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七十章 煞气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然,你可算是出关了啊。”

    掩月宗议事厅,一见到江北然进来,邰英纵便热情的打招呼道。

    “见过殷教主,邰左相,苍护印。”

    等江北然行完礼,殷江红开口道:“你小子在的时候本尊还没什么感觉,你这突然消失三个月,还真让本尊觉得这个晟国少不了你。”

    江北然听完拱手道:“殷教主说笑了,峰州乃至晟国都是靠在座几位在把持,朕只是从旁辅佐而已,可担不起这样的夸张。”

    “又虚头巴脑的,来来来,这有一堆事等着你解决呢。”殷教主朝着江北然一个劲招手道。

    来到桌边,江北然先是拿起一张麻纸端详了一番,随后夸赞道:“这纸质地不错啊,何人所造?”

    邰英纵看了眼回答道:“不就是从你那个什么宫廷炼制坊出来的,这纸的确好用,不像以前的纸,又难写又不易保存。”

    将麻纸翻来覆去的看了好一会儿,江北然心想着这还只是刚起步而已,以他的认知来说,宣纸才是最理想的白纸。

    不过以现在麻纸的进度来看,只要给宫里那些能工巧匠足够的时间和资源,造出宣纸来应该只是时间问题。

    “说起这纸。”殷江红突然从腰间掏出一张银票拍在了桌上,“你计划中的钱庄已经建成了,只是这银票刚流入市场就出现了仿照的,长此以往,恐怕比铸造私币还难处理。”

    一秒记住.42zw.

    “假钞”这种事情江北然当然有考虑过,在制作银票时,江北然就下令在银票上印下五个字,但面对这种回报高的可怕的灰色产业,铤而走险者可以说数不胜数。

    如今见到掉脑袋果然威胁不到这帮亡命之徒,江北然拿起桌上那张银票说道:“殷教主不必着急,造假这一点朕早有想到,要防止民间伪造银票,首先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江北然说着抖了抖银票。

    “印银票的纸。”

    又从旁边随意抽了张麻纸,江北然将两张纸放在一起对比道:“如今银票用的都是最常见的麻纸,很难区分,而在朕的工坊中,正在改良一种名为桑皮纸的纸张,等到桑皮纸彻底改良完毕,用这种纸印出来的银票墨韵将层次鲜明,一眼就能看出它与普通麻纸之间的区别。”

    “那要是这种纸也被仿造了呢?”一旁的邰英纵问道。

    “首先这种纸的技艺很难学会,同时需要的原料朕也会严加监控,禁止民间采购。”

    点点头,殷江红说道:“哈!本尊就说你一出来,这问题肯定迎刃而解,但凡事都有个万一,万一你说的这桑皮纸最后还是被仿造了呢?”

    “那也没关系,银票作为国之根本,朕已经想了大量防伪方法,比如微缩花纹,顾名思义,在银票上印好用肉眼完全看不清的花纹,让人难以仿制,再来就是频繁更换母版,极大增加那些投机者伪造的难度,还有原始水印……防伪印章……笔记防伪等等办法,总之足以让那些投机者望而却步。”

    一旁邰英纵听得那叫一个摇头晃脑,满意道:“如此一来,的确可以最大程度的杜绝伪造,好,好啊!”

    虽然他们这些强者都是用灵石来在货比,但宗门的日常运行,弟子的奖励发放以及宗与宗之间的种种大额交易,免不了还是得用的钱。

    但因为以前晟国货币十分混乱,贬值现象也极其严重,这就导致了大多数修炼者交易时只能以物换物,十分的不便。

    如今银票的出现可以让修炼者之间的交易也变的更为灵活,这绝对是好事。

    “不愧是我们英明神武的陛下啊,这一出关就把大问题解决了,本尊……”

    殷江红话说到一半,双眼突然猛地一蹬,并与邰英纵他们两人同时飞出了窗外。

    ‘这是……什么感觉!?’

    江北然虽然没有跟着殷江红他们一起飞出去,但却明白这三人反应为何这么大,因为他刚才感知到了一股莫名的煞气袭来,之所以说这股煞气莫名,是因为根本判断不出散发出这股煞气的是人是妖,修为几何,只感觉一阵彻骨的冰凉,凉到灵魂深处的那种。

    江北然这一年见过不少强者,但从没有一个可以能给他带来这种感觉,即使是那位玄尊境的闫光庆也不行。

    “呼……”

    深呼吸两次,江北然才终于平复了心中的抑郁之感,同时五个选项出现在了他面前。

    ‘……’

    ‘???’

    看着这突然冒出来的六条选项,江北然懵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选项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出现。

    ‘这是……在给我颁布主线任务?’

    ‘系统这是升级了?’

    甩甩头,先不去管选项这诡异的出现方式,内容也是让江北然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继叶凡之后,这是江北然第二次遇到天级选项,难度之高自然是不用解释,另外就是选项的递增方式也算是明示了一件事。

    那就是这些天材地宝,每多寻到一件,就会让他的处境安全一个档次。

    ‘但你他娘的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啊……’

    选项上的地藏真晶、大乘秘水、惊天焱都是珍奇谱上排名前百的存在,比当初施凤兰从家里偷来的极乐鸟更要贵重百倍,毕竟珍奇谱上收集的是全大陆天材地宝,能排名到前百的,几乎每往前前进一个名次,效果都是质的变化。

