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四十六章 瘴气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隆隆……”

    站在一座正在水坝前,江北然欣赏着这世界唯一能和二十一世纪产生重合的伟大建筑。

    建造水坝并不是很需要现代科技的帮助,就江北然所知,都江堰就是秦朝时建的,那时候可没什么挖掘机或者炸药,完全是靠那些工巧匠来修建。

    江北然在看了一卷又一卷的治水论后,发现这个时代技术性人才绝对不少,只要告诉他们一个方向,或是给出一张草图点拨一下他们,他们定能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事实也的确如此,江北然在派人从民间搜罗来了大量能工巧匠后只是给出了一张几乎只有概念的草稿图,这些工匠就都明白了他的意思。

    “人民群众的智慧总是无穷无尽的啊……”

    看着眼前这座由他亲自命名的三峡大坝,江北然觉得这个世界逐渐开始变的有意思了起来。

    “王……啊不,参见陛下。”

    听到历伏城的声音,江北然缓缓转过身,点头道:“来了啊。”

    “是,收到陛下来信,我就马不停蹄的赶来了。”历伏城拱手道。

    “伏城啊,最近峰州的改变你可有发现?”

    一秒记住.42zw.

    “当然!”历伏城重重的点点头,“庐临郡如今生机勃勃,大量流落在外的灾民全都涌向了那里。”说着历伏城又看向了不远处的三峡大坝,“还有如此庞然大物拔地而起,为万千民众带去福音,伏城敬陛下如月之恒,如日之升,这天下间的福寿都该由您来传承。”

    江北然笑了一声,回道:“不必如此恭维。”

    “不,伏城绝无半分恭维之意,所说之话句句发自肺腑,天地可鉴!”

    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客套下去,江北然直奔主题道:“峰州局部之变犹如星星之火,这把火迟会烧遍整个晟国,到时晟国将焕然一新。”

    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历伏城激动道:“为实现此千秋之举,伏城原愿成为陛下的马前卒,为陛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马前卒就不必了,你的作用远比一名小卒要大的多。”

    听到这,历伏城突然神情激动起来。

    历伏城并不傻,从第一次认识王大哥开始,他就知道王大哥虽然不厌恶自己,但却一直在可以疏远自己,即使知道了天下会一事,也从未想过要利用他们来达成什么目的。

    而就在今天。

    ‘王大哥终于要利用我了吗!?’

    这一刻历伏城内心无比激动,紧张的连手心都有些出汗。

    深吸一口气,历伏城一躬到底:“伏城任凭陛下差遣!”

    “朕并不是要差遣你,只是给你提个意见,从刚才的话里,你听出了什么?”

    “刚才的话……”历伏城略微回忆了一遍,然后明白了什么似的回答道:“陛下的意思是峰州全面变成庐临郡这样是迟早的事情,我不必再让天下会成员做出无谓的牺牲?”

    ‘孺子可教啊。’

    江北然有些惊讶的看了历伏城一眼,他倒是没想到历伏城竟能一点就通,甚至还通的如此彻底。

    “没错,朕就是此意,你那天下会中皆为良才,应该在更重要的事情中实现他们的价值。”

    “还请陛下给伏城指明一条路。”

    “朕刚才就说了,朕不是来给你指路的,只是给你个建议。”

    “是何建议,还请陛下告知。”

    “峰州既然不适合天下会发光发热,你可曾想过换一处地方?”

    历伏城思索片刻,猜测道:“陛下所言是指澜州?”

    “哎~格局小了。”江北然摇摇头。

    “那是……”历伏城说着突然瞪大了眼睛,“陛下难道是指晟国之外?”

    “聪明。”

    虽然认识历伏城已经挺久了,但因为江北然并不想和历伏城扯上太多关系,所以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过他。

    对他的印象基本还停留在初见时那有些憨憨样子,但如今看来,历伏城的蜕变成长速度十分惊人,完全不愧对他的主角命格。

    “陛下认为我该何去何从?”

