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十四章 天降玄尊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呼……呼……”

    看着地上已经上气不接下气的孔芊芊,沐瑶一脸无奈。

    虽然她不信孔芊芊的解释,但不管怎么“用刑”,这丫头都咬死了这就是事实,搞的她也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真的了。

    毕竟以孔芊芊的“聪慧”,的确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再加上她也实在无法想象江北然就是那个神秘人,这实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

    看到师姐突然发呆,趴在地上穿着粗气的孔芊芊悄悄朝着屋外爬去,但就在她摸到大门时,却感觉自己的脚被抓住了。

    “谁让你走了!今天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嘴究竟有多硬。”

    “师姐不要啊!!”

    ……

    在孔芊芊和沐瑶闹腾时,江北然则和历伏城在小河边散步。

    一路上江北然听了历伏城说了许多,听着他从一个彷徨的天生废材,到逐渐拥有了目标,拥有了伙伴,如今他也有了自己的理想与抱负。

    记住m.42zw.

    过程中“摩云双侠”这个名号对他的影响很大,百姓每一次真挚的感谢都让他极具成就感,让他心甘情愿的努力为之奋斗。

    看着谈起理想时双眼发光的历伏城,江北然觉得这样有理想有抱负的热血青年不利用……不对,不引导一下,恐怕会走弯路。

    于是在历伏城又感慨完一段他在应锦县的所见所闻时,江北然开口道:“宗门之祸已久,想要连根拔起谈何容易,就如朕刚才所说,需要……”

    “轰!”

    就在江北然给历伏城灌输思想时,一团白色的光束突然砸在了他们两人面前。

    “皇上小心!”

    历伏城连忙护在了江北然身前。

    “救……救命。”

    在历伏城严阵以待时,坑洞里突然爬出来一个有些虚弱的女子。

    女子穿着一身青衣白纱,腰间钩织着淡鹅黄挽的同心结束腰,楚腰纤细,盈盈不堪握。

    虚弱完全遮掩不住此女子的绝世容颜,反而为她增添了几分娇弱,就是长得有些不像普通女子。

    黛色远山眉泛出微微青色,眼角火红点上几丝红线,金灼睫毛长长弯,在眸子上投下一方华美的阴翳。

    看到来者是个虚弱的女子,历伏城稍微松了口气,收起剑问道:“姑娘何故从空中落下?”

    那女子娇喘一声,用一种极为娇媚的声线说道:“有人在追奴家,还请二位公子施以援手。”

    江北然刚觉得这声音有些不对头,就看到系统提示跳了出来。

    “不知姑娘……”

    就在历伏城要开口时,江北然一把将他拉到了旁边。

    “帮不了,告辞。”说完江北然转身便走,还顺手拉上了历伏城。

    这种能触发地级上品选项的不祥之物,江北然只想赶紧远离。

    “欸……?”

    看到江北然果断离去的背影,宁竹芸顿时愣住,她修炼媚术这么多年,还第一次有男人可以这么强硬的拒绝她。

    ‘这个男人绝不一般。’

    但她现在的确很急,周遭也找不到其他人帮忙,只能全力催动媚术再次喊道:“二位公子~奴家只想要些吃食和丹药就好,请怜惜一下奴家吧,公子~”

    ‘这女人果然有问题。’

    刚才江北然就觉得她声音有些不对头,如今更是问题越来越大,这声音就仿佛实在挑逗着他的每一根神经,要不是他精神力强大,绝对顶不住这种声音。

    “陛下……我们真的要这样扔下她不管吗?”

    历伏城这时的表情明显已经有些不对劲了,一双眼睛微微发红,若不是江北然拖着他,他早就过去帮那女子了。

    “不是什么事你都能管的,快走。”

    见自己全力催动媚术后那男人反而越走越快,这让宁竹芸不禁怀疑是不是因为自己太虚弱,所以媚功失效了。

    情急之下宁竹芸虽然知道前面这男人绝不简单,但他也有可能是自己的一线生机!

