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六十九章 莫不是神仙下凡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夜里,叶凡来到了集源镇上新开的花无忧戏楼,眼前的景象和下午在客栈时听严老板说的没什么生意完全不同,只见戏楼前大排长龙,足以将里面坐满。

    ‘宋先生的主意很有用啊。’

    这时叶凡再想了想宋先生给严老板出的那个主意,真的非常与众不同。

    在他的认知中,开门做生意就是要挣钱,想法设法的挣钱,缺斤少两,以次充好,这些才是商人们爱干的事情。

    至于白送……叶凡真的是闻所未闻。

    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要能将戏楼坐满,只是送些花生的话,严老板肯定也是能挣不少的。

    ‘宋先生果然好厉害啊……’

    在心里感慨一句,叶凡正准备离去,却感觉宋先生出的注意绝不仅仅只是这个作用。

    但因为买不到票,所以他在外面的茶摊上坐了两个时辰,一直等到戏楼散场。

    等到客人全部散去,叶凡刚想进去问问严老板,就看到一到人影风风火火的跑出戏院,直奔陶居客栈而去。

    而那道人影正是严老板。

    于是叶凡付了差钱,跟在严老板后面回到了陶居客栈中。

    跨入大堂,严老板很快找到了顾清欢,上去便是弯腰一拜,高声道:“先生真乃神人也!”

    这话客栈里的客人已经在宋老板这里听过太多次了,所以还是该吃吃该喝喝,没人围过来看热闹。

    只有叶凡一人仔细听着。

    “先生,您可太厉害了,就算是刚开业那会儿,我这茶楼也从未这么热闹过,那些人一听有东西白送,呼啦啦的全赶来了。”

    顾清欢点点头,微笑道:“有用便好。”

    “何止是有用啊!您这招可太高明了,我这花生虽然白送了,但我今天这花茶可是卖出去几百杯,比我开店到现在加起来都多。”

    叶凡听完瞬间恍然大悟,花生吃多了会渴,渴了自然会想喝茶,但茶……可就不是免费的了,而且茶水的利润,可比花生高多了。

    ‘宋先生真乃神人也……’

    之前叶凡可是亲眼所见,宋先生可是瞬息之间就将这个办法告诉了严老板,连想都没怎么想过,但却是个让人拍案叫绝的好法子。

    看着严老板千恩万谢的拜了又拜,叶凡默默转身离开了陶居客栈。

    这一刻,他更加渴望得到这三位俊杰的认可,更加渴望自己也能变的和他们一样。

    ……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间就到了约定的时刻。

    看着站在自己眼前的叶凡,骆闻舟开口道:“想到答案了吗?”

    叶凡深吸一口气,直视着骆闻舟摇头道:“我没有想到。”

    骆闻舟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到叶凡会给出这么一个答案。

    但没等他继续发问,叶凡便就又说道:“我能感受到三位都在引导我,想让我明白何谓力量,但我的资质实在愚钝,悟了三天还是没有真正的明白,所以也不知该怎么回答您给出的问题。”

    ‘这……还真是出乎意料。’

    骆闻舟想起之前师父交待的是,只要这叶凡不回答他变强是为了报仇这类回答就算是过关,但现在他压根没给答案,拿自己到底是给不给他过呢?

    见到骆闻舟迟迟不说话,叶凡突然深深的鞠了一躬道:“但我恳求三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继续聆听各位的教诲,我相信我迟早有有一天会明白究竟何谓力量,也会明白拥有了力量之后,我该如何使用它。”

    眨巴了两下眼睛,骆闻舟觉得这应该算得上是一个回答了,相信师父应该会满意。

    于是他点点头,开口道:“回答的不错,明日未时在东门等着我。”

    说完拍了拍叶凡的肩膀,转身离去。

    等到骆闻舟走远,叶凡才感觉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气息也越来越急促。

    ‘我……我成功了?’

