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二百零六章 阴谋如浮云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着第一缕阳光透光窗户打在邓湘涵的脸上,江北然才发现已经是天明十分了。

    这一夜聊下来,他发现邓湘涵也是个喜欢谦虚的主,她对朝堂之事很有自己的见解,甚至对各级官员之间是否有结党营私都十分清楚,简直比他这个当了两个月的皇帝还皇帝。

    “邓小姐一席话,真是让朕获益良多啊,从今日起你便跟随在朕左右吧。”

    邓湘涵先是一愣,接着立即应答道:“奴婢接旨。”

    她知道自己不可能以前朝公主的身份跟在江北然左右,所以她明白皇上的意思是让她去当个宫女。

    “朕今日的聊兴尽了,今天便先聊到这吧。”江北然说完起身朝走出西行宫外喊了一声:“来人!”

    虽然他昨天让那些宦官与宫女不要跟着,但他们也不会离的太远,最起码不会去到听不到皇上呼唤的地方。

    所以江北然话音刚落,候在不远处的王守贵立马来到了江北然跟前。

    “奴才在。”

    “带邓小姐去换身衣服,等会儿来书房见我。”

    “遵旨。”

    记住m.42zw.

    下完旨意,江北然回头看了邓湘涵一眼道:“今日就别睡了,等会儿陪着朕一起早朝。”

    邓湘涵又是一愣,但还是恭恭敬敬的回答道:“奴婢遵旨。”

    交待完,江北然便迈开步子离开了西行方。

    看着以前的大公主,王守贵心中虽有些别扭,但还是上前说道:“走吧,咱家带你去更衣。”

    “多谢王公公。”邓湘涵行礼道。

    跟着王守贵离开的路上,邓湘涵思绪极为紊乱,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抓住了那新皇的命脉。

    ‘不,我应该的确是抓住了这位新皇的命脉……但也仅仅就是抓住了而已。’

    她并不能靠抓住了这条命脉来控制甚至挟持这位新皇,因为她实在是读不懂这位新皇,不论是说话还是行事,这位新皇都是“一阵一阵”的,根本看不清他的真实样子。

    从开始时的寻求帮助,到突然展现出傲睨万物的帝皇威严,再到她本以为他会反过来利用她去了解梁国时,这位新皇却拉着她聊起了家国大事。

    ‘实在是完全不按章程来……’

    而在没有完全了解这位新皇前,邓湘涵自然是万万不敢轻举妄动,毕竟机会……只有一次,败了,就是死无葬身之地。

    另一边,正往御书房走的江北然也在思考着之后究竟该怎么处置邓湘涵这个女人。

    首先,他很确定这位前朝嫡公主虽然节奏被自己完全打乱,但心中还是很有底的,因为殷江红会猜忌他这件事的确是板上钉钉,在她还没出现前,江北然便已经知道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殷江红就像是那种不断给员工画饼,却又不告诉他等这个饼出现了,会分多少给他吃的领导。

    江北然相信他和自己畅聊时所说的那些都是真的,他的抱负是真的,想要改变晟国的心是真的,认为他江北然很适合你当皇帝也是真的,但都仅仅只是现阶段而已。

    等晟国真到了改天换日那一天,到时一切就会变的不一样。

    江北然相信到时候殷江红不仅会猜忌自己,甚至会越来越容不得晟国有两个,甚至三个声音,要知道在最初殷江红带着他浏览皇宫时,就曾说过……

    ‘原本是我想坐上这个位置的。’

    江北然不知道殷江红当时说出这句话时有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含义,但可以确定这位魔教教主想要将晟国所有的大小事务全都一把抓,若有一天他真要这么做,他又该何去何从?

