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到底怎么招惹她们了?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是名师出高徒啊,陆宗主的亲传弟子果然不同凡响,这次真是多亏你帮忙了,改日我必定去归心宗登门道谢。”

    武克镇上,极光宗堂主居天宇看着吴清策连声夸奖道。

    朝着局天宇拱拱手,吴清策回答道:“居堂主客气了,我正派宗门本就该同仇敌忾,互相帮助。”

    “说得好!”居天宇说完叹了口气,“我本该设宴款待贤侄,只是我极光宗这次伤亡惨重,我要忙的事还太多,只能先欠着了。”

    “居堂主太客气了,那居堂主您忙,晚辈就先告辞了。”

    “贤侄请留步!”就在吴清策要转身离去时,居天宇突然喊道。

    “居堂主还有事要吩咐晚辈吗?”吴清策拱手问道。

    “说来实在不好意思,你也看到了,我机极光宗弟子刚经历了一场恶战,此时还需修养,但兴丰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发现天狼宗余孽的踪迹,想请我们调集人手……”

    听到这,吴清策明白了居天宇的意思,直接回答道:“既如此,那便让晚辈代劳吧。”

    吴清策刚说完,突然脑中浮现出顾清欢上次应对这类问题时,他的回答是。

    “那正好,晚辈正好要去内丘一趟,既然顺路,那就让晚辈代劳吧。”

    记住m.42zw.

    但其实那次他们根本就不是要去内丘,让吴清策不禁在心里直呼“学到了”,然而这次他遇到了同样的情况,却没有做到学以致用。

    ‘下次一定!’

    当吴清策在心里暗暗发誓时,居天宇高兴的大笑道:“贤侄可真是解了我燃眉之急啊,来,这边坐,我跟你说说具体情况。”

    跟着居天宇来到一张地图旁,吴清策一边听居天宇描述着兴丰镇的消息,一边在心里回顾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不然到时候碰到师兄考校,自己又要支支吾吾的答不出。

    半年前从澜州回来时,师兄就说峰州接下来会面临一场大乱。

    事实证明师兄的预测从来不会错,他们回到归心宗没多久,掩月宗教主关十安和魔教教主殷江红登高一呼,开始围剿那些试图将峰州拖入战乱的宗门与魔教。

    但因为事发比较突然,且峰州实在太大了,那些宗门与魔教的人全部四散开来,想要一网打尽实在太难。

    之后为了防止这些叛党逃出峰州,正派和魔教还要分出大量的高端战力去守边关。

    剩下的人则要地毯式搜索,将那些残党抓到,防止他们找到一处人烟罕至之处另起炉灶。

    作为陆胤龙的亲传弟子,吴清策这次自然也责无旁贷,作为支援部队游走于峰州的各个城镇之中,刚开始时,吴清策也没想太多,觉得大家都是为了峰州好,所以才会如此卖力的剿灭残党。

    但剿着剿着他就发现有些宗门特别卖力,有些宗门则是出工不出力,更有些知识守着自己宗门的一亩三分地。

    在将心中的疑惑告诉师兄后,他很快便得到了答案。

    用师兄的话来说,就是那些特别卖力的是有实力事后分蛋糕的。出工不出力的是实力不足,但又想试图表现的自己很卖力,事后也能吃点剩下的。

    至于只守着自己一亩三分地的,就是清楚自己实力不足,也不妄图事后分蛋糕,只希望减少自己损失的。

    因为师兄经常用蛋糕来说事,所以吴清策很容易就听懂了,虽然那些被定为叛党的宗门与魔都逃走了,但他们的基业可逃不走。

    就算宗门里的物资都被他们带走了也无所谓,因为山上那些灵气之地才是最有价值的。

    听完后,身为热血青年的吴清策感觉自己被浇了一头冷水,顿时觉得原本为了保峰州和平的大义之事变的索然无味。

    不过索然无味归索然无味,因为师兄让他在这次动乱中好好表现,所以吴清策一直都是不遗余力的参与其中,修为也是以极其惊人的速度在提升着。

    “好,请居堂主放心,此事便放心交给我吧。”了解完任务,从居天宇手中接过一张地图后吴清策拱手道。

    “多谢贤侄了,等事情结束,我一定给你好好补上一桌宴席。”

