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六章 不祥之气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嗯……你这企划书是有点意思,但事情真能像上面写的这么顺利?”

    将手中的册子放下,陆胤龙有些狐疑的看着江北然问道。

    “当然没问题。”江北然说着又拿出数本更厚的册子放到陆胤龙面前介绍道:“宗主,这几本分别是晟国未来三年计划、土地改革措施、劳动法、国企政策、货币统一概论、计划经济政策、贷款制……”

    “停……”卢应龙揉着额头喊了一句,“当皇帝……这么麻烦的吗?”

    “其实还好,都是朝中大臣集思广益,弟子也只是将他们收集起来罢了。”

    随手拿起一本,陆胤龙翻阅了几页就感觉头有些疼。

    “所以只要按照你的计划来,庐临郡的人口就能上涨五成?”

    江北然点点头,补充道:“这只是保守估计而已。”

    “听着的确是不错,但你这计划里,本座可不觉得只是帮你一个小忙而已啊。”

    “回禀宗主,与收获比起来,弟子认为这些事情对于宗主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倒也是。”陆胤龙点点头,“不过的确算得上一桩大事,这样吧,本座明日将白扇和左相召回门中,届时你再来好好商议此事。”

    首发

    “是,谨遵宗主令。”

    “嗯,下去吧,明日未时再来。”

    “是。”江北然说完告辞离去。

    等到江北然走远,陆胤龙从书堆中挑出那本翻开看了眼。

    定下心了看了好几页后,陆胤龙神色便逐渐严肃起来,逐字逐句的开始研读。

    离开天云峰,江北然回了一趟蓝心堂的小屋,推开门,江北然便看到桌上整整齐齐的摆着一摞信封。

    作为他的公开联络点,江北然也让清欢隔三差五的来打扫一下,当然,在屋中看到的东西顾清欢肯定是不会乱碰的。

    走到桌前,江北然不用看也知道这厚厚的一摞的信封中大多数都是纸林榆雁的送来的,其中有书信也有字帖

    虽然只是短短一月,不过江北然在书法上也的确算的上是林榆雁的师傅,再加上林榆雁也的确已经有好几年没触发过任何选项。

    所以江北然之前刚登基给宗里的熟人写信时也给她写了一封,算是把她也当做了自己的工……不对,有用的徒弟。

    粗略的看了一遍,将林榆雁的信都放到一边后,江北然终于在当中找到了一张不一样的信纸。

    拿起一看,果然是陆师兄送来的。

    信上说的是他已出关,跟随师父去邱扬县了。

    之前江北然去掩月宗的英杰会前,师兄就表示了他要闭关,看了看信上的日期,确定师兄是半个月前出的关。

    ‘师兄应该需要进阶功法了吧……唉,黄级功法实在是不好弄,要不让厉伏城去跳两次崖吧,说不定能找到几本。’

    觉得自己这个主意挺有可行性的江北然默默将它列为了备选计划之一。

    将师兄的信收好,江北然拿起桌上的字帖看了起来,反正他现在也是闲着,就当批改作业了。

    翌日清晨。

    徂徕峰,墨语堂。

    林榆雁正在紫烟阁内进行着日常的修炼。

    走过林榆雁身前的倪执法突然眉头一皱,感觉林榆雁散发出来的玄气又出现了那种不详之感。

    作为代表墨语堂参加了双项比试的优秀生,墨语堂内的执法们自然都是非常看中这个弟子的。

    但从三个月前开始,林榆雁的气息波动就开始变的有些不正常,甚至到后来连性格都变的有些阴晴不定,和曾经那个谁看到都要夸赞一句明眸善睐的温雅女生完全不同。

    不过这样的时光也就持续了一阵,某一天林榆雁突然就又变回了那个温文尔雅,人见人爱的林榆雁。

    几位执法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还是没太当回事,想着大概是花季少女的烦恼。

    ‘怪哉……怎么今日又开始了。’

    “榆雁……榆雁,榆雁?”

