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就是不按套路出牌 第一百六十一章 训斥

时间:2021-12-04作者:百分之七

    “哈……哈……”

    嘴里充斥着从未尝到过的血腥味,洪雅璇感觉到一阵又一阵的恶心,但更恶心的是此刻有两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正一步步像她走来。

    “滚……滚开……我可是洪心远的女儿,如果你们敢碰我一下,我爹一定要了你们的命。”

    两个男人一听,互看一眼,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那可太好了,我们抓的就是洪心远的女儿。”

    “放肆!咳咳……咳!”

    由于过于激动,胸口一阵起伏的洪雅璇止不住的咳嗽起来,喉咙里不停翻腾的血腥味让她很想哭,她想喊娘,她想喊爹,她想喊几位哥哥,但她知道没用,所以只能强撑着让自己不哭出来。

    看着洪雅璇可怜兮兮的样子,大哥彭星推了一把弟弟彭青道:“谁让你下手这么重的,把小娘子都打疼了。”

    彭青听完一脸淫笑的说道:“的确是我做错了啊。”说完搓着手对洪雅璇道:“胸口打疼了是吧?别怕,哥哥给你揉揉。”

    但就在他要伸手之际,彭星一把将他拽了回来,“跟你说了这次老子先上,要揉也是我帮揉。”

    “好好好,大哥你先来,我排你后面就是。”

    听着两个猥琐男子毫无顾忌的无赖话,再加上他们身后那些被拴住的全**子,洪雅璇忍不住浑身颤抖了起来。

    “林煜!你人呢!快来救我啊!”

    心理防线终于彻底崩溃的洪雅璇高声喊道。

    “你在找他吗?”

    洪雅璇刚喊完,就看到满脸都是血的林煜被扔到了她面前。

    看到最后的希望都破灭,洪雅璇顿时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脚底直冲天灵盖,连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到进来的男人,彭星连忙嬉笑着说道:“屠大哥,你快看,这娘们绝了,你看这皮相,简……”

    但彭星刚说到一半,屠江就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脑袋上:“整天就知道娘们!知不知道这小子在外面放迷香放倒你们呢呢,两个就会玩女人的废物!”

    挨了打的彭星丝毫没有生气,连连点点头道:“屠大哥说的是,俺们俩兄弟都是废物,要不是屠大哥您罩着我们,俺们早死八百回了。”

    “你们知道就好!下次放机灵点。”

    “是是是,屠大哥您消消气。”

    看着彭星狗腿的样子,屠江吐出一口浊气:“娘的!揍性!”说完屠江便看向了那洪雅璇:“不过这小娘皮的确是不错哈。”

    彭星和彭青一听,就知道大哥已经消气了,连忙附和着大笑道:“可不是嘛!而且她就是那个洪心远的女儿,老大不就是要让我们抓洪家的人吗,这下钓到大鱼了。”

    “洪心远的女儿?”屠江惊讶的看了洪雅璇一眼,然后又看向彭家兄弟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她自己说的,还想把她爹搬出来吓唬我们呢,哈哈哈。”

    “还有这好事?”

    屠江也忍不住笑了,他本来就是想抓几个洪家派来的弟子问问洪家的情况而已,想不到竟然抓到了洪家的大小姐,这不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嘛。

    这时彭青笑着对屠江道:“不过她的话也不一定可信,要不我把她剥干净了让屠大哥您好好检查检查?看看到底她究竟是不是洪家的大小姐。”

    屠江一听大笑道:“有道理,还是你小子心细啊,那还等着么呢?剥啊。”

    看到彭青淫笑着朝自己走来,洪雅璇想要逃,但却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眼神中充满了绝望与后悔。

    “啪!”

    就在彭青的手伸向洪雅璇的衣服时,倒在地上的骆闻舟突然站起来拍掉了他的手。

    “滚……”

    看着骆闻舟满脸是血的样子,彭青一时间有些不唬住了,但一想到有屠大哥为自己撑腰,自己这时候肯定不能怂啊,于是爆发出玄气,反手就是一拳朝着骆闻舟轰了过去。

    骆闻舟丝毫不惧,左手挡住彭青的攻击,紧接着一招崩雷手又准又狠的打在了彭青的脸上。

    “砰!”的一声,彭青直接被打飞。

    他的修为虽然也是玄者七阶,但看到骆闻舟都伤成这样了,所以有些轻敌。

    “狗日的!”