    “梁国,如何?”

    “梁国……”历伏城低声默念了一遍,他当然听说过这个位于晟国旁边的相邻之国,只是不明白皇上为何会要他去那里。

    见厉伏城产生了疑惑,江北然背过身仰起头望向天空道:“书同文,车同轨,天下则平矣。”

    车同轨厉伏城已经见识过了,但书同文还不曾知晓,从字面意思来看,皇上是希望所有书上都只有一种字体,不过晟国一共只有两州,想要统一文字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

    ‘嗯?’

    厉伏城突然悟了。

    何为真正的书同文,那自然是天下文字只有一种,那才叫书同文。

    但想要让全天下只用一种文字唯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一统玄龙大陆!

    “嘶……”

    厉伏城倒吸一口凉气,他一直以为王大哥是一位淡泊名利之人,想不到野心竟然如此巨大。

    ‘不对……王大哥想要称霸天下并不是为了名利,而是为了万千百姓!’

    这一刻,厉伏城对江北然的崇拜已经攀升至了顶点。

    什么叫做圣贤?这就是圣贤!

    想到这里,厉伏城已经彻底明白了王大哥的意思。

    王大哥第一个要吞并的国家就是梁国,而自己将作为先遣队去往梁国,为以后的吞并计划打下坚实的基础。

    ‘王大哥竟然将如此重任交给我!果然以前那些疏远都只是对我的考验而已吗。’

    “是!伏城必不负陛下所托!”厉伏城激动的喊道。

    江北然听完一愣,他这还什么都没说呢,怎么就直接快进到不负所托了?

    “你听明白朕的建议了?”

    “伏城明白。”

    “哦?说说看。”

    “陛下是想让我去梁国建立起一座前哨镇,以便日后征服梁国之地。”

    ‘好家伙……这小子脑回路有点厉害啊。’

    江北然原本是想着让厉伏城去给清欢当个情报员,探查一下梁国的方面情报,他倒好,直接自封先遣大元帅了。

    但江北然仔细想想觉得也未尝不可,这厉伏城怎么说也是个主角命格的,当个情报员属实浪费人才,让他去梁国捣捣乱,说不定还真能起到奇效。

    在心中做出决定,江北然拍了拍厉伏城的肩膀道:“不,朕只是给你个意见,告诉你去哪里比较合适而已。”

    “我明白!”厉伏城挺起胸喊道。

    见厉伏城已经把自己洗脑成功,江北然也就不再继续谈这个话题,直接道:“记住一点,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不需要为了朕做什么,另外梁国很危险,你最好多做些调查再去。”

    “是,我明白了!”

    “另外那位玄尊的半年之约你也别忘了。”

    “伏城记得了。”

    “既如此,去吧,朕祝你能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多谢陛下,伏城告退。”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看来主角型命格的也不是完全不能利用嘛……’

    江北然原本想过自己如果指使厉伏城去做什么事情很可能会跳选项,所以才修改了措辞,从我要让你去做什么,变成了提醒你你自己想要做什么。

    不过到底为什么没跳选项,这次的事情算是给江北然开了个好头,让他明白这些主角也是可以拿来打工的,就是用起来要小心一些。

    想着现在回宫里也没什么事,江北然便坐着祥云回到了归心宗。

    来到汀兰水榭,江北然刚走进院子,就看到施凤兰飞奔而来。

    “小~北~然~”

    熟练的侧身躲过,江北然朝着冲过头的施凤兰拱手道:“拜见施堂主。”

    没抱到江北然的施凤兰这回没有气恼,而是大步流星的走道江北然面前说道:“小北然,陪我去个地方吧!”

    不等江北然开口,三个选项便跳了出来。

    突然就被地级选项砸脸的江北然一愣,但接下来的反应却是丝毫不瞒,直接选择了三,拱手道:“不去,告辞。”

    说完转身就离开了汀兰水榭,完全没有因为施凤兰的呼喊声而停留半步。

    一直道回了蓝心堂,江北然才算是松了口气。

    ‘地级上品……这都多久没触发过了,施凤兰到底要带我去哪?’