    连声呼喊下,林榆雁突猛地睁开眼,看向了倪执法。

    而在林榆雁睁眼的那一刻,倪执法竟有一种心悸之感,整个人都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但这种感觉一闪即逝,双眸重新变清亮的林榆雁微笑着问道:“倪执法,怎么了?”

    长吐一口气,缓过神来的倪执法微笑问道:“下月就要门内大比了,若是觉得有压力,便来找我聊聊,会好一点。”

    “是,多谢倪执法。”林榆雁微笑着点头道。

    “嗯,那你接着修炼吧。”

    “好的。”

    看着林榆雁重新闭上眼开始修炼,回想着刚才那种心悸感的倪执法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虽说散发出来的玄气有时的确会伴随着修炼者的喜怒哀乐,但林榆雁的这股不祥之气实在太可怕了,竟然可以越数个境界让他都产生心悸感,这是上一次不曾有过的。

    ‘晚些必须得找堂主商讨一下此事。’

    林榆雁此刻的确很心烦,因为她昨夜例行去师兄小屋外观察时惊喜的发现发现师兄回来了,可师兄却完全没有要来找她的意思。

    这让她颇为心焦,她本以为和师兄书信来往这么久,两人早已是心有灵犀,灵魂交织的伴侣,可没想到师兄回来后第一时间竟没找她。

    正所谓没有期待就不会有失望,以前师兄处处躲着她时,她完全没有过师兄会主动来找她的期盼,但如今有了,却又没实现,这就让她万分的失落。

    身体中某种她自己都说不清的感觉仿佛就要破体而出,让她连修炼都无法静下心来。

    ‘才五个时辰而已,再等等,师兄一定会来找我的。’

    然而这样的安慰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一想到师兄有可能先去找了宗里其他的女人,林榆雁心中那股焦躁感就越来越严重。

    边上,郝英秀正在调转周围的灵气,然而就在她摄入一股新的灵气时,眼前却出现了一副极为恐怖的画面,就好像是黑暗中有一直猛兽要冲破牢笼向她扑来一般。

    “啊!!”

    惊叫一声,郝英秀连贯带爬的往后狂退,同一时间,林榆雁身边的几个女弟子也做出同样的反应,或爬或滚的朝着周围逃去,有几个甚至直接哭出了声。

    “林榆雁,林榆雁,林榆雁!三林悟作天!醒来!”

    在焦躁情绪中越陷越深的林榆雁猛地睁开眼,发现倪执法正如临大敌般看着她。

    再向周围看去,其他弟子也全部躲到了角落,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她。

    “发生什么了?”林榆雁奇怪的问道。

    见林榆雁双眸恢复清明,倪执法这才松了口气,说道:“起来,跟我出来一趟,其他人,继续修炼。”

    将林榆雁带出紫烟阁,倪执法欲言又止了一番后才说道:“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做了什么?”

    “我吗?”林榆雁看了眼自己的双手,有些奇怪道:“我做了什么?”

    看着林榆雁莫名的样子,倪执法仍有些心有余悸,刚才林榆雁再次进入修炼状态后竟污染了周围的灵气,让灵气中充满了狂暴的气息,这样的灵气一旦被修为较低的弟子摄入体,将对他们的心智产生极大的冲击。

    这种情况他简直闻所未闻,他之听说过有人能用玄气使人癫狂,但从没听过有人能直接污染自然中的灵气。

    ‘果然上次的定论下的太轻巧了,这林榆雁绝对有着某种十分特殊的体质。’

    将刚才的情形大概向林榆雁描述一遍后,倪执法带着林榆雁向着堂主府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江北然正在皇宫中早朝,并宣布了以后从每日早朝搞成五日一朝,大臣们听完虽有些惊讶,但还是毫无意义的表示遵从。

    因为这位新皇登基后做了无数让他们无法理解的事情,但最后收效都非常好,长此以往,他们也就不再怀疑皇上的任何决策,照办就完事了。

    同时心中也都生出了一种“原来给明君当大臣这么爽”的感觉。

    下了朝,江北然看着时间差不多,便坐上祥云回到了归心宗,然后直奔齐云峰宗主府。

    两位守门的么满一见识江北然来了,立马让开两旁,说道:“宗主让您直接去中堂就好。”

