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四十七章 高等会议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星罗宗宗主、昇阳教教主、凤王谷谷主……

    这些都是江北然曾经在掩月宗时见过的峰州风云人物,如今更是峰州重新崛起的基石,能让这些人同时出现在此地,很明显峰州是遇到大麻烦了。

    “来来来,都看过来,这位便是晟国新皇江北然,你们这些老家伙都好好认认,别以后见着皇上了都不知道打声招呼。”

    在江北然一个个认着大帐里的面孔时,殷江红搂住江北然肩膀介绍道。

    听完殷江红的介绍,帐中大佬们的反应也都各不相同,有打量的、有不屑的、有和善的……还有个别几个露出了不爽的眼神。

    但不管怎么说,这位晟国新皇是殷江红亲自去接来的,他们也不能表现的太不给殷江红面子,所以表面上还是客气道:“原来这位便是传闻中的新皇,果然是年轻有为,一表人才啊。”

    殷江红刚要说话,就听到账外一个浑厚的声音道:“那当然,你们也不看看这位新皇是谁选出来的。”

    大帐帘布被掀开,关十安笑呵呵的走了进啦。

    “见过关宗主(老哥哥)”

    账内所有正派宗主齐齐站起来拱手道,当然,其中也包括了江北然。

    行礼时,江北然心中惊讶更甚,那瘴气究竟是何等大凶之物,竟让这位闭关狂人都出来了。

    一秒记住.42zw.

    “都坐,都坐,这么客套做什么。”关十安笑着压了压手。

    等一众宗主都坐下,殷江红开口道:“您这来的可真够快的。”

    关十安也不惯着他,直接怼回去道:“少阴阳怪气的,这会议不也还没开始。”

    殷江红也没再继续和关十安掰扯,走到中间属于自己的座位前朝着江北然招招手道:“来,北然,坐这。”

    点点头,江北然走到殷江红旁边坐了下来,紧接着关十安也在江北然的另一边坐下。

    ‘淦……这是把我架在火上烤?’

    左边坐着魔教老大,右边坐着正派老大,坐在他们中间的江北然俨然变成了首座,仿佛一统了魔道与正道一般。

    不想在这个年龄承受这种压力的江北然悄悄往后挪了挪椅子,算是坐到了殷江红的侧后方。

    在接下来的大佬会议中,江北然差不多明白了这里究竟发生什么事。

    这瘴气是凌晨时分出现的,强烈的灵气波动第一时间就引起了离此地最近的五蕴宗宗主封琪睿的注意。

    待他赶到时,他发现瘴气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周围扩张,许多同样被灵气波动吸引来的年轻弟子都被瘴气给吞没了进去,并且再也没有出来。

    封琪睿修为乃是三阶玄皇,实力绝对算的上强悍无比,但当瘴气向他袭来时,他竟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这代表他的本能在告诉他……

    ‘快跑!’

    封琪睿也是非常遵从心灵的指示,没有任何犹豫,立即来开了与瘴气的距离,一直到瘴气的扩张速度慢慢放缓才驻足开始观察,并且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瘴气十分危险。

    在没有十分的把握之前,封琪睿也不敢轻举妄动,进入瘴气中。

    遇上如此大的麻烦,封琪睿也没有任何逞能的意思,直接就一封书信送到了掩月宗,希望关十安可以来看看这让他堂堂玄皇都感到心悸的瘴气究竟蕴含着什什么样的危机。

    收到信的邰英纵立即意识到了事情严重性,能让一位玄皇仅仅看一眼就感到心悸,此瘴气的危险程度恐怕远超他的想象。

    于是他当即决定去通知还在闭关中的关十安。

    因为他预感到这将是一件影响峰州全局的一件大事,自家宗主必须亲自出来主持。

    在封琪睿向掩月宗求援时,瘴气另一头的凶魔院院长庄峙也赶到了瘴气处,他的修为封琪睿不相上下,同样也感到了瘴气的可怕,所以他很快就做出了和封琪睿一样的决定。

    传信给灵龙教!