    以江北然现在被峰州黑白两道大佬照着的状态,想要在峰州触发个选项时真的不太容易,就更别说是地级上品的了。

    江北然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两点。

    要么就是施凤兰要带自己去见她的家人,然后她爹是个女儿控。

    下场:卒。

    要么就是施凤兰要带他去什么极其危险的地方。

    下场一样是:卒。

    果然想要搜集更多属性点的话,就不能继续待在晟国当咸鱼了啊。

    晟国现在虽然因为分地盘的事情,硝烟味还没完全退去,但总体来说去除内鬼后,整体向着安定的方向靠拢。

    在一个有秩序的国家里,作为皇帝,又有两位大佬罩着,想打他性命主意的人几乎就没有了。

    ‘还是顺其自然吧。’

    虽然江北然也有过要去外面闯闯的想法,但他觉得这种行为应该是对天道的严重挑事,容易玩脱。

    回屋子检查了一下信件,发现仍然没有师兄寄来的信件时江北然心中有些失望,但又有些庆幸。

    毕竟他到现在也没找到适合师兄的功法。

    至于林榆雁的字帖,江北然难得抽出几页看了看,发现她的狂草还真是渐入佳境,的确有些鸾翔凤翥的味道了。

    正翻看着呢,江北然突然感知到一只獬雕直直朝他飞了过来。

    站起身打开窗户,不等江北然重新坐回去,那只獬雕便停在了他的肩膀上。

    撸了撸獬雕油光泽亮的羽毛,江北然从羽毛中将信筒给拿了出来。

    打开里面的信,上面只有五个字。

    “南溪县,速来!”

    看着两个字笔锋惊人,江北然不禁眉头一皱,看上去殷江红似乎挺着急的。

    将信筒重新塞回獬雕的羽毛中,江北然也没任何迟疑,直接骑上祥云就出发了。

    南溪县这个地方江北然去过不少次,因为靠近海边的关系,那里的人以捕鱼为业,是个海货相当丰盛的大县。

    控制着祥云飞到南溪县。

    找到一处僻静的角落江北然刚下云,就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冲天的瘴气,不,应该说已经是遮天的瘴气了!

    瘴气就如毒气,一旦弥漫看来,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都要毁,一般这样的瘴气多多数时候都出现在森林里,但今天这绝对算是异象了。

    ‘这就是殷老头找我来的理由吗?’

    江北然也见过不少路子很野的瘴气,尤其在沼泽地带,那里的瘴气简直是奇毒无比,而且范围极光。

    但和现在他看到的来比,沼泽里的瘴气根本就是个弟弟,不只是个小孙子。

    江北然此刻眼前这瘴气绝对称得上遮天蔽日少说笼罩地,几百里地啊!

    南溪县这个地方江北然去过不少次,因为靠近海边的关系,那里的人以捕鱼为业,是个海货相当丰盛的大县。

    控制着祥云飞到南溪县。

    找到一处僻静的角落江北然刚下云,就看到了让他毕生难忘的一幕。

    冲天的瘴气,不,应该说已经是遮天的瘴气了!

    瘴气就如毒气,一旦弥漫看来,方圆几百米的地方都要毁,一般这样的瘴气多多数时候都出现在森林里,但今天这绝对算是异象了。

    ‘这就是殷老头找我来的理由吗?’

    江北然也见过不少路子很野的瘴气,尤其在沼泽地带,那里的瘴气简直是奇毒无比,而且范围极光。

    但和现在他看到的来比,沼泽里的瘴气根本就是个弟弟,不只是个小孙子。

    江北然此刻眼前这瘴气绝对称得上遮天蔽日少说笼罩地,几百里地啊!

    但和现在他看到的来比,沼泽里的瘴气根本就是个弟弟,不只是个小孙子。

    江北然此刻眼前这瘴气绝对称得上遮天蔽日少说笼罩地,几百里地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