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跟朕炫富呢?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选择了三,江北然放下奏折看向旁边道:“祺福,去把张金给朕传来。”

    “遵旨。”

    沈祺福说完立即退出了静心殿,办差去了。

    拿出一份新的奏折打开,江北然不禁摇着头叹了口气。

    曾经江北然以为皇帝通宵批改奏章是因为政务重要,所以不得不快点办完。

    但当他自己批改奏章时,才发现这些奏章简直比贴吧里那些还特么能水。

    其中最让江北然恼火的一种奏章是。

    某某地诸津令:

    某某地章正:

    某某地市监:

    ‘我好你妈了个……’

    记住m.42zw.

    而且依束太傅所说,这些奏章还得客客气气的回一句回去,不然回点别的什么,或者让他们以后别上呈这样无聊的奏章,很容易会吓到那些官员,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从而无心持政。

    但江北然哪管这个,这点心理素质都没,当你马的官呢,所以只要见到这种奏章,江北然一律让他们别再呈这种废话上来。

    还有就是喜欢当天气报告员的。

    某某监丞:启禀圣上,这是永栗郡等地的天气情况。

    初一日晴、初二日雨、初三日雨……

    然后就真的给写满一个月的天气情况。

    江北然是真不懂这有什么好回报的?你有个雨灾,旱灾的说一下不就行了。

    除了这种纯“水贴”一样的奏折让江北然火大外,洋洋洒洒写上几千字拍彩虹屁的也一样让江北然恶心。

    因为所有的奏章,开头都是肯定要拍两句龙屁的了,类似千秋圣寿、万寿无疆、寿与天齐这类总要先来一套,然后再添上些歌颂的句子,洋洋洒洒的就几百字过去了。

    但怕就怕看完这些彩虹屁后,后面就一点实质内容都没了,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一般看完这种奏章,江北然第一感觉就是,‘我杀了你马……’

    如今虽然他已经说了让各地官员别再上呈这样的奏章,但总有些离得远的还没收到消息,或者以为是自己龙屁拍的不够好,惹皇上生气了的依然还在上呈这种奏章。

    比如江北然眼前这篇就是。

    看到这,江北然就感觉有点不对了,一目十行的将奏章看完,忍不住叹一句。

    “好家伙……”

    这奏章竟然是来感谢他那条不许官员再呈上这类溜须拍马的奏章,然后他用溜须拍马来表达他以后不会再溜须拍马了。

    ‘很好……大司农是吧,下次就拿你当典型开刀。‘

    将奏章扔到一旁,江北然又重新拿过一卷新的。

    半个时辰后,沈祺福跑回了静心殿,跪在下面喊道:“皇上,张录书也在外面候着了。”

    “传进来。”

    “遵旨。”

    “传录书令张金入殿!”

    随着沈祺福的传唤声,一个大臣走进了静心殿中跪下行礼道:“微臣张金叩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把官服脱了。”江北然头也不抬的说道。

    张金一愣,有些莫名,抬头望了眼皇上,又望了眼旁边的公公,但没人告诉他原因。

    “不知微臣犯了何事,触怒了……”

    “要我在说第二遍吗?”江北然放下奏折看向张金问道。

    “微臣……遵旨。”

    张金说完起身开始脱起了官服,心里虽然十分恼怒,但却不敢在脸上表现出分毫。

    等到张金将官服脱下,江北然瞥了他一眼道:“继续脱。”

    张金浑身又是一怔,但这次他不敢多说,直接脱下了里面的棉衣。

    一直到张金脱得只剩一件单衣,江北然开口道:“守贵。”

    “奴才在。”旁边的王守贵立即应声道。

    “去把殿门打开,全部打开。”

    “遵旨。”

    没有半点疑问,王守贵立即将静心殿的大门全部开启。

    “呼~呼~”

    一股又一股的寒风瞬间刮进了屋内,那张金肉体凡胎,又是人到中年,没有穿冬衣的情况下哪里耐得住这样的寒冷,很快就蜷起身体瑟瑟发抖起来。

    “阿嚏!”

    等到张金打出第一个喷嚏,江北然才再次抬头道:“冷吗?”