    “居堂主客气,那事不宜迟,晚辈现在就出发了。”

    “好!年轻一辈中像贤侄这样做事如此雷厉风行的可不多了,我已经预感到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了。”

    “居堂主谬赞了。”

    接着又客气了两句后,吴清策拱手说了句“晚辈告辞”,便推门走了出去。

    来到门外,一直在此等待的鲁子灵等人朝着吴清策拱手问道:“吴兄要走了吗”

    吴清策点点头:“嗯,还有不少事要办。”

    听到吴清策肯定的回答,五人一起躬身道:“吴兄救命之恩,我等没齿难忘,若是以后吴兄有事需要差遣,请尽管吩咐。”

    “几位不必如此挂怀,都是该做的,日后若是有缘再见,请我喝一杯水酒便是。”

    “一定!”五人齐声说道。

    “好,那我们有缘再见。”

    吴清策说完吹了声口哨,只见一只身材高大的血影兽奔袭而来,吴清策顺势跳上血影兽,朝着鲁子灵他们拱拱手后便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

    ‘即使是第二次看到……还是觉得好震撼啊。’

    等血影兽消失在他们的视野后,方静喃喃自语道。

    刚才在都安镇他们初见一只血影兽突然向他们奔袭而来时,都吓的差点拔出武器,但在得知它竟是吴清策的坐骑后,脸上便立即露出了佩服的表情。

    修炼者中收服异兽当坐骑的并不少,但一般都会挑一些比较温驯的,而血影兽可是远近闻名的凶兽,能够将此等凶兽收服为坐骑,只能说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围之外。

    仅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吴清策便将居天宇所托之事处理完毕,但在对方万般表示要留他下来吃个饭时,吴清策却是利落的推辞了。

    因为今天是他回宗门向师兄汇报情况,还得将收集来的各种材料交给师兄,这可耽误不得。

    于是在拒绝了酒宴后,吴清策骑着血影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宗门中。

    兴冲冲来到后山,吴清策戴上摄魂铃铛来到了紫竹苑中。

    “师兄,我回来了。”

    然而回应他这一声的并不是师兄,而是顾清欢。

    “吴师兄。”顾清欢朝着吴清策行礼道。

    “哦,是清欢啊,师兄不在吗?”

    “师兄下山当皇帝去了。”

    “???”

    这一刻,吴清策脑袋里一万个问号在跳舞。

    ‘发生什么了!?我不过就在外面待了半个多月而已啊?这……’

    下一秒,吴清策精神一振,双手捏起了醒神决的手印。

    ‘这一定是幻觉!’

    “吴师兄请放心,你没有误入幻阵,师兄是就是半个月前去当皇帝的,我也是前两日收到信才知道的,信中说你今日会回来,所以让我来与你说一声。”

    发现醒神决并无反应后,吴清策确信了自己并没有误入幻阵。

    于是他深吸一口气,在消化了好一会儿后才问道:“师兄当哪国的皇帝去了?我们晟国的皇帝吗?”

    “是的。”顾清欢点点头。

    “这……当到什么时候啊?”

    “师兄既当上了皇帝,应该就会一直是皇帝了。”

    “啊!?”吴清策又是一脸懵,“师兄不再是归心宗弟子了吗?”

    “这一点我也不是很清楚,师兄并没在信中交待,但我觉得师兄应该没退出宗门,不然这块修炼之地应该会易主。”

    “那就好……”吴清策松了口气,“那我们过会儿下山去找师兄好好问问吧。”

    顾清欢听完摇摇头:“师兄特地在信中交待道这段时间让我们别去打扰他,等他空下来会来告诉我们的。”

    吴清策点点头:“我知道了。”

    接着两人又聊了会儿各自的近况后,吴清策便下山向乱星堂走去。

    如今吴清策在归心宗中可以说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不仅是因为他在少年英杰会上夺魁,更是因为前些日子陆胤龙在宗门大会上向归心宗所有弟子宣布吴清策已是当代首席弟子,并正是被任命为青刚,而且是史上最年轻的青刚。

