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八十六章 天水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嗨呀,小七哥,来凤双怎么也不提前跟兄弟打个招呼,我好安排八抬大轿去接你啊。”

    拱桥上,一个糙汉一边挥手一边朝着小七跑了过来。

    “哈哈,力强兄,我们兄弟之间就不搞这些虚头巴脑的了吧,与其给我搞来什么八抬大轿,不如请兄弟我喝上八碗醉红尘。”

    “哈哈,必须得,必须的,只要小七哥想喝,醉红尘管够。”

    石力强一边说一边上来给了小七一个大大的拥抱。

    拥抱完,石力强放开小七道:“小七哥,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啊?”

    “那自然是有发财的事才来找你。”

    小七说完直接从口袋中掏出一片银叶子扔向石力强。

    石力强忙用手抓住,拿着银叶子过了一遍眼道:“好亮色,七哥你现在出手是越来越阔了啊。”

    “帮我个忙,我给你五片这样的银叶子。”

    “五片?”石力强眼睛一瞪,随即皱眉道:“小七哥是要干票大的?”

    首发

    这银叶子的价值石力强摸一下就能感受到,所以一听到小七说愿意给出五片做酬劳,他的第一反应不是惊喜,而是觉得有什么麻烦的大事来了。

    毕竟这个价给的太高了,足以……

    买好几条人命。

    “的确是一件大事,不过跟你想的不太一样。”小七说着掏出那张江北然标记过的地图摊开给石力强看,“上面这些地方你都认识吧。”

    石力强扫了一眼,回答道:“这不都是我们郡有秘境传闻的地方嘛。”

    “没错。”小七一点头,然后朝着凤双城的西北处一指道:“就这里,最近有没有见到过什么大人物来?或是发生过什么冲突?”

    石力强盯着地图思索了一会儿,回答道:“上旬赤日教好像来过几批人,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来找秘境的。”

    “有线索就好,那就麻烦力强兄帮帮忙,查一下在五里沟发生过什么。”

    石力强一听,顿时明悟道:“难怪小七哥肯出这么大的价钱,您现在路子广啊,修炼者的事儿都敢插一手?”

    “混口饭吃罢了,怎么样,力强兄能帮个忙不。”

    “这个……小七哥,你也懂我们这一行的规矩,让我考虑行不行?”

    如此品质的五片银叶子,如果用在普通人身上,那怎么都是够用了,但一扯上修炼者,那石力强就有些犹豫,毕竟他们只是一群普通人而已,普通老百姓里还算吃得开,但要是惹上了修炼者,一个不小心可就是被全灭的下场。

    “八片,立强兄要是还接不下,那我也只能找别人试试了。”

    没有给石力强考虑的机会,小七直接拉高了价格,并表示自己还有其他合作对象。

    “这……行吧!看在你小七哥的面子上,我干了!”面对八片银叶子的诱惑,石力强最终还是一拍巴掌,答应了这事。

    “爽快!既然立强兄如此给我小七面子,那我也不能亏待了你,我再出两片银叶子,劳烦你召集人手把黄平郡其余有秘境传闻的地方都查一遍,任何和修炼者有关的消息我都要。”

    “得嘞!这好办,多谢小七哥照顾了哈。”

    比起具体调查某个宗门的行迹来说,只是调查一下那些有秘境传闻的地方可以说简单太多,这两片银叶子可以说是白赚。

    “消息什么时候要?”石力强问道。

    “三天内,越快越好。”

    “行,等好吧您。”石力强说完拍了拍小七的肩膀,离开了拱桥。

    等石力强消失在人流中,小七迅速回到了酒楼的秋字号包厢。

    这会儿林榆雁刚用完膳,正在眺望窗外的风景。

    “大嫂,事情已经开始查了,三天内肯定会有消息。”进入包厢后小七拱手道。

    林榆雁点点头:“好,我会把消息转告给师兄的。”

