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二十二章 突如其来的造访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噗……’

    邓湘涵猝不及防的车技让江北然差点闪了腰。

    不过想想这位可是当初第一次见面时就直接脱光衣服的主,开个车什么的还不是基本操作?

    ‘表面清冷的女人都有一颗闷骚的心?’

    邓湘涵平时一举一动可以说都是尽显大家风范,一看就是端庄无比的正经女子,谁能想到她私底下车技如此纯熟呢。

    在心里吐槽一番,江北然面不改色的说道:“现如今你爹计划败露被抓,梁国那边有何行动?”

    “这一点奴婢并不是很清楚,所有的事情奴婢都是听父亲所说,奴婢从未亲眼见过梁国贼人。”

    江北然听完缓缓点了下头,至于为何他登基这么久以来从未有梁国之人来找过他这点,江北然也是考虑过的。

    一来现在晟国的边关由各方宗主轮流镇守,除了为了防止二五仔跑出去外,同时也绝不会放任何梁国人入境。

    二来皇宫内有着他强化过的二十八宿锁鬼阵,宵小之辈根本就摸不进来。

    而且殷江红估计应该留了些后手,毕竟上一个皇帝都被梁国蛊惑了,这个肯定得防一手了。

    一秒记住.42zw.

    在江北然思考着这些问题时,邓湘涵突然从腰间玉带中取出一个哨子说道:“这是父亲交给我的,他说只要吹响这个哨子,便能和梁国人取得联系。”

    “哦?”江北然有些惊讶的取过哨子,用精神力感应了一番后发现它的构造的确有些特殊,内部有着一种他从未见过的刻印,应该是某人专属的契约之印。

    “这就是你第一次见朕时,说可以为朕和梁国取得联系的底气?”江北然放下哨子笑道。

    “是。”邓湘涵低着头回应道。

    “如此……那这个哨子便先留在朕这吧。”

    “遵旨。”

    将哨子放进乾坤戒,江北然开口道:“你父亲之事,朕会酌情处理,但你不必抱太大希望。”

    邓湘涵听完立即跪在地上叩首道:“多谢陛下!”

    邓湘涵听得出,虽然皇上并没有向她保证一定会救出她父亲,但话语里还是有了会帮她想想办法的意思,这对于已经走投无路的她来说已经非常足够了。

    “退下吧。”江北然挥挥手道。

    等到邓湘涵离去,江北然随便找了张石凳坐下,盘算起了他最近需要做的事情。

    首先自然是搞定庐临郡各大家族,重建秩序之事,同时这也是江北然到目前为止最乐意干的一件事情,因为从了解这片玄龙大陆开始,江北然就一直想着要留下些自己的印记。

    本想着苟……不对,积蓄力量到足够强大时再慢慢来,但现在既然有当皇上这么个机会,那不改变一下这个世界也太浪费了。

    二来就是该给梁国制造些麻烦了,虽然他们现在看着还算老实,但从清欢调查来的情报中,江北然能看出梁国内斗太过严重。

    而大多数领导人都明白将矛头指向外部势力是调节国家内部纠纷的最好办法。

    所以江北然的打算就是想办法让他们内斗再狠一点,从而没有闲暇时间来盯着晟国这块他们认为的“肥肉”。

    第三,得开始想办法找点高级的功法和法宝了,如今他有靠山,有身份很多以前会触发选项的事情现在都不会触发了他也可以大胆点去探索。

    “轰!”

    这时皇宫外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声势之大,吓的御花园里的鸟儿们都惊起了一大片。

    ‘靠……想想都不行啊。’

    虽然不太可能,但江北然觉得这道雷很像是天道在对他说:“年轻人不按套路,好自为之!”

    ‘啧。’

    咂咂嘴,江北然朝着御书房走了回去。

    推开门,江北然看着仍正坐在龙案前认真批改奏折的沐瑶说道:“批阅的如何了?”