    若是没有系统,这些问题都足以让江北然惶惶不可终日,最终走上和邓博一样的道路。

    但问题在于……

    哦,我有系统啊,那没事了。

    江北然压根不用像历代皇帝一样天天活在“总有刁民想害朕”的被迫害幻想中。

    他上不用担心殷江红或关十安会坑他,下不用担心百官尔虞我诈,结党营私的欺瞒甚至架空他这个皇帝。

    因为系统就像照妖镜,但凡对他有害处的,都会在第一时间被他干掉或者避开,这两个月以来,什么三公九卿,地方大员,只要是跳选项,一律干掉,留下来的可以说全是忠君爱国之臣。

    殷江红也一样,不管他表现的如何像个老阴比,但只要系统认为这是最简单路线,江北然就丝毫不虚他,就算到最后殷江红还是要拿他开刀,江北然也相信稳如老狗的系统早已帮他埋下反将他一军的伏笔。

    所以不管是谁,在他面前玩阴谋诡计都是毫无意义,他需要避免的永远就只有一件事,那就是要怎么避免触发那种没有属性奖励的选项,而在这件事上,他拥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

    ‘总之先强势点压住那个女人,别让她轻举妄动就是,至于那个梁国……反倒是有些麻烦。’

    江北然是非常想猥琐发育的,尤其坐上这皇位的两个月,每天都像是白捡一样涨了不少属性点,这种情况下,他就希望晟国继续当那个没人注意的边缘小国。

    若是与梁国开战,江北然倒是有自信灭了它,可一旦晟国吞并了梁国地盘,就不再是十八线小国了,有可能会跃入某些强国的视线,然后又开打,又吞并,最终不得不和那几个最强的国家开打。

    虽然他的终极目标的确是统一天下,但步子跨太大了容易扯着蛋,他这六年来一直是徐徐图进,谁知道一下加快进度会不会惹出什么幺蛾子。

    ‘老子只想安静的发育啊!!!’

    ‘欸,等等……’

    江北然突然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梁国之所以敢窥觊他晟国明显是太“闲”了。

    ‘要是我帮他找点麻烦……他哪还有时间想着扩张疆土这种事情?’

    而就在江北然想着要找个怎样的麻烦让梁国好好跳一跳脚时,来到书房的他发现沐瑶还坐在里面看书,孔芊芊则在旁边吃着能“拉丝”的青麻糍。

    看到皇上突然进来,孔芊芊慌乱中连忙把手上的青麻糍全部塞进嘴里,打算毁灭证据,但下一秒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嘴里塞满青麻糍还怎么说“皇上万岁”?

    于是她用尽全力一吞,打算将嘴里的青麻糍全部吞下,然而青麻糍既然能拉丝,自然是很糯的,就算她是修炼者,但嗓子眼还是和普通人一样大小,所以这么做的下场只有一个。

    她噎住了……

    “唔唔唔!唔唔唔!”

    孔芊芊掐住自己脖子做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

    “唉……”

    叹了口气,江北然来到孔芊芊身后一手刀打在了她的脖子上。

    “咳!”

    孔芊芊咳嗽一声,一大团绿油油的糯米团就被她吐了出来。

    “自己处理干净,然后去光禄勋那领五十大板。”

    感觉自己差点就要去和娘团聚的孔芊芊立即跪在地上叩首道:“多谢陛下。”

    然后便立即去处理地上的“糯米团”了。

    因为离早朝还远,所以江北然坐上龙椅悠哉的看起了书来,不一会儿,处理完地上“糯米团”的孔芊芊熟门熟路的去领板子了,只留下沐瑶一人还坐在地上看书。

    当然,此刻沐瑶的心思自然完全不在书上,一双眼睛也是时不时的瞟向江北然。

    看出江北然一夜没睡的沐瑶有一肚子问题想问,但思考半天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哎呀!我管他有没有睡觉干嘛!跟我有什么关系!’

    ‘不对!他抓民间女子来这宫中这样那样的事情我必须要管!’

    ‘就算是皇上!也不能想这样那样,就这样那样啊!对,我必须说说他!’

    沐瑶说着猛地站起身来到书案前,“皇上!我……我有事要奏。”

    “何事?”江北然抬眼问道。

    看着江北然看向自己的眼神,沐瑶忍不住一哆嗦,刚打好的腹稿却是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沐瑶不说话,江北然却是开口道:“刚才见到朕为何不拜。”

    “啊?”沐瑶一愣,“我……我……”

    刚才她没拜皇上的确是因为耍了些性子,但这会儿回过神来,才想起这是大不敬。

    “你可知这可是死罪?不过看在你爹的份上,就不杀了你了,自己去光禄勋那领板子吧,五十大板。”

    “多谢陛下。”

    领旨谢恩,沐瑶离开了书房,懊恼间头上出现了两个小沐瑶。

    穿着黑色长袍的那个小沐瑶挥动着鞭子喊道:“沐瑶啊沐瑶!你真是越来越没用了!他都欺负你到这份上了!你还要忍吗!”