    所以在吴清策回堂的路上,路上的弟子见到他时都要恭敬的喊一声“吴青刚。”

    回到堂内后,吴清策发现堂主也出去了,询问之下才知道他去了西平府主持大局,于是决定修整一下,明天也到西平府去。

    晚膳时,本以为今天能在师兄那边蹭一顿美食的吴清策感觉有些食之无味。

    ‘当皇帝……师兄怎么就当皇帝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吴清策挠了挠头,又觉得师兄做的事情必有深意,而这深意凭他是肯定不可能猜到的。

    就在吴清策无比烦恼时,一个清亮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拜见吴青刚。”

    吴清策抬头看去,嘴角不禁抽动了两下。

    “是柳师妹啊,有事吗?”

    大概从三个月前开始,这位水镜堂,不对是整个归心宗闻名的柳子衿突然带着她那四位同样也是娇艳无双的四名师妹一起来找到了他,而且开口就是想要和他切磋一二。

    虽然上次在掩月宗时,吴清策就觉得这四人看他的眼神不对,但怎么也没想到她们竟然会主动打上门来。

    ‘我真没招惹过她们啊……’

    不过莫名归莫名,其实柳子衿她们五个来找他时还是很有礼貌的,说是在掩月宗看到他凌厉的剑法时,就将他当成了目标,所以才想要和他交一下手,明白自己差在哪里。

    吴清策虽然有些将信将疑,但人家诚心来求教,他自然也没法拒绝,于是便答应了她们的要求。

    到弟子专门比武的擂台上,吴清策依次与柳子衿她们五人交手了一遍,发现柳子衿是她们中实力最强的,而且玄气非常特殊,和他被师兄赋予的后天雷灵气不同,柳子衿身上似乎有着更为与众不同的玄气。

    实力排在第二的方秋瑶虽然没柳子衿这么特殊,但剑法路数上却是最为凌厉的,可以看得出她刻苦练习过。

    剩下的虞家三妹姐单个上实力都不算出众,但当她们出想联手和他一战时,吴清策发现她们三人的实力就拉高了一个档次,三人配合度极高,实力绝对不是一加一加一这么简单。

    不过再厉害,也不过是刚入门一年多的新弟子,吴清策对她们的评价也是站在师兄指点师妹的位置上,实力上她们五人和他的差距还是相当大的。

    切磋完,五人齐齐感谢了他的赐教,但吴清策看得出她们的表情十分失落,好像完全打不过他这件事对她们来说十分严重一样。

    ‘所以我到底怎么招惹她们了……’

    之后的三个月中,只要他一回宗门,柳子衿她们五个就一定会准时出现,并找他切磋一番。

    这三个月里五人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让吴清策都不禁感慨这五个人一定是非常的刻苦修炼,不然绝对不可能从成长的如此迅速。

    可惜,柳子衿她们虽然进步飞速,但吴清策的修为进步速度更快,所以无论交手几次,柳子衿她们也不是吴清策的对手。

    一般来说,打不过就换个对手呗,可柳子衿她们却是完全没有气馁的意思,依旧每次都会找他。

    ‘所以我到底怎么招惹她们了……’

    吴清策看着眼前五个毫无意义想他提出切磋请求的五姐妹在内心感慨道。

    依旧还是答应了切磋,吃完饭后吴清策跟着柳子衿她们来到了切磋的擂台旁。

    这三个月里五人的实力也是突飞猛进,让吴清策都不禁感慨这五个人一定是非常的刻苦修炼,不然绝对不可能从成长的如此迅速。

    可惜,柳子衿她们虽然进步飞速,但吴清策的修为进步速度更快,所以无论交手几次,柳子衿她们也不是吴清策的对手。

    一般来说,打不过就换个对手呗,可柳子衿她们却是完全没有气馁的意思,依旧每次都会找他。

    ‘所以我到底怎么招惹她们了……’

    吴清策看着眼前五个毫无意义想他提出切磋请求的五姐妹在内心感慨道。

    依旧还是答应了切磋,吃完饭后吴清策跟着柳子衿她们来到了切磋的擂台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