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五十二章 趁手的工具人(感谢咪咕咪咕咪咕咪咕啾两个盟主打赏)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的一声,异族壮汉爆发出了一墨绿色的浓郁玄气,比起孟思佩来,他能够轻易从周围瘴气中吸取到足够的灵气,和小心翼翼的孟思佩相比。

    虽然两人现在都只剩下50%的电量,但一个只能靠自己电池硬抗,另一个则带了充电宝。

    若不是有江北然在一旁帮忙,孟思佩根本就不可能赢过他。

    如今面对准备殊死一搏的异族壮汉,即使已经占了上风的孟思佩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只见她也不再保留,将体内剩下的玄气全都爆了出来。

    只见那玫红色的玄气化作九条翎尾飘荡在她身后,煞是华丽。

    ‘这就是她叫凰仙的理由吗……’江北然暗自点头道。

    另一边,随着墨绿色的玄气越发浓郁,异族壮汉突然怪叫一声,跳到了半空中。

    孟思佩刚要摆动着九条翎尾追上去,就看到半空中瘴气全都被那墨绿色的玄气所同化,泰山压顶一般朝她压了下来。

    ‘糟糕!’

    在吸入墨绿色瘴气的瞬间,孟思佩就感觉到一阵阵晕眩和呕吐感传来,难受程度远超刚才吸入那异族壮汉吐出的黑雾。

    “砰!”

    记住m.42zw.

    不等孟思佩运功解毒,异族壮汉就已经随着墨绿色瘴气一起冲了下来,一拳狠狠打在了孟思佩脸上。

    被打飞的孟思佩不经意间又吸入了更多墨绿色瘴气,一时间感觉自己的四肢都有些僵硬了。

    “去吧,小黄,吃光它们。”

    江北然话音刚落,一只胖乎乎的金蚕蛊便如离弦之箭般冲入了墨绿色瘴气中。

    此时孟思佩已经呈现出节节败退的迹象,没办法,墨绿色瘴气的毒性实在太强,根本不是光靠修为就能抵抗的。

    “砰!”

    孟思佩腹部又被踢中一脚,正感到一阵头晕目眩时,突然发现墨绿色的瘴气竟然在朝着同一个方向涌去。

    ‘怎么回事?’

    孟思佩且战且退,发现所有墨绿色瘴气全部被吸入了一只金蚕蛊体内。

    与此同时,异族壮汉也看到了那只金蚕蛊,脸上表情瞬间惊讶到了极点。

    “隔!”

    在两人愣神间,金蚕蛊已经吸光了所有的墨绿色瘴气,顺带着还打了个饱嗝。

    “嗡嗡嗡……”

    在孟思佩和异族壮汉的注视下,比刚才又胖出一圈的金蚕蛊飞回了江北然身边,并熟练的钻入了领子。

    “……”

    孟思佩忍不住张大了嘴,直到刚才,她还很肯定眼前这个蒙面人是峰州的某个强者,但现在看到他能够指使如此强大的蛊,心一下又乱了。

    ‘这人……究竟是敌是友?’

    异族壮汉也是有点懵了,都没有去管墨绿色瘴气消失,而是直接朝着江北然吼了几句异族语。

    江北然一听,瞬间计上心头,双手环宇胸前回应道:“前轱辘不转后轱辘转思密达!”

    这句话又把孟思佩和异族壮汉听的同时一懵,就是懵的方向不太一样。

    ‘他果然是异族人!?’

    ‘他在说什么玩意儿?’

    看着两张懵逼的脸,江北然继续朝着异族壮汉道:“瓦达西瓦卡密跌嘶!”

    “!?”异族壮汉更懵了。

    ‘他好像在跟我说话?但我怎么完全不懂?难道是其他区域的深海族人?’

    大概是出于担心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己人狂殴自家人的乌龙,异族壮汉手舞足蹈的说出了一长串异族语,似乎是在表达友善的意思。

    “呕嗨哟国塞尼玛死……”江北然继续一本正经的回应道。

    回头瞥了眼完全愣住的孟思佩,二次元词库已经快被掏空的江北然狠狠瞪了她一眼道:“这么好机会你倒是上啊!愣着听啥呢?整的你能听懂似的。”

    又被训了一通的孟思佩顿时觉得有些委屈。

    ‘谁知道你到底帮谁的!?’