    而后面的两仪秘羽和斩日琉江北然更是听都没听过,很大可能是那种还未被发现,或是被某些大势力藏起来的秘宝,难度比起前面三个只高不低。

    至于最后那个炼制一只皇蛊也同样让江北然一头雾水。

    他一位王蛊已经是最强的蛊了,即使是之前在瘴气内从那位神秘布阵者那夺来的绿蛊,江北然细致检查后发现它也是王蛊水平,只是比起他练的那几只来要更厉害,但绝对没有突破阶级。

    ‘原来王蛊之上还有更强的存在吗……’

    面对这一堆让人头皮发麻的天材地宝,江北然难得的头疼了起来。

    因为这次的选项有一点和以前完全不同。

    以前的选项中,只要是奖励属性点的,就真的都很简单,一般都是说一句话,做一件事就能搞定。

    但这次的选项就完全不同了,选项六的意思可以是他能很轻松的收集到这些天材地宝,并度过劫难,但同样也可以理解为只要他能收集到这些天材地宝,就能轻松且安全的度过这次劫难。

    所以搜集这些天材地宝的难度是未知的,是要打上大大一个问号的。

    属性点选项不再是绝对的安全牌选项了,这对于江北然来说也是一次完全的初体验。

    ‘三年后到底是要发生什么啊……外星人入侵吗!?’

    在心里感慨一句后江北然心态又马上平复了下来,虽然这些天材地宝对于现在的他而言还十分遥远,但毕竟还有整整三年时间可以准备,在有了明确目标的情况下,他还是有信心找齐这些天材地宝的。

    过了好一会儿,殷江红和邰英纵他们才从窗户飞了回来,三个人表情都是铁青。

    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江北然展现出一个好奇的表情问道:“不知三位发现了什么事?”

    殷江红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口,随后才道:“本尊感觉道一股难以形容的煞气,其凶性之大,简直闻所未闻。”

    一旁的邰英纵也点头道:“而且我能感觉到这股煞气是从十分遥远的地方传来,难以想象如果正面受到这煞气的冲击,将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听完两大巨头对于煞气的分析,江北然有些恐慌道:“难道是要发生什么大事了吗?”

    “大事肯定是有大事,但应该殃及不到晟国。”殷江红说完忽然摇了摇头:“不行,本尊还是得去确认一下,新政的事你们接着聊吧。”说完便转身推门而出。

    邰英纵揉了揉鼻梁骨,在纠结要不要将此事告诉宗主,但想起刚才那股煞气之凶险,还是决定罢了,这绝不是他们能干预的事情。

    喝口茶稳了稳心神,邰英纵继续跟江北然聊起了这几个月里新政实施时遇到的问题,江北然也一一给出了解答。

    但很明显两人都有点心不在焉。

    在掩月宗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江北然坐着祥云回到了皇宫,那六个选项让他意识到自己恐怕又要忙上一阵了,皇宫这边的事情还是得预选多交待一些。

    因为他深知越是这种时候越要冷静,得做到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哪边的心血他都不想毁了。

    落到御书房,江北然很快便找到了沐瑶。

    “参加陛下。”

    看着沐瑶并没有任何异常的样子,江北然基本可以确定昨日那股煞气只有高品强者才能感受到。

    从乾坤戒中拿出一摞书籍摆到沐瑶面前,江北然说道:“如果在实施新政时再遇到什么问题,就多看看这些书,答案就在里面。”

    沐瑶愣愣的接过书,询问道:“皇上……您这是要去哪里吗?”

    沐瑶真正想问的其实是皇上你真的打算彻底当甩手掌柜了吗,但又怕自己问了以后自己会失去这个当代理皇帝的机会。

    “不去哪,只是以防万一罢了。毕竟这段时间你做的不错,朕也愿意把更多事交给你处理。”

    “可是皇上……”

    “若是你觉得太过为难,朕要可以……”

    “不为难,不为那。”沐瑶摆摆手,“能帮上忙的话,我……我……我也挺高兴的。”

    “那就好。”江北然点点头,然后微笑道:“辛苦你了。”

    ‘辛苦你了……辛苦你了……辛苦你了……’

    这四个字仿佛有回声一般在沐瑶心中不停激荡。

    感觉自己第一次从皇上这里感受到了温暖,而又因为这温暖来的是如此难得,所以暖的让她有些燥热了。

    “不不不……”

    沐瑶一顿摇头。

    ‘他只不过是骗我给他打白工而已!不能念他的好!应该觉得他欠我才对!对!他欠我的!’

    将预存着的新政后续能容交给沐瑶,江北然又觉得有些不够,于是坐上龙椅又提起笔开始书写。

    只是他刚没写多少,就听到书房的门被敲响。

    “进。”

    “吱呀”一声,檀木门被推开,孔芊芊走进来行礼道:“启禀陛下,那澜州的洪雅璇又来了,还是给您送贺礼一事。”

    虽然这会儿江北然不想见那个小丫头,但想到她这会儿代表的是四方宗,是澜州,也只能点头道:“带她去林月殿候着吧。”

    “遵旨。”

    等孔芊芊退出去,正在一旁看书的沐瑶偷偷瞄了眼江北然,发现他正在凝神思考着什么。

    ‘这俩人肯定有问题!’

    之前江北然不在时,沐瑶也作为皇帝代理人去见过那个洪雅璇,并告知她自己可以先代为收下贺礼,可那洪雅璇就是死活不肯,说什么必须送给皇上本人。

    但要是一两次的吃闭门羹倒还好,可连续三个月,还几乎天天来,这就让沐瑶不得不怀疑那洪雅璇根本就不是来送贺礼的,而是借着送贺礼的名义来满足一些自己的私欲。

    ‘真不知道他有什么好的……怎么老能惹来姑娘为他倾心着迷。’

    “都是瞎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