    穿着白色道袍的那个小沐瑶则摇头道:“刚才的确是你的错,怎么能和皇帝耍性子,这件事就算是告到大爹那,大爹也不会帮你的。”

    黑色长袍的小沐瑶听到立刻反驳道:“耍性子还不是因为他去临幸民女!这简直是昏君!对,昏君!你应该替天行道!”

    白色道袍的小沐瑶又是一阵摇头:“你怎么知道那民女不是自愿的呢?如果那民女是自愿的,皇帝自然是想和谁这个那个,就能和谁这个那个。”

    这时不等那拿着鞭子的黑袍小沐瑶开口,沐瑶自己就喊道:“就算那民女是自愿的也不行!”

    “为何不行?”道袍小沐瑶问道。

    “嗯……嗯……反正不行就是不行!他应该好好处理政事!怎么能沉迷女色!”

    道袍小沐瑶叹口气:“你明明知道你生气的原因不是这个。”

    沐瑶听完脸一红,喊道:“当然就是这个啊!还能是什么!”

    这时手持鞭子的黑袍小沐瑶也站到道袍小沐瑶旁边看着沐瑶道:“沐瑶,你怎么连承认的勇气都没了啊,这可不像你。”

    “哎呀!你们烦死了!走开,走开!”沐瑶说完双手一顿乱舞,将两个小沐瑶扇成了两团烟雾散开。

    ‘哼,我迟早会找到机会说教他的!’

    想到自己以后骑在江北然脖子上耀武扬威的样子,沐瑶忍不住“嘿嘿嘿”的笑了起来,而就在她幻想的越发高兴时。

    揉着屁股的孔芊芊迎面朝她走来,并且一脸惊喜的喊道:“咦,师姐,你也来领板子吗?”

    被强行拖回现实的沐瑶头上暴出了两根青筋,上去就掐住孔芊芊的脸蛋一阵猛捏。

    “啊~师姐,疼疼疼,真的疼!我刚打完板子,屁股还疼着呢,您就饶了我吧。”

    “少说慌了!这里的板子还能打疼你?”沐瑶喊道。

    孔芊芊听完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道:“嘘~皇上说过了,就算不疼也要装作很疼的样子,不然就还要再罚一次。”

    “再罚一次就再罚一次呗,这宫里还能有人能打疼你不成。”

    “可是再罚的话……就要在所有宦官和宫女注视下被打了。”

    点,这种情况下,他就希望晟国继续当那个没人注意的边缘小国。

    若是与梁国开战,江北然倒是有自信灭了它,可一旦晟国吞并了梁国地盘,就不再是十八线小国了,有可能会跃入某些强国的视线,然后又开打,又吞并,最终不得不和那几个最强的国家开打。

    虽然他的终极目标的确是统一天下,但步子跨太大了容易扯着蛋,他这六年来一直是徐徐图进,谁知道一下加快进度会不会惹出什么幺蛾子。

    ‘老子只想安静的发育啊!!!’

    ‘欸,等等……’

    江北然突然眉毛一挑,脸上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

    这梁国之所以敢窥觊他晟国明显是太“闲”了。

    ‘要是我帮他找点麻烦……他哪还有时间想着扩张疆土这种事情?’

    而就在江北然想着要找个怎样的麻烦让梁国好好跳一跳脚时,来到书房的他发现沐瑶还坐在里面看书,孔芊芊则在旁边吃着能“拉丝”的青麻糍。

    看到皇上突然进来,孔芊芊慌乱中连忙把手上的青麻糍全部塞进嘴里,打算毁灭证据,但下一秒她就意识到了不对,嘴里塞满青麻糍还怎么说“皇上万岁”?

    于是她用尽全力一吞,打算将嘴里的青麻糍全部吞下,然而青麻糍既然能拉丝,自然是很糯的,就算她是修炼者,但嗓子眼还是和普通人一样大小,所以这么做的下场只有一个。

    她噎住了……

    “唔唔唔!唔唔唔!”

    孔芊芊掐住自己脖子做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

    “唉……”

    叹了口气,江北然来到孔芊芊身后一手刀打在了她的脖子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