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八十八章 时机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二百八十八章时机“等等!”

    就在磐石要出手时,清风突然喊道。

    “又怎么了?”磐石回头问道。

    “还是我来吧,看看能不能从她嘴里套点消息,也算为以后躲避林家打下一点基础,而且……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把之前那个给钓出来。”

    磐石听完双眼一亮,立即点头道:“还是你有脑子,那就你去吧。”

    朝着身后的冬霜点点头,清风纵身一跃,跳到了林榆雁面前。

    此时的林榆雁正在全神戒备着,在知道自己踏进迷阵的那一刻,她就清楚自己遇上麻烦了。

    运起心法,林榆雁全神贯注的盯着眼前这人。

    朝着林榆雁拱拱手,清风开口道:“在下赤日宗弟子禹晋,在此负责看护大阵,无意间冒犯到这位姑娘,还请原谅则个。”

    虽然眼前这个赤日宗弟子看着彬彬有礼,但林榆雁还是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心,用玄识观察了一下周围,发现并没有其他人的气息后林榆雁回拱了一下手道:“原来是赤日宗的弟子,失敬失敬,不知兄台为何要在此设下迷阵?”

    “我宗在这五里沟有些要事需办,故而封锁了周边区域,给姑娘带来不便实在是十分抱歉。”

    一秒记住.42zw.

    “禹兄客气了,那既然是误会,不知可否放我走呢?”

    清风微微一笑,回答道:“正如在下刚才所说,五里沟正进行着我宗重要之事,故而需要了解一下姑娘你是否有看见些什么。”

    “我只是在五里沟周围逛了逛,并未到里面去,也没见到兄台以外的赤日宗弟子。”

    “既如此,还请姑娘进来歇歇脚,吃些茶,也算是为惊扰了姑娘赔罪。”

    看着满脸笑容的清风,林榆雁拱手道:“禹兄不必客气,我家中还有些事等着我去办,改日我一定登门拜访。”

    “还是来歇歇吧,不然我师父又要说我仗势欺人,败坏门风,传出去可不好听啊。”

    此时站在林榆雁身后的小七急的直冒汗,他当然听得出这禹晋虽然表面非常客气,其实这邀请根本不容拒绝,他虽然有心上去周旋一二,但却知道修炼者之间容不得他这样的普通人插足,他站出来说话只会火上浇油而已。

    林榆雁也看出来今天是不可能轻易走掉了,于是索性也就不再多费口舌,直接掏出了自己腰牌道:“我是林……”

    然而她还没把话说完,就看到那禹晋瞬间移动到她面前,并一把夺走了腰牌。

    ‘好强!’

    就这一瞬间的功夫,林榆雁已经看出自己绝非眼前这人的对手,一时间立即握紧了腰间爹爹所赐的护身法宝。

    拿过林榆雁手中的腰牌,清风立即拱手道:“原来是林家大小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失敬失敬。”

    “既然禹兄知道这是我林家腰牌,不知可否还我呢?”

    “当然,只要林小姐进去歇歇脚,吃杯茶,等在下向师傅禀报完此事,定将腰牌还给林小姐。”

    这一刻,林榆雁彻底确定姑姑失踪和这赤日宗定然欧不了干系了,如若不是他们已经见过姑姑,并发生了一些冲突,他绝不会如此突然的抢走她腰牌,更不会在知道她是林家人之后依然如此“蛮横”。

    观察了一下前后左右,林榆雁虽然知道眼前这个禹晋修为很高,但目前还只有他一个人,在这里强行逃跑能逃走的可能性怎么也比跟他进去“喝茶”后要高得多。

    见到林榆雁不再和自己说话,眼神也一直在观察周围,清风也就不再装什么谦谦君子,直接爆发出玄王的气势道:“林小姐,还希望你能配合我一下,不要做无谓的抵抗,不然拳脚不长眼,伤着你那如花似玉的小脸蛋可就不好了。”

