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九十七章 举一反三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江北然一口气打造出了六把绝品级的武器。

    其中第一把白雾剑送给了林榆雁。

    白雾剑是江北然用已经因为木灵气而蜕变或者进阶的宝材所打造,本身就已经蕴含了大量木灵气,再加上打造时灌入的,这把白雾剑在江北然的判断中应该很容易就能开启灵智。

    果然事实也不出他所料,仅仅过了两周,白雾剑就成功开启灵智,成为了拥有器灵的法宝。

    这效率简直快的离谱。

    可惜绝品武器也不是大白菜,说能打造就能打造,尤其是要以成为高阶法宝为目标的绝品武器,更是相当消耗材料,打造这六把绝品武器已经消耗了江北然大半材料,剩下最珍贵的那些,江北然准备好好考虑一下以后再打造。

    另外江北然也不准备就这么闲下来,既然已经发现木灵气能够打造出容易开启灵智的武器,那他当然会举一反三。

    在充满精纯木灵气空间中炼制出来的灵丹品质必然也要比在外面炼的更好,画出来的符纸应该也会比普通的威力更强,酿出来的酒效果肯定也会更好……

    ‘就是酿酒需要的时间太久了啊……’

    说起时间久,江北然忍不住朝着天眼阵看了一眼,画面上十三名玄圣已经打到了云层之上,举手投足间便是风云变幻,电闪雷鸣的,突出一个神仙打架。

    只是这十三个玄圣虽然已经打了大半年,却没一个露出狼狈之象,别说受伤了,连衣服上都没出现个褶子,就好像这大半年他们都在喝茶聊天一般。

    记住m.42zw.

    江北然看了他们这么久,也逐渐明白能晋级到玄圣这个境界的,那都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突出一个攻防一体,有多强的攻击能力,就会有多强的防守能力。

    就好像是十三个18级的满肉装英雄一样,谁也奈何不了对方。

    另外就是一开始并不止是十三个玄圣,只是打着打着就跑了四个,也不知道是顿悟了还是怎么了。

    之后这些老怪物打着打着偶尔也会停下来一阵,就好像在探讨什么一般。

    ‘这些老怪物不会把这场大战当做论道大会了吧?’

    江北然虽然并不急着出去,但这种心里没底的感觉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毕竟他做事之前都喜欢先制定好计划。

    看着天眼阵中那位被林诗蕴称为无象尊者的玄圣一招引来两颗如陨石一般的熔岩,那位赤裸着上身,浑身充满各种纹身,被林诗蕴称为九耀王的玄圣直接迎着两颗陨石就迎了上去。

    只见他周身炫纹全部亮起后一拳轰出,接着只见那两颗带着毁天灭地之势的熔岩瞬间崩裂,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小颗粒,最后连粉末都没剩下,就这么消失在了天空中。

    ‘离谱……’

    在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继续研究自己的计划。

    酿酒虽然费时间,但他还是决定酿了再说,毕竟天知道这群老怪物还要打多久,万一再打个一年,他岂不是要悔不当初?

    再说了,就算酿到一半这群老怪物打完了,那这些灵酒的效果也肯定比外面的好。

    所以在怎么都不会亏的情况下,江北然当然只有一个选择。

    ‘酿他妈的!’

    将已经被木灵气催熟又进阶的万灵果捣碎,光是那股香气就让江北然感觉精神一振,身体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就开始往上涌。

    ‘用这种灵果来酿酒……怕不是得酿出一坛仙酿来。’

    再想想等会儿就要炼制的灵丹,江北然不得不再次感慨着五行灵脉实在太强大了,难怪能让这大陆上最强的修炼者全部聚集于此来抢夺,放到他以前的世界里,这玩意儿估计比石油田都珍贵。

