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七十二章 离谱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正文卷第二百七十二章离谱“落日剑法!开启莽荒之体后我的力量有16点哦,小北然你这次是没法格挡的。”

    “我没打算挡啊,当承受到15点力量以上的时我可以发动招式太极游龙,将你这次的攻击返还给你。”

    “啊!?你什么时候学会太极游龙的?”施凤兰瞪大眼睛问道。

    “刚才掉下山崖时学会的。”

    “你怎么不说!”

    “本来就没规定要告诉其他人自己学会了什么功法啊,快点扣血吧,不得不说,你这莽荒之体的确霸道。”

    看着江北然略带嘲讽的微笑,施凤兰噘着嘴扣了自己三点血,正要叫嚣着继续出招,就听到了外面的敲门声。

    江北然精神力一探,发现是于曼文带着五朵金花回来了。

    正打算起身离开,就看到三条选项跳了出来。

    首发

    ‘???’

    看到这两个选项,江北然浑身不禁浑身一震,眼神中流露出了一丝不可置信的眼神。

    ‘留在原地?’

    这个选项的意思明显是要他去主动接触五朵金花啊,系统这又是搞的哪路幺蛾子?

    如果说只是五朵金花已经不足以威胁到他的安全,那也不至于让系统跳出选项,系统会跳出选项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五朵金花或是其中之一将会在未来和他产生某种纠葛。

    ‘还真是个怪圈啊……’

    感慨间,小朵已经跑去开了门,而江北然也已经选好二重新坐了下来。

    看着站起又坐下的江北然,施凤兰也露出了有些莫名的眼神,虽然江北然一直没说,但她还是意识到江北然在有意躲开这五个女弟子的,所以这次突然一反常态,让她也有些搞不清为什么。

    “吱呀”一声,大门被打开,于曼文领着柳子衿她们五个走了进来。

    这会儿五个人都穿着统一的练功服,湿漉漉的头发和正在往下淌的香汗都让她们展现出了异样的魅力。

    “子衿姐,等会儿我帮你擦背吧。”

    “好啊~那我来帮你疏通经络。”

    “我也要,我也要~今天我大腿好酸哦。”

    ……

    如同平常一样,五人有说有笑的走进了中堂内,正要抬头向施凤兰行礼,就看到师兄正坐在她们面前。

    一时间,五个人仿佛石化了一般愣在原地,五张俏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红。

    “嗖”的一声,五个人迅速躲到假山后梳理起自己的头发,顺带着将汗给擦了个干干净净。

    “师兄什么时候回来的!?”

    “奇奇奇……奇怪了,就算师兄回来了,也不一定该坐在里面吧?”

    “对啊……以前我们来时师兄不都会找借口走开吗?”

    “怎么办,怎么办?子衿姐,我身上有没有什么怪味道?”

    “没有,快帮我看看,我发髻散了吗?”

    “好像有点,我帮你梳一下。”

    ……

    看着自己五个完全慌了阵脚的爱徒,于曼文叹口气,走进中堂打量了一遍江北然问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刚出关。”

    点点头,于曼文上前一步给自己倒了杯茶,心里也和施凤兰一样充满了疑惑。

    因为她也知道江北然一直刻意躲着她的五个女弟子,今天突然整这么一出,着实令人意外。

    只是两人都把这个问题藏在了心底,并没有问出来。

    将一杯茶喝完,于曼文看向假山处喊道“你们几个差不多了吧?”

    听到师父的呼唤声,五个手忙脚乱的人这才停下互相打扮,从假山后走了出来。

    一步三抬眼的来到中堂,柳子衿五人同时朝着施凤兰拱手道:“拜见堂主。”

    穿着一身红衣的施凤兰一抬凤眼,微微点头道:“去吧。”

    ‘你……哪位?’

    看着施凤兰突然展现出女帝一般的霸气,江北然一下子竟有些分不清刚才那个拉着自己衣摆要绿豆糕吃的是不是同一个人。

    又朝着施凤兰行了一礼,柳子衿她们便轻车熟路的去泡药浴了,只是离开时都忍不住多看了江北然几眼,毕竟这样的师兄她们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再见到。

    等到柳子衿她们随着于曼文离开,施凤兰仿佛又一下缩小成了小女孩,大喊着:“小北然,快快,该你出招了。”

    拿起自己的招式卡,江北然不禁又朝着柳子衿的方向望了一眼,就目前来说,他还是不知道刚才的那个选项在哪。

    半个时辰后,江北然再次抓到了受伤状态的施凤兰,将她一举击败。

    “啊~”施凤兰惨叫一声,一脸伤心道:“我还差一点点就能完成这个连续任务了,到时候肯定能绝地翻盘!”

    “嗯,我相信。”江北然微笑道。

    可这微笑却让施凤兰很想扑上去咬他一口。

    在施凤兰叫嚷着“再来一把,再来一把!”时,五朵金花泡完了澡,跟着于曼文一起走了出来。

    所谓芙蓉出水舞莲丛,五个刚泡完药浴的女孩肤如凝脂,姹紫嫣红,各自尽情展示着自己的美。

    五人都没想到出来时还能再见到师兄,所以心中满是欣喜之情,只是很快她们就被师父催促着往外走了。

    看着正要离开的柳子衿五人,江北然还在思考刚才那个选项的意义呢,就看到系统选项再次跳了出来。

    ‘系统!你真的不对劲!’

    和系统相处这么久,江北然见过无数离谱的选项,但这么离谱的还是第一次。

    这五个怎么说也都是触发过地级选项的麻烦人物,不给出选项远离她们也就罢了,现在选项竟然还要他去靠近她们。

    ‘就真的离谱!’