    话音刚落,林榆雁直接从腰间掏出一颗黑玉朝着禹晋扔去,然后转身拉起小七就跑。

    清风刚要追,就看到那黑玉化作一个黑色的囚笼将他困在了里面。

    ‘玄级法宝?果然不愧是大家族的小姐,果然阔绰。’

    被定住的清风自然是丝毫不慌,从林榆雁逃走的那一刻他就看出她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玄师而已,别说逃出冬霜和磐石的

    追击,估计就连这个迷心阵都逃不出去。

    但清风此刻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又抓住一个林家大小姐而感到一丝愉悦,只有排山倒海一般的压力不断朝他袭来。

    不过片刻后他就释然了,反正杀一个是得罪,杀两个也是得罪,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掉再说。

    另一边,拎起小七的林榆雁刚跑到一半,就看到两道人影从天而降,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又是两个玄王!’

    知道自己已经深陷绝境的林榆雁没再继续逃跑,而是开口道:“贵宗莫非真要与我林家结下死仇?”

    冬霜嫣然一笑,摇头道:“怎么会呢,在祁国谁不知道你们林家只手摭天,我们这小小的赤日宗哪敢与之为敌,只是希望林小姐也能理解我们的苦衷,进去喝杯热茶,将事情说清楚就好,别让我们为难嘛。”

    “若是我执意不去呢?”

    “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冬霜说完看了眼磐石道,“动手。”

    “早就在等你这句话了。”

    磐石说完身形一动,瞬间来到了林榆雁面前,然后就在他要伸手去抓林榆雁时突然听到身后的冬霜大喊道。

    “小心!”

    同时后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感。

    “啊!”磐石怒吼一身,发动岩体决加强了肌肉强度,并迅速向前踏出一步,并转身准备找机会反击。

    “是你!?”

    看到袭击自己的人,磐石先是一愣,但很快就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偷袭他的不是别人,正是他们苦寻多日的另一位林家小姐。

    “哈哈哈哈,上天有路你不走,入地无门你偏进来,臭娘们,你可让我们好找啊!”

    对面持剑而立的林诗蕴喘着粗气道:“要不是我伤未痊愈,这一剑必要了你的狗命。”

    “哈哈哈哈,多谢提醒,我了不会再给你这种机会了。”磐石说完吹了声口哨,一时间,十几道人影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无一例外,全是玄王。

    被围在当中的林诗蕴退后一步,护在林榆雁面前道:“傻丫头,怎么就你一个人找过来?”

    “我觉得这次姑姑走的古怪,就来寻你了。”

    “告诉你爹爹了吗?”

    “告诉过……但爹爹说……”

    “不用说,我懂了。”摸了摸林榆雁的长发,林诗蕴感慨道:“想不到竟然会是你来找我,不过也别怪你爹爹他们,们,林家素来如此,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冒险,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没想过要他们救,但你放心,姑姑一定将你平安送出去,等会儿动起手来,你就使劲往南边跑,听到没?”

    “姑姑……”

    就在林榆雁要说些什么时,刚才被困住的清风缓缓走过来道:“林小姐,真是让我们好找啊,知道你还在这我就放心了,我们还未尽地主之谊呢。”

    将林榆雁拉到自己身后,林诗蕴开口道:“就你们这些臭鸡蛋烂西瓜,不会真以为能赢得了我吧?”

    拿出一个玉瓶丢给正在运功疗伤的磐石,清风重新看向林诗蕴道:“林小姐,其实我们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都是误会,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聊聊,只要解除了这误会,对我们双方都有好处不是吗?”

    扫视了一圈周围其他玄王,林榆雁看向清风道:“你打算怎么聊?”

    自然是泡杯茶,平心静气的好好聊,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处波光粼粼的湖泊,不如我们……”

    就在林诗蕴的注意力全都被清风全部吸引过去时,她身后的四名玄王突然发难,同时朝着林诗蕴袭来。

    他们早就知道他们和这林家大小姐之间不可能再有什么和解,所以都知道清风只是在用话语转移她的注意力而已,如今一看到适合的下手时机,自然是一拥而上,省的这林大小姐又像上次那样扔出什法宝后逃了。

    感受着背后传来的杀气,林诗蕴强提一口气,推开林榆雁和那个不认识的少年后喝道:“老娘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林家人的实力!”