    另一边,看着明显正打算酿酒的江北然,林诗蕴已经不觉得惊讶了。

    毕竟一路下来她已经见识过江北然太多的本事,就好像这世间没有他不会的事情。

    大半年朝夕相处下来,如今林诗蕴已经不那么拘谨,对于江北然,他既没有了一开始的陌生感,也没有了后面的恐惧感,只有那股崇拜感越发强烈。

    “大师……您以前……”

    “别问,问就是我不会回答你。”江北然头也不抬的说道。

    “唉……”

    轻叹了一口气,林诗蕴本以为自己和江北然已经挺亲近,但每次想再多了解他一点,再更进一步时,江北然的态度就如同一堵城墙一般将她死死挡在外面,让她颇为无奈。

    就在林诗蕴想着怎么换个话题时,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剑风袭来,惊得她连忙往前一闪。

    回过头,只见林榆雁正手握白雾剑微笑道:“对不起呢,姑姑,地方小,剑不小心舞到你这边了。”

    不等林诗蕴说话,江北然就先开口道:“你出圈了。”

    “对不起,师兄,我没注意。”林榆雁说完乖巧的退回了圈内,只是一双眼睛还是死死盯着林诗蕴。

    深吸一口气,林诗蕴突然走向林榆雁开口道:“丫头,你这剑法练的一般啊,不如姑姑教你两招如何?”

    林榆雁听完眯着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姑姑,你是认真的吗?”

    林诗蕴完全没有移开眼神,直接和林榆雁对视着回答道:“教自家侄女,当然会认真。”

    林榆雁听完咧开嘴笑了,“姑姑,既然如此,那我也要认真了哦。”

    “当然,不认真可学不会呢。”

    一时间玄王级的玄气和煞气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但很快就随着江北然一句“不许胡闹”而分开了。

    走到洞穴的一角,林诗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有些烫。

    ‘我刚才都做了什么呀……竟然欺负自己的侄女,但……但也怪她不好,竟然真的想用剑刺我,若是不好好管教,天知道以后会闯出多大祸,对!我只是替大哥好好管管他,没别的意思。’

    三个月后……

    江北然拿着一块玉石正在认真研究。

    在之前的三个月中,他已经酿好了酒,练好了丹,画好了符,如今准备开始攻克玉简这一块。

    玉简曾经其实就是修炼者中的书籍。

    它不但能储存文字、语言、甚至还能储存神识。

    只是玉简的成本还是太高,而且要将它们输入玉简中也有着不低的技术门槛,所以修炼者之间大多还是用竹简或者书信传递信息。

    而随着玉简的发展,它很快就被开发出了更高级的功能。

    真意玉简。

    它不仅具备普通玉简的所有功能,还能够将强者的玄识以及灵压储存进去。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一块玉简中储存着玄尊级别的灵压,那么当这股灵压被释放出来的瞬间,就算是玄宗也会被暂时劝退。

    当然,能够储存玄尊灵压的玉简肯定有着极高的材料以及制作要求,一般人是不可能拥有的。

    而对于聪明的修炼者来说,举一反三是基本操作,既然玉简能够储存玄识以及灵压这种能够具现化的能力,那么功法招式自然也能够储存进去。

    之后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发展,玉简储存招式的技术被成功研发出来。

    练玉也成功脱离炼器,成为了玄门十六艺中单独一项技艺。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

    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之后这些老怪物打着打着偶尔也会停下来一阵,就好像在探讨什么一般。

    ‘这些老怪物不会把这场大战当做论道大会了吧?’

    江北然虽然并不急着出去,但这种心里没底的感觉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毕竟他做事之前都喜欢先制定好计划。

    看着天眼阵中那位被林诗蕴称为无象尊者的玄圣一招引来两颗如陨石一般的熔岩,那位赤裸着上身,浑身充满各种纹身,被林诗蕴称为九耀王的玄圣直接迎着两颗陨石就迎了上去。

    酿酒虽然费时间,但他还是决定酿了再说,毕竟天知道这群老怪物还要打多久,万一再打个一年,他岂不是要悔不当初?