    这三天来,叶凡几乎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他始终无法解读出那三位先生想要教给他的究竟是什么,他也不觉得凭他自己想出来的答案可以获得认可。

    所以最终他决定老实回答,告诉那三位先生虽然他很笨,但他可以学。

    这已经是他能想出来的最好回答,但毕竟还是有些投机取巧,所以他很担心林先生听完会在批评一顿他一番后拂袖离去。

    如果事情真变成那样,叶凡相信自己一定会崩溃。

    因为他不知道下一次这样的机会何时才会再来。

    如今听到林先生认可了他的回答,叶凡高兴的挥舞起了拳头。

    “我成功了!”

    第二天未时,心情异常忐忑的叶凡缓缓来到了东门,他不知道接下来将要迎接他的是什么,但他知道从今天开始,他的人生将再次产生巨大的变化。

    “叶凡。”

    站在牌楼下,刚打算寻找叶先生身影的叶凡听到了有人喊他,转过身看去,发现是吴教头正在朝他挥手。

    恭敬的朝吴教头行了一礼,叶凡看到吴教头对自己做了个跟我来的手势,便立即快步跟了上去。

    等远离了集源镇,吴清策突然看向他开口道:“比起我第一次看到你时,你改变了很多。”

    叶凡听完立即低头拱手道:“吴教头,初见面时小子多有得罪,冒犯之处还望……”

    “我不是说这个。”朝着叶凡摆摆手,吴清策继续道:“来之前我们对你的情况就非常了解了,或者说正是因为知道了你的情况,我们才会来找你,所以你的一切行为我们都很理解。”

    “三位……已经观察我很久了吗?”叶凡试探着询问道。

    “不是,关于这一点,你等会儿就会得到答案。”紧接着吴清策又问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你跟曾经的我很像吗?”

    “言犹在耳。”

    “你现在的改变和我当初几乎如出一撤,身上的戾气慢慢消失,重新找回了自我的样子真的跟我很像。”

    ‘戾气……’

    听到这两个字,叶凡有些明白了吴教头口中自己的变化。

    继续往前走,看着不停望向自己的叶凡,吴清策心中有些打鼓。

    ‘这么这段路这么长啊……台词已经说光了啊,万一他再问我些什么,我该怎么回答?’

    正所谓,怕什么就来什么,犹豫了数次的叶凡最终还是开口问道:“吴教头,能跟我说说您的过去吗?”

    没有信心回答这道“超纲”的题目,吴清策扭头看了眼叶凡,露出一抹微笑后又重新回过头。

    ‘不说话,装高手!’

    见吴教头没回话,叶凡却是慌了,觉得自己不该多问,连忙道歉说:“是小子无礼了,随意打听吴教头往事。”

    但吴教头还是一言不发。

    这让叶凡不进陷入了思考。

    ‘吴教头的意思是……过去已经过去?又何必再提?是要让我告别曾经的人生吗?’

    就在叶凡沉思时,他突然发现前方有一人朝他走来,是穿着一袭红色长袍的宋先生。

    看到顾清欢到来,吴清策猛地松了口气,他刚才差点就破功了。

    “我听说了你的回答。”顾清欢一来便直接开口说道。

    “小子资质愚钝,一定让各位先生失望了吧。”

    顾清欢摇摇头,回答道:“不,我觉得是个不错的回答,你见过的事物还太少,要学的东西也有很多,相信你只要继续抱着一颗学徒之心,一定能重新审视自己曾经的和未来。”

    听完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叶凡突然认为自己曾经那些让自己刻苦铭心的事情突然变的很渺小,自己本不应该如此在乎那些小事。

    继续往前走,来到一处山坡下,早已在此等候的骆闻舟看着叶凡问道:“这一路走来,你有学会什么,想明白什么吗?”