    说着就要将要将一粒紫色的灵丹往嘴里吞。

    就在灵丹到了她嘴边时,一只手突然抓住了她,并顺势取走了她手中的灵丹。

    大惊之下,林诗蕴刚要伸手夺回自己的玄阴丹,就见那夺走他灵药的年轻人转过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飞了四个来偷袭她的玄王。

    “师兄!”

    林榆雁和小七同时惊喜的喊道。

    没错,夺走林诗蕴手中玄阴丹的正是江北然。

    在林榆雁遭难之前,江北然其实就已经得到系统提示跟了过来,只是默默地在一旁寻找合适的出手时机而已。

    而就在刚才林诗蕴准备吞药时,系统的选项猛地跳了出来。

    见系统已经给出了答案,江北然自然是选下了二,身形一动来到了林诗蕴面前。

    听完系统提示,江北然顺手将玄阴丹塞进了自己的乾坤戒中。

    此时天马的十四名散修全都愣住了,仅仅一击,就将四个玄王全部击飞,而且他们完全没看出这个年轻人修为的深浅。

    “咕嘟……”蓝河咽了口唾沫,看向清风问道:“他刚才出手时是不是没用玄力?”

    同样处于震惊中的清风点头道:“不知道……但我的确没有感觉到他身边有玄气波动。”

    “这……这怎么可能?他光凭肉身强度就将碾压了灰雨他们四个?”

    “呼……呼……”喘了两口粗气,清风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什么林家的绝学吧……”

    这一瞬间,天马的人都把江北然视做了林家的强者。

    江北然这边,看着自己还在发呆的姑姑,林榆雁将她拉到一边说明了一下情况。

    “师兄!?他是你师兄!?还是晟国那个什么归心宗的!?”林诗蕴一脸惊愕的说道。

    林榆雁有多少修为她自然是很清楚的,她的师兄能是个玄灵就已经算是绝世天才了,而这种天才在祁国都不怎么少见,就更别说那鸟不拉屎的晟国。

    可林榆雁口中这个师兄,竟然一击就打飞了四个玄王。

    这别说是师兄了,就算林榆雁说他是归心宗的宗主林诗蕴也信啊。

    在林诗蕴一脸懵逼时,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摸出一个白晶瓶扔给林榆雁道:“让你姑姑吃两颗下去,她体内的毒素自然会解除。”

    林榆雁连忙伸出双手接住,心中甜蜜道:“多谢师兄。”

    从白晶瓶中倒出两粒灵药喂进姑姑口中,林榆雁看着周围那十几个被师兄镇住的玄王心中满是欢喜。

    这一刻,师兄在她心中的形象再次拔高了好几层楼。

    虽然以前林榆雁就知道师兄肯定隐藏着实力,但没想到竟然藏到了这个地步,连玄王都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不愧是我喜欢的男人,果然是神秘又强大,嘻嘻。’

    林诗蕴在服下两颗灵药后不等她运功驱毒,就感觉到体内那团一直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的毒素完全消失了。

    ‘好厉害的药!’

    ——————————————————————————————————————

    从白晶瓶中倒出两粒灵药喂进姑姑口中,林榆雁看着周围那十几个被师兄镇住的玄王心中满是欢喜。

    这一刻,师兄在她心中的形象再次拔高了好几层楼。

    虽然以前林榆雁就知道师兄肯定隐藏着实力,但没想到竟然藏到了这个地步,连玄王都完全不是他的对手。

    ‘不愧是我喜欢的男人,果然是神秘又强大,嘻嘻。’

    林诗蕴在服下两颗灵药后不等她运功驱毒,就感觉到体内那团一直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的毒素完全消失了。

    ‘好厉害的药!’林诗蕴在服下两颗灵药后不等她运功驱毒,就感觉到体内那团一直在她体内横冲直撞的毒素完全消失了。

    ‘好厉害的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