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套路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终于……安全了吗……’

    躲在一个山洞中,江北然狠狠的喘了两口粗气。

    像这样逼近死亡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遇到过了。

    从湖边移动到这个洞穴,他消耗了七次系统选项,再加上触发的,系统选项今天已经被触发了整整十五次,逼近了江北然自己定下的安全次数。

    也就是说如果他再触发几次选项的话,很有可能就会导致系统明天罢工的结局,而在祁国这个危机四伏的国家中,没有系统的帮助,他非常有自信明天就会被天道大卸八块。

    “哈……哈……”又喘了两口粗气,江北然终于逐渐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如果说刚开始时随便走几步就能触发选项还能让他感受从前的快乐,那么现在这份快乐就已经变成了巨大的烦恼,甚至是压力。

    江北然也不觉得是自己放松了警惕,而是的确没想到绝境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到来。

    原本他还想着在这里狂刷一波属性点再回去,现在已经完全放弃这个计划了,毕竟系统触发的频率实在太高了,而他又没有安全屋这样的存在,完全就是光着身子独闯龙潭。

    ‘这就是提前闯进高级地图的代价吗……’

    另一边,林榆雁已经生起了火,并悄悄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师兄。

    首发

    虽然师兄的表现和平时没什么不同,但林榆雁还是隐隐觉得师兄似乎有什么心事,而这种感觉是从来没有在师兄身上出现过的。

    ‘好像给师兄添了很大的麻烦呢……’

    一时间,林榆雁有些自责起来,但就在她要开口说什么时,就听师兄说道。

    “如果之前说好的那样,你有三天的时间去了解祁国的各大势力,必须做到有问必答。”

    想起自己还有地方能帮上师兄的忙,林榆雁立刻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站了起来,“是!我一定完成师兄交待的任务。”

    “好,三日后还是回到这里,去吧。”

    “是!”

    林榆雁说完就立即跑出了山洞。

    看着林榆雁跑远,江北然坐到了火堆前,这会儿将林榆雁支开,除了的确需要她去搜集情报外,还有就是要确认一下这祁国会危机四伏到这地步,和她这个林家大小姐究竟有没有关系。

    安心的睡了一觉,江北然缓缓的走出了洞穴,深吸一口气,顿感心旷神怡。

    ‘昨天行程太过紧张没有留意,如今轻松下来才感觉到这祁国不愧是最靠近中原的国家之一,即使没有灵脉的地方,灵气充裕程度也堪比晟国的一些宗门了。’

    经过一夜的休息,江北然那种手机只剩1%电量的焦躁感已经消失,现在要做的就是去实验一下昨天选项触发如此频繁,究竟是不是因为林榆雁。

    拿出地图确定了一下自己的位置,江北然朝着林榆雁描述的地方走去。

    一步……两步……三步……

    谨慎的步伐中,江北然缓缓走出了密林。

    ‘果然,昨天和林榆雁一起行动才是最大的错误。’

    见到系统一次选项都没有跳,江北然稍微松了口气。

    紧接着江北然脱掉了身上的泯然。

    在晟国时,泯然隐藏气息的能力十分够用,穿着它自然能避免掉许多麻烦,但在这能人辈出的祁国,泯然就显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容易招来麻烦。

    收好泯然,江北然大踏步的先前走去。

    一个时辰后,江北然坐在一家小酒馆要了一壶杏花酒、一盘猪头肉和一盘花生米。

    从密林一路走到这座小镇,系统选线的触发频率虽然没有昨天这么高,但一个时辰内也已经跳出了十次,算是来到了危险边缘。

    看着窗外的风景,江北然开始思考起自己是不是该更改一下自己的计划。

    一开始江北然觉得这件事自己可以亲自出马解决,然而现在明显是出师不利,这还没开始行动呢,就被限制的死死的。

    ‘这主线任务中还真是隐藏着不少奇奇怪怪的麻烦啊……是天道的针对力度也加强了吗?’

    “客官~您要的杏花酒~花生米~猪头肉~都上齐了,慢用哈。”

    朝着小二点了点头,江北然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里,江北然又拿起酒杯嘬了一口。

    “嗯……味道淡了些,不过还算不错。”

    又夹起一块猪头肉放入口中,江北然继续考虑起了自己的计划该如何更改。

    “哈哈哈,真是个漂亮的小娘子,跟这种小白脸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陪哥哥喝一杯?”

    这时江北然邻桌突然走来个一脸横肉的地痞,看着桌上的一对小情侣大笑道。

    那书生打扮的年轻人顿时就慌了,惊惧道:“你……你是什么人!?光天化日的莫非想要……”

    “去你的!”地痞一巴掌扇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直接将他打翻在地,“叽叽歪歪,谁准你跟爷爷说话了?”

    那倒在地上的年轻人捂着自己肿起来右脸,含糊不清的说道:“你……你怎么还打人呢?”

    “打你?再多嘴爷爷直接要了你的命!”啐了一口痰在那书生脸上,地痞又抬头看向那有点想要上来组织的小二喝道:“怎么?你也想尝尝拳头的滋味?”

    小二一听,撒腿就往外跑,估计是去找掌柜的了。

    “哼,算你识相。”地痞说完又得意洋洋的看向了那小娘子道:“怎么样呀,小娘子,哥哥我是不是比这小白脸强多了。”

    这时酒馆里的客人基本已经全跑逛了,只剩江北然一人还坐在那自斟自饮。

    而江北然没走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想要管这闲事,而是系统跳出来的三个选项中,最安全的那条就是坐在原地不要动。

    那小娘子此时也是慌了神,见到情郎被打趴,周围又没人仗义出手,眼瞅着那地痞就要来强的,她病急乱投医般躲到江北然身后道:“公子救我!”

