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三十六章 鬼门七杰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宁裕郡,濮镇。

    这里是峰州的边关小镇,穿过这座小镇,便能到达梁国之地。

    一家不起眼的面馆中,苏俢羽正坐在里面用玄识观察着整个小镇。

    ‘看来那两位宗主的确已经离开了……’

    这已经是苏俢羽来到濮镇的第三天,因为之前边关有玄皇级宗主守着的关系,所以就算撑起玄级法宝幻空幛也不能保证可以安全的回到梁国。

    如今他听到了各路宗主与教主都在陆续回到自己势力的情况下,才又悄声无息的来到了濮镇。

    小心谨慎的观察了三天,苏俢羽才确定这座小镇的确已经没有了玄皇级的强者镇守。

    决定晚上就行动的苏俢羽拿起筷子准备吃掉眼前的阳春面,就感觉到脑子中冒出来了另一个意识。

    ‘要吃肉、要吃肉、要吃肉、要吃肉……’

    揉了揉太阳穴,苏俢羽在心里默念道:‘昨天不是才吃过肉吗!?’

    然而那个意识压根不管他怎么想的,依旧不断的发出同一个信号。

    记住m.42zw.

    ‘要吃肉、要吃肉、要吃肉、要吃肉……’

    ‘知道了。知道了!’

    不胜其烦的苏俢羽一拍桌子,喊道:“小二!来一盘猪头肉,再来一只肥鸡!”

    “好勒~猪头肉一盘,肥鸡一只~客官您稍等,马上就来。”

    听着店小二殷勤的回应声,苏俢羽揉了揉鼻梁骨,表情十分无奈。

    他原本是个素食主义者,不喜荤腥的味道,但自从脑袋里住进了皇上硬塞进他身体里的那只“咪咪”,每当他要吃饭时,脑袋中都会有一个意识在催促他快吃肉。

    这并不是脑袋中响起了另一个声音,而是好像他多出了一个人格,自己再催促自己一般。

    这也让苏俢羽更相信这个咪咪的确可以瞬间将他取而代之。

    一想到那皇上曾经说过这些蛊不会对他的日常造成影响,苏俢羽就想冲回皇宫抓住那皇帝的衣服吼上一句:“你不是说它们不会影响我吗!”

    但他不敢。

    一开始苏俢羽还尝试过抵抗这个意识,但下场就是肚子一阵绞痛,就好像有什么尖锐之物在他的肚子里爬来爬去,剧痛难忍。

    ————

    面对这种情况,他除了妥协之外,也别无他法。

    “客观,您的猪头肉和肥鸡都来了,请慢用。”

    在苏俢羽惆怅时,一盘猪头肉一一只肥鸡被店小二摆到了他的面前。

    面对眼前这黄澄澄的肥鸡,苏俢羽意识到自己竟然产生了一种想吃的欲望,要知道他以前看到这种荤腥可是非常反感的。

    “咕嘟……”

    苏俢羽恐惧的咽了口唾沫,深怕自己有一天会彻底被脑中那蛊虫同化,让它占据了自己的意识。

    ‘算了,还是不想这么多了,认命吧。’

    晟国皇帝在苏俢羽脑中的形象实在太高大了,以至于他即使离开了皇宫,也完全不敢在脑内想任何关于如何重获自由的计划,就是怕那个咪咪将他取代之。

    现在也一样,一想到这个问题,苏俢羽就强迫自己去想‘只要好好帮那个皇上做事,他一定会放了我的。‘

    撕下一只汁水丰富的鸡腿,苏俢羽缓缓将它送进嘴里,一口咬下!

    ‘妈的,真香!’

    夜里,再次确定没有玄皇级强者守关的苏俢羽撑开幻空幛轻松穿过了布置在边关的,踏上了梁国的土地。

    以往苏俢羽回到故乡时都会有一种轻松愉悦的心情,但这一次却是史无前例的沉重。

    等走出了好几里地,苏俢羽收起幻空幛,猛地腾空而起,朝着南方飞去。

    高速飞行中,苏俢羽略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城镇,而就在他快要到达目的地时,突然眉头一蹙,紧接着就听“砰”的一声,撞上一堵空气的苏俢羽闷哼一声,坠落到了地面上。

    “哈哈哈!虾头,这回来大货了啊!”