    于是宁竹芸猛地发力,一口气就冲到了江北然面前拦住她道:“公子,奴家实在是走投无路了,若是公子愿意出手相助,事后奴家定当好好回报您。”

    说话时宁竹芸摆出了一个娇羞的神情,桃花眸对着江北然眨啊眨的。

    “真帮不了,告辞。”

    江北然说着正准备绕过宁竹芸继续往前走,就看到宁竹芸突然娇喝一声,身体逐渐开始变小,最后变成了一只红色的六尾狐。

    变成六尾狐的宁竹芸虚弱的连连喘气,用极为可怜的声线说道:“正如公子所见,妾身是一只六尾狐,原本在山中栖息,却不知哪来的一伙……公子!公子你别走啊,公子……你他娘的还是不是人类啊!看不到老娘楚楚可怜的样子吗!还没有点同情心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六尾狐浑身的毛都炸了,要不是修为被封住,她现在就算是拼着死也要上去咬那男人两口!

    听到六尾狐破口大骂,刚才神智都快有些不清的历伏城瞬间清醒过来,看着江北然的眼神也是无比崇拜。

    ‘王大哥竟然一眼就看出了那女子不是人,实在太厉害了。’

    就在江北然无视了六尾狐的骂声,继续往前走时,又一道黄色的光芒突然从天而降,落在了他们身前,是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家。

    江北然下意识的用精神力扫了下眼前之人,顿时就懵了。

    “玄尊!?”

    这可是玄宗之上的境界,竟然就这么突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艹!果然不能和带主角光环的站一起。’

    此情此景,不禁让江北然想起在澜州时那个硬砸在自己面前的女玄皇,完全就是强行触发事件。

    “孽畜!看你还能往哪跑。”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但江北然还是决定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于是拖着历伏城就往另一个方向走。

    “哎,两位小友请留步。”

    ‘干!’

    在心里怒喷一句,江北然回过头拱手道:“不知前辈有何吩咐。”

    寻尊先是隔空将拔腿就跑的六尾狐吸入手中,接着打量了一遍江北然和历伏城道:“这畜生刚才可有向两位求救”

    ‘咋感觉这么像钓鱼执法呢……’

    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江北然还是拱手答道:“确有此事。”

    “你们没答应?”

    “没答应。”

    “有意思……”寻尊说着捋了捋自己银白的长须,“这妖狐道行极深,很少有人能抵御住她的魅惑之术,但我看两位小友修为似乎都不算高,是如何拒绝这孽畜的。”

    “嗷!!嗷!!嗷!!”

    玄尊说话时,被他抓在手里的六尾狐一顿乱叫,不过虽然它这回没有口吐人言,但江北然还是听懂了她话里的意思。

    “你才是孽畜!臭老头!死老头!老秃头!”

    不过此刻江北然无心去听六尾狐骂了什么,而是思考着该怎么回答这位玄尊的问题。

    ‘这实在太特么像钓鱼执法了,而这六尾狐就是被放出来的饵。’

    ‘哎等等,这事件明显不是冲我来的啊。’

    想到这,江北然推了一把还在发愣的历伏城说道:“前辈问你话呢。”

    历伏城这才反应过来,拱手道:“回前辈的话,这妖狐的确道行极深,晚辈刚才的确有些神志不清,幸得我大哥将我叫醒,这才没有铸成大错。”

    “哦?”玄尊露出一个有些惊奇的表情,又重新看向了江北然。

    ‘得,皮球又踢回来了。’

    看着重新将眼神投向自己的玄尊,江北然开口道:“回前辈的话,晚辈只是一向对来路不明之人保持警惕,故而没有理会这妖狐。”

    听完江北然的回答,玄尊一个瞬身便来到了他面前。

    而那六尾狐看着江北然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一顿张牙舞爪。

    “小友修为几何啊?”玄尊亲切的问道。

    “练气五阶。”江北然回答道。

    “真是练气境?”

    闫光庆奇怪的皱了一下眉。

    虽然他是感知到江北然只有练气境,但又不相信一个能抵御住六尾狐媚术的小弟子会真的只有练气境。

    ‘林婆的卦术还真是厉害,竟让我找到了这么个奇人。’

    思索片刻,闫光庆说道:“老夫乃是闫光庆,号嘉运天尊,饧国乾天宗宗主,近日之所以会来到这里,皆因与小友有缘。”

    ‘饧国?’