    叶凡这一刻才突然醒悟,原来从离开集源镇时,这三位先生就已经开始试图教会他一点东西了。

    “是,两位先生的话仿佛醍醐灌顶,让我得以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

    说完叶凡分别朝着三人鞠了一躬道:“谢谢三位先生,我一定会将各位的教诲谨记于心。”

    满意的点点头,骆闻舟说道:“看来你已经悟了,来吧,随我上去。”

    抬头往上看了眼,叶凡深吸一口气,迈出了最坚定的一步。

    在跟随者三位先生爬上小坡的那一刻,叶凡突然一愣,因为坡顶上竟然还有一人,一位他从未见过之人。

    那是一张清秀而淡漠的脸,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仿佛打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一双仿佛可以望穿前世今生所有哀愁的耀眼黑眸让叶凡感觉自己无处可藏。

    一身青色的衣袍看起来也非常不普通,绣着复杂而华丽的灰绿色滚边图纹,与他头上那简易的竹簪相相呼应,原本松垮的发丝被那竹簪挽起一半,其余的发丝垂直肩膀处直至腰间。

    看似随意的坐姿却如此浑然天成,仿佛仙人下凡一般。

    叶凡正待开口询问那人是谁,就看到三位先生一起走到那人面前单膝跪地喊道:“师父,人带来了。”

    ‘师父!!?’

    这一声称呼让叶凡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因为他觉得眼前这人年纪并不大,甚至有可能还未及弱冠,他本以为这又是一位本领高强的先生,却想不到他竟然是先生的先生!

    麻了。

    叶凡感觉自己的身体麻了,眼前的景象冲击力实在太大,他本以为这三位先生是拉自己加入某个组织,而这组织里全都是类似他们那样天之骄子般的存在。

    但没想到如此厉害的三人,竟然师承同一人!

    ‘这位师父莫不是神仙下凡!?’

    “砰”的一声,叶凡不由自主的跪下了,那个人的气场实在太强,让他觉得自己根本没资格在这人面前站着。

    看到叶凡突然就跪了,江北然也是有点懵的。

    ‘我这还没来戏呢?你怎么就跪了呢?’

    这让江北然感觉自己的计划有点被打乱,但不重要,叶凡此刻的表现说明他之前的铺垫非常成功,那接下来给这个已经完全被忽悠瘸了的少年洗洗脑,还不是手到擒来?

    “做的很好,起来吧。”

    “是。”

    三人同时应了一声,站到了江北然身边。

    看了叶凡一眼,江北然拿出如意签筒晃了起来。

    听着签筒中“咔嚓”“咔嚓”的声音,叶凡悄悄的抬起头,看了江北然一眼,不知道接下来有着什么样的命运等待着他。

    很快,一支金灿灿的签子被晃了出来,同时,叶凡感觉到自己心头猛地一震!

    虽然上次林先生告诉他他们三人都是为了他来时,他就有一种自己被选中了的感觉。

    但远没有现在这么强烈,他甚至感觉那根签子就是为了他才掉出来的。

    抓住签子,江北然悠悠开口道:“果然啊,不管抽几次,天命所在……都是你。”

    ‘天命所在!?’

    叶凡的呼吸不自觉的急促了起来,这四个字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

    曾经他无数次抱怨老天不公,给了他一切,又夺走了他的一切,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一切也许……不,这一切都是上苍给他的考验。

    “砰”的一声,叶凡狠狠的将头磕在了地上。

    ‘这孩子也太实诚了……我怎么还有点不忍心了呢。’

    江北然刚才拿签子时其实稍微用精神力稍微暗示了一下叶凡,但没想到效果如此爆表。

    但远没有现在这么强烈,他甚至感觉那根签子就是为了他才掉出来的。

    抓住签子,江北然悠悠开口道:“果然啊,不管抽几次,天命所在……都是你。”

    ‘天命所在!?’

    叶凡的呼吸不自觉的急促了起来,这四个字对于他来说意义重大。

    曾经他无数次抱怨老天不公,给了他一切,又夺走了他的一切,但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一切也许……不,这一切都是上苍给他的考验。

    “砰”的一声,叶凡狠狠的将头磕在了地上。

    ‘这孩子也太实诚了……我怎么还有点不忍心了呢。’

    江北然刚才拿签子时其实稍微用精神力稍微暗示了一下叶凡,但没想到效果如此爆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