    “多谢。”

    朝着两位么满点点头,江北然径直走进了宗主府,来到中堂外,江北然发现里面除了宗主外,还坐着另外三人。

    分别是白扇诸奇逸,左相顾伊和右相柏安福。

    这三人的职位都是负责管理宗门内的大小事务,白扇管人事,左相管物资,右相则是辅佐左相。

    此刻这三个人手中都在翻阅着江北然昨天交给宗主的那些“计划书”。

    “弟子江北然参见宗主。”

    见到江北然到来,陆胤龙立马招手道:“快进来,快进来。”

    应了一声“是”,江北然跨入了中堂内。

    “你们三个,晟国新皇来了还不快行礼?”

    陆胤龙看上去心情很不错,江北然刚来到他面前,便笑着对另外三为高层笑道。

    白扇诸奇逸三人听到后立马笑呵呵的站起身喊道:“宗主说的是。”

    说完便转过身朝江北然行礼道:“拜见……”

    “别别别,三位折煞我也,该是弟子向你们行礼才是。”

    江北然连忙扶起三人道。

    “哎!”陆胤龙摆摆手,“废物皇帝自然不知道他们拜,但你这皇帝他们还是应该尊重一下的的,他们仨可是夸了你一上午了。”

    左相顾伊抬起头点了点道:“这段时间我屡听晟国新皇新政令,认为每一项政令都恰到好处,实在难得啊!”

    ————————————————————————————————

    朝着两位么满点点头,江北然径直走进了宗主府,来到中堂外,江北然发现里面除了宗主外,还坐着另外三人。

    分别是白扇诸奇逸,左相顾伊和右相柏安福。

    这三人的职位都是负责管理宗门内的大小事务,白扇管人事,左相管物资,右相则是辅佐左相。

    此刻这三个人手中都在翻阅着江北然昨天交给宗主的那些“计划书”。

    “弟子江北然参见宗主。”

    见到江北然到来,陆胤龙立马招手道:“快进来,快进来。”

    应了一声“是”,江北然跨入了中堂内。

    “你们三个,晟国新皇来了还不快行礼?”

    陆胤龙看上去心情很不错,江北然刚来到他面前,便笑着对另外三为高层笑道。

    白扇诸奇逸三人听到后立马笑呵呵的站起身喊道:“宗主说的是。”

    说完便转过身朝江北然行礼道:“拜见……”

    “别别别,三位折煞我也,该是弟子向你们行礼才是。”

    江北然连忙扶起三人道。

    “哎!”陆胤龙摆摆手,“废物皇帝自然不知道他们拜,但你这皇帝他们还是应该尊重一下的的,他们仨可是夸了你一上午了。”

    左相顾伊抬起头点了点道:“这段时间我屡听晟国新皇新政令,认为每一项政令都恰到好处,实在难得啊!”

    朝着两位么满点点头,江北然径直走进了宗主府,来到中堂外,江北然发现里面除了宗主外,还坐着另外三人。

    分别是白扇诸奇逸,左相顾伊和右相柏安福。

    这三人的职位都是负责管理宗门内的大小事务,白扇管人事,左相管物资,右相则是辅佐左相。

    此刻这三个人手中都在翻阅着江北然昨天交给宗主的那些“计划书”。

    “弟子江北然参见宗主。”

    见到江北然到来,陆胤龙立马招手道:“快进来,快进来。”

    应了一声“是”,江北然跨入了中堂内。

    “你们三个,晟国新皇来了还不快行礼?”

    陆胤龙看上去心情很不错,江北然刚来到他面前,便笑着对另外三为高层笑道。

    白扇诸奇逸三人听到后立马笑呵呵的站起身喊道:“宗主说的是。”

    说完便转过身朝江北然行礼道:“拜见……”

    “别别别,三位折煞我也,该是弟子向你们行礼才是。”

    江北然连忙扶起三人道。

    “哎!”陆胤龙摆摆手,“废物皇帝自然不知道他们拜,但你这皇帝他们还是应该尊重一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