    “可不是,说好了啊,这回他乾坤戒里的东西我先挑。”

    “肥鸡,开第二道阵!别让丫的飞了。”

    “还用你说?早就开了。”

    ……

    听着周围杂乱的吵闹声,苏俢羽默默从地上爬了起来。用不带感情的眼神扫视了一圈周围人。

    “这小子修为看着挺高啊。”

    “怕他个屁,在老子的火孽阵里,就算是虎也得给我趴着。”

    “咦?怎么看着傻不拉几的,摔到脑袋了啊?蜈蚣,上去跟他讲讲规矩。”

    “好勒!”一个消瘦的男子答应一声,走到了苏俢羽面前说道:“小子,算你运气好,遇到我们鬼门七杰了,我们只劫财,不要命,只要你乖乖把身上的东西都交出来,我包你能安全的离开。”

    “……”

    一阵沉默,苏俢羽并没有答话的意思。

    “嘿!你小子找死是吧!”感觉自己被落了面子的蜈蚣上前一步刚要抬手,就听到苏俢羽好像在小声的碎碎念着些什么。

    ‘又他娘的是阵法,又他娘的是肥鸡,又他娘的是蜈蚣……’

    蜈蚣听完一愣,又打量了苏俢羽一遍,实在不记得自己有见过眼前这人。

    “你跟我装神弄鬼呢!”蜈蚣说完就是一巴掌向着苏俢羽扇了过去。

    然而他的手臂才挥到一半,苏俢羽就已经出手,只听“啪”的一声!蜈蚣的脑袋直接旋转了三周半,只留下一张惊恐的脸看着那些站在他身后的同伴们。

    “哪个狗日的叫肥鸡!给老子死出来!”

    看到蜈蚣惨烈的死状,剩下的鬼门六杰只感觉背后一阵发凉。

    蜈蚣虽然是他们七个人里修为最弱的,但也是大玄师境的强者,能够一击将他秒杀的……

    “玄灵!?”

    知道自己这回踩到硬点子的虾头立即喊道:“列阵!把宝贝都亮出来!别不舍得,干完这笔买卖就发财了!”

    另外五个也是滚刀肉了,短暂的惊愕后立即分散开来,并纷纷掏出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法器。

    脸色阴沉到极点的苏俢羽双手一抖,就看到数十根紫晶色的锁链朝着分散开来的六人激射而去。

    “鍕!”

    虾头大喝一声,摆出了双手护在胸口的姿势,另外五人配合度明显也很高,瞬间就摆出了对应的姿势,霎时间,六层鳞片状的防护层在他们面前瞬间形成,看上去十分坚硬。

    然而在苏俢羽的索魂链面前,这六层防护层就好像是纸糊的一样被瞬间穿透。

    一时间,六声惨叫同时响起。

    ‘怎……怎么可能!?’虾头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一幕,虽然因为蜈蚣的突然死去,他们修炼多年的鳞甲阵无法发挥出十成力,但就算只又六层鳞甲,也足以抵挡玄灵级强者一击,眼前这人怎么会如此轻易就破了他们防御。

    不等虾头细想,胸口剧烈的疼痛感就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这锁链竟然在吸收我体内的玄气!?’

    屏息凝神,不愿坐以待毙的虾头抽出腰间古月刀朝着锁链砍去。

    只听“噹”的一声,火星四溅,只见锁链纹丝不动,虾头的古月刀却是崩出了一个缺口。

    “你究竟是什么人!?”虾头惊惧的喊道。

    他这把古月刀可是极品宝刀,能一下就让它崩出一个口子,这锁链最低也是绝品,甚至有可能是法宝!

    “你们还不配知道本公子的名字。”苏俢羽说完再次一抖手中锁链,那鬼门七杰立即发出了更为凄厉的惨叫声。

    “兄弟们,跟他拼了!”

    虾头没有任何求饶的意思,说完直接硬生生拔出了刺进胸口的锁链,不顾胸前喷射出的大量血液,虾头全身爆出一股橙红色的玄气,朝着苏俢羽砍了过来。

    苏俢羽不避也不让,只是不屑的看了虾头一眼。

    “给我死!”

    燃尽体内所有玄气,虾头手中古月刀绽放了火焰一般的光芒。

    同时另外五人也没含糊,同时对苏俢羽发动了自己的最强攻击。

    “噹!”

