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虽然觉得指望孔芊芊保守秘密是一件挺扯淡的事情,但既然系统没有跳出提示,应该就说明问题不大。

    不过江北然仔细想想也没什么问题,孔芊芊平时虽然表现的像个“大聪明”,但关键时刻能做出绝食这种行为来寻找机会,说明在关键时刻,她还是很清楚自己该干什么的。

    走出监牢层,江北然看着将木箱推回原位的顾清欢说道:“通知清策他们,准备下个月回峰州。”

    “是。”顾清欢拱手道。

    一盏茶的时间过后,江北然落到了一处高耸入云的山峰之上。

    ‘这座山峰的灵脉倒是上乘,不错。’

    收起罗盘,江北然拿出了一袋子由木犀叶制成的符篆和六个由山臊耳制作成的符宝。

    以六仪布局,江北然很快就摆好了六方谛听阵。

    走入阵中,江北然拿出一颗青牛瞳作为阵眼埋入了地下。

    下一刻,一阵若有似无的粉尘开始在江北然周围闪烁,代表着大阵已经开始运行。

    准备就绪,江北然又在阵中摆好了香案,开始诚心祈求。

    首发

    做完一套标准的上香流程后,江北然拿起了漂浮在空中的散发着微微紫光的签子。

    六方谛听阵的作用是大幅度提高阵内之人的六感,而江北然现在需要提高的就是第六感。

    虽然他现在又多得了一点,也有了如意签筒这样的黄级辅助法宝,但想要精准的锁定某个人,还是需要再多些帮助的。

    随着问杯一阴一阳的摔在地上,江北然伸手握住了签子,口中轻声诵念道。

    “应感玄黄,上衣下裳,震离坎兑,翊赞付将。”

    话音刚落,阵法中若有似无的粉尘全部迸发出了夺目的光芒,同时江北然的灵感开始激增。

    趁着这个势头,江北然开始在大脑中复刻那张灵气咒上的精气神和独属于他的一笔一划。

    “嗡!”

    随着大脑一阵颤抖,江北然口中喊道。

    “现!”

    一时间,江北然脑中出现了无数画面,最后他扭头向东望去。

    ‘原来在那……’

    将签子重新放回如意签筒,江北然收起大阵后猛地高高跃起,破空而去。

    翌日清晨,灵龙教邢云堂内,一群人正低着头一个个上前汇报。

    “报告教主,罗刹堂……昨日调查无果。”

    “报告教主,黑鹰堂……昨日调查无果。”

    “报告教主……”

    “够了。”坐在堂上的殷江红如鹰一般的眼睛扫了一眼堂下所有人,接着又看向身旁的瞿志文问道:“你那边有查到什么吗?”

    瞿志文听到后走到殷江红旁边附耳道:“前后已经请了几位卦师,暂时还无收获。”

    长出一口气,殷江红朝着下面摆摆手道:“都下去吧,继续查。”

    “是!”一众堂主齐齐朝着殷江红一拱手后恭敬的离开了邢云堂。

    “砰!”

    等到所有堂主远去,殷江红一巴掌拍碎了旁边的桌子。

    在手下面前他不能表现出这种急躁的情绪,如果连他都慌了,那在这本就动荡的时期,他手下的人就更没主心骨了。

    长出一口气,殷江红开口道:“搜了这么多天还毫无线索,不排除瑶儿已经不在峰州了,继续加派人手,把澜州和咏州也翻一翻。”

    “是,我知道了。”

    “我今天再去邢苍镇一趟,看看有……”

    殷江红话刚说到一半,就听到门外传来了王陵的声音。

    “报告教主,在下又要事禀报。”

    “进来吧。”

    走进邢云堂,王陵看了眼那已经化作齑粉的木桌不禁吞了口口水,但最终还是从怀里拿出一个信封双手托向殷江红道:“教主,这是卫士在门口捡到的信封……还听到了一个声音,说信封里有着大小姐的线索。”

    殷江红听完不禁眉头一皱,远远就看到了信封上五个大字。

    接着只见他伸出左手一握,信封就飞入了他的手中。

    打开信封,殷江红仔细的看了一遍后默默的将信纸重新叠好,看向王陵问道:“送信的人呢。”

    低着头的王陵立刻拱手道:“两名卫士他们都说没看到来人,只有这封信突然落到了他们面前,同时还伴随着里面有沐瑶线索这句话,卫士虽然本不该接这种来历不明的东西,但想到……”

    “这不重要。”殷江红摆摆手,“他们说……只有声音?”