    地痞见小娘子跑了也不急,转身打量了江北然几眼。

    道:“他娘的,又是个小白脸,莫非是你要管这闲事?”

    ‘哦豁?’

    看着三条选项,江北然顿时觉得事情有意思了起来。

    区区一个地痞,能够触发地级选项是明显不可能的,也就是说这出调戏良家妇女的闹剧很大概率不是突发事件,而是有备而来。

    微微一笑,江北然选择了三,将躲在自己身后的小娘子拉出来推到地痞面前说道:“鄙人只是不舍得浪费这些酒菜而已,绝对没有要打扰你兴致的意思,来,小娘子还你。”

    ‘嗯!?’

    江北然这番举动不仅让小娘子和周围的围观群众愣住了,连地痞也是半天没回过神来,一时间竟不知该阶什么话。

    ‘嗯?’

    看着又一个全新的属性点,江北然先是愣了一下神,然后内心便有些雀跃起来。

    因为感知的确是他的弱项之一,不然之前也不会在完全没有发现苏俢羽闯进皇宫的情况下就让他大摇大摆的进到了书房内。

    ‘舒服了。’

    而在江北然为心属性高兴时,地痞也终于回过神来了,笑着说道:“算你识相!”

    江北然也没再搭理,继续自斟自饮起来。

    看着江北然真的丝毫没有要出手帮忙的意思,小娘子心中满是疑惑。

    按照他们以前的经验来说,发生这种事情时没跑的那个肯定都觉得自己有两下子,想来个英雄救美,所以他们直接就把目标锁定在这个自顾自喝酒的人身上了,以为他会像以前那些大侠一样,突然拔出剑淡淡的喝出一句“且慢。”

    ————————————————————————————————————

    (跟新朋友解释一下,防盗部分后期会改,不会有额外收费,跟老朋友说一下,坚持防盗也是实属无奈,每次一停下防盗,追订就狂掉一千,心态崩的字都码不出,为了这本书可以长久写下去,希望各位多包涵,防盗部分各位可以当做今天还会有更新的预告,谢谢理解。)

    ‘果然,昨天和林榆雁一起行动才是最大的错误。’

    见到系统一次选项都没有跳,江北然稍微松了口气。

    紧接着江北然脱掉了身上的泯然。

    在晟国时,泯然隐藏气息的能力十分够用,穿着它自然能避免掉许多麻烦,但在这能人辈出的祁国,泯然就显的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反而容易招来麻烦。

    收好泯然,江北然大踏步的先前走去。

    一个时辰后,江北然坐在一家小酒馆要了一壶杏花酒、一盘猪头肉和一盘花生米。

    从密林一路走到这座小镇,系统选线的触发频率虽然没有昨天这么高,但一个时辰内也已经跳出了十次,算是来到了危险边缘。

    看着窗外的风景,江北然开始思考起自己是不是该更改一下自己的计划。

    一开始江北然觉得这件事自己可以亲自出马解决,然而现在明显是出师不利,这还没开始行动呢,就被限制的死死的。

    ‘这主线任务中还真是隐藏着不少奇奇怪怪的麻烦啊……是天道的针对力度也加强了吗?’

    “客官~您要的杏花酒~花生米~猪头肉~都上齐了,慢用哈。”

    朝着小二点了点头,江北然拿起酒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

    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里,江北然又拿起酒杯嘬了一口。

    “嗯……味道淡了些,不过还算不错。”

    又夹起一块猪头肉放入口中,江北然继续考虑起了自己的计划该如何更改。

    “哈哈哈,真是个漂亮的小娘子,跟这种小白脸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陪哥哥喝一杯?”

    这时江北然邻桌突然走来个一脸横肉的地痞,看着桌上的一对小情侣大笑道。

    那书生打扮的年轻人顿时就慌了,惊惧道:“你……你是什么人!?光天化日的莫非想要……”

    “去你的!”地痞一巴掌扇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直接将他打翻在地,“叽叽歪歪,谁准你跟爷爷说话了?”

    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里,江北然又拿起酒杯嘬了一口。

    “嗯……味道淡了些,不过还算不错。”

    又夹起一块猪头肉放入口中,江北然继续考虑起了自己的计划该如何更改。

    “哈哈哈,真是个漂亮的小娘子,跟这种小白脸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陪哥哥喝一杯?”

    这时江北然邻桌突然走来个一脸横肉的地痞,看着桌上的一对小情侣大笑道。

    那书生打扮的年轻人顿时就慌了,惊惧道:“你……你是什么人!?光天化日的莫非想要……”

    “去你的!”地痞一巴掌扇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直接将他打翻在地,“叽叽歪歪,谁准你跟爷爷说话了?”

    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里,江北然又拿起酒杯嘬了一口。

    “嗯……味道淡了些,不过还算不错。”

    又夹起一块猪头肉放入口中,江北然继续考虑起了自己的计划该如何更改。

    “哈哈哈,真是个漂亮的小娘子,跟这种小白脸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陪哥哥喝一杯?”

    这时江北然邻桌突然走来个一脸横肉的地痞,看着桌上的一对小情侣大笑道。

    那书生打扮的年轻人顿时就慌了,惊惧道:“你……你是什么人!?光天化日的莫非想要……”

    “去你的!”地痞一巴掌扇在了那年轻人的脸上,直接将他打翻在地,“叽叽歪歪,谁准你跟爷爷说话了?”

    丢了一颗花生米进嘴里,江北然又拿起酒杯嘬了一口。

    “嗯……味道淡了些,不过还算不错。”

    又夹起一块猪头肉放入口中,江北然继续考虑起了自己的计划该如何更改。

    “哈哈哈,真是个漂亮的小娘子,跟这种小白脸在一起有什么意思?要不要来陪哥哥喝一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