    “冷……”张金嘴唇发颤的回答道。

    将刚才放在旁边的奏章扔到张金面前,江北然喝道:“你上呈的奏章里,写着希望可以放缓漳郓郡棉絮之事,很好,只要你能这样在下面跪到朕明日上朝时,朕便允了你的要求!”

    张金猛地瞪大眼睛,叩首道:“皇上,这也不是微臣所愿,实在是微臣一时间实在找不到这么多棉絮供给百姓啊。”

    “找不到?若是朕换一人能完成此事,你待如何?”

    “微臣……知错。”

    “朕给你七日时间,若是筹措不出棉絮来,下次就不是跪在这里吹风这么简单了,退下!”

    “谢陛下隆恩,微臣告退。”

    刚才张金的那份奏章中,言辞可以说是相当诚恳,各种表达自己的难处,若不是系统提示,江北然差点就信了他了。

    ‘这些狗官,本事没有,整天就会哭穷,要这些废物何用!’

    心中感慨一句,江北然看向王守贵道:“把门关上吧。”

    “遵旨。”

    等到风逐渐消停下来,江北然思考片刻,又继续批阅起刚才的奏章。

    “皇上。”

    就在江北然刚批阅完一份奏章将它放到桌上时,沐瑶走过来朝江北然做了个万福喊道。

    “何事?”江北然抬眼问道。

    “我……不是,奴……奴……”

    “不想自称奴婢就别勉强,有话直说。”

    这段时间相处下来,沐瑶身上的骄傲已经被磨去不少了,除了不肯自称奴婢外,其他宫女该做的事情她也会做。

    “谢皇上隆恩。”朝着江北然行了一礼,沐瑶继续道:“这几日我已经看了很多书,但越看反而越糊涂了。”

    “所以呢?”

    “明日皇上与太傅治学时……能不能让我也参加啊?”

    瞪了沐瑶一眼,江北然沉着脸道:“是朕给了你太多特权,让你得意忘形了吗?”

    看着江北然说阴沉下来就阴沉下来的脸,沐瑶吓的低下了头。

    “既然你读了这么多书,那朕问你,何为太傅?”

    沐瑶回答道:“三公之一,皇帝之师。”

    “那你是皇帝吗?”

    “可……”

    “可是什么?”

    听着江北然拉高了嗓门,沐瑶瞬间就怂了。

    “没什么,我知道错了。”

    “不许再有下次,退下吧。”

    江北然说完正准备继续看奏章,却发现沐瑶还杵在他面前没走。

    “还有何事?”

    沐瑶双手握紧,在心里不停默念道:“他打不过我,他打不过我,他打不过我……”

    然后才抬起头直视向江北然,但在看到江北然有些不耐烦的表情时还是一秒破功,再次低下了头。

    ‘真是的!为什么啊!最近越来越没法对等的跟他说话了,一定是一直怕他拿大爹压我!所以真把他当成大爹了,对!都怪大爹!’

    在心里说服了自己,沐瑶声如蚊呐道:“可……可我真的也很想学,要不……要不皇上您来教我?”发现江北然的脸色越发阴沉后,沐瑶摆着手道:“我不让皇上你白教!我用法宝来换行不行?”

    听到法宝二字,江北然心念一动。

    要说这法宝是真的不太好得,自从上次在掩月宗事件中从黑白两道两位大佬那混到两件黄级法宝后,他已经半年没开张了。

    想自己炼吧,材料和器具都不够,毕竟世间能练出法宝的材料和器具都是极其稀有之物,而极其稀有也就代表着和危险相连。

    像江北然这样进个拍卖行都能触发地级选项的,若是主动去找这些好东西,估计分分钟就天级选项砸脸了。

    所以听到沐瑶说用法宝跟他换时,他还是有些心动的。

    毕竟之前得到的两件黄级法宝都很合他的心意。

    “你有什么法宝?”江北然问道。

    见江北然松口,沐瑶说道:“那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你先教我,等我学好了,再去问大爹讨要一件你想要的黄级法宝,你看如何?”

    ‘想在我这空手套白狼?’