    “是的,只有声音。”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看到教主没表现出丝毫怒意,王陵就知道信封里看来真的有重要信息。

    松了一口气,王陵拱手道:“是。”

    等王陵离开,殷江红将手中信纸递给了瞿志文。

    “你看看。”

    瞿志文双手接过,快速的浏览了一遍后说道:“值得一试。”

    “嗯,我也这么觉得,把老五……算了,我亲自去一趟!”

    ……

    集源镇,洪府。

    洪家人正如往常一样正在用午膳,正吃着凉拌茼蒿的洪雅璇有些心神不宁。

    两天了,林煜那位大哥依旧没有告诉她究竟发现了什么,这让她的心情始终很忐忑。

    “老爷!老爷!”

    就在洪雅璇发泄般戳着碗中的茼蒿时,管家急促的声音从厅外传来。

    “何事着急忙慌的,不成体统。”坐在主位上的洪家之主,洪魏涛开口道。

    管家也顾不得被训,继续喊道:“老爷,外面来了一个自称是峰州灵龙教教主的男人,他的气势很可怕,我……”

    “殷江红!?”洪魏涛正色道。

    “对!就是殷江红!他……他说他有事要找您。”

    这一下,整个咏澜厅的洪家族人全都炸了。

    “峰州的摸头殷江红!?”

    “这种人物亲自上门肯定是来找麻烦的啊。”

    “我们洪家不曾和这灵龙教接触过吧?”

    而刚才还在用筷子戳茼蒿的洪雅璇更是吓的小脸煞白,直觉告诉她,这个大麻烦,极有可能是她惹来的……

    ‘怎么办!?都怪我乱说话!这下真的麻烦了。’

    一时间,洪雅璇负罪感极强,她觉得她很有可能要成为家族罪人了。

    “好了!莫要慌张。”洪魏涛大手一挥道。

    虽然魏洪涛此时心里也是十分慌张,但作为家主,他必须得镇定。

    “学义,康顺,跟我一起出去看看。”

    是,洪魏涛的两个弟弟同时站了起来。

    等出了门,洪魏涛小声对洪学义道:“速去通知四方宗。”

    洪学义面色一沉,瞬间明白事情严重性的他点点头道:“知道了,哥,你小心。”

    “放心吧,任那魔头再猖狂,这里也是澜州地界,快去吧。”

    “是!”

    朝着两位哥哥用力的一抱拳,洪学义朝着四方宗的方向飞去。

    “兄长,要不让我……”

    “说什么傻话呢,”朝着洪康顺摆摆手,洪魏涛一甩大袖道:“走吧,一起去会会那个魔头。”

    来到大门口,洪魏涛见到了身穿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的殷江红心平气和的站在门口等着他,身后还跟着一名黑袍男子和一名身材娇小的黑袍少女。

    从一开始,洪魏涛就没有怀疑过殷江红的身份,毕竟谁会这么作死,冒充一个峰州大魔头跑到他家门口来闹事,嫌命长吗?

    所以见到殷江红似乎并不像直接上门寻事的样子,心里稍微放松了一下,但还是加快脚步来到殷江红面前拱手道:“在下洪魏涛,乃洪家之主,不知殷教主来此所为何事?”

    殷江红打量了一番洪魏涛,开口道:“我就不和你客套了,我就一个问题,我的教徒是否被关押在你这。”

    ‘该死的刘明远!明明跟我说就算要查也是他们家先被查,到时候他在见机行事就可以,怎么人家就突然杀上门了!’