    沐瑶听到后放下笔,昂起头道:“改个奏折而已嘛,还能难倒本小姐吗,我以前经常帮大爹审查教里的中高层呢。”

    “哦了不起,了不起。”江北然说着慢慢走向龙案,准备拿起沐瑶改好的奏折看看。

    “哈哈,晟国新皇竟然个小女子帮着批改奏折说出去怕是要笑死不少人啊。”

    就在江北然刚伸出手时一阵讥讽的笑声突然在门口响了起来。

    沐瑶二话不说,直接拔出霜华宝剑跳出龙案护在江北然身前喝道:“什么人!”

    “小姑娘,让开点,本少爷不是来找你的,当然,如果等会儿本少爷还有兴致的话,倒是可以陪你玩玩。”

    话语间,一道身影慢慢从原本空无一人的大门口显现出来,是一个穿着兽皮袄的年轻男子。

    男子双瞳似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暗藏着锐利如鹰一般的眼神,配在一张端正刚强、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显气势逼人,令人联想起草原上扑向猎物的猛虎,充满危险性。

    看着眼前这位野性贵公子,江北然略显诧异。

    这人竟然能在完全没有触发二十八宿锁鬼阵的情况下一路来到御书房,可见在阵法造诣上相当的高。

    不过也就略显一下而已了,毕竟连系统选项都触发不了,说明肯定是个没有做任何后手准备的愣头青。

    和江北然的漫不经心不同,沐瑶则是如临大敌般疯狂催动体内的玄冰之气,因为她能感觉到眼前之人非常厉害,比上次在陶府遇到的那个陶风雪还要厉害。

    见到沐瑶不退,兽皮袄男子突然抬起右手一弹食指。

    “啊!”

    沐瑶突然惨叫一声,右肩已被完全洞穿,手中的霜华宝剑也掉在了地上。

    ‘怎么可能!?’

    沐瑶大惊失色,虽然她感觉到对方非常强,但也没想到自己连对方的动作都没看清右臂就已经被废。

    ‘玄灵!?’

    沐瑶脑中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他与教中许多大玄师交过手,深知大玄师虽比玄师强上一个境界,但也强的有限,在做好充足准备,以及拥有高阶功法的情况下,完全可以越级挑战。

    唯有到了玄灵才是真真正正的蜕变,与玄者、玄师、大玄师这三个境界不同,玄灵境对于玄气的运用将大为提高,招式间将能引动天地之力,而不是像前三个境界一样纯靠修为或者蛮力。

    同时能晋升到玄灵的,才算是真正拥有修炼天赋之人,沐瑶知道有太多的修炼者一辈子都被卡在大玄师境,迟迟无法突破,最终蹉跎了一生。

    所以简单来说,能晋升到玄灵境的修炼者年轻时大多都会被冠以天才之名,并被宗门重点培养。

    “皇上快走!我来挡住他!”

    沐瑶说着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张黑色的妖猫面具,这便是殷江红给她的护身法宝,戴上此面具后沐瑶的修为将大幅度提升,同时可以承受九次致命伤而不死!

    但就在沐瑶准备戴上妖猫面具拼命时,却感到一只手抓住了自己。

    “别慌,听听人家想说什么再动手也不迟。”

    听着江北然的话语,沐瑶感觉仿佛一阵清风拂过,内心的恐惧瞬间消退了许多。

    “啪!啪!啪!”

    看着江北然将沐瑶拽到身后,兽皮袄青年忍不住鼓起掌来。

    “都说晟国新皇智谋深远,处变不惊,原本本少爷还不信,如今看来,倒是所言不虚。”

    “你是梁国人?”没有多说废话,江北然直接问道。

    兽皮袄青年听完微微一笑,“临危不乱的确是优秀的品质,但你似乎还没搞清自己的处境,从现在开始,只有本少爷问你问题的份,懂吗?”

    “哦?”江北然也笑了,点头道:“好,那你想问什么?”

