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六十二章 黄级中品功法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就是这里了。”

    落到之前找到布阵者的渔村中,殷江红放下江北然说道。

    江北然拿出一个罗盘来探测了一番后点头道:“嗯,这里的确有阵法发动过的特殊残余气息,而且远比其他地方更明显。”

    “啧,这阵法还真是一门好学问啊,可惜就是太难学。”

    通过这次瘴气,殷江红算是直观的认识到了阵法有多强大,以前的他最多也就认为阵法是个辅助手段,很难做到左右战局,如今看来,只是他以前见过的那些阵法师太弱了而已。

    没有理会满是感慨的殷江红,江北然拿着罗盘在渔村了转了一圈,好好分析一下这个要以血腥祭祀为引的大阵。

    但就在江北然拿着罗盘走到当初进入布阵者自我结界的那个小屋时,他突然愣住了。

    “你怎么还在这?”江北然看着眼前的青年鬼魂问道。

    听到江北然喊自己,青年也懵了,愣了半晌才问道:“您……您是恩人?”

    “除了我,还有别人能跟你说话吗?”

    “没了,没了,只是您之前蒙着脸,我一时没认出来。”青年说完就猛磕了三个头道:“昨天还没来得及谢谢您,您就走了,小的谢谢您帮我们一村子人报仇了,我替大家谢谢您的大恩大德。”

    首发

    听着青年诚恳的感谢语,江北然本以为他之所以没有消散,是因为有着要向自己感谢这份执念,但等青年磕完头过了好一会儿,他依然还是没有消失。

    “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江北然奇怪的问道。

    毕竟这次能找到那布阵者的自我结界,这个渔村青年还是帮了很大忙的,所以若是他还有什么未了的意愿,江北然肯定会想办法帮他实现的。

    “我……我没有什么愿望了。”青年摇头道。

    “那你为何还要逗留在人间?”

    虽然江北然也不知道有没有阴间,但以老百姓的认知来说,死了肯定是要去阴曹地府的。

    “我……我不敢面对村里的人,更不敢面对我娘子。”

    “为什么?你不是已经为他们报了仇?”

    “当初是我把那个祸害救回村子的,可以说是我间接害死了大家,所以……”

    “你当初也不知道后面会变成这样啊。”

    “可我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如果当初我没去救他的话,村长、胖翠、栓年、大发……还有娘子都不会死,我……呜呜呜。”

    江北然听完叹了口气,他也明白这种心里的结只有自己才能解开,旁人劝说再多也没用。

    “那你就打算一直待在这里吗?”江北然问道。

    “我……”青年抬头看了江北然一眼:“要不我帮恩人守着这块地吧,若是那些畜生再来,我第一时间就去通知您。”

    虽然江北然不觉得这些异族下次还会选同一个地方来,但想着给他一些事情做做也不错,便点头道:“好,等会儿我带你去认认门,以后你要找我也方便一点。”

    “多谢恩人!”青年鞠躬道。

    “说起来,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长生,不过村里人都管我叫大虎。”

    “大虎是吧,行,我记住了。”

    安顿好大虎,江北然又检测了一遍整个渔村,最后回到殷江红身边说道:“朕需要点时间来研究他这个阵法的奥妙,等朕研究出来了,会将结果呈给殷教主,您再将这结果分发给其他阵法师就好。”

    殷江红听完打量了江北然一眼,说道:“给本尊透个底,你的阵法水平究竟有多高?”

    “若是殷教主能帮我弄来些大日冥石,那朕大概能测出自己的水平。”

    “大日冥石?你想的倒美,本尊能弄来还能给你?”

    “那朕确实不知道朕的布阵之法到了何等水平。”

    “你就卖关子吧,反正整个晟国,应该找不出比你更厉害的阵法师了吧?”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朕可不敢打这样的包票。”

    “本尊就当你是谦虚了。”殷江红说完换了个话题道:“昨日瘴气中那蒙面高人是你什么人?”