    再说了,就算酿到一半这群老怪物打完了,那这些灵酒的效果也肯定比外面的好。

    所以在怎么都不会亏的情况下,江北然当然只有一个选择。

    ‘酿他妈的!’

    将已经被木灵气催熟又进阶的万灵果捣碎,光是那股香气就让江北然感觉精神一振,身体里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力量就开始往上涌。

    ‘用这种灵果来酿酒……怕不是得酿出一坛仙酿来。’

    再想想等会儿就要炼制的灵丹,江北然不得不再次感慨着五行灵脉实在太强大了,难怪能让这大陆上最强的修炼者全部聚集于此来抢夺,放到他以前的世界里,这玩意儿估计比石油田都珍贵。

    另一边,看着明显正打算酿酒的江北然,林诗蕴已经不觉得惊讶了。

    毕竟一路下来她已经见识过江北然太多的本事,就好像这世间没有他不会的事情。

    大半年朝夕相处下来,如今林诗蕴已经不那么拘谨,对于江北然,他既没有了一开始的陌生感,也没有了后面的恐惧感,只有那股崇拜感越发强烈。

    “大师……您以前……”

    “别问,问就是我不会回答你。”江北然头也不抬的说道。

    “唉……”

    轻叹了一口气,林诗蕴本以为自己和江北然已经挺亲近,但每次想再多了解他一点,再更进一步时,江北然的态度就如同一堵城墙一般将她死死挡在外面,让她颇为无奈。

    就在林诗蕴想着怎么换个话题时,突然感觉到身后一股剑风袭来,惊得她连忙往前一闪。

    回过头,只见林榆雁正手握白雾剑微笑道:“对不起呢,姑姑,地方小,剑不小心舞到你这边了。”

    不等林诗蕴说话,江北然就先开口道:“你出圈了。”

    “对不起,师兄,我没注意。”林榆雁说完乖巧的退回了圈内,只是一双眼睛还是死死盯着林诗蕴。

    深吸一口气,林诗蕴突然走向林榆雁开口道:“丫头,你这剑法练的一般啊,不如姑姑教你两招如何?”

    林榆雁听完眯着的眼睛突然就睁开了,“姑姑,你是认真的吗?”

    林诗蕴完全没有移开眼神,直接和林榆雁对视着回答道:“教自家侄女,当然会认真。”

    林榆雁听完咧开嘴笑了,“姑姑,既然如此,那我也要认真了哦。”

    “当然,不认真可学不会呢。”

    一时间玄王级的玄气和煞气在空中碰撞在一起,但很快就随着江北然一句“不许胡闹”而分开了。

    走到洞穴的一角,林诗蕴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脸颊有些烫。

    ‘我刚才都做了什么呀……竟然欺负自己的侄女,但……但也怪她不好,竟然真的想用剑刺我,若是不好好管教,天知道以后会闯出多大祸,对!我只是替大哥好好管管他,没别的意思。’

    三个月后……

    江北然拿着一块玉石正在认真研究。

    在之前的三个月中,他已经酿好了酒,练好了丹,画好了符,如今准备开始攻克玉简这一块。

    玉简曾经其实就是修炼者中的书籍。

    它不但能储存文字、语言、甚至还能储存神识。

    只是玉简的成本还是太高,而且要将它们输入玉简中也有着不低的技术门槛,所以修炼者之间大多还是用竹简或者书信传递信息。

    而随着玉简的发展,它很快就被开发出了更高级的功能。

    真意玉简。

    它不仅具备普通玉简的所有功能,还能够将强者的玄识以及灵压储存进去。

    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一块玉简中储存着玄尊级别的灵压,那么当这股灵压被释放出来的瞬间,就算是玄宗也会被暂时劝退。

    当然,能够储存玄尊灵压的玉简肯定有着极高的材料以及制作要求,一般人是不可能拥有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