    “另外我在庆荣客栈已经帮大嫂您订好了一间天字号厢房,您要是觉得累了,可以直接去那休息。”

    “知道了。”

    “那我再去四处打听打听,尽快查清此事。”

    “好,去吧。”

    “小弟告辞。”

    等小七离开,林榆雁拿出腰牌传声道:“师兄,小七说他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了。”

    “知道了。”腰牌中传来江北然的声音。

    ‘啊~又和师兄传音了,这就是甜蜜的新婚生活吗,也太幸福了吧。’

    又拿起腰牌在脸上蹭了蹭,林榆雁开始思考起黄平郡内有什么自己可以调动的人手。

    三天后,小七再次在拱桥上等到了石力强。

    “都查清楚了。”石力强双手撑在拱桥的扶手上说道。

    “先说说五里沟的事情吧。”背靠着扶手的小七回应道。

    “赤日宗去人时因为五里沟又发生了异象,这是我废了好大功夫才查到的消息。”

    “又发生了异象?”小七眼睛一亮,感觉事情已经很有眉目了。

    “具体说说。”

    “一旬前五里沟有天水降临,降下了大气运。”

    “又是七彩芒,又是天水,这五里沟还真是福地啊。”

    虽然从未见过天水,但小七却是听闻过许多次,其实这天水就是下雨,就是下的有点特别,这雨只下在很小的一片区域内,而且很快就会停止,传闻亲身感受的人都说这天水如同甘霖一般,让人浑身都重新焕发生机。

    “消息可靠吗?”小七又问。

    “保证可靠。”说完石力强看了看两边,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远方道:“这里说话不方便,去我家里再说。”

    “好。”

    不一会儿,小七便跟着石力强来到了他不起眼的小家中。

    “家里乱,随便坐。”石力强打开门后对小七说道。

    “力强兄还真是狡兔三窟啊,但你这也搞的太破了些,我看你索性再抓两只蜘蛛来织两张网,看着更像穷苦人家。”看着小屋里陈旧的家具,小七忍不住打趣一句。

    “哈哈哈,小七哥您这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我可不像你混的这么风生水起,手底下大把兄弟都张着嘴等我去喂呢,有这么个小家还是我好不容易省出来的。”

    小七听完笑了笑,也不在这个话题上多讨论,随便找了张椅子坐下来问道:“现在说话方便了吗?”

    神色一正,石力强点头道:“我手下的人查到那天五里沟降下天水时正好有赤日宗的修炼者路过,为了防止消息传出去,便将周围所有目睹了这一切的百姓全杀了。”

    “嘶……”

    小七听着倒吸一口凉气,虽然这听着是那些修炼者能做出来的事情,但还是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那立强兄你这消息是……?

    “这种大范围的屠杀总会有些漏网之鱼,我找到了其中一条,他侥幸逃脱后就天天躲在家里,我手下一个兄弟发现他的异常后我才把这事问了出来。”

    “立强兄办事果然靠谱。”小七说着拿出一个小盒子给他扔了过去,“这是剩下的九片银叶子。”

    “嘿嘿,多谢小七哥照顾。”石力强接住盒子也不检查,直接塞进了怀里。

    “还查到别的什么吗?”小七又问。

    “那赤日教的人好像把五里沟给围起来了,兄弟提醒你一句,现在城里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睛,估计一旦发现你有要去五里沟的意图,就会……”

    石力强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明白。”小七朝着石力强拱了拱手。

    朝着小七回拱了一下手,石力强继续道:“另外赤日教这事做的挺隐秘,要不是小七哥你让我查,我都完全没意识到眼皮子底下发生这么一件大事呢,所以现在应该还没别的宗门闻讯而来,要是小七哥你真想干点啥,兄弟给你个主意,把这消息散出去,多引点苍蝇来,到时候你也好浑水摸鱼,当然,这事兄弟是真不敢做,小七哥你自己也掂量掂量。”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小七点点头,“另外别处秘境有什么消息吗?”