    ‘是我本人啊。’

    忍不住在心里吐了个槽,江北然回答道:“朕以为……殷教主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其实殷江红这会儿还没完全从江北然突然摊牌的惊讶中缓过神来,对于这位不知道哪位大能的特殊弟子,他能做的也只有不停试探。

    最起码到目前来说,江北然做的每一件事请都是有益于晟国的,甚至可以说没有江北然的话,晟国已经大乱了好几次。

    所以殷江红完全不想和眼前这个年轻人撕破脸,相反,他要做的是尽可能的去了解他,并想办法达到共赢的局面。

    这会儿听到江北然这句回答,殷江红就知道自己再问下去就要越界了,于是便打了个哈哈又问道:“接下来我们去哪?”

    “再四处找找吧。”

    “行。”殷江红说完抓起江北然的肩膀飞上了半空。

    另一边,营地里躺了一天的于曼文终于被允许下床走动,走出大帐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而她这一露面,在外面焦急等待多时的归心宗堂主们纷纷围了上来。

    “于护法你的气色好多了啊,昨天真是担心死我了。”

    “于护法,我帮你煮了些玄露汤,你身子刚好,喝一点对排毒很有帮助的。”

    “于护法,我这有块玉佩,多吸收瘴毒有奇效,你平日里佩戴在身上,我包你几天就恢复如初。”

    ……

    听着周围关切的话语,于曼文谢绝了各种馈赠后款款走到张鹤卿面前说道:“张堂主,这次十分感谢你的护心丸,不然我可能撑不到今天。”

    张鹤卿听完略有些心虚的躲开了于曼文的眼神,然后才道:“于护法客气了,这都是我该做的。”

    见于曼文特地去向张鹤卿表示感谢,其他堂主气的一阵跺脚,恨自己怎么就没有灵药可以赠美人。

    朝着张鹤卿拱拱手,于曼文认真道:“救命之恩,曼文铭记在心,来日定当回报。”

    “于护法客气了,同宗之间互相帮助本就是应该的。”

    说虽这么说,但张鹤卿的心已经快飞到天上去了,什么叫人生巅峰?这就是人生巅峰!

    看着周围那些失败者羡慕到扭曲的面容,张鹤卿简直恨不得仰天大笑三声,当然,心里也没忘回去定要帮北然多挣些好处来。

    正说话间,左相顾伊突然走过来说道:“宗主有命,让大家去他帐中议事。”

    众人立即拱手领命,跟着顾伊一起来到了陆胤龙的大帐中。

    见到人群中的于曼文,陆胤龙开口道:“于护法,你大病初愈,还是去好好休息吧。”

    于曼文立即拱手行礼道:“多谢宗主关心,但诸白扇已经说我完全康复了,出来活动活动更好。”

    “那就好,看到你恢复的这么快,本座也是很高兴啊,若是再折损了你,我们宗的损失可就真的太大了。”

    等到所有人落座,陆胤龙起身开口道:“相信这这两日各位也听到了风声,峰澜两州都派出了不少强者去瘴气出现过的地方做调查,本来本座也该集结一支队伍,只是掩月宗的邰左相体谅我们伤员颇多,故而让我们缓上一天,如今伤员基本都已安置,我们宗也该动身了。”

    “谨遵宗主命令。”众人立即抱拳道。

    “奇逸啊,本座让你去唤皇上来,他来了吗?”陆胤龙突然看向诸奇逸问道。

    诸奇逸立即抱拳回禀道:“禀宗主,皇上他不在大营中,我打听到他似乎一大早就跟着殷江红那魔头出去了。”

    “又是殷江红?这小子最近怎么跟他走的这么近,罢了,既然他不在,那我们就先说我们的。”

    在底下一众中高层在为宗内这个“弟子皇上”感到别扭以及好笑时,于曼文的表情却是完全僵住了。

    ‘他也在这?’