    洪魏涛会答应刘明远让他将那些灵龙教教徒关在他这其实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贪心所致。

    洪家是依附于四方宗不错,但他这洪家家主当久了,又山高宗主远的,难免心中就会生出一些小九九,而彻底将他心里这份小九九引爆的就是刘明远。

    他不停的蛊惑说他洪魏涛不过就是个给四方宗打工的,那四方宗哪天一不高兴说不定就会换了他,所以人啊,一定还是要为自己多留些退路,多做些打算。

    洪魏涛本就有这意思,再加上刘明远这么一蛊惑,也就心一横,开始在每个月要交给四方宗的钱粮和修炼资源里动手脚,拿出一部分通过刘明远的渠道卖出高价,然后他们再七三开。

    做这些事时,洪魏涛还不停在心里安慰自己。

    ‘我洪魏涛为四方宗做牛做马这么多年,这些都是我应得的!’

    于是这事情一干就是十几年,直到前些日子刘明远找上门来跟他商量帮他关押灵龙教人质之事。

    听到这么危险的事,洪魏涛心里自然是拒绝的,但他知道刘明远表面上虽然是跟他商量,但其实他根本没有拒绝的资本,他这些年做的事情只要被刘明远抖到四方宗那里去,他洪家恐有灭顶之灾。

    看到洪魏涛脸色巨变,殷江红露出了一种果然不出我所料的神情,然后说道:“看来我那些教徒的确在你这个了。”

    “殷教主,误会啊,你听我解释,我也是……”

    “好了,不必多说,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自己心里有数,现在你直接带我去见他们就是了。”

    “好,殷教主这边请。”

    没有丝毫犹豫,知道自己理亏的洪魏涛自然不可能硬肛一位玄宗级的强者,直接就带着殷江红来到了地牢。

    “教主!?”

    “是教主来了!”

    “教主!!!”

    被关在牢房里的灵龙教教众兴奋的喊道,虽然他们的声音被阵法给屏蔽了,但并不妨碍他们发泄般的狂吼。

    而此刻的孔芊芊则是一边狂喊“教主快救我!”一边在心里呐喊:“先生万岁!”

    同时在心里重复了数遍江北然离开前和她的对话。

    “绝对不要告诉任何人你见过我,能做到吗?”

    “嗯!打死我也不会说的!”

    “好,我相信你。”

    想到这,孔芊芊握了握拳。

    “先生如此相信我!我一定要守好这个秘密!打死也不能说出去!”

    扫视了一圈牢房,殷江红发现这里的牢房不仅都是单间,而且空气中也没有弥漫着什么恶臭味。

    一旁的洪魏涛见殷江红没有当场发飙,也是连忙上前拱手道:“殷教主,我答应这事也是迫于无奈,对于贵教的教徒,我是好吃好喝伺候着的,我吃什么,他们也吃什么,绝没有委屈他们半分。”

    殷江红先是看了洪魏涛一眼,接着抬起手猛地一握,所有牢房的门便像是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冲击般瞬间碎开。

    这强大的实力让洪魏涛不禁将头低的更低了。

    牢房一破,所有的教众一起冲出来跪在地上对教主拱手道:“多谢教主救命之恩!”

    他们也没想到教主竟然会亲自来救他们,这让他们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而孔芊芊的注意力则是全都在殷江红身后的黑袍少女身上。

    ‘师姐!是师姐!先生果然厉害!真的把师姐也救出来了!先生万岁!’

    看着跪了一地的教徒,殷江红问道:“在这可受了苦?”

    想起先生交待的孔芊芊立即回答道:“回禀教主,这些人关着我们虽然很可恶!但并没有过多为难我们,而且馒头……还挺好吃的。”

    “噗嗤……”站在殷江红身后的沐瑶忍不住笑了一声,但又不好当着大爹的面训斥孔芊芊,只好强行将笑意忍住,打算回去再好好训她。

    其他教众听完孔芊芊的话,心中的怒气也被冲淡些许,虽然他们被关在这很难受,但每天给他们送饭那个态度的确还算不错。

    看着跪了一地的教徒,殷江红问道:“在这可受了苦?”

    想起先生交待的孔芊芊立即回答道:“回禀教主,这些人关着我们虽然很可恶!但并没有过多为难我们,而且馒头……还挺好吃的。”

    “噗嗤……”站在殷江红身后的沐瑶忍不住笑了一声,但又不好当着大爹的面训斥孔芊芊,只好强行将笑意忍住,打算回去再好好训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