    看到自己弟弟被打彭星果断冲了上去,但却被屠江一把拉住。

    “不错嘛,竟然还能站的起来,我应该已经打断了你的手脚才对啊。”屠江有些疑惑,又有些赞许的看着骆闻舟说道。

    但骆闻舟并没有回答,只是死死的盯着屠江。

    “啧啧,可惜呀,你只是个小小的玄者而已,再怎么拼命,也不是我的对手。”屠江说完全身青灰色的玄气猛地爆发出来。

    只有练气境的洪雅璇光是感觉到这股玄气袭来,就已经有点无法呼吸了。

    ‘他是大玄师!’

    每天都能在张老身上感觉到这等强大玄气的洪雅璇一下就认出来了,同时刚升起来的一丝希望也彻底破灭。

    即使在四方宗,大玄师也是中流砥柱般的存在,完全足以震慑一方,她怎么也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的绥原县竟会遇到一个大玄师级别的土匪。

    早就知道对方是大玄师的骆闻舟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举起双手摆出了战斗的架势。

    “有点意思,那我就再陪你玩玩。”屠江说完残忍的一笑,同时一股黑气缠绕上了他的右手。

    身形一动,屠江瞬间来到骆闻舟面前。

    “不要!”

    洪雅璇惊叫出声,他知道仅仅只是玄者的林煜绝不时屠江的对手。

    然后就在她以为林煜要被打飞时,一道人影突然从天而降,将屠江给按在了地上。

    “喂,不是说好玩玩的吗,怎么就下死手了呀,你们这些混黑的就是不讲规矩。”

    看到师父终于出现,骆闻舟猛地松了一口气,早已强弩之末的他正准备放心的往地上倒,就听到师父呵斥道:“你给我站着!”

    听到师父的训斥,骆闻舟刚放松下来的身体一下又紧绷起来,站的十分笔挺。

    用食指指向骆闻舟,江北然喝道:“我跟你说,你这次的表现让我非常失望!要不是这秃头对你下死手,我肯定再让他揍你一顿,让你好好涨涨记性!”

    “是……我知道错了。”骆闻舟低着头认错道。

    完全懵了的洪雅璇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但还是开口道:“这位大哥,你别怪林煜,如果不是他……”

    “闭嘴!”江北然狠狠瞪了洪雅璇一眼,“这没你事,好好躺着吧你。”

    被凶了的洪雅璇突然感觉到委屈无比,明明刚才都一直忍着的眼泪突然上涌,“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哭个屁!你好意思哭呢!”

    又训了洪雅璇一句,江北然指着她对骆闻舟道:“她蠢你也跟着蠢啊!这摆明了坑人的陷阱你还跟着往里跳,你给我说说,你之前是怎么查的这寨子。”

    低着头的骆闻舟立即回答道:“我在跟几个捕快那查到这个山寨在这绥原县为祸许久了,并不是突然出现的,也不是只抢洪家的车队,并且当地捕快告诉我他们也来剿过匪,只是这些匪徒太狡猾,每次都能提前逃跑,所以总是没法一网打尽。”

    “哦~”江北然听着点点头,“所以你觉得连普通捕快都能追着他们到处乱跑,肯定不会是什么厉害角色是吧?”