    “点子多,消息杂,毕竟小七哥你也知道,我也就在这凤双城里有点手段,查其他地方我也得找人帮忙,所以消息有点乱,也不一定都保真。”

    “不管真不真,都说来听听吧。”

    “好,那你可得好好记着了。”

    一炷香的时间后,小七离开了石力强的小屋,极为隐晦的看了看左右后朝着街道走去。

    荣庆客栈中,林榆雁正在宣纸上挥毫泼墨,她本就有每日练字的习惯,再加上这几日过的如此幸福,自然是要将这些幸福的点滴都记下来的。

    “师兄今日又叫了一次我的名字,从出发算起,已经整整七次了,这是多么深沉的爱啊。”

    捧着脸呼出一口热气,林榆雁仿佛又听到腰牌中传来师兄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咚咚。“

    这时敲门声响起,林榆雁开口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小七走进来拱手道:“大嫂,事情已经都有眉目了。”

    “好,你先与我说说。”林榆雁放下笔点头道。

    ——————————————————————————————————————

    (后面为防盗内容,晚些会改,不会产生任何额外收费)(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立强兄办事果然靠谱。”小七说着拿出一个小盒子给他扔了过去,“这是剩下的九片银叶子。”

    “嘿嘿,多谢小七哥照顾。”石力强接住盒子也不检查,直接塞进了怀里。

    “还查到别的什么吗?”小七又问。

    “那赤日教的人好像把五里沟给围起来了,兄弟提醒你一句,现在城里到处都是他们的眼睛,估计一旦发现你有要去五里沟的意图,就会……”

    石力强说着做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我明白。”小七朝着石力强拱了拱手。

    朝着小七回拱了一下手,石力强继续道:“另外赤日教这事做的挺隐秘,要不是小七哥你让我查,我都完全没意识到眼皮子底下发生这么一件大事呢,所以现在应该还没别的宗门闻讯而来,要是小七哥你真想干点啥,兄弟给你个主意,把这消息散出去,多引点苍蝇来,到时候你也好浑水摸鱼,当然,这事兄弟是真不敢做,小七哥你自己也掂量掂量。”

    “嗯,我会好好考虑的。”小七点点头,“另外别处秘境有什么消息吗?”

    “点子多,消息杂,毕竟小七哥你也知道,我也就在这凤双城里有点手段,查其他地方我也得找人帮忙,所以消息有点乱,也不一定都保真。”

    “不管真不真,都说来听听吧。”

    “好,那你可得好好记着了。”

    一炷香的时间后,小七离开了石力强的小屋,极为隐晦的看了看左右后朝着街道走去。

    荣庆客栈中,林榆雁正在宣纸上挥毫泼墨,她本就有每日练字的习惯,再加上这几日过的如此幸福,自然是要将这些幸福的点滴都记下来的。

    “师兄今日又叫了一次我的名字,从出发算起,已经整整七次了,这是多么深沉的爱啊。”

    捧着脸呼出一口热气,林榆雁仿佛又听到腰牌中传来师兄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咚咚。“

    这时敲门声响起,林榆雁开口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小七走进来拱手道:“大嫂,事情已经都有眉目了。”

    “好,你先与我说说。”林榆雁放下笔点头道。

    荣庆客栈中,林榆雁正在宣纸上挥毫泼墨,她本就有每日练字的习惯,再加上这几日过的如此幸福,自然是要将这些幸福的点滴都记下来的。

    “师兄今日又叫了一次我的名字,从出发算起,已经整整七次了,这是多么深沉的爱啊。”

    捧着脸呼出一口热气,林榆雁仿佛又听到腰牌中传来师兄呼喊她名字的声音。

    “咚咚。“

    这时敲门声响起,林榆雁开口道:“进来吧。”

    “吱呀”一声,房门被打开,小七走进来拱手道:“大嫂,事情已经都有眉目了。”

    “好,你先与我说说。”林榆雁放下笔点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