    而江北然就好像是听到了她的心理活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喊道:“本王要杀你,你早就死八百回了,还看不懂局势?”

    虽然依然不明白眼前这蒙面人究竟是何方神圣,但孟思佩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于是再次凝聚了玫红色的玄气。

    ‘不适感消失了!?’

    刚才吸入的那些墨绿色瘴气给孟思佩身体内部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这会儿竟突然没事了。

    没时间去想为什么,孟思佩九条翎尾一甩,浑身散发着玫红色的玄气就朝着异族壮汉攻了过去。

    正在极力拉拢江北然的异族壮汉一看,也只好先放弃沟通,转身摆好架势准备迎击。

    “砰!”

    两位掌法大师再次碰撞在了一起,凤尾状态下的孟思佩的确强大了许多,仅仅两三招后就压制住了异族壮汉。

    但也仅仅只是压制,只要孟思佩没办法一口气解决掉他,那么可以一直不停补充玄气的异族壮汉最终还是会获得胜利。

    可惜江北然不会给他这个拖下去的机会。

    “天地威神,诛灭鬼贼。”

    “六乙相扶,天道赞德,”

    “吾信所行……”

    “无!攻!不!克!”

    随着“克”字念出,一根锋利的地刺突然从异族壮汉的脚下戳出,直接将他的右腿穿了通透。

    在确定异族大汉不再有任何要向自己发动偷袭的情况下,江北然悄悄将地刺阵从防御阵型改成了攻击阵型,并找到了一个适当的时机给那异族壮汉来了一下狠的。

    可这异族壮汉就仿佛没有痛觉一般,即使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也是一声不吭,直接硬生生的将右脚从地刺上拔了出来。

    “凰鸣四海!”

    孟思佩没有错过这次绝佳的机会,一双燃烧着玫红色烈焰的手掌直接打中了异族壮汉胸口。

    “炎!”

    随着孟思佩一声娇喝,异族壮汉背后两道玫红色的火柱冲天而起。

    异族壮汉的自我恢复能力本就被削弱了许多,如今胸口又被开了两个大洞,终于是再也坚持不住,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只是一双眼睛还死死盯着江北然,就好像在问“为什么……”

    然而回应他的却是江北然一挥手指,又有四根地刺从地下冒出,贯穿了他身上所有的要害部位。

    感受到异族壮汉的气息完全消失,孟思佩这才放松下来,身后的九条翎尾也化作花瓣飘散而去。

    但就在她想要盘膝而坐,运功恢复时,一双眼睛却是警惕的看向了那蒙面人。

    “我说你们晟国人都这么没良心的吗?本王刚救了你一命,你就用这种眼神看着本王?”江北然慢慢走上前说道。

    意识到自己的确有些无礼,孟思佩这才低头行礼道:“多谢前辈相救之恩。”

    江北然刚准备开口,就看到三个选项跳了出来。

    ‘啧,果然系统给我选的工具人就是她吗……’

    在看到系统给出救下她的选项时,江北然就已经知道她肯定是这片瘴气中最好用的工具人,所以才配合着开始给她灌输一些错误的讯息。

    比如他是一个强大的异族强者。

    选择了三,江北然问道:“所以你打算怎么感谢本王呢?”

    “啊这……”

    孟思佩还没碰到过这种别人要求她当场报恩的情况,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知道?那行,本王帮你想一个,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本王的仆人了,希望你可以完成好本王交给你的每一项任务,当然,你也可以选择不当,本王不会拦着你。”

    “仆人!?听到这个要求的孟思佩瞪大了眼睛。。

    从小到大她都是父亲的掌声明珠,靠着修炼天赋惊人又屡屡在同龄者中脱颖而出,所有人见到她时投来的都是敬畏目光。

    但今天竟然有人敢让她当仆人!?