    “是……”骆闻舟点头。

    “愚蠢!你光是知道他们这伙人什么都抢,那你怎么就不查查其他的山寨呢?这方圆百里内,所有山寨都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洪家的东西他们不抢,就这山寨头上长角啊?敢抢洪家车队就代表有问题啊。”

    骆闻舟听完一愣,回答道:“当时那几个捕快没有跟我说这些……”

    “废话!他们巴不得你帮他们平了这山寨呢,哪会告诉你其中风险。”

    “我错了……”

    在江北然训斥骆闻舟时,就站在江北然身后的彭星比洪雅璇还懵,他们兄弟俩平时奉若神明的屠大哥竟然被眼前这不知道什么来路的男人一招击倒。

    再次低头看了眼仍旧毫无反应的屠江,咽了口唾沫的彭星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站那。”

    仅仅是短短两个字,却让彭星一下就跪了下来。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啊,我也是受人指使,是他们逼我的,他……”

    “闭嘴,问你了吗,再叨叨下场跟他一样。”江北然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脚底的屠江说道。

    “是是是!我不说话,不说话。”彭星一个劲点头道。

    重新看向骆闻舟,江北然继续说道:“调查没调查清楚也就算了,跑到这山寨来什么都不查就直接往里闯又是谁教你的?”

    “我……”骆闻舟抬头看向师父。

    “你别看我,我可丢不起这人。”

    江北然说完再次指向洪雅璇:“是不是因为对这傻妞没辙?我跟你说啊,你顺着女人这点我不管,但你如果再无底线的顺着女人,那你就算是废了,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吧?”

    “是!我已经得到深刻的教训了。”

    又被骂了一声傻妞的洪雅璇突然不哭了,撅着嘴想要反驳,但又想不出什么反驳之词,因为她这次是够傻的……

    “呼……”训斥了骆闻舟一桶的江北然长出一口气。

    两天前他突然收到了骆闻舟派瑛蜂鸟送来的信,说是要护送洪家大小姐。

    刚看完信,江北然面前就跳出了两个选项。

    看到选项中特别提示了要护住洪雅璇这一点吗,与这洪家大小姐素未谋面的江北然虽然有些奇怪,但能猜到自己估计免不了和她打交道的江北然选择了而,并回信告诉骆闻舟自己同意了。

    接下来的一路上江北然看着骆闻舟的一系列操作简直气的想直接冲出去狠狠的锤他一顿,不过还是忍住了。

    因为他知道骆闻舟虽然在打听情报这点上非常优秀,但其他方面都远不如顾清欢机敏干练,所以江北然还是想借着这机会好好磨练一下他的。

    不过怎么也没想到他会交出一份不及格的考卷,这才让江北然一下没忍住,见面直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

    发泄完,江北然从乾坤戒中掏出一个玉质小瓶从里面倒出一颗碧莹丹扔给骆闻舟道:“吃下去。”

    “谢谢大哥。”接过碧莹丹的骆闻舟谢过江北然后将丹药吞下了肚。

    “打坐恢复吧。”

    “是!”骆闻舟说完便盘腿坐了下来。

    等骆闻舟闭上双眼,江北然踢了两脚地上的屠江道:“别装死了,我刚才那一下不至于打晕你。”

    “……”

    看着屠江还是不动,江北然一拳砸在了他的脑袋旁边。

    “如果不想下一拳打在你的脑袋上,你最好现在就给我醒过来。”

    听到这句话,屠江立即爬起来跪在地上道:“不知道前辈是何方高人,小人无意得罪于您,也不知道这位俊俏的公子哥是您的弟弟,如果知道……”

    “行行行,别废话,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既然已经管了这事,想到以后自己很有可能会用到这洪家,江北然便想着多问点信息来以后当成筹码也不错。

    “您尽管问,小人一定知无不言。”

    “你引洪家的人来是打算干嘛啊?”

    “回禀前辈,小人也是受人指使,才来到这绥原县的。”

    江北然听完伸出手抓住屠江的左臂,然后用猛地一用力!

    “啊!!!”

    “再说这种废话,我就废你另一只手。”

    “小人知错!小人之错!小人是苍炎教的蓝炎使,是我们舵主派我来这的,但他就是让我抓几个洪家的人回去,没告诉我要干什么,我发誓,我真的就知道这些!”

    强忍着手臂断裂的疼痛,屠江一股脑的回答道。

    江北然听完后踢了旁边的彭星一脚道:“他说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是真的。”彭星连连点头。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屠大哥如此卑躬屈膝的样子,也更加明白了眼前这位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年轻人有多恐怖。

    ‘这倒霉催的……怎么就突然遇上这么个煞神了呢。’
小说推荐