    强忍住没啐沐瑶一脸,江北然开口道:“朕也是无法理解,你一个魔教教主之女,随身法宝都没一件吗?”

    “有倒是有,但是是一件玄级的法宝,大爹不让我给人的。”

    ‘你他娘跟朕炫富呢!?’

    在心里怒吼一声,江北然在心里鄙视了无数遍这些二代,明明啥都不会,却轻易就能得到玄级法宝。

    ‘我长这么帅,又什么都会,想得一件黄级法宝却比登天还难。’

    ‘不公平,不公平啊!!!’

    不服归不服,但江北然也不舍得就这么让眼前的机会溜走,于是他沉思片刻问道:“你确定你一定能跟你大爹讨要来黄级法宝?还是符合我心意的?”

    “能的,能的,大爹可疼我了。”沐瑶一个劲点头。

    “嗯……你确定要用黄级法宝来换我教你帝王之学?”

    “愿意,非常愿意!”沐瑶再次点头。

    ‘异界武则天啊你……’

    不过江北然倒是不怕沐瑶篡位,或者说沐瑶要是能替他来当着皇帝,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看着沐瑶无比渴望的表情,江北然最终还是应承道:“空口无凭,我要你签字画押。”

    “好!”

    我?”发现江北然的脸色越发阴沉后,沐瑶摆着手道:“我不让皇上你白教!我用法宝来换行不行?”

    ——————————————————————————————

    听到法宝二字,江北然心念一动。

    要说这法宝是真的不太好得,自从上次在掩月宗事件中从黑白两道两位大佬那混到两件黄级法宝后,他已经半年没开张了。

    想自己炼吧,材料和器具都不够,毕竟世间能练出法宝的材料和器具都是极其稀有之物,而极其稀有也就代表着和危险相连。

    像江北然这样进个拍卖行都能触发地级选项的,若是主动去找这些好东西,估计分分钟就天级选项砸脸了。

    所以听到沐瑶说用法宝跟他换时,他还是有些心动的。

    毕竟之前得到的两件黄级法宝都很合他的心意。

    “你有什么法宝?”江北然问道。

    见江北然松口,沐瑶说道:“那我们打个商量好不好……你先教我,等我学好了,再去问大爹讨要一件你想要的黄级法宝,你看如何?”

    ‘想在我这空手套白狼?’

    强忍住没啐沐瑶一脸,江北然开口道:“朕也是无法理解,你一个魔教教主之女,随身法宝都没一件吗?”

    “有倒是有,但是是一件玄级的法宝,大爹不让我给人的。”

    ‘你他娘跟朕炫富呢!?’

    在心里怒吼一声,江北然在心里鄙视了无数遍这些二代,明明啥都不会,却轻易就能得到玄级法宝。

    ‘我长这么帅,又什么都会,想得一件黄级法宝却比登天还难。’

    ‘不公平,不公平啊!!!’

    不服归不服,但江北然也不舍得就这么让眼前的机会溜走,于是他沉思片刻问道:“你确定你一定能跟你大爹讨要来黄级法宝?还是符合我心意的?”

    “能的,能的,大爹可疼我了。”沐瑶一个劲点头。

    “嗯……你确定要用黄级法宝来换我教你帝王之学?”

    “愿意,非常愿意!”沐瑶再次点头。

    ‘异界武则天啊你……’

    不过江北然倒是不怕沐瑶篡位,或者说沐瑶要是能替他来当着皇帝,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看着沐瑶无比渴望的表情,江北然最终还是应承道:“空口无凭,我要你签字画押。”

    “好!”

    你一定能跟你大爹讨要来黄级法宝?还是符合我心意的?”

    “能的,能的,大爹可疼我了。”沐瑶一个劲点头。

    “嗯……你确定要用黄级法宝来换我教你帝王之学?”

    “愿意,非常愿意!”沐瑶再次点头。

    ‘异界武则天啊你……’

    不过江北然倒是不怕沐瑶篡位,或者说沐瑶要是能替他来当着皇帝,他高兴还来不及呢。

    看着沐瑶无比渴望的表情,江北然最终还是应承道:“空口无凭,我要你签字画押。”

    “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