    只是生气归生气,冷静下来后孟思佩还是觉得对方的确有这资格。

    毕竟如果不是这位高人的出现,她很清楚自己败给那个异族壮汉只是时间问题。

    对于救命恩人的要求,只要不太过分,她的确应该去做。

    深吸一口气,孟思佩回答道:“在下愿意为前辈差遣,只是能不能以侍从的身份来当?”

    “随你,只要你能为本王办事就行。”

    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摸出一粒绿色的灵药扔给孟思佩道:“吃下去,你刚才吸入的毒素虽然被小黄吸掉了不少,但还有残留,如果不及时清除掉的话,会对你以后的修炼造成影响。

    ‘小黄?’

    配合上吸掉这两个字和刚才那只蛊金黄色的外壳,孟思佩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刚才那个把墨绿色瘴气吸走的蛊。

    朝着江北然拱拱手,孟思佩好奇问道:“不知前辈可否是晟国人士?”

    “不该问的别问,当好你的侍从就行。”

    感受着蒙面人不容置疑的态度,孟思佩只好乖乖的在坐在地上继续疗伤。

    疗伤间,孟思佩仍在不断的用余光去偷瞄蒙面人,想看看他究竟是何人。

    “你是一个人进入瘴气的吗?”

    听到蒙面人突如其来的问题,孟思佩点头回答道:“是的。”

    “你们晟国这次一共有多少人进了瘴气之中。”

    ‘你们晟国……’

    听着这四个字,孟思佩越发觉得一头雾水,如果这位高人是对方阵营的,为什么要救她?如果只是为了打入他们内部的话……没必要对自己同族下手这么狠吧?

    想到这,孟思佩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那个被扎了个透心凉的异族壮汉。

    “回答本王的问题。”江北然不耐烦的催促道。

    “这……究竟有多少人进了这瘴气我也不是很清楚。”回过神来的孟思佩回答道。

    深吸一口气,孟思佩回答道:“在下愿意为前辈差遣,只是能不能以侍从的身份来当?”

    “随你,只要你能为本王办事就行。”

    江北然说完从乾坤戒中摸出一粒绿色的灵药扔给孟思佩道:“吃下去,你刚才吸入的毒素虽然被小黄吸掉了不少,但还有残留,如果不及时清除掉的话,会对你以后的修炼造成影响。

    ‘小黄?’

    配合上吸掉这两个字和刚才那只蛊金黄色的外壳,孟思佩基本可以确定这就是刚才那个把墨绿色瘴气吸走的蛊。

    朝着江北然拱拱手,孟思佩好奇问道:“不知前辈可否是晟国人士?”

    “不该问的别问,当好你的侍从就行。”

    感受着蒙面人不容置疑的态度,孟思佩只好乖乖的在坐在地上继续疗伤。

    疗伤间,孟思佩仍在不断的用余光去偷瞄蒙面人,想看看他究竟是何人。

    “你是一个人进入瘴气的吗?”

    听到蒙面人突如其来的问题,孟思佩点头回答道:“是的。”

    “你们晟国这次一共有多少人进了瘴气之中。”

    ‘你们晟国……’

    听着这四个字,孟思佩越发觉得一头雾水,如果这位高人是对方阵营的,为什么要救她?如果只是为了打入他们内部的话……没必要对自己同族下手这么狠吧?

    想到这,孟思佩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那个被扎了个透心凉的异族壮汉。

    “回答本王的问题。”江北然不耐烦的催促道。

    “这……究竟有多少人进了这瘴气我也不是很清楚。”回过神来的孟思佩回答道。

    “你是一个人进入瘴气的吗?”

    听到蒙面人突如其来的问题,孟思佩点头回答道:“是的。”

    “你们晟国这次一共有多少人进了瘴气之中。”

    ‘你们晟国……’

    听着这四个字,孟思佩越发觉得一头雾水,如果这位高人是对方阵营的,为什么要救她?如果只是为了打入他们内部的话……没必要对自己同族下手这么狠吧?

    想到这,孟思佩忍不住又回头看了眼那个被扎了个透心凉的异族壮汉。

    “回答本王的问题。”江北然不耐烦的催促道。

    “这……究竟有多少人进了这瘴气我也不是很清楚。”回过神来的孟思佩回答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