    虽然没弄明白系统的意思,但江北然还是选下了三,开口道:“不着急的话,不如一起来赌一把如何?”

    “轰隆!”

    江北然这句话就仿佛一声炸雷般在五个女孩耳边炸开,没有人比她们更懂他们此刻的感受。

    ‘师……师兄竟然主动邀请我们了!?’

    自从试炼结束那天起,师兄就明确的表示过,他不想和她们扯上任何关系。

    之后师兄也一直在履行这句话,从没有来主动亲近过她们。

    可就在今天!师兄竟然主动的发出了邀请!

    方秋瑶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心中想着:‘难道是因为我今天选的这件披帛打动师兄了吗?’

    一旁的柳子衿也在思索着今天佩戴的所有首饰,思考着究竟是哪件勾起了师兄的兴趣,以后绝对不脱了。

    虞家三姐妹则是互相观察着,她们打扮都是一样的,所以互相看就等于看自己,观察时,三人还不停用眼神交流着各自的猜测。

    “我觉得师兄一定是喜欢双马尾。”

    “应该不是吧,我们以前也在师兄面前梳过双马尾啊。”

    “对哦……那会不会是因为烟青色黛粉画的眉毛?我也觉得我今天画的特别好。”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新买的花钿吧,师兄好像挺喜欢小鸟的,肯定是这个小鸟引起师兄兴趣了。”

    ……

    在五朵金花受宠若惊时,于曼文和施凤兰也很讶异,江北然之前一直不允许她们找别人加入他带来的赌局中,但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见五人完全愣住,江北然又再次邀请道:“如何,一起吗?”

    五人听完这才回过神来,齐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了于曼文,并不停的用眼神喷射出小星星。

    有些架不住这种攻势于曼文回头看了江北然一眼,仿佛在问:“你确定?”

    江北然则是点头表示自己确定。

    叹了口气,于曼文回过头叹息道:“吃饭前还有些时间,那就赌一把吧。”

    “多谢师父!”

    “师父最好了!”

    五人一边喊着一边挤到了桌边,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模拟江湖”。

    以前她们来时偶尔也会见到堂主独自在研究这花花绿绿的棋盘,只是看着堂主那威严的表情和紧蹙的双眉,让她们不敢僭越,但今天她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问了!

    ————————————————————————————————————

    ‘系统!你真的不对劲!’

    和系统相处这么久,江北然见过无数离谱的选项,但这么离谱的还是第一次。

    这五个怎么说也都是触发过地级选项的麻烦人物,不给出选项远离她们也就罢了,现在选项竟然还要他去靠近她们。

    ‘就真的离谱!’

    虽然没弄明白系统的意思,但江北然还是选下了三,开口道:“不着急的话,不如一起来赌一把如何?”

    “轰隆!”

    江北然这句话就仿佛一声炸雷般在五个女孩耳边炸开,没有人比她们更懂他们此刻的感受。

    ‘师……师兄竟然主动邀请我们了!?’

    自从试炼结束那天起,师兄就明确的表示过,他不想和她们扯上任何关系。

    之后师兄也一直在履行这句话,从没有来主动亲近过她们。

    可就在今天!师兄竟然主动的发出了邀请!

    方秋瑶激动的有些手足无措,心中想着:‘难道是因为我今天选的这件披帛打动师兄了吗?’

    一旁的柳子衿也在思索着今天佩戴的所有首饰,思考着究竟是哪件勾起了师兄的兴趣,以后绝对不脱了。

    虞家三姐妹则是互相观察着,她们打扮都是一样的,所以互相看就等于看自己,观察时,三人还不停用眼神交流着各自的猜测。

    “我觉得师兄一定是喜欢双马尾。”

    “应该不是吧,我们以前也在师兄面前梳过双马尾啊。”

    “对哦……那会不会是因为烟青色黛粉画的眉毛?我也觉得我今天画的特别好。”

    “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们新买的花钿吧,师兄好像挺喜欢小鸟的,肯定是这个小鸟引起师兄兴趣了。”

    ……

    在五朵金花受宠若惊时,于曼文和施凤兰也很讶异,江北然之前一直不允许她们找别人加入他带来的赌局中,但今天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见五人完全愣住,江北然又再次邀请道:“如何,一起吗?”

    五人听完这才回过神来,齐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了于曼文,并不停的用眼神喷射出小星星。

    有些架不住这种攻势于曼文回头看了江北然一眼,仿佛在问:“你确定?”

    江北然则是点头表示自己确定。

    叹了口气,于曼文回过头叹息道:“吃饭前还有些时间,那就赌一把吧。”

    “多谢师父!”

    “师父最好了!”

    五人一边喊着一边挤到了桌边,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模拟江湖”。

    以前她们来时偶尔也会见到堂主独自在研究这花花绿绿的棋盘,只是看着堂主那威严的表情和紧蹙的双眉,让她们不敢僭越,但今天她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问了!

    有些架不住这种攻势于曼文回头看了江北然一眼,仿佛在问:“你确定?”

    江北然则是点头表示自己确定。

    叹了口气,于曼文回过头叹息道:“吃饭前还有些时间,那就赌一把吧。”

    “多谢师父!”

    “师父最好了!”

    五人一边喊着一边挤到了桌边,各自找了个位置坐下,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模拟江湖”。

    以前她们来时偶尔也会见到堂主独自在研究这花花绿绿的棋盘,只是看着堂主那威严的表情和紧蹙的双眉,让她们不敢僭越,但今天她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问了!只是看着堂主那威严的表情和紧蹙的双眉,让她们不敢僭越,但今天她们终于可以大大方方的问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