    一时间,于曼文的脑中又涌现出了昨夜手腕上那冰冷的触感以及……让她无比安心的感觉。

    紧接着她又想起刚才自己跟张鹤卿道谢时,他那躲闪的眼神,再联想到他蓝心堂堂主的身份。

    ‘没错了……这护心丹定然是他问北然要来的。’

    瞬间,于曼文几乎锁定了昨夜来给她医治的人就是江北然。

    虽然无凭无据,但于曼文相信若是这座大营中有能做出让诸白扇都大吃一惊,且完全理不出头绪的人,那就一定是江北然。

    因为在她认识的所有人里,只有江北然是她完全看不透的,他做出任何事情来,于曼文都不会有任何意外。

    接下来的会议内,于曼文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直在思考江北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又会为什么会来为她治疗。

    ‘难道他是特地来找我的吗……冒着被发现的风险……’

    一时间,于曼文的心跳有些加速,脑中不断冒出各种江北然为她治疗的画面,而且越想画面上马赛克越多。

    ‘我在想什么呢!’

    “呼……”于曼文长吁一口气,想着等会儿见到他时,一定要好好问问。

    时间很快来到了夜里,被殷江红带着飞了一天的江北然回到了营地门口,如今他对瘴气的本质以及加固它的阵法都有了更深的了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相出个应对方案来了。

    “等等。”

    在江北然准备往大营中走时,殷江红突然出声喊道。

    “殷教主还有事要吩咐吗?”江北然回头问道。

    “这个给你。”殷江红说完将一本书册朝着江北然扔了过来。

    伸手接住,不等江北然去看这是什么,就听到殷江红开口道:“这是黄级中品功法北斗灵功,这次晟国若是没有你,恐怕损失惨重,这算是谢礼吧。”

    “黄级功法!?”

    江北然是不太信殷江红这种老抠会为了国家大义送一本黄级功法给自己,思来想去,估计也就是接着这个由头加深与自己的关系。

    ——————————————————————————————————

    诸奇逸立即抱拳回禀道:“禀宗主,皇上他不在大营中,我打听到他似乎一大早就跟着殷江红那魔头出去了。”

    “又是殷江红?这小子最近怎么跟他走的这么近,罢了,既然他不在,那我们就先说我们的。”

    在底下一众中高层在为宗内这个“弟子皇上”感到别扭以及好笑时,于曼文的表情却是完全僵住了。

    ‘他也在这?’

    一时间,于曼文的脑中又涌现出了昨夜手腕上那冰冷的触感以及……让她无比安心的感觉。

    紧接着她又想起刚才自己跟张鹤卿道谢时,他那躲闪的眼神,再联想到他蓝心堂堂主的身份。

    ‘没错了……这护心丹定然是他问北然要来的。’

    瞬间,于曼文几乎锁定了昨夜来给她医治的人就是江北然。

    虽然无凭无据,但于曼文相信若是这座大营中有能做出让诸白扇都大吃一惊,且完全理不出头绪的人,那就一定是江北然。

    因为在她认识的所有人里,只有江北然是她完全看不透的,他做出任何事情来,于曼文都不会有任何意外。

    接下来的会议内,于曼文几乎一个字都没听进去,一直在思考江北然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又会为什么会来为她治疗。

    ‘难道他是特地来找我的吗……冒着被发现的风险……’

    一时间,于曼文的心跳有些加速,脑中不断冒出各种江北然为她治疗的画面,而且越想画面上马赛克越多。

    ‘我在想什么呢!’

    “呼……”于曼文长吁一口气,想着等会儿见到他时,一定要好好问问。

    时间很快来到了夜里,被殷江红带着飞了一天的江北然回到了营地门口,如今他对瘴气的本质以及加固它的阵法都有了更深的了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相出个应对方案来了。

    “等等。”

    在江北然准备往大营中走时,殷江红突然出声喊道。

    “殷教主还有事要吩咐吗?”江北然回头问道。

    “这个给你。”殷江红说完将一本书册朝着江北然扔了过来。

    伸手接住,不等江北然去看这是什么,就听到殷江红开口道:“这是黄级中品功法北斗灵功,这次晟国若是没有你,恐怕损失惨重,这算是谢礼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