬼对话时,那女鬼正悄悄的在往外爬,眼前这男人不禁吓不到,而且魂力强的简直不像个人。

    “让你走了吗?”

    江北然一开口,女鬼就又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仿佛有人在她脑子里敲了一下钟,让她一下大脑都颤抖了起来。

    知道自己走不了的女鬼连忙转过身来连连磕头道:“小的不敢了,小的不敢了,大王您大人有大量,就饶了小鬼吧,我保证再也不会来骚扰你。”

    没有去理会女鬼的求饶,江北然看向另外那个小号女鬼道:“来,告诉叔叔你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叫青青!今年七岁!我是因为想保护好叔叔才一路跟过来的。”

    “那你为什么想保护叔叔呢?”

    “昨天叔叔您在兰若寺做的事情我都看到啦!我和弟弟就是被那些大骗子害死的,所以看到好叔叔为我们出了口恶气,我心里可高兴呢。“哦对了,应该谢谢叔叔才是。”

    青青说完便鞠躬行礼道:“多谢好叔叔。”

    ——————————————————————————————————

    “哦?”

    看到墨夏落在中腹的一子,江北然将手中刚拿出的白子放回了棋笥中,难得的认真思考了起来。

    ‘呼……呼……’

    看着师兄认真思考的样子,墨夏连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双拳也早已握紧。

    “墨夏。”

    “在!”听到师兄的传唤,墨夏立即坐直身体回答道。

    “你这嵌手可是越来越出神入化了,不错。”

    所谓嵌手,便是在在定式阶段故走劣着,看似笨拙,实含计谋,布下陷井,诱人上当的着法。

    江北然知道以前墨夏就经常想利用自己轻敌的心理来布置陷阱,但被自己说过一回。

    本以为他会放弃这种下法,却没想到他竟然用的更好了。

    听到这句夸奖,墨夏一时间竟不知高兴还是难过。

    高兴的自然是被师兄夸奖了,难过的则是既然师兄表扬了他的嵌手,那就说明已经看破他布下的局

    了。

    ‘不愧是师兄……真不知道他究竟能看多远。’

    “十三之十七,枷。”

    江北然“啪”的一声将子落在了目外上,把墨夏的子虚罩在了自己的势力范围之内,使其无法继续长气或者逃出。

    “好厉害!”

    看着师兄下出这一步,墨夏情不自禁的喊道。

    “到你了。”江北然抬头说道。

    “是!”墨夏连忙低头看向棋盘。

    ‘虽然师兄这手枷的确精妙绝伦,但我也仍然存在一线生机。’思考间,墨夏摸出一枚黑子落了下去。

    “啪!”

    在又经过二十几回合的攻防后,被师兄步步紧逼的墨夏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但他很确定自己的阵型还没有乱,只要抗住这一轮攻势,他的机会就会出现!

    又艰难的撑过五轮后,墨夏等待的机会终于到来!

    ‘就是那!’

    看着棋盘上熠熠生辉的,墨夏几乎就如同快要溺亡之人抓住浮木一般将子落了上去。

    可将在墨夏准备将手收回来时,却发现师兄的嘴角突然缓缓勾起。

    ‘糟了!’

    直接被惊出一身冷汗的墨夏立即明白师兄为什么笑。

    因为刚刚那一步,正是师兄的嵌手。

    “我……我认输了。”

    墨夏握拳双拳低着头,努力让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不流下来。

    一年多了,师兄还是强的这么无懈可击,自己要使尽浑身解数才能完成的一手,在师兄却仿佛儿童戏耍一般,反手就用更高明的方式将自己推开了。

    ‘太强了……师兄为何能这么强。’”

    “下的很好,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待。”看着浑身微微颤抖的墨夏,江北然倒了杯茶给他递过去。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茶香,墨夏用力抬起手接住了茶杯,并用颤音回道:“多……多谢师兄!”

    “多一些这种不甘会让你进步的更快,如何,要不要再来一盘?”

    “要!”墨夏坚定而有力的回答道,同时双手快速的收拾起棋盘来。

    ‘这份心性若是用在修炼上,这孩子恐怕也是前途不可限量啊。’

    一直下到早上,墨夏才在万般不舍中离开了师兄的小屋,走的那叫一个一步三回头,发现师兄的确无意在陪他下一局时才只好开门离去。

    看着门被墨夏关上,江北然忍不住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

    ‘还真是后生可畏’

    墨夏的棋艺上升速度的确非常快,就算没有老师,没有对手,他的实力依然在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快到甚至让江北然都感觉自己快压不住他了。

    又打了个哈欠,江北然发现这一晚的确太消耗精力了,毕竟脑力上的比拼很多时候都要比体力上的比拼更让人觉得累。

    吞了一颗口香丸,江北然直接躺在榻上开始呼呼大睡。

    “小丫头片子,你当真不怕我!?”

    “我们都是鬼,我干嘛要怕你。”

    “好,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让不让,不让我就吃了你!”

    “反正我都已经死了,你还能让我再死一次不成,不让!就是不让!”

    “哈哈哈,小丫头,我看你是没死多久吧,谁跟你说死了就不能再死一次,若是我在这吃了你,你可就再也没有轮回转世的机会了,知道怕了的话就给我让开!”

    “不,我就不让,我不会让你伤害好叔叔的!”

    “你!”

    ……

    听着一浪高过一浪的吵架声,熟睡中的江北然缓缓睁开双眼,只见半空中正漂浮着一大一小两个鬼魂。

    那个大号的女鬼是非常经典的女鬼形象,白衣飘飘,黑发飘飘,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和两角一直撕裂到耳根的嘴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