    饧国的地理位置离晟国并不远,但比起同样为邻居的梁国来,饧国是更为靠近中原区域的,也就是同样有着争霸之心的国家。

    这种国家里的强者,怎么就突然跑这来了,还说啥有缘……要不是知道他是玄尊,江北然真觉得这老头在碰瓷。

    这念头转念即逝,江北然调整了一下表情惊讶道:“原来是乾天宗宗主!晚辈江北然久仰大名!”

    一旁的历伏城也立即跟着行礼道:“晚辈历伏城见过天尊大人。”

    满意的点点头,闫光庆看着江北然问道:“小友是哪宗弟子啊。”

    “回前辈的话,晚辈唤作江北然,归心宗弟子。”江北然说着思考片刻才继续道:“亦是晟国当今圣上。”

    “你是晟国的皇帝?”闫光庆表情越发精彩了起来。

    “正是。”江北然点点头。

    “有意思,当真有意思,不枉老夫亲自跑这一趟。”闫光庆说完拎起六尾狐对江北然道:“虽说我们是初次见面,但老夫希望小友能帮个忙。”

    “前辈请尽管吩咐。”

    “帮老夫照看一下这孽畜。”

    “这……”江北然越发莫名,感觉这老头已经不是不按套路出牌了,完全就是在乱出牌。

    ————————————————————————————————————

    看着重新将眼神投向自己的玄尊,江北然开口道:“回前辈的话,晚辈只是一向对来路不明之人保持警惕,故而没有理会这妖狐。”

    听完江北然的回答,玄尊一个瞬身便来到了他面前。

    而那六尾狐看着江北然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忍不住一顿张牙舞爪。

    “小友修为几何啊?”玄尊亲切的问道。

    “练气五阶。”江北然回答道。

    “真是练气境?”

    闫光庆奇怪的皱了一下眉。

    虽然他是感知到江北然只有练气境,但又不相信一个能抵御住六尾狐媚术的小弟子会真的只有练气境。

    ‘林婆的卦术还真是厉害,竟让我找到了这么个奇人。’

    思索片刻,闫光庆说道:“老夫乃是闫光庆,号嘉运天尊,饧国乾天宗宗主,近日之所以会来到这里,皆因与小友有缘。”

    ‘饧国?’

    饧国的地理位置离晟国并不远,但比起同样为邻居的梁国来,饧国是更为靠近中原区域的,也就是同样有着争霸之心的国家。

    这种国家里的强者,怎么就突然跑这来了,还说啥有缘……要不是知道他是玄尊,江北然真觉得这老头在碰瓷。

    这念头转念即逝,江北然调整了一下表情惊讶道:“原来是乾天宗宗主!晚辈江北然久仰大名!”

    一旁的历伏城也立即跟着行礼道:“晚辈历伏城见过天尊大人。”

    满意的点点头,闫光庆看着江北然问道:“小友是哪宗弟子啊。”

    “回前辈的话,晚辈唤作江北然,归心宗弟子。”江北然说着思考片刻才继续道:“亦是晟国当今圣上。”

    “你是晟国的皇帝?”闫光庆表情越发精彩了起来。

    “正是。”江北然点点头。

    “有意思,当真有意思,不枉老夫亲自跑这一趟。”闫光庆说完拎起六尾狐对江北然道:“虽说我们是初次见面,但老夫希望小友能帮个忙。”

    “前辈请尽管吩咐。”

    “帮老夫照看一下这孽畜。”

    “这……”江北然越发莫名,感觉这老头已经不是不按套路出牌了,完全就是在乱出牌。

    “帮老夫照看一下这孽畜。”

    “这……”江北然越发莫名,感觉这老头已经不是不按套路出牌了,完全就是在乱出牌。

    “这……”江北然越发莫名,感觉这老头已经不是不按套路出牌了,完全就是在乱出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