    “很好,希望你可以一直这么配合。”兽皮袄青年说着伸手将江北然身后的龙椅隔空吸到身前,坐上去摆了个舒服的坐姿后看着江北然说道:“本少爷现在心情不错,就先回答了你刚才那个问题,本少爷的确是梁国之人,你能坐上这皇位,应该知道前面那个邓博跟我们有过合作。”

    “嗯,的确知晓一二。”江北然点点头。

    “那就好说了,你知道那个邓博为什么会跟我们合作吗?他怕死啊,你们的命都被掌握在殷江红的手里,哪天他看你不爽了,随手就能废掉你,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这点。”

    江北然再次点头:“确实如你所说。”

    “好,既然你明白,那本少爷就给你指条明路,跟我们梁国合作,我们不仅保证你的安全,还保证你以后的荣华富贵。”

    江北然听完笑了,问道:“那朕凭什么相信你呢?”

    兽皮袄青年听完眼中精光一闪,身形瞬间来到江北然面前,狞笑着说道:“本少爷刚才说过了,今天只有我问你的份,没有你问我的份,这是给你的教……”

    兽皮袄青年一边说一边一巴掌向着江北然的脸抽了过来。

    可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江北然的脸时,口中那个“训”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一双眼无比惊愕的盯着江北然。

    “你……!?你是谁!?你不是晟国新皇!?”

    感觉自己右手被牢牢抓住的兽皮袄青年失声叫道。

    “不,如假包换,朕就是晟国新皇,另外你们梁国人是不是太霸道了些?商量嘛,自然应该是有问有答的,凭什么只能你问,不能朕问呢?”

    看着江北然和善的表情,兽皮袄青年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淌。

    虽然刚才他只是随便想给眼前这个小皇帝一些教训,所以根本只用了一点点力气,被拦住也算正常,但可怕的是他现在即使用尽全力,竟也无法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一旁的沐瑶也看懵了,这兽皮袄青年的实力她已经亲身体会过了,绝对是玄灵级别的强者,但……但他为什么会对江北然露出畏惧的表情!?

    瞬间,沐瑶再次想起了孔芊芊上次说漏嘴的话。

    ‘难道……那次真的是他救了我们!?’

    实力展示结束,江北然松开了兽皮袄青年的手腕,缓缓走到龙椅前坐下道:“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平等的谈一谈了吗?”

    感受着手腕传来的阵阵疼痛感,兽皮袄青年刚才的傲气顿时一扫而空,心中只剩下惊讶和恐惧……

    惊讶是因为因为他明明调查取证了无数遍,甚至连江北然去参加过少年英杰会的事情她都知道,也知道江北然是被玄宗亲自确认过的练气境弟子,但一个练气境弟子怎么可能单手抓住他!?

    ————————————————————————————

    了,今天只有我问你的份,没有你问我的份,这是给你的教……”

    兽皮袄青年一边说一边一巴掌向着江北然的脸抽了过来。

    可就在他的手快要碰到江北然的脸时,口中那个“训”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一双眼无比惊愕的盯着江北然。

    “你……!?你是谁!?你不是晟国新皇!?”

    感觉自己右手被牢牢抓住的兽皮袄青年失声叫道。

    “不,如假包换,朕就是晟国新皇,另外你们梁国人是不是太霸道了些?商量嘛,自然应该是有问有答的,凭什么只能你问,不能朕问呢?”

    看着江北然和善的表情,兽皮袄青年豆大的汗珠不停往下淌。

    虽然刚才他只是随便想给眼前这个小皇帝一些教训,所以根本只用了一点点力气,被拦住也算正常,但可怕的是他现在即使用尽全力,竟也无法将自己的手抽出来。

    一旁的沐瑶也看懵了,这兽皮袄青年的实力她已经亲身体会过了,绝对是玄灵级别的强者,但……但他为什么会对江北然露出畏惧的表情!?

    瞬间,沐瑶再次想起了孔芊芊上次说漏嘴的话。

    ‘难道……那次真的是他救了我们!?’

    实力展示结束,江北然松开了兽皮袄青年的手腕,缓缓走到龙椅前坐下道:“怎么样,现在我们可以平等的谈一谈了吗?”

    感受着手腕传来的阵阵疼痛感,兽皮袄青年刚才得傲气顿时一扫而空,心中只剩下惊讶和恐惧……

    惊讶是因为因为他明明调查取证了无数遍,甚至连江北然去参加过少年英杰会的事情她都知道,也知道江北然是被玄宗亲自确认过的练气境弟子,但一个练气境弟子怎么可能单手抓住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