    又是一声金属碰撞声,仿佛有灵性一般的索魂链从半空激射而来,直接穿透了虾头手中的古月刀,并顺带着刺穿了虾头的腹部。

    同时另外五个人下场也是一样,他们的最强攻击在苏俢羽眼中什么都不是,在一步都未动的情况下便将本就已经重伤的六人再次放倒在地。

    “咳……咳!”虾头咳出一大口鲜血。

    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他再次艰难的抬起头看向苏俢羽,眼神中满是不甘。

    在苏俢羽出手的瞬间,虾头就已经知道苏俢羽是和自己一样的玄灵境修炼士了,但为什么会差这么多!?

    感受到虾头不甘的眼神,苏俢羽嘴角一翘,走到他面前踩住他的头道:“你以为能晋升玄灵就证明你很有天赋吗?”

    被踩住的虾头张开嘴想骂两句娘,但喉咙已经完全发不出声音了。

    “是,能晋升到玄灵的确证明你算是个天才,但是……”苏俢羽狞笑着低头道:“天才与天才之间的差距,可比普通人与狗之间的差距还要大。”

    苏俢羽说完刚准备用力踩碎虾头的脑袋,突然眼睛一撇,看到了一块从虾头腰间滑落出来的铁牌,上书一个字。

    “你是鬼狼的人?”苏俢羽收起脚问道。

    虾头一震,但奈何说不出话,只能用眼神表达自己的惊讶。

    将一粒褐色的丹药塞进虾头嘴里,苏俢羽回头看完另一个躺在地上的矮个子问道:“你们是鬼狼的人?”

    那矮个子这会儿体内玄气都快被索魂链抽干了,听到苏俢羽说出大老大的名字,眼睛一亮,回道:“知道怕了吧,咳!哈哈哈,就算我们死了,我们大老大也不会放过你的,你就准备等死吧。”

    “真他娘晦气……”

    苏俢羽啐了一口,开口道:“算你们运气好,林承是我师兄。”

    这一下,轮到鬼门六杰懵逼了,虾头更是直接惊呼道:“怎么可能!?老大的师弟我都认识。”

    惊呼完才发现自己竟然又能开口说话了,而且身上的伤也好了许多。

    扔给虾头一个紫色的丹药瓶,苏俢羽说道:“拿去喂给你兄弟吃吧。”接着又回答虾头刚才的问题道:“你们是林师兄新收的小弟吧,我不怎么待在梁国,你们不认识我也正常。”

    正接住药瓶要去给自己几个兄弟喂药的虾头顿时如遭雷击,脑海中浮现出了老大曾经对他说过的那句话。

    “哦对了,我还有个七师弟,梁国百年难遇的天才,只是他不怎么在梁国,等他下次回来再介绍给你们认识。”

    “您……您就是颜宗主的关门弟子!?”

    “嗯,是我。”苏俢羽说完双手一抖,数十根索魂链同时被他收了回来。

    “呼……”

    呼出一口气,苏俢羽重新看向那六人道:“你们当中哪个是肥鸡?”

    刚才还在叫苏俢羽准备等死的矮个子颤颤巍巍举起手道:“小……小弟就是肥鸡,刚才有眼不识……”

    “改个名字,不然计算你是林师兄的小弟,下次再见到我一样杀你!”

    “明……明白……”

    “把阵法打开。”

    “是!”肥鸡连忙拿出一个罗盘往地上一按,按照顺序激活了上面的六颗宝珠。

    下一秒,透明的空气墙散去,感受到这一变化的苏俢羽直接破空而去,迅速消失在了六人的视野中。

    ‘这他娘叫个什么事啊……’

    等到苏俢羽离开,肥鸡瘫在地上欲哭无泪的喊道。

    将一颗丹药塞进肥鸡的嘴里,虾头道:“少鬼叫,遇上老大的这个七师弟,我们能活着就算是大运气了。”

    “七师弟!?大老大什么时候有个七师弟?”肥鸡懵逼的说道。

    “这时颜宗主的关门弟子,听说资质百年难遇,十八岁就已入大玄师之境,之后仅仅花了四年便突破至玄灵,是真元宗开宗以来最年轻的玄灵。”

    “十八,四年……二十四岁就已经是玄灵了!?”

    “哈哈哈,你丫的脑子被奶水堵住了啊,是二十三!”一旁刚吃完药的飞鱼嘲笑道。

    “他娘的,两个蠢货,是二十二岁!二十二岁的玄灵!”

    “草!”另外五个人同时爆了粗口,

    他们里面年龄最小的都二十五了,除了老大外,其余都被卡在了大玄师,如今听到有人二十二岁就成了玄灵,心里满是嫉妒。

    “但我他娘的叫肥鸡怎么就惹着他了!?”肥鸡一脸郁闷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