    又过了不久,更多强者被瘴气散发出的强大灵力给吸引了过来。

    因为一般只有珍宝出世,才能引起如此剧烈的灵气波动。

    收到消息的殷江红没有迟疑,第一时间就来到了瘴气旁,而被喊出关的关十安则是刚刚才到。

    会议一直进行到晌午,江北然也在心里总结了几个关键词。

    首先是“心悸。”

    每一个到场感受过瘴气的人都有心悸的感觉,仿佛毒物中藏着什么大凶之物。

    第二是“仍在扩散。”

    没错,瘴气虽然没有刚出现时扩散的那么快,但它也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此刻仍在缓缓拓展地盘。

    第三是“澜州也受到了波及。”

    这瘴气就好像是说好了要各打澜州峰州五十大板一般,以海边的一个小村庄为出发点,将两州之地都笼罩了一部分进去。

    “老哥哥,你可曾去看过了那瘴气?”星罗宗宗主谢正初看向关十安问道。

    关十安点点头,回答道:“刚刚来时看过了,的确邪乎的很。”

    “你没感受一下试试?”殷江红笑着问道。

    “难道你感受过了?”关十安直接反问。

    “本尊自然是亲自触碰过了那瘴气才会来问你。”

    “哦?是何感受?”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有没有感受过那瘴气。”

    “本座一不修毒,二不修蛊,自然不会去碰那邪祟之物,这一点上,本座承认比不过殷教主。”

    “好,你承认比不是本尊就好,哈哈哈。”

    殷江红可不管关十安是不是阴阳怪气,反正只要他认输就行。

    关十安也没想到自己的嘲讽竟然杯关十安当补药吃了,虽然无奈,但也只能在心里感慨‘这厮脸皮真厚。’

    “所以殷教主现在能否告诉在座各位那瘴气究竟是何物?”

    “是蛊毒,而且是十分厉害的蛊毒。”殷江红回答道。

    “蛊?”帐中顿时传来一阵诧异的惊呼声。

    蛊和毒不同,如果说毒是靠摧毁对方的肉体为主要目的,那么蛊就是能够操控他人心灵之物。

    论影响,后者要麻烦的多。

    毕竟毒只能毒死一个,但蛊惑却能蛊惑千千万万。

    但也正是因为蛊的效果太可怕,所以百年前修炼蛊的宗门邪教都被其他名门正派联手清缴了好几拨,怎么如今又会卷土重来。

    见到自己的风头已经压过了关十安一头,殷江红拍了两下手道:“既然如今已经知道了我们面对的是什么,那大家伙就一起商讨个对策吧。”

    一时间,账内鸦雀无声,别说近些年,就算近几十年他们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对付蛊的办法也基本停留在知识阶段,真正实施过的人很少。

    “既然都不说,那就本尊来说吧。”殷江红说完双手撑住下巴继续道:“相信在座各位都知道,瘴气仍然还在扩散,形势非常紧张,不然若是瘴气再向起初一般疯狂扩散,那我相信在座各位都承受不起如此重大的损失。”

    一众大佬听了纷纷点头,尤其是离瘴气比较近的宗门,反应更是真挚。

    “所以本尊的计划有三个,一是让阵法师们先想办法建立起防御大阵,阻止瘴气继续扩散。”

    听到这局,江北然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殷江红喊来这,原来是看中了这点。

    ‘这糟老头子还真是物尽其用。’

    “第二个,先试探出这蛊毒的究竟能对哪个境界以下的修炼者产生效果,然后组织人手进入瘴气寻找原因,这一点刻不容缓,我们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瘴气会自己消失或者停止扩散上。”

    众大佬听完继续点头,虽说这瘴气目前还没飘到他们地盘上,但他们知道等到时候再后悔就晚了。

    “三,必须疏散瘴气扩散方向上的平民,不然峰州将蒙受巨大损失。”

    听到这话,江北然主动表态道:“这点就交给朕吧。”

    江北然如此积极,原因自然是想揽下这个最为轻松的活,虽然他很是担心这瘴气会不会再次加快蔓延速度,但进入瘴气这种九死一生的事情,江北然还是选择能不能上,就不不上,甚至还敢bb几句那些同样也不敢的人。

    听到江北然的请求,殷江红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如此小事何劳陛下操心,本座这可还有更重要的任务要交给你呢。”

    “得,没的跑了,肯定还是想让我一起去瘴气里拼命。”

    不过奇怪的是系统竟然没有给出任何提示,说明他的确可以安全进入瘴气之中,还能全身而退。

    听殷江红发号完施令,关十安刚想起来补充两句,就听到一个声音在大帐外喊道:“澜州紫霜教使者求见。”

    ‘澜州?’

    大帐里的人齐齐一愣,包括江北然,

    “让他进来吧。”殷江红大袖一挥道。

    “是!”

    随着一声应答,大帐的帘布被掀开,一个穿着白袍的年轻人从账外走了进来。

    “拜见各位宗主。”一进来,那白袍青年就立即向周围的大佬行李道。

    众人回以点头后,殷江红说道:“紫霜教派你来有何事?”

    “回禀殷教主,晚辈是来给峰州各位教主传达合作意愿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